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六章 眼中凝視之物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六章 眼中凝視之物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兩邊緊急連絡上,雙方持有的線索一對,很多答案立刻浮上水面,對其他人來說,事情仍在一片迷霧中,可對於昔日碎星團的兩大武神,他們已經拼出大半張拼圖了。

得過古歌雅虎之助,建立起雲崗關的武蒼霓,看出軍部所送來的這些組件,與昔日碎星團建起雲崗關的技術相同,納虛彌於芥子,只要銀票損毀,封藏在裡頭的築城組件就會現出,湊個數千軍士,把這些組件如積木一樣拼起,啟動術式固化,很快就能成為一座建築。

「月煌灘築城」這任務的正解,即是如此,送來八千金幣築城物資的真相,就是這樣,只是武蒼霓想不通,好端端一件任務,為何不明說?如果不是溫家人誤打誤撞,如果銀票的秘密一直沒被發現,這任務不就白白浪費?

此外,即使有這麼一座簡易建築,神不知、鬼不覺地運到月煌灘,一夜間關城拔地而起,那又如何?月煌灘不如蒼涼山隘口,一片平坦,無險可守,在那裡築城,築起了也守不住,意義何在?

相較於這兩個疑問,帝國軍部為何會有碎星團的獨門技術?武蒼霓反而不是很關心,碎星團崩潰后,密偵司到處捕殺舊人,也接收了不少碎星遺產,軍方更砸下巨資,請專人來研究,幾年過去,破解其中一些技術,得到傳承,並不是不可能。

如果說連嶺南溫家,都能從碎星遺產中得到好處,那所握資源千百倍於溫家的帝國軍方,得到的只會更多,能做到這點,不足為奇。

同樣的推測,香雪也想到了,只是她更在意是誰做了這些手腳,用這麼迂迴的方式對武蒼霓下令?這個背後的陰謀者,是藏身在帝都?或者……為了視察進展,也在這平陽城中?

而且,哪怕是香雪,也想不出這件事背後目的何在?為何要築城於月煌灘?那裡明明就沒有任何東西?單從軍事角度來看,這安排無從解釋。

這些困惑,終於在與溫去病的情報彙集后,釐出了頭緒,當溫去病說出狼王廟中發生的每件事,缺漏的線索拼上,香雪的手往桌上重重一拍,雖然無言,心下卻已雪亮。

「……是起龍脈的大陣。」

法陣聯繫的另一頭,溫去病表情陰沉,看著自己隨手新列出來的術式資料,道:「在術數中,龍即是天地之氣的表現,所謂龍脈,有古老神龍屍骸所化,也有大地精氣凝結形成……有法故有用,能透過大陣,改動龍脈的流向。」

原理是這樣,實行起來卻不是說笑的,和大地龍脈相比,人類如此渺小,隨便借用一點地氣,便能成就偉大都城,立不倒雄關,甚至開創一個輝煌文明,想以螻蟻般的人力,扭轉天地乾坤,那真是談何容易?

只是,人類這個種族,素來就喜歡幹些人定勝天的事,尤其是踏在頂峰上的人類,發揮創意,哪怕只是奇思謬想,但萬一哪天實現了呢?

於是,就有源自道門一脈,轉引龍脈的大陣,能接引地氣,如同浚河工程,重新定位地脈,誕生一條新的龍脈。

整個技術,異想天開的程度,簡直就是神話,溫去病沒聽說有人干成過這種事,但純從數據來看,如果真能完成地氣轉移,建起一條新龍脈,確實有可能像是一條繃帶似的,橫過大地,把破裂的空間重新穩固起來……

「只有工具不夠,具體方位是……」

乍看起來,是個全無頭緒的問題,但西北之行至今的經驗,狼王廟與飛雲綠洲底下那相同的兩處布置,都像是閃閃發光的提示,讓自己不能不注意到那個事實。

……有人預料到這一切,並且事先就埋下了後手!

「新的關城,是脊釘,從月煌灘打下去,形成龍脊……至於首尾……是狼王廟和飛雲綠洲。」

幾乎咬牙切齒地說出這話,溫去病也像香雪一樣,恨恨一掌打在前面桌上。

「媽的!是他……」

心裡的火焰,又一下熾烈燃燒起來,自己很冷靜地試圖排除這可能,怕是自己的一廂情願,以致誤判,但無論怎麼分析、排除,那個再清楚也不過的答案,就是在眼前猛晃蕩。

那個人……預見了封神台的傾倒,曉得西北地帶空間不穩,特別到狼王廟留下封印鎮壓,更猜測到這封印可能被破壞,於是也做好準備,當封印被破,立刻以起龍脈大法來彌補,把崩裂穩祝

如此一環扣著一環,算無餘計的本事,彷彿將一切都控制在掌中,無論發生什麼意外,都能立即啟動應變,完美收拾,這正是那個人的看家本領,當自己身在局中,感覺特別清楚,只不過……

