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四章 金毛獅王(周一求紅包)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四章 金毛獅王(周一求紅包)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地震未止,好不容易跑出狼王廟,司馬冰心本以為,主要問題只剩環境,沒想到才剛跑出去,一口氣還沒喘,就遇到獸族大軍一擁而上,團團包圍。

「呃!怎麼會……這麼快的?」司馬冰心壓低聲音,道:「老溫,你的傷勢怎麼樣?我還以為外頭地裂成這樣,獸人一定躲得遠遠,可以趁亂離開,現在只能強行殺出去了。」問話沒得到回應,司馬冰心擔憂這男人該不會傷重暈過去了?側臉一瞥,才看見對方張大了口,像看著什麼驚奇事物一樣瞪過來。

「妳、妳以為他們都跑散了,所以才特別跑去,把我從絕對安全的庇護處,問也不問一聲就拉出來,自投羅網到重重包圍里,還說要殺出血路?」溫去病讚歎道:「太偉大了,妳以為自己是司徒無視,天下第一人嗎?麻煩妳睜開眼睛看看,對面那邊有幾個獸王?獸王耶!妳殺什麼血路?拿我們的血去洗地鋪路嗎?」

「你!你不識好人心,我拚著自己性命不要,回過頭來救你耶1司馬冰心又急又氣,捶了溫去病一記,卻也被他的話點醒,驚道:「絕對安全的庇護所?在哪?剛才那個深處密室嗎?敵人勢大,我們先退回去完,小美女一下回頭,恰好看見狼王廟的最後一根支柱折斷,整座狼王廟轟然垮塌,在一片土石揚塵中,徹底成了斷垣殘壁。

最後的那間殿堂,如果是空間異點,就算整座狼王廟垮掉,也不會受損,垮塌下來的土石斷垣,恰好成為隔斷掩護,即使獸王也沒那麼容易打進去,可如今,這些過千噸的殘壁石塊,卻阻擋在自己眼前,就算那個庇護所沒事,自己也回不去了……

訕訕然地回過頭,不敢承受溫去病的目光,在獸兵殺上來前,司馬冰心低聲問道:「老溫,你足智多謀,還有什麼辦法可想嗎?我知道你定有辦法的。」

「辦法本來有兩個,被妳毀掉最好的那個……」

「那不是還有一個嗎?就第二個吧!快1司馬冰心不假思索地催促,溫去病點了點頭,雙手高舉,兩腿一曲,就要跪下,司馬冰心慌忙攔住,「你發什麼瘋啊?腳沒力也不能在這時軟腳啊1

「不軟腳,怎麼投降?」溫去病像看著奇葩物一樣凝視小美女,「難道你以為,我們現在除了跪在地上,高喊請獸人大爺饒了我們一條狗命,還有別的出路嗎?」

「什麼?投降求饒命?不行1想也不想,司馬冰心斬釘截鐵就否決,「我司馬氏有斷頭鬼,沒有投降人,我就算拚到最後一滴血也不投降,你怎麼能讓我向這些獸人屈膝?」

「我早知道妳會這樣說,所以才讓妳和那女人一起走啊,妳們兩個只會一起說廢話,妨礙我棄暗投明,我還奇怪妳回來幹啥咧?」溫去病一肩吃痛,用剩餘的手一攤,道:「以我的口才和手腕,這些獸人本來可以和我有很多生意作的,犯不著和妳們兩個愛國女一起落荒而逃,其實那傳送陣臨時架架,也沒安全檢驗,我沒把握會成功的1

看這男人一臉奸狡樣,司馬冰心眼珠都快凸出來了,超質疑自己會否瞎了眼,若否,怎麼會傻傻回來救這壞蛋,白白賠上性命!

「喂!兩位只顧著自己說話,很不禮貌啊1聲音來自那名金黃獅鬃的美獸王,雖然獸兵還距離這邊百多米,但他無視地裂廟崩,緩步踏來,距離這邊已不過二十多步。

司馬冰心一凜,直覺感受這獸王似乎與其他獸王不太一樣,好像殺氣弱得多,卻又好像危險得多,連笑得一臉奸滑的溫去病,都在瞬間變了臉色,猛轉過頭,神情嚴肅。

「金獅之形,王者氣派,霸意外露……」簡單一下打量,溫去病表情明顯緊張起來,「你是金毛獅王遮日那?」

驟聞此名,司馬冰心都是一驚,脫口驚呼,「你就是專吃人心的遮日那蠻王?」

兩人的反應,換來對面的獅王眉頭微皺,跟著便放聲大笑,「哈哈哈哈,有趣的兩隻螞蟻,不錯,本王就是獅子心王遮日那,你們兩個是什麼人?報上姓名,說不定還有留你們一命的價值。」

司馬冰心不敢讓溫去病開口,怕這男人又一上來就跪地投降,連忙搶站一步,想要開口,卻被溫去病抓住手臂,制止發言,聽他冷笑出聲。

「獅王不用多費口舌,我們都是無名之輩,就算有什麼價值……也不會對一個吃過上千顆人心的獸王講,我人族兒女……」溫去病昂首道:「自有人族的驕傲。」司馬冰心要說的話卡在喉嚨里,獃獃地看著溫去病,只覺得這男的突然像變了個人,說這些話的時候,病得蒼白的臉色,都彷彿籠罩上一層勃勃英氣,變得……搶眼至極。

