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章 踏平雲崗關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章 踏平雲崗關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那是一幕很難想像的光景,前一秒,還是兩軍撕殺,追亡逐北,十餘萬雙方戰士在蒼涼山上的亂戰景象,下一刻,猛烈的巨爆,無情地席捲了雙方陣營。

雲崗關的核心處,亮起讓人無法直視的強光,只是短短一瞬間,連咒力加持過的磚石也被燒紅,跟著,一聲巨爆,固若金湯的雄關壁壘,從中炸開,無可想像的風暴、炎流,釋放出來,席捲八方。

沒有人料到會有此一著,即使是期待盟友有所動作的托爾斯基,也沒料到會發生如此恐怖的大爆炸,剎時間,強光、衝擊波、炎流,瘋狂朝外吞噬,首先被破去的,就是防外不堵內的小金剛陣。

四大金剛的偉岸身影,瞬息被撕毀,危急中,一個身形躍至半空,瘦小乾癟的體形,卻有著無比巨大的存在感,枯榮老僧十指結印如花,舌綻春雷。

「金剛戰身.定1賈伯斯與四大派共創的四神技,在普通的基礎上,另有兩層境界可提升,一層是短時間內高度集中的極限出力,一層是自毀,其中,金剛身的極限出力境界,名為金剛戰身,由枯榮老僧近乎地階巔峰的力量施展,僅僅一人,就直逼小金剛陣的威能。

但別說是接近,就算能開小金剛陣,也不可能定住這毀陣而發的大爆炸,但金剛戰身所凝成的巨**相,猶如七級浮屠寶塔,在爆炸中鎮住周圍百餘米地,火焰、風暴不興。

這同樣也是一個信號,其餘金剛寺的禪師,連忙比照行動,運起金剛戰身,凝聚各自的法相,一尊尊大小鐵塔似的金剛身影,在蒼涼山上矗立起來,每一道金剛影,都護住周圍十餘米到幾十米地,庇護了為數眾多的將士。

相比之下,獸族士兵就只能靠自己了,那些獸王的個別戰力,雖然都較同境界的人族地階強上幾分,爆發之後,一個打三四個都不是問題,可獸族的鍛煉全是強化肉身,對於氣勁外發、屏護旁人,基本是想都別想,看到這股爆炸,獸族士兵只能幹瞪眼,眼睜睜看著火焰風暴襲來,將他們吞噬掉。

爆炸並不僅僅是一波,而是一波連著一波,就連在蒼涼山下,都能感受到那澎湃的灼熱氣浪,龍雲兒三人襲擊獸軍后隊,將這慘烈景象看得最是清楚,在滾滾灼浪氣流中,甚至目睹一幕奇景。

「……怎麼會?」司徒小書瞪眼驚嘆。

蒼涼山頭的隘口,連同周圍山峰,在巨爆中垮塌了下去,而建築在隘口的雲崗關,承受連續爆炸,堅實的關體硬是頂住,被多重氣爆炸上數十米高的空中,這才在火焰蘑菇雲中解體,粉碎瓦解,化為無數火星散落。

整座蒼涼山,瞬時成了人間煉獄,無論是人族或是獸軍,這時除了瘋狂逃命,就只能閉眼承受,畢竟,偉岸金剛,雖護蒼生,但佛度有緣人,茫茫人海中,有緣者始終是少數……

即便是龍雲兒三人離得老遠,在這場巨爆中,也算不上安全,唯有早先與他們分離,相距幾十裡外的那群世家子弟、武蒼霓的直屬小隊,他們才真正在相對安全的位置上,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發生。

早成了信仰標誌一般的雲崗關,在眾人眼前,被炸飛上天,又在爆裂的蘑菇雲當中,碎裂成無數火星四散,將蒼涼山上燒成一片火焰世界。

和這驚人的破壞力相比,什麼金剛法相,什麼法陣,全都顯得渺小,天地之威就不是人力能抗,而他們作夢也想不出,獸族到底使了什麼通天手段,不但真的攻破雲崗關,還破得這麼驚天動地?

「……這……這不是真的……不可能1包裹著繃帶,傷重的司馬路平,在同僚攙扶下,面如死灰地注視著那邊的燦爛夜色,最後禁不住一口鮮血狂噴出來,整個團隊又是一陣大亂。

在這群人當中,只有一個最特異的存在,全然沒因為這變局而驚慌,甚至看也沒往那看上一眼,逕自像拂去灰塵一樣,甩了甩手,從容地確認手上的感覺。

……十指輕鬆,與雲崗關的連繫全斷了,代表那群受控制的魁儡一個沒剩下,死得乾淨徹底。

……這實在是非常之好,因為這麼大的案子,這麼大的黑鍋,如果有些手尾留下,毀屍滅跡不夠徹底,被人順著追查過來,那就比較麻煩了。

……不過區區一堆中階、低階的刀客,自己操控起來全無難度,早在平陽城外初遇時,自己就把人全控制住,更下了唯一的一道指令。

真祖級的精神操作,平時全然維持正常人格,毫無破綻,連當事人都不曉得本身精神受控,等到預設的條件滿足了,驟然發動,迷神亂志,事後連自己也不會明白為何要那樣做?

