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武俠修真>碎星物語>第七章 命運之眼獲得!(二版)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七章 命運之眼獲得!(二版)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武俠修真

?第七章命運之眼獲得!

司馬冰心作夢都沒想到,會遇到這麼個問題,雖然這也在情理之中,過往也不是沒聽過類似的事,可實際發生在自己身上,一下真是亂了。

遮日那王笑道:「很難答嗎?看來你們關係也不是很好,他還想和我談條件,要把妳給平安送出去咧,」

「真的?」

司馬冰心吃了一驚,覺得既愧疚又感動,自己根本沒能幫到溫去病什麼,他傷成這樣,還想護自己平安,這真是……太讓自己慚愧了。

「他對你們還很有用,你們不會把他怎麼樣吧?」

「……看來我們真的太好說話了,居然讓你誤以為,我們是可以商量條件的。」

金毛的獅王神情轉冷,站直身體,「以人類來說,妳頗有姿色,我家兄長尚未婚配,妳挺適合給他當個小妾,如果妳甘心認命,往後侍奉我兄長,為他生下幾個兒女來,我可以承諾將那個男人釋放……」

司馬冰心陡然生出一陣寒意,「你……在說什麼?」

遮日那王眼中,綻放出一絲殘忍意味,「不願意嗎?那我現在就下去,斬下那男人兩隻手來,告訴他是因為妳的拒絕,讓他變成殘廢的!看看他對妳是什麼想法9

「注住手!你千萬別……」

司馬冰心想要阻止,但遮日那王卻一揮手,雄勁湧來,將她掃倒,跌落回乾草上。

這一下摔倒,裙襬翻掀,露出一大截光潤的小腿,膚光粉致,仍在裙內彎折的腿臀曲線,渾圓動人,與美少女驚惶卻仍帶倔強的神情一映,格外勾起獸性的暴虐慾望。

「……果然不愧是司馬家的第一小美人。」

遮日那王俯視司馬冰心,眼神閃爍,似乎有著某種衝動,最後仍冷卻下來,淡淡一句,「但卻是我難以入口的東西,也不知兄長他為什麼會喜歡妳這種型的?」

冷哼一聲,遮日那王轉身離去,司馬冰心躺倒在乾草上,心中忐忑不安,剛剛那頭金毛獅王的眼中,確實綻放著某種獸性,有那麼一瞬間,自己真以為他要做些什麼,就不知他為何止住了?難道真是為了把自己留給他獅子大哥當妾?

但無論如何,自己若繼續在這裡傻著不動,那就太危險了,更何況,老溫還在敵人手裡,這頭獅人王八該不會真的言出而行,回去砍他雙手吧?那豈不是自己害得他失了雙手?

想到這裡,司馬冰心益發不安,決定冒險一試,自己是武將世家的子女,在師門習藝時,特別修過一些雜技,能夠透過雙極輪心法的轉勁、卸力,騰借出部分力量,由內往外沖開被封的穴道,回復行動力。

雖然這門心法頗為傷身,更損元氣,卻是自己刻意暗藏的壓箱寶,眼下也顧不得風險了,情況不妙,只能奮力一搏。

司馬冰心一咬牙,在乾草上原姿勢不動,默運雙極輪心法,開始騰挪沖穴,隨著意念專一,體內真氣也凝聚起來,連續衝擊數次,眼看就要功成,身上陡然受襲,連著十多下指勁透入,凝聚起的真氣被截斷消散,氣血翻湧,險些走火入

魔。

睜開眼睛,所看見的就是金毛獅王,他收回手,笑容高深莫測,「運氣不錯,正想說妳會不會趁機做點什麼……幸好,回來得及時啊9

重新點倒了司馬冰心,全然沒得抵抗的姿態,誘著人去為所欲為,遮日那王看了少女一眼,如視無物,「妳很走運,妳這身皮肉是妳的主要價值,所以我不會拿妳怎麼樣,這筆帳只會落在妳同伴身上,如果妳再想跑,我連他雙腿都卸下

來9

扔下這一句,甚至沒給司馬冰心再開口的機會,遮日那王開門而去,甚至連回手鎖門都沒有。

司馬冰心看著獅王的背影,又急又氣,想說自己這回又壞了事,這群沒人性的獸鬼,還不曉得要怎麼折磨溫去病,一顆心急得都快碎了。

……如果,他真被自己害得缺手缺腳,成為殘疾人士,那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擔起責任,照顧他的下半輩子!

