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十章 獅王的拍胸擔保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十章 獅王的拍胸擔保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獸族非常重視個人武勛,對於戰利品、武勛紀念,都會儘可能地誇耀表現,以彰顯強大。

在飆狼族領地,關押罪人的石牢外,旗杆上懸挂著一具殘缺的屍骸,隨風飄蕩,弔掛的繩索不住發出「呀呀」之聲,寒夜中,倍添凄慘的氣息。

風裡並不是只有這樣一個聲音,若在平時,大牢里關押的俘虜、罪犯,每夜受刑遭拷打,晚晚慘呼到天明,可因為剛進行過大血祭的關係,羈押的人犯與俘虜基本清空,這兩天唯一傳出來的慘嚎,就只有獅王抓到的那個人類了。

「矮」

聲聲慘呼,劃破夜空,溫去病的聲音,讓看守監牢的獸人都覺得刺耳,佩服這傢伙的扛得住,身體都殘損成那個樣了,還口硬死撐,雖然外表看來又病又弱,怎麼都不像硬漢,可連挨多種酷刑,死死扛住的硬氣,卻是有這座監獄以來,人族從未有過的紀錄。

他不像那些死硬的傲骨軍漢,一面受刑,還一面「孫子、畜生」地亂罵,從頭到尾就是慘叫,但哪怕叫得再慘,他就是死挺不招,直至力竭暈去,外頭才聽不到聲音。

這一回,在痛吼大半天後,那凄慘的痛叫終於停止,沒了聲息,在監獄外的獸人們互看一眼,慨嘆那個人類總算暈了,就不曉得還有多久時間便會被弄醒,重新開始又一輪的拷打。

「上次瞥了一眼,身上好像沒有半塊好肉了,不知道還能扛多久?」

「早死早好!讓一個人族挺那麼久,豈非顯得我們很無能?」

「是啊是啊!遮日那王說什麼英明雄霸,連這麼一個人族也搞不定,真是沒面子,如果大王子得勝歸來,由他親自整治,這人類哪能撐到今天?」

幾名獸人竊語不斷,卻都把目光投向監獄內,好奇那個人類的狀況。

「……篆…住手……再這麼下去……要出人命了……停……」

監獄最深處的密牢中,剛挨過一輪酷刑的溫去病,翻著白眼,悠悠回魂,低語出聲,而他的**聲一出,負責施刑的獸人也停下動作。

「……有什麼不對嗎?」

「當然不對1溫去病怒道:「女人咧?馬子咧?早上還好好的,怎麼晚上就換成你們幾隻大牛龜?我是外貌協會的啊1

「這……廚膳班缺人,大王把她們幾個派去,給太老爺烤香酥鴨盒子、煲蔘湯,這邊就只能靠我們幾個兄弟頂了。」

「頂你個肺啦!我整天在外忽悠別人,現在你們要忽悠我?」

從鐵榻上慢慢坐起身,溫去病看著身後的粗壯獸人,搖頭道:「手上還算有幾分勁頭,不過全是蠻力,太不夠爽,這樣替人按摩,還說不是忽悠?」

土黃色鬃毛的獅頭獸人聞言,露出惶恐不安的眼神,立刻跪下,「太老爺,卑職愚鈍,沒能學好,請您恕罪。」

「算啦,反正我也不喜歡被男人按按摸摸的,將就一下吧1溫去病揮揮手,道:「把葯湯抬過來,然後可以下去了。」

「是,早就替太老爺備妥了。」

幾名獅人慌忙應命,用他們孔武有力的手臂,把一個滿滿的大木桶給抬進來,濃郁的藥味登時瀰漫滿室。

剛結束一輪按摩的溫去病,懶得連站起也不想費勁,直接勾勾手指,自有獸人竭誠竭恐地將他抬起,小心翼翼地放入木桶中。

木桶中的藥液,碧綠如玉,味道濃郁到嗆人,看來像是一鍋稀粥,非常噁心,但內中卻蘊含多種珍貴藥物,有些是來自帝國,千金購得的珍品;有些則是藏於獸族,平時罕見,非獸王不得享用的貴物。

這一桶珍葯,溫去病泡了進去,立刻感受到裡頭的藥力化入血肉,形成一陣陣的熱流,灌入體內四肢百骸,打通血脈,讓新換的骨與肉迅速活化。

好半晌,溫去病才睜開眼睛,一雙眼中神光閃爍,疲態盡去,開口道:「喂,怎麼有點涼啊?我難道沒告訴過你們,我泡湯是最在乎溫度的?」

獅人聞言惶恐,「可……可是,太老爺,你上次說在乎溫度,是嫌水太熱,怪弟兄們想煮熟你,所以這回才撤去柴薪,想說……」

「混帳1

溫去病雙眼一瞪,「上次是上次,這回是這回,我上次嫌燙了,這次就不能嫌冷?到底你是老爺還我是老爺?你那麼多理由,乾脆你來當這太老爺好了?」

理直氣壯地挑毛病,溫去病全沒把自己當外人,而受他斥責的的獸人,更是竭誠惶恐,如同面對自己本族的大王,不敢有半分不敬,連連叩首稱罪,跑去取來柴薪,依溫去病的要求,不在木桶下直接生火,而是烤熱了石頭,分批投入葯湯中,維持溫度。

