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九章 忠肝義膽的姦細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九章 忠肝義膽的姦細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「這不可能1

司徒小書臉上變色,打死都不相信自己手上的這條傳書,上頭所說的情報,無疑直指自己包藏禍心。

封刀盟的刀客,大多都是滿腔熱血,肝膽照日月的赤誠之士,雖然也偶有害群之馬,不過跟隨自己來西北的這批人,是自己反覆挑選,絕對忠誠可靠,要說他們會有問題,自己第一個不信。

十多名刀客,每一個自己都叫得出名字,說得出他們的家世背景,上路之前,他們都慷慨激昂地承諾,願意到西北從軍,拋顱灑血,以衛人族,每一個也抱定回不去的犧牲覺悟。

這樣的他們,怎麼可能陣前倒戈?怎麼可能在關鍵時刻破壞陣央,令人族大敗虧輸,動搖根本?

司徒小書第一個想法,就是有人栽贓嫁禍,要把這個天大的罪名,扣栽在封刀盟頭上。

這想法令她義憤填膺,想要辯駁自己的冤枉與清白,不過,腦里的一絲理性,還是讓她這個從小受繼承人培訓的精英冷靜下來,回頭反思。

……金剛寺素來方正,不耍什麼心機,如果是玉虛真宗,確實還有可能栽贓嫁禍,但金剛寺……就算自己不信,別人也都會信。

……難道,這個情報不假,那些刀客真的陣前倒戈,破壞了法陣核心,造成雲崗關大爆炸?

想著這些問題,司徒小書皺起眉頭,一時沉吟不語,過了半晌,抬起頭,發現所有人都瞧著自己,等著自己開聲。

「各位,我……」

司徒小書本想承諾,只要給自己機會,自己就能給他們一個交代,但話到嘴邊,又難以出口。

事發地在獸族控制之下,又被炸得乾乾淨淨,恐怕沒有多少線索能查,即使有,自己也不是什麼擅長查案的人才,想憑自己或封刀盟的力量來洗刷冤屈,恐怕力有未逮,如果承諾輕開,後頭就無法收拾了。

站在這裡,代表著封刀盟,一言一行都必須三思后定,如果因為一時意氣,胡亂開口,那不但自己出醜,更陷封刀盟於不義,最糟糕的是,這麼亂搞的自己,和司馬冰心那個胡攪蠻纏的丫頭有什麼不同了?

幸好,周圍左右還都是自己人,還沒等她開口,司馬令公便搶道:「丫頭,妳放心,別人信不過妳,我還信不過你們嗎?封刀盟鐵血肝膽,連你們都不信,還能信誰啊?這件事定有蹊蹺,不是那麼簡單的。」

武蒼霓在旁皺眉,老令公的這個表態,固是基於義氣、良心,卻對金剛寺非常不禮貌,封刀盟誠實可信,難道金剛寺就是胡亂造謠,陰謀陷害?這話如果直接傳出去,後頭司馬家與金剛寺定然生事。

清楚這件事情的嚴重性,武蒼霓微一欠身,道:「枯榮大師。」

枯榮老僧會意,上前一步,道:「且勿多心,方丈師兄雖然傳來了這信息,但也認為以封刀盟的忠義,此事必有蹊蹺,妳且不用太擔心,老衲會相請方丈師兄,先把這消息控制住,不讓外界知曉,免生波瀾。」

聽見這聲承諾,司徒小書如釋重負,感激地拱手,「多謝大師成全,在下必會儘力,不讓此戰犧牲者枉死。」

司徒小書心頭像放下了一顆大石,如釋重負,這個喜悅全顯在表情上,龍雲兒也極為她高興,覺得一件大事能這樣解決,實在太好,唯獨武蒼霓暗自搖頭,曉得事情絕不會那麼簡單。

如果一切真是歹人陰謀,有人在背後操控,那就斷斷不是這邊封鎖消息,能夠把事情壓下的,這件事必會在不久之後,透過各種管道流傳出去,跟著而來的挑撥、質疑、猜忌,將如滅頂之浪,滔滔而來,屆時,輿情加民怨,連自己想起來都發毛……

但這些問題,眼下也只能先不處理了,當務之急是如何退敵,除此之外,還有另一個強烈隱憂,壓在心頭,卻沒有半個人能商量。

……離開英靈殿時,自己親眼看見封神台上的裂痕,而身為碎星者,自己了解封神台的意義,封神台若然崩裂,後果會嚴重到什麼地步,自己心裡全然沒底,那涉及了次元空間,崩毀之後的天崩地裂,全然不是兩族戰爭能比。

最理智的做法,就是立刻與獸族議和,然後結合多種族的力量,共抗這場不久后便將到來的浩劫,希望能在那樣的末日中,找出一條生路。

不過,就眼前的狀況來看,這想法只是痴人說夢,別說怎麼取信於獸族,自己就連向身邊的人解釋都不能,自英靈殿回現世的傳送只能一次,傳送結束后,根本沒法重回英靈殿去,連這點都做不到,更別想說服旁人。

