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武俠修真>碎星物語>十三章 天地浩劫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三章 天地浩劫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武俠修真

想在狼王廟遺址開挖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說得正確一點,連獸尊嘎古都不敢貿然行進,

狼王廟的建立,使用了位元層疊的空間技術,倉促大崩壞,遺址可能形成空間扭曲,甚至時空裂縫,一切尚未平復就進行挖掘,撞著這些東西,就算天階也會完蛋。

嘎古知道厲害,自不敢隨便犯險,也不願讓飆狼族人承擔,而手上可用的俘虜、罪犯,偏偏又血祭光了,只得把這工作交給遮日那王。

有溫去病在,一開始要挖掘的目標就很明確,是位於狼王廟最深處,那個元氣所存在的位置,同時也是天神兵所封印的那道裂縫之位。

截至目前為止,運氣還算不錯,多族獸人齊干苦力,又有溫去病在後頭不住測量,修正該挖掘的位置,很快把指定區域給清了出來,跟著,溫去病與遮日那王到來視察。

溫去病事先已經接到通知,到了地方一看,臉色就沉了下去。

那邊發現了一個地洞,洞不是很深,一米多而已,但畝西卻是大問題,既不是黑暗,也沒有發亮,灰濛濛的一片,像是一道灰色的濃霧,又似乎是一條灰色的河流,看不真切,卻在「流動」。

最奇特的是,這道灰色河流與洞口的距離,不住變化,一下像是很近,一下又拉得很遠,詭異的現象,嚇到了開挖的獸兵,他們依照最初所得的命令,立即停工,請示獅王。

遮日那王跟著溫去病,多少也學了幾手,一看這情況,立刻認出來,低聲道:「兄長,這是……空間裂縫嗎?」

「算不上,如果真是裂縫,你我還能站這?百米內,天階以下全都陪葬。」

溫去病皺眉道:「只是一處空間皺褶而已,受天地法則壓制,尚未潰裂,不過,也夠危險的了……傳令下去,讓這裡的獸軍全部撤走,不相干的一個也別靠近,媽的,太一這坑……好坑1

最後一句,基本已是自言自語,先前在狼王廟中的懷疑,至此已完全肯定。

太一的構成,是萬神、萬魔,甚至萬妖的分靈總匯,所扔出來的工作,代表著身後支持者的連橫合縱,雖然不知道祂們是怎麼表決定議,但可以肯定,太過違反集體利益的事,根本不可能出來。

神、魔、妖的立場各有不同,利益也有衝突,什麼事情最合乎群體利益?在當前,恐怕再沒有比打通境界通道,連通人間,更為重要的事。

狼王廟的寶簽任務,就是基於這目的而設立,相較於封神禁斷的開啟,別說貪狼之心微不足道,就連天神兵都只是障眼法,吸引己方的目光,忽略其背後的意義。

事實是,「那個人」到過封神台後,確認空間封閉出現問題,便在適當地點,以無上手段留下鎮壓,阻止封印的崩壞,這些事世間無人得知,卻瞞不住一直在試圖打破境界封鎖的神與魔,祂們發下的任務,就是要打開這道加固的封印,試圖讓封神台提早崩毀。

「……我太大意了,之前在蒼涼山,我就應該查覺到的。」溫去病扼腕道:「金翅灰眼鵰,根本不是這一帶……不,封神之後,根本不是應該出現在人間的東西,蒼涼山周邊早出問題了。」

最初看到司馬冰心那兩隻鵰友,自己就覺得古怪,只遺憾少了戒心,以為是小丫頭運氣好,撿拾到了異獸之後,血脈活化,成了金翅灰眼鵰這種生猛魔獸,卻忽略了司馬冰心當時的一句短語。

牠們最開始的時候不是這樣……

要是當時去細想,就會察覺不妥了,萬物萬事俱有因,比起莫名其妙血脈異變,反祖成為魔獸的可能,因為外部影響而異變的機會大得多了。

神魔封斷不完全的影響,並不是等到封神台崩潰才出現,就像水壩崩毀前,總有細小徵兆,次元封閉也早就出現小裂縫,開始把他界的氣息,吹向人間。

蒼涼山一帶,百族大戰時是必爭之地,幾度打翻了天,空間結構非常不穩定,當時空變動,這邊首當其衝,蒼涼山中那條陰冷到不像話的澗水、異變的灰眼金翅鵰……可以肯定,如果帶齊裝備去探索,定可以在蒼涼山內,發現不少空間裂縫。

一定規模以上的空間裂縫,會開始崩裂整個環境,藏都藏不住,蒼涼山中的裂縫無人發現,估計還是肉眼難見的小縫,但卻已經能讓異界氣息透入,令環境、生靈異變。

如果早點察覺到這個狀況,自己肯定頭皮發麻,再無心管什麼人獸兩族的戰爭,那全是茶壺內的風暴,根本不值一提,當封印崩解,妖與魔殺回人間來,戰鬥中的雙方人馬,還不夠那邊一口吞的。

