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章 機會福袋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章 機會福袋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

香雪的情緒,溫去病六年來時時關注,從來沒有一刻放鬆過,剛剛她一開口吵架,自己就知不妥,偏偏這種事還不能解釋,女人要的從來就不是理性解釋,說多隻會錯更多,於是,直接以這樣的態度來解決。

……重要的不是道理,而是感覺,感覺對了就可以沒道理!

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,好不容易蒙對了之後,千萬別給女人機會深究,要立刻把注意力轉開!

溫去病仰頭喊話,做著正常情形下,絕沒有可能通過的要求。以太一的黑心黑手,只有祂占別人便宜的份,想要向祂預支報酬什麼的,那真是想都不要想,絕沒有可能達成。

不過,今天太一乾的出格事,已經不只一件,如果連主動竄改命契,強勢壓人這種事都幹得出來,那稍微放點水,讓自己預支一下金葉,這也不是不可能,說到底,自己預支完金葉,也是用來添購裝備,處理當前的任務,應該可以有得商量。

溫去病的喊話,也讓香雪、龍雲兒的心都提起來,巧婦難為無米炊,她們身上都沒有剩下什麼貴重物,換不到金葉,溫去病的這個嘗試,哪怕荒唐,也似乎是當前唯一的辦法了。

半晌過後,天地間一片寂靜,太一沒有任何回應,溫去病聳聳肩,對兩女攤手,「好像不行,在這上頭,這傢伙又恢復正常了,沒有得談埃」

香雪皺眉道:「那後頭怎麼辦?時間很趕,要在這裡先決定了,人類和獸族,你想賣哪一邊?」

溫去病道:「又賣?我們這一路走來,還賣得不夠嗎?妳看看我們現在身邊還剩下什麼?碎星團的收場,妳沒有點感慨嗎?」

「你腦子抽風了嗎?這話外人能講,你哪有資格說?」

香雪看溫去病的眼神,像是看個怪物,「我們很喜歡犧牲人?很喜歡整天搞犧牲、玩陰的?你老母的,有神可當,誰願意作鬼?我們常常在犧牲人,不是我們喜歡,是因為不這樣就活不下去,不這樣就要死更多人1

連串的喝問,香雪越說越激動,看在龍雲兒的眼中,感覺也很震撼,碎星團毀滅后,牆倒眾人推,把碎星團說得其黑無比,尤其是最近這段時間所接觸到的黑幕,自己真覺得……沒有什麼髒水比這灘水還黑了。

可看香雪的真情流露,自己彷彿也看到當時的碎星團:上了戰場,眼前這關過不去就是死,要打勝仗就不能怕弄髒手,沒有人喜歡整天當殺人魔,可不當又怎麼打贏?努力想辦法?如果想得到,還用得著這麼煩擾嗎?

香雪道:「其他那些正義魔人,喜歡唱高調,說著一堆什麼正義、人性的,這個不該作、那個不能作,結果講半天也講不出不這麼作,又能怎麼作?那我們不作是要怎樣?就讓那些傢伙說漂亮的空話,然後其他人死乾淨嗎?你明明知道真相是什麼,現在忽然犯傻想當衛道狂?你五德之氣吸多了?」

「不,我不是那意思!曾發生的過去,是我的一部分,我不後悔,但也不覺得那是正確。」

溫去病搖搖頭,道:「妳不覺得嗎?這是那個人給我們設下的路,如果我們永遠只會走老路,不說將來的結果,至少,我們永遠在那個人的陰影下……我覺得,這是他給我們的挑戰,我……不想輸給他1

提到那個人,香雪的神情登時變了,一下沉吟,道:「你想對那個人挑戰?可……談何容易?你知道該怎麼作嗎?」

溫去病道:「具體的還不清楚,但至少有一點要做出改變,要犧牲,就一視同仁,犧牲別人之前,我肯定要問問,我自己是不是第一個能作出犧牲。」

香雪怒道:「你瘋了?」

溫去病沒再多言,仰頭叫道:「太一,預支不行,買賣沒問題吧?這裡不是標榜什麼都能買賣嗎?剛剛你沒成功,現在我主動賣自己給你,同樣條件的一張命契,怎麼算錢?」

話聲方落,虛無的天地內,一聲轟雷炸響,一道星光柱由天而下,落在溫去病額頭,整個身體閃耀發光,跟著,太一的聲音響起。

「命契簽訂,可得金葉三千……」

溫去病聞言聳肩,三千金葉不算少,狼王廟這麼關係重大的任務,出生入死,非寶簽模式下,也不過四千,自己簽一份條件簡單的命契能拿到三千,已經很優惠了。

但三千金葉,算起來也做不到什麼,原本以為,情勢如此緊急,太一都被逼急了,應該能開一點方便之門,可惜這盤算落空了,太一不願放水,又或者嚴密的規章界條,讓太一無法放水。

「……或抵換機會福袋一份。」

咦?

