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十四章 命運懶人包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四章 命運懶人包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「關於老溫的事,沒什麼好擔心的,反正他死不了,頂多一時半刻回不來而已。」

平陽城內,香雪坐在桌案上,啃著梨子,對著龍雲兒說話,「他小子隨機應變的本事,是妳的一千倍,把他扔在獸族,是那些獸人該擔心,妳替他操個什麼心?」

長發的龍雲兒,靜靜地聽著香雪的話,單就自己所見的情況而言,實在是無法放心,不知香雪從哪來的底氣,但溫去病與香雪之間的默契,自己沒法相比的,或許有什麼他們彼此知道的秘密,讓香雪有此底氣也未可知。

來見香雪,固然是因為想確認溫去病的狀況,另一方面,也是有事要向她請益。

枯榮禪師一言九鼎,許諾的好處決不賴帳,武蒼霓既然回來主持大局,委託給龍雲兒的工作就已完成,先前允諾的報酬自然要給,剛剛已經請龍雲兒過去,將所承諾的金剛禪定交付。

龍雲兒對上乘心法的修練,異常心虛,拿了東西就只能來找香雪。照理說,得自金剛寺的功法,私下拿去請教他人,是江湖大忌,但自己連金剛身都是香雪手把手教的,金剛身的相關功法,似乎沒必要瞞她。

「妳這麼想的話,那就錯了……」

香雪搖頭道:「那個人為了平衡,總是兩邊各留一手,寰宇咒武分別傳給四大派與碎星團,在核心功法上,我們直接練寰宇萬咒武卷,比四大派強了一截,可他卻又輔助四大派開發應用技,這個他可沒教我們……」

龍雲兒都無言以對了,就從沒看過這樣的領導人,這已經說不上是兩面討好,根本就是雙面制衡、兩邊坑人。

「那……應用技妳不會,怎麼能教我大力金剛擊?」

「應用技又不是天地法則,沒那麼難參悟,大戰時一堆和尚輪著施展,我一開始不會,偷偷解剖……不,看多了還不會嗎?」

香雪道:「但大力金剛擊這種外門技巧好學,金剛禪定這種純內部的東西,就沒機會看到了……要弄到手也不難啦,但……我學這種東西幹什麼啊?難道我沒事還要坐禪嗎?」

考慮到香雪個性,龍雲兒真覺得金剛禪定對她沒吸引力,但如此一來,自己又要找誰來問?總不成回頭去找枯榮禪師?但他授藝時的高深莫測,說的全是禪機,看來不太像會回答自己的樣子……

「幹什麼這副表情?咦?」察覺到了什麼,香雪揚揚眉,道:「怎麼回事?老和尚給妳的不是紙本?那他怎麼做?直接手指點妳腦袋,真意傳承,對妳這麼好?我看不會,他傷得不輕,要是還這麼搞,現在就要圓寂了,應該是……」

正說著,已看見龍雲兒探手入懷,掏出了一顆拇指大的圓珠,色澤昏黃,不是很亮的那種,卻有一股氤氳黃光縈繞。

香雪摸摸下巴,哂道:「果然是這玩意兒,金剛寺下了好大本錢啊,如果不是因為老和尚出身司馬家,和妳不是一掛,我肯定以為他是妳親生老爸,不然舍利子這種好東西,怎麼人家給妳不給我咧?」

碎星團一系的嫡傳賤嘴,龍雲兒已經不想再說什麼了,不過,金剛寺的慷慨贈與,自己也有些忐忑不安。

舍利子這東西,說珍貴也珍貴,說普通也普通,自從碎星團與金剛寺合作,開發出強提境界之法,以傷損肉身為代價,強化修為,更能提前凝結舍利,原本只有禪師以上才能凝結的舍利,就開始大掉價了。

以舍利進行傳承,不但功力、功法能夠傳遞,耗損極少,質量上乘者連畢生感悟都能一併轉傳,是僅次於鳳凰一族涅槃**的最佳傳承,但使用的限制卻少得太多。

香雪接過龍雲兒遞來的舍利,連貼額頭都不用,直接一道神念就掃過去,確認內里的東西。

碎星團開發出來的技術,向來以效果強、後遺症多而聞名,舍利傳承在能量轉移上還好,但牽涉到感悟轉移,有時會連部分神魂也一併轉來,吸收后影響接受者的心神,變成不只是傳功,而是奪舍分身,甚至帶精神病的奪舍重生,問題嚴重。

幸虧金剛寺持身甚正,清名清譽不容質疑,否則舍利傳功早就變成大陰謀,但龍雲兒對於太陌生的強烈好意,已學會戒慎小心,讓香雪幫忙看一看。

「……還好啦,這只是一名高階和尚的舍利,傳的是功法,不是感悟。」香雪道:「這樣對妳最好,感悟傳承雖然省事,神功速成,可未來性也被犧牲掉,再好的感悟,也不是妳自己的悟,一昧因循前人見解,那個人說這叫什麼知見障,成就有限……不過,原來金剛禪定是這麼回事?脫了褲子放屁,無聊1