「太老爺,這樣的水溫可夠?您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嗎?」

「混帳1

又是一聲斥責,這次卻不是發自溫去病,而是一腳踏入房間來的金毛獅王,他雋朗非凡,雖板著面孔,眼中卻蘊含笑意。

「聽聽你那是什麼語氣?你是想質疑太老爺嗎?雖然你們都是跟隨我多年的老臣子,但也不能失了分寸。」

「是,請王降罪1

「太老爺是什麼樣的人?他畢生對美與享受的追求,是不會懈怠的,沒有滿意,只有更滿意,你們居然質疑他是不是不滿意?要知道,他肯挑剔你們的東西,那是在教育你們,愛護你們,是對你們的恩典!你們還不知珍惜?」

獅王板起面孔的訓話,讓手下獅人更為不安,汗流滿頭,齊聲道:「我等願領罪,請王責罰1

「罷了1

遮日那王揮手道:「我和兄長難得相聚,心裡高興,他是個胸襟寬廣的人,難道還真的會氣恨你們?最多就是嫌你們長得不夠美形而已,你們也別給他礙眼,先下去吧。」

得了這聲訓示,獅人們向桶中的溫去病欠身行禮,口稱「太老爺」,而後恭恭敬敬地離開,沒有一個心懷不滿,全都是非常振奮、榮幸的表情,離開關門時,甚至還帶著幾分不舍,想要多看一眼那個男人的身影,多看看……這個一手回天,帶領自己全族發達的奇之男。

在獅族之中,這是絕對的秘密,在西南各獸族裡,也沒什麼人知道,不過,這些從遮日那王仍弱小時,就跟著他一路襤褸走來的心腹家臣,都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存在。

與遮日那王相遇於微時,救了小小的獅王性命,更在百族大戰結束后,將大量資源傾注,藏身幕後,出謀劃策,賣來一大堆高端的武器、裝備,讓獅族面對王家、武家、袁家的多次戰爭,從容而退,還越戰越發達,趁勢掃平、收服周邊獸族,成就霸主地位,連洞君山大會那樣的絕境,都一舉逆反過來,手段通天。

對於「太老爺」,他們充滿了感激,哪怕他是人族,這份救命、興家的大恩,他們也不會否認,至於這一位些許捉弄人的怪脾氣,那全然不是問題,即使在獸族中,有本事的人物都性情乖僻……

讓部屬們全數撤到外頭,戒護把守后,遮日那王轉頭,向大木桶中半閉眼的溫去病抱拳,「他們都很想再見兄長,我勉為其難帶他們來拜見兄長,兄長勿怪。」

溫去病不置可否,從木桶旁邊的小几上,隨手抓了個果子拋去,遮日那王一下接過,想也不想便咬了一口,跟著才道:「兄長這樣子,我家姊姊見到,必然歡喜。」

「……少來這套。」溫去病沒好氣地道:「你有沒有姊妹,難道我還不清楚?你壓根就沒有姐姐。」

「說的自然是香雪大姊,她看到兄長你這樣安心愜意,一定高興得很。」遮日那王聳聳肩,道:「沒親生姊妹算問題嗎?我這輩子也從沒吃過人肉,還不是你整天對外散播謠言,才一堆地方說我是吃人的野獸。」

「嗜吃人肉這形象有什麼不好?聽著就有殺氣!威風八面,比什麼戰神、武神好多了,我當初要有選擇權,一早就用在自己身上,好過頂著滿身肌肉被人當盾牌用,天天骨折兼斷筋1

溫去病泡在桶里,斜看遮日那王,眼眉之中,完全就是一副長兄看幼弟的架勢。

「一段時間不見,你小子好像架子越來越大了,不但姍姍來遲,見了面還要我裝腔作勢半天,才懂得配合?」

「這當然,好端端的,又不是三歲小孩子,誰想莫名其妙扮吃人狂與奸角?這已經不是以前剛起步時,需要用這種謊言來騙取別人畏懼。」

遮日那王一臉無奈,溫去病卻氣憤一拍木桶,「什麼當然?當然個屁!以前那次,要不是我扮黑心大魔頭,幫忙騙你暗戀的那女孩,你能成功把到她,現在連孩子都生下了?我幫你就行,要你幫忙我一下,你就扮清高?」

「呃……這個……」

遮日那王一臉尷尬,像被長輩提起童年尿床的孩子,與早先在人前的霸主威儀,判若兩人。

「照兄長這麼說,司馬家那小妞……兄長你是認真的?想要把她弄上手?」

金毛的獅王停頓兩下,雙眼一亮,連聲音都充滿幹勁。

「你秘密傳書,讓我十萬火急率隊北上接應,就是為了這個?好!難得兄長認真,且讓我好好作幾齣戲,一定幫你弄她上手,地。」

「哪可能啊?我有那麼無聊嗎?你傻也就算了,別當我也傻啊1

溫去病揮揮手,沒好氣道:「那個笨丫頭是樵峰的妹妹,人其實不錯,就是傻得厲害,你當她是低能的就行了,我只是想趁這機會嚇嚇她,給她點教育,以後行動別那麼冒冒失失的,沒有其他意思……你別多想,也別多對她做什麼啊咦?」

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,溫去病皺眉道:「我說……你該沒有多對她說什麼不該說的吧?」

金毛的獅王微愣了一下,暗叫糟糕,臉上卻一本正經,連連搖頭,拍胸道:「兄長放心,一句不該說的都沒有,絕對沒有1

!--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-09-19--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!--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{width:obackground:#fffborder:1pxsolid#cccpadding::left}.qrcodeul{margin-left:120pxfont:14px/1.Yaheipadding-left:1-style:squaremargin-bottom:op:14px}

關注微信公眾號「17K小說」,《碎星物語》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!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;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!!--二維碼廣告End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