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五章 司馬家人永不放棄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五章 司馬家人永不放棄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從狼王廟進行的傳送,受到周邊能量衝擊的影響,進行得並不是很順利,尤其是半途中還發生了意外。

傳送陣一開動,正常來說,裡頭的人就是一下劇烈天旋地轉,暈眩未止,就到了目的地,很難被外力從中截停,或者從傳送狀態中有什麼動作,這都是很困難的事。

不過司馬冰心是一個例外,她出身玉虛真宗,本身雖然沒有術數修行,卻接觸過相關典籍,知曉術數原理,更因為身分尊貴,師門長輩動不動就贈賜法器,尤其是一次性使用的,贈得尤其之多,讓她遇到相關問題時,有更多資源應變。

幾乎是傳送陣才發動,兩女在原處消失蹤影,傳送遁光中,司馬冰心的身體就亮起了另樣色彩,武蒼霓心知不妙,想要阻止,卻在強烈的傳送暈眩中,動作慢了一步,司馬冰心化光消失。

「我不願這麼說,但不得不承認,妳比我強,想得比我周全,只有妳回去,才能起到關鍵作用,撥亂反正。國難當前,妳不要辜負我的信任,如果雲崗關被破,我絕不會原諒妳的1司馬冰心的身影,隨著聲音,從虛空中消失,那是術式護符的作用,武蒼霓縱然神功遠勝,也無法將人攔下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小姑子消失,還有她最後的話語傳過來。

「司馬家從不背棄親友,不會讓他們在那邊獨自斷後,自己安全離開,我以哥哥為榮,哥哥不會作這種事,我也不會1音猶在耳,司馬冰心已經消失,但所留下的話,卻在武蒼霓的耳邊回蕩,連帶回想起當年的記憶,那個帶著書卷氣的傻子青年,久違的音容,依稀就在眼前、耳邊。

……進攻妖都這一戰,我總覺得內中不單純,或許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,各家各門都認為穩操勝券,竟然沒有一家謹慎從事,這氣氛不對,和那一次很像,我想……那個人必然有深一層的計畫,一廂情願的氣氛,這是他最喜歡的氛圍。

既然有問題,這次我也陪你出征吧,你我合力,有多大問題都能面對。

不,妳上一仗才剛受重傷,尚未痊癒,現在連一半的實力都發揮不出,去了反增風險。

那……你別去?」當時,自己就感到強烈的不安,想讓他留下來避禍,卻被他苦笑著拒絕了,他這一輩子作事,都有不得不作的理由。司馬家人從不背棄親友,看著他們有危險,卻不聞不問,這不是司馬家人的作風,更何況,機會是留給在場的人,如果我不去,就什麼也不能為他們作,沒有機會改變遺憾……我不想後半輩子為此難安。

那……你小心些,有什麼事情,別一個人死撐,千萬……量力而為。

別擔心,我並不是一個人,山帥、尚帥、韋帥都在,他們都是可以信任的人,我相信不管遇到什麼,最終都能解決的。

那個男人……這麼堅信著。

但最終他沒有回來,聽其他人說,他在妖都之中堅守到最後一刻,拒絕了山陸陵、尚蓋勇的救援,只想盡量多救一些被拋下的人族棄子,一直到最後都沒有離開……

這就是那個書獃子的作風……

原本,等他凱旋歸來后,自己有很多、很重要的話想對他說。

……但他終究沒有回來。

負責帶著歉意,到自己面前來致意的,是那個從來就不善言辭的沉默巨漢,他的致意,並沒有撫慰自己的傷痛,最終換來的,是自己的絕情一斬。

那一斬,將滿腔的悲與怒,盡化凶戾殺意,堪稱此生之最,往後數年,自己再沒能斬出這樣的兇刀!

斬出這記兇刀,自己便即懊悔,碎星團中那麼多人該死,唯獨他是自己不該怪的,明明自己一路伴著他過來,看見他是怎樣的無奈與不被支持,更總要為了其他人的過錯,扛起本不該他扛的責任……一如這一刻。

挨了那一刀的巨漢,仍然沉默,帶著歉意離開,僅在離別時,彎腰垂首,低低留了一句:抱歉,等到從帝都回來,我會再來,希望……這樣能讓妳好受些,我會回來,給妳一個交代。

……可他也沒有回來!

言猶在耳,斯人已逝,事後自己才聽說,帝都里那驚神一夜,他受未愈重傷所累,戰力大減,受多名高手圍殺,險些當場身亡,而他身上最重的那個傷,就是自己斬下的那刀。

……是自己間接殺了他!