溫去病斜眼瞥向天空,不曉得那個機會福袋是什麼東西?但忽然冒出這句話來,或許有戲……

「機會福袋,內容包括金葉,或功法、兵器、道具任一件,價值不限。」

太一平靜無波的聲音,作了福袋的介紹,聽起來,似乎是賭很大,如果是兌換金葉,還可以有三千落袋,可要是換了福袋,去賭運氣,要是抽到一個價值五毛金葉的道具,就只能跪在地上哭了。

溫去病不喜歡賭博,一場戰爭的勝利,是靠算得多,準備得多,而不是賭運氣。運氣本就是人生最不好掌握的東西,難以計算,更難量化,自己不願去倚靠,但……這回情況有些特別。

雖然聲音又冷又平,沒有半分情緒,溫去病還是感覺,太一似在向自己作著暗示,這可能是自己的錯覺,也可能是眼前的唯一機會。

「好吧1溫去病聳聳肩,「我要福袋1

一個鮮紅而喜氣的袋子,應聲出現在溫去病掌上,不待他伸手去開,直接「轟」的一聲,福袋包裝消失,現出了內里的事物。

福袋中,沒有什麼兵器、功法、道具,只有一張薄紙條,而這張紙條上,只寫著一行字。

……金葉十萬!

身為富商,溫去病平時已不怎麼把錢放在眼裡,「鉅款」也早就失去感覺,可這回看到紙條上的字,他瞳孔一下放大,呼吸短暫停頓,再次冒出不知多久以前有過,中了大獎,歡天喜地的跳、叫衝動。

「……什麼鳥?」

香雪嘟囔一聲,沒耐心地湊近過來,夾手就將字條奪過,目光上下一瞥,表情僵住,像是一隻炸了毛的貓。

「我靠1

勃然大怒,香雪舉手就把字條撕粉碎,仰頭大罵,「喂!不帶這樣的,為什麼就他有我沒有?我也簽了命契,還簽得比他早啊,就算不給我金葉,好歹也給我個福袋,讓我試試手氣吧!你這擺明是作弊啊1

吼喝叫聲,只換得太一冷淡的一聲,「尚余時間三十分鐘,三十分鐘后強制驅離。」

這是逐客令了,不過,這安排已經足夠,手握十萬金葉的鉅額,溫去病感覺複雜,哪怕見多了大場面,過往自己帳戶里有十萬金葉之多的次數,也絕對不多,眼前時間有限,該怎麼兌換物件,必須儘快決定。

功法之類的,全無意義,任務時間只有四天,就是卯起來狂練,四天也練不出什麼東西來。

兵器、丹藥,似乎用處也不大,究其根本,眼前的情勢,根本不是個人武勇能夠解決,就算武器打出驚天威能,丹藥再神奇,能解決問題嗎?

不能!

……那要如何解決問題?

溫去病極為懊惱,一時還想不到主意,覺得恐怕只能在一些裝備、神器上找辦法,但到底該怎麼選拳…這就頭痛了。

香雪兩手一攤,「別問我,動腦不是我強項,如果我知道該怎麼辦,今天就不用在這了。」

溫去病壓根沒指望香雪,自己與她在碎星團中,都不是擅長智謀的人物,而現場的人……

望向龍雲兒,溫去病發現她神情怪異,一隻眼睛散著幽幽碧光,在背後的黑暗襯托下,顯得格外深邃幽遠,一股邪氣流露出來。

「喂!妳怎麼了?」

「………適合溫家哥哥的東西……」

龍雲兒幽幽說著,緩慢舉起了手,遙指向無垠星空中的某處,乍看好像沒有東西,不過大量的目錄,正堆疊在那邊,等供選齲

「在那裡1

在龍雲兒的眼中,溫去病的身上發散出無數紅線,有粗有細,連往四面八方的各處,想要逐一追蹤,根本看不過來。

但在溫去病抽中福袋的瞬間,其中的一條細細紅線,莫名斷裂,同時斷裂的紅線不少,但就只有這一條,龍雲兒特別留上了心,指著紅線消失的方向,告知溫去玻

「哦?有什麼東西嗎?」

溫去病比出手勢,那個方向的器物目錄登時拉近,幾輪變換后,龍雲兒之前所指的地方,一團東西,伴隨著金芒閃爍,在溫去病三人眼前展現。

當看清楚這件事物的詳情,溫去並香雪登時眼中發亮。

「好傢夥……居然還有這玩意兒?」

「你真是好狗運,想來什麼來什麼。」香雪道:「這東西能用的話,事情少了一半。」

溫去病點頭道:「看看這上頭的雲氣與星光,妳覺不覺得……如果我沒看錯,天斗劍閣的那一套,就是從這來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