香雪罵罵咧咧了一陣,龍雲兒靜心聽著,想起溫去病之前的叮囑。

那個女人礙…靠著血脈天賦吃飯,起點比人族武者高得多,雖然力量是高階上下,卻具有天階特徵,能入她眼的東西不多,可對妳來說,那些仍然很有用,所以她的評價,等妳上天階之後再去在意吧。

有這些話作底,龍雲兒可不敢看不起金剛寺的這門禪定技法,況且,自己要這門功法,不是為了變強,而是為了壓制血脈效應,自從戰中有所突破,氣血澎湃,難以壓制,自己甚至不敢閉眼睡覺,怕會出什麼意外。

溫去病不在,這些事沒別人可以商量,也就只能找香雪了……

「哦?戰中突破了?」香雪不當回事,喝著烈酒,隨口道:「怎樣的突破?力量強了還是速度快了?還是感知?這些全是屁事,想賣弄還早咧1

龍雲兒道:「不是啊,是眼睛……我也不知道怎麼了,但那一戰中,我一隻眼睛忽然可以看到別人身上的破綻,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線條……」

「看破綻有什麼了不起?妳的對手都是雜碎,隨便找個高階武者看過去,都是滿滿的破綻。」香雪一開始不當回事,但聽見莫名其妙的線條,卻為之一怔,動作停頓了一下,道:「有點意思,把詳細狀況說給我聽。」

終於引起了對方的興趣,龍雲兒把戰鬥中發生的一切,全部說了一次,香雪起初還不太在意,但聽到後來,她眼神變化,看人像在盯一塊美味糕點,龍雲兒都心下發怵。

「怎、怎麼了嗎?」

「妳還真是夠走運啊,難道美女就比較走運?沒道理啊,妳也不見得比我更正,怎麼我就不走這種運?」

香雪的抱怨,龍雲兒著實困惑,難道自己真得了什麼好寶貝?但照溫去病的說法,自己源自血脈所得的一切,好處越大,後頭越是要命。

「我看見的東西……那到底是什麼呢?」

「這個啊,要解釋有點難度,對現在的妳說這些,有點早了。」

香雪抓了抓一頭金髮,舉起酒瓶,道:「進入高階之後,武者憑著血脈或自身努力,開始駕馭周邊的自然能量,武力也提升上去,而踏入地階,則是進一步建構法相,將這些自然元素與肉身結合,最終建構一個初步的內世界……總之,絕大多數的武者,到地階為止,就是在攪弄水火地風這些東西……」

說完,香雪停頓了一下,五指攤張,指上依序出現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的元素意象,火光、水霧、雷電、微塵,逐一變換,駕馭自如,藉此印證自己說明的內容,卻沒多言語。

龍雲兒皺眉苦思,曉得這是開給自己的試題,想了想,道:「那天階開始,是在攪弄些什麼呢?」

香雪點了點頭,道:「有點樣子了,方向正確,天階開始,那些沒出息的還在繼續當元素戰士,這種的不難搞定,但有些生猛的,會去攪弄那些看不見也摸不著,玄之又玄的玩意兒。」

龍雲兒脫口道:「天地法則?」

香雪道:「差不多,妳有這觀念,說明滄溟龍家還是有些底蘊的,妳背後的冥界屍龍,之所以神魔忌憚,不是因為祂夠毒夠凶,而是祂長年佔據輪迴通道,涉及因果之道,能有限度地操控命運……妳為什麼翻白眼?我說的很難懂嗎?」

「……有一點。」

太過跳脫的訊息,龍雲兒頭暈腦脹,有聽沒有懂,雖然能初步理解,天階以上都是很牛的,力量的本質漸漸與天地法則結合,能做到很多近似於神的事,但什麼操控命運、影響輪迴,這些聽來還是太匪夷所思了。

然而,龍雲兒隨即把握到一點,自己最初的問題,與香雪此刻所說的內容,必然有某種相關,若順著這想法去理解,結論就是……

「我看到的東西……是因果、命運?」

訝然於自己的結論,龍雲兒的聲音有些發顫,香雪攤手道:「沒那麼了不起啦,妳目前的命運之眼,說得好聽是略具天階特徵,說得實際點,不過就是個懶人包,打打雜魚可以,地階以上無效,不信妳去看看武蒼霓,試試瞧不瞧得出她的致命破綻來?要瞧得出,我們就直接聯手把她宰了1

「啊?為什麼?」龍雲兒驚道:「妳與武帥有舊怨?深仇大恨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