命運總是弄人,自己的武道始點,便誓言守護,後來被樵峰所打動,也是因為他有一顆守護的熱心,只不過,他的心比自己更大,想要守護的對象多過自己千百倍,令心高氣傲的自己也服氣。

但到最終,誓言守護的自己,沒有護住應該要護住的人,還傷了自己不該傷的人,所謂誓言,不過是笑話一常

這六年來,懷抱著背負罵名的覺悟,拋開一切,進行從第三方、從內部撬動獸族,終止戰爭的計畫,眼看也是功虧一簣,自己的人生,真是充滿失敗的一連串笑話。

傳送結束,眼前驟然開朗,煙嵐、光霞繚繞,針落可聞的寂靜中,生出無可言喻的神聖感。

「這裡是……英靈殿?」武蒼霓喃喃自語,雖然有驚訝,但還說不上震駭,早在傳送之初,就已經猜到這個可能。

涵蓋整個帝國的超廣域傳送中樞,這樣的頂級術數成就,碎星團內唯有英靈殿。對於普通團員來說,他們只知道團里砸下大量資源,建造英靈殿,但不曉得具體狀況,也不知到底完成了沒有,但身為核心階層的自己,卻看過建造中的英靈殿,甚至接觸過英靈殿的核心……

「封神台1武蒼霓拎著被封印的天譴之杖,緩緩走到封神台前,順著晶階而上。

封神台是碎星團的絕密,也是碎星團獲取各方資源的關鍵,既從神魔手上換取物資,也從各大世家、門派手上作交易,最後差點搞成一個大市場,自己也曾負責替武家帶秘笈、丹藥過來換,因此看過封神台。

能上封神台的,只有團長與四大武神,其餘碎星團幹部,最多就是在相當距離外遠觀,甚至不能看到與神魔交易的過程,武蒼霓能認出封神台,卻不知怎麼利用這座術數共構體與神魔交易。

不過,撇開這些不談,起碼自己還曉得,這座建築的另一個秘密……

武蒼霓伸手撫著晶石祭壇,心中不勝唏噓,當初自己知道封神台能夠與各界交易,卻從來不曉得,它還能封斷空間,將神、魔永隔,那個人把這秘密藏得夠深,擺了所有人一道。

欺敵先欺己,為了戰術進行順利,這個秘密沒告訴任何人,是可以理解的,如果單隻是如此,自己絕對會豎起大拇指,一生拜服那個人的籌謀布計,神算鬼謀,但為何……非得要做得那麼絕?

即使誘敵,也沒必要把所有友軍一起坑掉,那已經遠遠超出必要的犧牲,碎星團根本就是把各派、各家的天階存在,一早當成敵人,趁著最後的戰役,驅虎吞狼,把所有敵人一起消滅。

……明明大家都是同族,明明大家攜手抗戰,浴血奮鬥,為什麼要如此區分彼此?

……有行為,總要有動機,剷除異己如果是為了爭權奪利,可最後那個人藉死引退,碎星團土崩瓦解,誰掌了權?誰得了利?

……難道,是帝室看出碎星團的危險,先發制人,讓苦苦算計的碎星團,最終圖謀成空,枉作小人?

太多太多的事,這六年來自己日思夜想,怎麼都想不清楚,到現在,反而越來越迷惘了,而眼前的困惑又多了一個。

武蒼霓在祭壇之前,選了一個空位,將被封印的天譴之杖放到裡頭,雖然天神兵價值連城,不過溫去病的囑託,自己既然承諾了,就一定算數,天神兵必須要留在此地。

……溫去病,你到底……是誰呢?

想起溫去病,武蒼霓覺得很亂,山陸陵重現人間的消息,自己接到時,簡直沒法相信,但身邊諸事緊纏,無暇旁顧,只有暗中蒐集相關情報,還沒有個結果,溫去病就來到自己面前。

這男人與山陸陵,兩者之間沒有半點相似,他所作所為,一言一行,更是山陸陵絕不會有的,從理性分析,這兩人怎麼可能是同一個?

問題一時間沒有答案,但天譴之杖插落後,前方的傳送陣台驟然一亮,一個虛擬的儀錶投射出來,清楚標明能夠傳送到的位置,幾十個據點,分佈帝國各處,但其中大多數都沒亮起光來,傳送斷絕。

最理想的傳送點,自然是平陽城,趕去雲崗關最快,但平陽城的據點沒亮起光,通行不得,武蒼霓望向神都的光點,皺起眉頭,構思對策。

忽然,腳下一震,這個不存在於正常空間的英靈殿,忽然搖晃起來,而儀錶上的平陽城據點,莫名其妙亮起,通行管道打開了。

「……怎麼會……真是蒼天庇佑1武蒼霓大喜過望,不假思索,沖入傳送陣中,開啟術式,傳送陣發動,身影消失的一瞬,回瞥英靈殿的最後一眼,卻看見一幕難以置信的畫面。

……封斷空間,鎮壓千秋萬代的封神台,裂了!

……一道裂痕,連裂開封神台的兩級晶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