司馬冰心暗暗下了這個決定,但她並不是唯一一個正為溫饒人,同一時間,在平陽城中,武蒼霓與武戰豪、司徒小書等人會面。

「妳們……」

甫一見面,武蒼霓的目光越過武戰豪,落在龍雲兒、司徒小書身上,一下變

得銳利。

雙方之前有過一面之緣,武蒼霓更和司徒小書交過手,以她的眼力,一下就

看出她們兩個的修為深淺,可短短時日不見,精、氣、神狀態突飛猛進,甚至可

以說是突破性的進步,這種不正常的進境,就讓她困惑起來了。

「妳們……經歷了什麼?」

好奇心起,武蒼霓問起了她們在戰亂中的經過。

武戰豪、司徒小書、龍雲兒三人,冒險襲擊獸軍后隊,冒了非常大的風險,本來人族軍勢大盛,獸族開始逃亡,但那驚天一爆后,獸族反攻,他們三人被捲入亂軍之中,險象環生。

在激烈戰鬥中,本已負傷的武戰豪,受多名獸族硬手圍攻,險些不支,危急時刻,龍雲兒、司徒小書神勇奮發,打退一波又一波的獸軍,本身的力量連連提升,金剛身、乾坤刀重招頻出。

那些禪師們奮力凝運金剛身,開闢庇護圈,保護周圍兵將,堅持守護蒼生的模樣,映在龍雲兒眼中,她隱約好像領悟了什麼,自己施展金剛身時,一拳一掌,氣勁更為霸烈,凝停不動時,淵停岳峙,手臂揮擊,有著橫掃千軍的氣勢,將

一個個獸軍打得橫飛出去。

橫衝直撞的勢道,適合戰場衝殺,但如蠻牛般的戰鬥風格,也容易殞落,龍雲兒很快就承受數倍於其他兩人的壓力,哪怕金剛身再堅不可破,她也覺得難以支撐,就在她力量大幅消耗,益發疲憊時,一股源自血脈深處的騷動,瞬息間澎

湃湧來。

先前出現過異狀的那隻眼睛,再次通紅,泛起異樣的血色,而透過這層血色,龍雲兒忽然看見,那些獸兵的身上,出現了異常的亮點,自己不太明白這些亮點代表什麼,卻下意識地朝亮點出手。

結果相當明顯,大力金剛擊的重拳,簡單打在獸兵身上,可以把肉身堅實的獸兵打飛,但打在那些亮點上頭,基本就是一擊斃命,全無例外。

血脈技能.「命運之眼」賜與!

龍雲兒耳邊,一下出現了這樣的聲音,她無暇顧及這聲音由何而來,只專註於眼前的戰鬥。

另一面,司徒小書使著乾坤刀,這門上乘刀術,蘊含陰陽之變,拔刀的一瞬,斬開天與地,分隔萬物,司徒小書遠遠沒達到這樣的意境,每一刀的揮斬,都要醞釀良久。

這回陷於亂軍中,壓根沒時間醞釀,只覺得四面八方全是敵襲,無數爪、牙全方位襲來,這邊才剛擋下,那邊攻擊已及身,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斷地揮刀、揮刀、揮刀。

本以為,這樣失卻醞釀,招不成招的刀,沒什麼意境可言,更發揮不出乾坤刀的威力來,哪知道,隨著一刀又一刀的揮出,什麼也不想,純粹為了活命而出刀,道、速度,反而提升,讓意識到這點的司徒小書大為詫異。

……為何,沒有刻意專註招式之變,拆招破招,乾坤刀的威力反而提升?

……乾坤刀的精義,在於「准」與「巧」,自己胡揮亂斬,毫無准巧可言,為什麼威力比平時更大?

腦里各種疑問紛至沓來,手上卻顧不到這些,攻擊來自周身各角度,每一個獸兵都力大爪銳,只要慢一分攔截,自己就會傷、就會死,想在這樣的絕境中活下去,就只能什麼都不想,每一刀斬出去,就要把敵人幹掉,斷了敵人的機會,

便是自己的生機所在。

自從在力夏達港,受挫於溫去病,遭了不少的打擊,司徒小書便躊躇不前,少了之前銳意上進的衝勁;在西北見過武蒼霓,經歷小村事件,更讓她覺得前路艱難,不知該如何舉步,也弄不清楚怎麼走才是對的。

處於迷惘,揮出的刀就不能快、不能利,司徒小書早已察覺,自港市事件后,自己的修為不進反退,換了在從前,這是最要命的大事,一旦沒有修為,少了實力,什麼理想都無從實現,實力就是一切的根本,怎能不在意?

可連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,港市事件后,自己對力量的衰退,並不積極處理,甚至在小村事件后,基本把此事拋諸九霄雲外,勉強去探究,稍微查覺到那個答案。

……前路不清的時候,就不該盲目奔跑。

……自己連踏出去的每一步,是對是錯都不知道,胡亂出刀,要斬向誰?該斬的是誰?難道不怕一刀斬出,鑄下畢生大恨?

太多的困惑未解,甚至開始質疑起過去的自己,讓自己在弄清楚這些答案之前,不敢也不願在力量上操之過急。

可當自己拋開在力量上勇猛精進的念頭后,力量似乎自行推進,此刻的揮刀應戰,尤其證明這一點,明明只是胡揮亂斬,刀勁、刀速都較之前提升,更還不怕消耗,力量源源不斷自體內湧出,一刀猛似一刀。

!--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-09-19--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!--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{width:obackground:#fffborder:1pxsolid#cccpadding::left}.qrcodeul{margin-left:120pxfont:14px/1.Yaheipadding-left:1-style:squaremargin-bottom:op:14px}

關注微信公眾號「17K小說」,《碎星物語》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!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;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!!--二維碼廣告End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