獸族攻城在即,天大的好機會在眼前,豈可放過?所以荒村事件后,自己沒跟著前往獸族,先是去了飛雲綠洲,後來又和龍雲兒等人會合,真實目的就是不想離開雲崗關太遠,以免術力太弱,不能及時發動。

……托爾斯基這頭笨狼,真是一點用也沒有,如果這小子能再善戰一點,直接把雲崗關打下,就不用自己出手,冒著露形跡的風險,這樣幫他一把了。

掛著微笑,獨對夜風,香雪輕拍著手指,仰望天空,估算著封神台上所接下的任務。

支線任務:協助狼軍破雲崗關,攻入平陽城內,贏得戰爭,任務完成,獎勵金葉五千,翻倍一萬。

太一這個支線任務的難度,還在主線之上,給的報酬也更豐厚,溫去病那個傻傢伙,還有可能顧忌一堆,怕貪心反踏入陷阱,不會輕易咬餌,但自己卻沒甚麼好顧忌的,有好處不佔就是王八蛋,太一敢給任務,自己就敢完成。

雲崗關破,蒼涼山也炸殘,再無險可守,獸軍順勢長驅直入,不出一日就可以兵壓平陽城,眼下西北大軍集於雲崗關,經此重創,平陽城中剩存的守衛力量已不足畏,只要托爾斯基真有那麼英明神武,佔下平陽城絕沒問題。

已經是這麼好的一個開局,如果這樣都還打不進平陽城,這個礙自己事的狼族廢柴,事後自己肯定不會放過,不把他幹掉,這口氣不能算完。至於獸族打下平陽城之後,後續問題……自己只管拿金葉,後續什麼的,自己壓根就不關心。

香雪遙遙望向西方,支線任務自己已經跑得差不多,不曉得主線任務進行得怎樣了?看獸軍的血祭反噬,托爾斯基身上的狼族血脈悲泣,狼王廟恐怕完蛋了,以老溫的能耐,狼王廟中的目標物……

「呃……差點忘記,那傢伙跑的任務,變數特別多,以前老尚火到和他拆夥,死也不和他一起跑線,這回又出事了。」香雪白皙的小手撫額,著實頭痛,剛才戰場上傳來的氣息,尚未真正踏入地階的托爾斯基,身化神兵,連著幹掉幾名禪師,連金剛身這樣強橫的硬功,都扛不住他一擊,這種變態的肉身變化,依稀就是獸族至寶,貪狼之心!

太一給的主線任務,要求進入狼王廟,取得天譴和貪狼之心,現在不管狼王廟狀況如何,貪狼之心已經到了托爾斯基體內,這任務肯定沒法完成,說不得,還得靠自己了……

將目光投往戰場,那邊正一片天愁地慘的浩劫景象,該說司馬家的運氣不錯,早先獸族大潰敗,司馬令公引全軍下沖追殺,雲崗關中的守軍幾乎傾巢而出,都忙著追殺獸族去了,若非如此,這一巨爆,人族就不只是傷亡慘重,而是直接全滅。

不過,不幸中的大幸,仍是不幸,這一炸的傷害太大,哪怕金剛寺的那些老禿們,拚盡一身修為在救人,也只是讓慘況從全滅,變成了死傷狼藉,前一刻還狀態十足,威風凜凜的大軍,經過這場災難,最多只剩下兩三成,還個個都帶輕重傷。

獸族的情況好不到哪去,先是血祭反噬,被殺得大敗,後頭又挨上這一炸,浩浩蕩蕩的聯軍,也減員嚴重,還有多名獸王,都在這場巨爆中喪生,對照起人族,其實兩邊半斤八兩,都是同樣的凄慘。

但無論如何,獸族距離爆炸中心的位置,要比人族遠得多,衝擊風暴是先掃過人族大軍,這才波及獸族,加上獸族體魄強度,遠超人類,當一切塵埃漸定,殘存者重新站立起身,茫然望向周圍,獸族登時發現,情勢……對自己有利。

「天興我獸族」

一片混亂當中,托爾斯基撐著鮮血淋漓的傷體,緩緩站立起來,他喊出的長喝,震動周遭,也將戰場上所有獸人的注意力引來。

托爾斯基舉臂揚天,狼爪閃爍血光,先朝周圍看了一眼,跟著,發出蘊含著憤怒、仇恨的嚎嘯。

「全軍突襲1一聲號令,喚醒了半迷惘中的獸族,獸人兵將甚至沒有匯流整隊,直接朝著人族衝殺過去。

「踏平人類!消滅平陽城1

「踏平人類!消滅平陽城1

獸軍洪流,瞬間吞沒了戰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