「………不過是一點小嗜好,居然這麼被拿來當事,人族真是大驚小怪,可笑之至。」一陣妖異的低語,發自遮日那王口中,陰惻惻的氣息,讓聽見的人都感到一陣寒意,司馬冰心如芒刺在身,驚愕地看過去,剛才那個看似爽朗豪氣的獅王,氣質驟變,好像一下被戳穿了真面目。

「哈哈哈哈」

獅笑如吼,在山搖地裂的巨響聲中,半點也沒被掩住,益發顯得震耳,遮日那王的長笑,真氣充沛,先前的豪邁,更為狂氣所取代,一陣長笑,無比張揚。

長笑畢,遮日那王收起金劍在腰,揚起獸王爪,遙對溫去病二人,銅鈴似的獅眼驟染上一層冷酷,「本王給過你們機會,但你們不識抬舉,今天唯有用你們的血肉,才能洗滌本王的憤怒,不過,這個漂亮小妞會好運一點,本王相信,托爾斯基會對她的美貌很有興趣,即使他不要,這邊也有很多族王願意收妳。」

「你休想1司馬冰心神色頓冷,手抱著琵琶,進入完全備戰狀態,溫去病在她肩上拍了拍,示意她退到後頭,自己對黃金雄獅道:「獅王的話很好笑,難道沒聽過,司馬家有斷頭鬼,沒有投降人嗎?」

鏗鏘有力的一席話,司馬冰心聽得眼放異采,覺得溫去病與早先判若兩人,還一下子變帥了好多,說的話字字合己心意,忍不住臉露微笑,與他相牽的手都握得緊了些。

然而,司馬冰心也有心虛,遮日那王明顯是極不好鬥的,旁邊還有數千獸軍,還有數名獸王,就憑自己兩個人,怎麼殺出去?看起來,根本是雞蛋碰石頭。

司馬冰心抱緊琵琶,握著溫去病的手,眼看著他的側面,低聲道:「老溫,後頭怎麼辦啊?那個金毛獅王好像很兇……」

「所以要妳幫忙了1溫去病詭異地笑起來,壓低了聲音,「現在只剩一條路,就看妳願不願意賭一賭,把性命交給我,讓我負責帶妳脫險?」

司馬冰心一怔,覺得這話好像在哪聽過,就聽溫肉回不騙妳了,必須要妳全心全意的,不然乾脆投降算了。」

被抱著跳崖前的回憶,一下閃過腦海,司馬冰心明白過來,想到了跳崖前的那個承諾,想到後頭那套威風凜凜、紫光亂射的術式武裝!

司馬冰心「嗯」了一聲,點了點頭,溫去病二話不說,扔開拐杖,從后腰的布包中,取出那件看來破破爛爛的風衣,迎風一展,穿披在身上。

離奇的動作,引起遮日那王的警戒,他陡然增快了靠近的速度,一下飆來,溫去病牽起司馬冰心的柔荑,微微一笑,道:「有三個具備魔力的關鍵字,知道怎麼說嗎?」司馬冰心粲然一笑,嬌艷如雪中冰花,眼中滿是敬慕之情,輕啟櫻唇,道:「我願意1關鍵字說出,溫去病身上紫光大盛,近似早先天譴之杖的電芒,光耀八方,亮得讓人無法直視,而在這電光中,一股異常強大的獸性氣息,驚天動地傳透出來。

術式武裝.夔雷青牛!

獸王、獸兵心頭俱皆大震,不敢貿然上前,連裝配獸王爪的遮日那王,都第一時間選擇退避,飛身後掠。

遮日那王一退,這邊一道電芒隨即衝天飆起,撕裂大氣,一下甩開遮日那王與其餘獸王,闖向包圍圈的角落,要一舉飆衝出去,猛烈電流狂掃出去,最前頭的獸兵像是被奔騰火牛撞入,轟的一下,全給撞上半空,或掃出十數米外。

突來的變化,在場的獸人大多反應不及,怎都想不通,幾秒前還是看來沒任何威脅的病弱青年,怎麼幾秒內就猛成這樣?

在不同地方,有著相同驚愕的人,還有一個。

隨著傳送的結束,武蒼霓眼前恢復了視覺,看著那一片煙雲繚繞,光霞氤氳的景象,訝異得幾乎說不出話來,這幕景象、這個地方,普通碎星者未必認得出來,甚至壓根就不曉得這是什麼,可身為核心幹部的自己,卻曾接觸過。

「這裡是……」武蒼霓喃喃道:「英靈殿1

!--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-09-19--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!--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{width:obackground:#fffborder:1pxsolid#cccpadding::left}.qrcodeul{margin-left:120pxfont:14px/1.Yaheipadding-left:1-style:squaremargin-bottom:op:14px}

關注微信公眾號「17K小說」,《碎星物語》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!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;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!!--二維碼廣告End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