要是溫去病那傢伙也在這裡就好了……他能把自己傳送到英靈殿去,也能傳送別人進去,而且,封神台的秘密,他想必也知道,或許還能夠修理……

考慮到諸般問題,武蒼霓真箇是頭大如斗,但龍雲兒卻在這時,主動朝她走來。

「武帥,有件……意外,要向您稟告。」

龍雲兒笑得異常尷尬,實在不能接受明明不幹自己的事,偏偏自己要被推出來說這惱人事。

「之前建城的那八千金幣……」

「哦。」

武蒼霓輕輕一聲,想起了這檔子事,如果不是龍雲兒提起,自己幾乎都忘記了軍部那伙人的噁心動作。

這些年來,自己謹言慎行,避免被軍部猜疑,但那邊顯然從沒放心過,事事掣肘,更還三不五時搞些事情來噁心自己,這回就是連續貶職后,還扔個築城的任務過來。

在月煌灘築城,建築帶人工,八千金幣確實挺公道,不算坑人,問題是在那種地方想築城,就算有錢也雇不到人,還更別說獸族的反應,這等同是主動對獸族搖戰旗,想在他們的攻擊下築起城池,要的不是八千金幣,而是八十萬大軍與犧牲覺悟。

這種狗屁命令,自己壓根就不想理,如果不是因為針對獸族的計畫進行到緊要關頭,不想多生事端,自己肯定會在接到這紙命令時,直接把命令書給撕了!

「那個……我們隊里,有個小孩子,她不太懂事。」龍雲兒斟酌詞句,使用著比較委婉的用詞,「她拿到了那張銀票,然後……把銀票給撕了,對不起1

「什麼?」

武蒼霓嬌軀一震,八千金幣可不是小錢,自己雖然身為西北地方的軍事總管,但也不是那麼容易見到這數額的撥款,哪怕這個築城計畫不實行,這筆錢後頭仍能有大用,居然被一個小孩子給撕了?

不過,短暫驚怒過後,武蒼霓一下苦笑,揮手道:「算了,撕了就撕了吧,本來我也想撕了它,這孩子倒是體貼人意。」

說到底,那只是一個淘氣的孩子,自己又還欠著溫去病的人情,難道可以為了此事,把那孩子押去處死不成?既然什麼也不能做,不如揮手讓事情過去……

龍雲兒道:「謝武帥寬宏大量,我替那孩子謝謝您,但事情不只是如此,那張銀票撕開之後,裡頭掉出一大堆東西……」

「有這樣的事?」

武蒼霓吃了一驚,連司馬令公、枯榮禪師都大為詫異,曉得事情不尋常。

一張銀票能有多大?撕開了之後掉出東西,紙中藏紙,或是藏絹,如果製作得精巧些,那也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,但如果撕開之後,能掉出一大堆東西來,這就不簡單了,是納須彌於芥子的微縮手段,甚至可能是空間類的法則運用。

各種天地法則中,只要碰觸到時間、空間之道的,都很不簡單,那張銀票若真藏有玄機,還是這樣的通天手段,背後謀划之人肯定非同小可。

最詭異的是,這張銀票是軍部傳遞而來,途中封藏嚴密,沒人有機會沾手,要說銀票有問題,那一開始施下這後手的人……就是帝**部?

武蒼霓心念一動,問道:「銀票里藏了什麼東西?」

龍雲兒道:「東西……很多,我們人少,沒法全數運來,只能就地找掩蔽物隱藏,我們從其中選取了幾件,運了過來,就在外頭,請武帥過目。」

「帶我去1

武蒼霓立即行動,帶著眾人一起趕到外頭,只見幾塊拖板之上,橫七豎八放了幾塊土石、金屬,模樣非常奇怪,沒人說得出這是什麼。

枯榮禪師看了兩眼,沉吟道:「這些……似乎是某種裝構體,要拼湊完整,才能看出完整面目。」

枯榮老禪師見聞廣博,連他都看不出端倪,其他人更是瞠目不識,唯有武蒼霓臉色驟變,脫口道:「怎麼會是這個……」

武戰豪訝異道:「阿姊,妳知道這是什麼?」

在場眾人的注意力全被引過來,東西是軍部派送,收件人是武蒼霓,若說有什麼人能識得,肯定也是她……

「我並不知道這是什麼,從型態來看,或許是某個建築物的一小部分,要完整拼裝后,才知真相。」

武蒼霓皺眉道:「但……當初的雲崗關,就是用類似的東西,一夜之間拼組出來的1

一語出,眾皆駭然,同一時間,一具肢體殘破的乾屍,被弔掛在獸族領地的旗杆上,悠悠蕩蕩,帶來慘慘陰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