「為什麼那張東西,剛好在這個時機點送來?為什麼剛好是由你去交給武家母老虎?」

香雪冷冷道:「這是單純的湊巧?還是……你的身分已經暴露,他就是要你來參與這一切?」

溫去病不答,但同樣的疑問,早在香雪開口前,便在他腦中如雷霆般連續炸響,心神俱震,尤其是……意識到自己一舉一動,可能全落在那個人眼中,這感覺可不是一般的糟糕。

「你們說的是……古歌雅虎賈伯斯?他活著,並且在主導著這一切?」

龍雲兒給震得不輕,滿面駭然,說出的話都吐著涼氣,但身而為人,關注著人族的安危,她很快地回神,道:「那個人遺留的大陣,能解決將要到來的地震問題嗎?如果不能,是不是現在就要通知武帥,開始撤離平陽城的軍民?」

事關重大,溫去病只說了狼王廟中的封印,還有地震預測,說起了這兩者的因果關係,卻隻字未提封神台將傾,滅世之災降臨的話,所以龍雲兒的理解,也就只是那個人設下的奇怪封印被破后,會引發地震,又另留了後手來補救而已。

這確實是眼前的首要大事,溫去病略一定神,想了想,臉色不佳,道:「或許可以吧,我要看過他留下來的那些東西后,才能做具體判斷,不過有一點你們最好要有心理準備,那傢伙奉行的大原則,是天下沒白吃的午餐,他完成的事情越誇張,支付的代價也越恐怖,催創龍脈這麼誇張的事,代價一定很驚人。」

要看藏在銀票中的那些裝構體,著實不是一件容易事,武蒼霓已命人嚴密監視,根本不讓別人靠近,更別說溫去病身在獸族,倉促間如何回得來?

龍雲兒正不知如何回答,香雪已經動作,直接一掌拍在傳像陣中,光華驟亮,有些影像迅速閃逝,傳遞了過去。

「早知道你會有這要求了,之前兵荒馬亂的時候,我把每一件裝構體內藏的法陣拓印出來,你自己看吧。」

香雪一早就備妥了溫去病所需要的東西,傳送過去,溫去病瞥了一眼,便皺起眉頭,「喂,妳不能做點整理嗎?這麼亂麻似的一團,直接傳來,妳要我拼圖啊?」

「嗦!那麼亂麻似的一團,你當我是愛做針線活的廢物嗎?我一向沒耐心啊1

香雪不耐煩地揮手,卻讓身旁的龍雲兒心中一動,自己不懂什麼軍國大事,也不會術數,可針線活自己拿手,不知能否幫上點忙?

「那個……我看一看。」

龍雲兒湊上前一看,香雪剛剛發出的破碎拓圖,擠成一團,漂浮在傳像陣上方,一眼看去,真是亂麻團一般,其中脈絡如同葉片,似有某種規則在內,無奈自己對術數一竅不通,儘管喜歡做針線活,可對這些高等亂麻,真是無從著手。

想求表現卻出糗,龍雲兒自覺汗顏,正想退到旁邊,眼睛陡然一涼,依稀是命運之眼發動,她嚇了一跳,不想給溫去病看見,連忙伸手摀眼,但由指縫中,目光仍看見那團亂麻殘圖。

在命運之眼的直視下,這些殘圖都發出細細的光線,與周圍的其他殘圖發生連結,有些特別的亮,龍雲兒先前不知這些線是什麼,聽完香雪解釋后,已知道這些恐怕是因果之線,這些殘圖原本為一體,彼此間存在因果,在命運之眼透視下,自然無所遁形。

有這種異能保底,龍雲兒動作奇速,隨意用指頭沾起一片光圖,很快就能找到與之相符的配圖,沒幾下功夫,整個陣圖已被完整拼好,她中斷了命運之眼的凝視,滿心歡喜地道:「溫家哥哥,好了。」

「唔,做得好,想不到妳還有一手拼圖的水磨功夫。」溫去病冷笑兩聲,不似誇獎,卻像看穿了什麼,「妳等著,別再亂看東西,等我回去就和妳算帳1

龍雲兒的笑容僵在臉上,惶恐地退到一旁,暗叫糟糕,而溫去病朝陣圖掃了兩眼,嘴立刻歪了一邊,連香雪都在十多秒鐘后,對著完整陣圖露出瞭然神色,聳聳肩道:「沒白吃的午餐,果然是那個人的風格。」

溫肉數字可不小礙…用生靈性命歸還天地,重生龍脈,這麼大數,要上哪湊?」

!--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-09-19--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!--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{width:obackground:#fffborder:1pxsolid#cccpadding::left}.qrcodeul{margin-left:120pxfont:14px/1.Yaheipadding-left:1-style:squaremargin-bottom:op:14px}

關注微信公眾號「17K小說」,《碎星物語》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!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;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!!--二維碼廣告End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