只是,此刻的蒼涼山,縫隙恐怕就不是肉眼難見了,自己雖然沒法重入英靈殿,檢查封神台的狀況,可根據狼王廟崩毀時的狀況,大概也能估算,強化的封印被打開后,這邊整區的空間進一步碰撞,蒼涼山那邊的裂縫惡化,搞不好都有一些小生物能夠通過了……

「兄長,你做什麼?」

遮日那王壓低聲音,看溫去病將一個吊墜,用鏈子系著,小心翼翼地垂放下去,過得半晌,重新提起來的時候,吊墜核心的寶石,已經出現裂痕。

「看著這石頭,有沒有看到用舊的痕?」

「瞧不出來,只有碎裂,卻沒有用舊的跡象。」

「那就對了,證明底下的空間,沒有時間長河的變動,單純只是空間方面的影響,不過碎成這樣……情形不太妙。」

溫去病注視著那些裂痕,手中寫出一堆數字,跟著又劃了幾劃,列出幾條算式,屈指計算,口中回答。

「空間在進一步碎裂,從這邊往外傳去,如果不立刻封住,一小時內,會發生地震,規模……把這裡所有人搖起來尿尿的程度。」

「那還好。」遮日那王笑道:「我獸族子民也算多經憂患,小小的地震,也嚇不到他們。」

「是嗎?那太好了。」溫去病也笑道:「因為這樣的地震,兩天內會有十幾次,最後,三天七小時又八分后,另一場地震會發生,範圍是整個西北地方,規模……會讓這裡過半人到地下去叫媽媽。」

遮日那王驚道:「有這麼嚴重?那……還好兄長提前預知,不然可來不及跑。」

「別大驚小怪,人生自古誰無死,你堂堂霸主,不要那麼容易被嚇到,而且,其實也不用急著跑……」

溫去病苦笑,不曉得該不該明說,即使是那場大地震,也並非主震,僅是前奏,大概在第四天,真正的主震就會到來,屆時,不只是大地動蕩,劇烈的空間位移,會讓封神台徹底毀滅,境界封斷打破,末日……就要到來。

這件事,必須要阻止,但只憑自己的力量,別說試圖阻止,自己壓根就不知道從何下手?

哪怕自己力量全盛,面對這場浩劫,也不知該從何著手,更別說現在,自己無能無力,區區一具凡軀,沒有力量,拿什麼去阻止天地浩劫?

「兄長,你臉色很差,有什麼事嗎?」

遮日那王覷出端倪,問了一句,溫去病斜眼望向他,考慮該如何告知這件聽來過於荒誕的事實,忽然,一名獅族護衛快步跑來,不顧遮日那王先前下的退出禁令,很快來到兩人身邊,從懷中取出一個護符,一語不發地遞上,遮日那王一看就變了臉色。

信函不可靠,護符中所封存的,通常是獅族絕密中的絕密情報,所涉及的保密安排就有二十多道程序,除了遮日那王本人,連尋常天階也無法竊讀。

這道護符所傳遞的訊息,通常是溫去病專線使用,之前溫去病請他北上接應,就是用這管道傳達,但溫去病此刻身在此處,能夠使用這管道傳訊的,又能有誰?

「……有一個。」

溫去病一看見護符,就大致了解狀況,獅族的這條保密管道,是自己一手設計出來的,裡頭有一大堆陷阱,如果有別人想冒充頂替,自己立刻能看出破綻來,但這道護符全部環節都對,那就只有一個人能做到。

「……是大姊?」遮日那王一怔,隨即道:「可她從未用這管道發訊給我過。」

「所以這不是發給你的。」溫去病翻了翻白眼,道:「是給我的。」

自己進入獸族,香雪沒跟來,這件事讓自己很在意,說好了要從旁接應的人,沒有來接應,自己不至於把這當成背叛行為,卻很擔心沒有自己在,沒人監管之下,香雪為所欲為,後果難料。

雲崗關人族大敗,自己已看過完整報告,那驚天一炸,在自己看來甚是蹊蹺,擺明是有人從內部破壞了法陣,將護關法陣轉成引爆器,引爆方圓數百里的地氣,這一手……自己不敢肯定,卻有可能是香雪的手筆。

她知道自己讓遮日那王北上,也想得到自己必與之會合,所以透過他傳來訊息,這訊息里……會說什麼?

將護符貼在額頭,溫去病稍微閉眼,香雪嬌俏可人的形象,浮現腦海,跟著就響起她熟悉的聲音。

……喂,老溫,你他媽的臭命還在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