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一章 月光寶盒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一章 月光寶盒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

太一手上的各種器物庫存,遼闊一如星海,雖然說是應有盡有,想要什麼東西,幾乎都找得到,無有缺漏,但反過來說,如果只是想找東西,卻自己也不確定該找什麼,那就變成大海撈針,有限時間內想找出什麼,難度非常高。

如果能請太一幫忙找東西,那倒是簡單了,不過以太一的架子之大,個性之黑,要找祂作什麼,就算能作,服務費也肯定很貴,很可能問題問完,金葉也花光了,因此溫去病壓根不考慮問。

龍雲兒的異能突發,對溫去病是一個意外之喜,雖然還沒機會仔細問過,但看她那隻龍眼的異狀,再想到冥界屍龍的特性,大概也猜得到,這隻眼睛所透視的,應該是因果之線。

有能力操作因果的,在天階之中,基本都是絕頂大人物,龍雲兒還沒上地階,卻提前擁有這份異能,對她本人、對身旁戰友,都是大喜,哪怕這東西隱患劇烈,至少在眼前這一刻,她幫上了大忙。

順應龍雲兒的指向,最終出現在三人眼前的,是一整套的陣幡,幡旗古老,周圍有雲霞浮動,幡上更有星芒閃爍,黑色的幡面無限深邃,如似宇宙青冥,演化諸般異相。

溫去並香雪都見過不少神器、神兵,可看到這組陣幡,兩人都知道,這確實是不得了的東西。

「……這東西,有點眼熟。」香雪皺眉道:「燕無雙手上的那柄神兵,什麼天斗旗劍的,和這東西……好像是差不多的。」

「何止,就是這東西改的,我敢肯定這點。」溫去病道:「旗劍是那個人送給她的,但後續的維修,基本都是拿來扔給我作,沒什麼人比我更能確認了。」

天斗劍閣的現任閣主,也是把一介破落小派,提升為當世八大派之一的女強人,燕無雙,當初是碎星團的重要盟友,往來曾非常親密,但碎星團被打成反賊后,她也曾是最主要的追殺力量之一,比四大派的另三家都猛得多。

對碎星團的成員來說,這一位的身分也相當特別,與其說她是碎星團的重要盟友,其實更多的形象是「團長夫人」,她與碎星團共同行動的時間,基本都是跟在那個人的身邊,擔任護衛,或是共同行動。

團長與燕無雙之間,到底有沒有愛?算不算愛情?這點旁人都霧裡看花,恐怕當事人都無從回答,但一個矢志追隨,另一個也大力幫助,給錢、給功法、給各種資源。

天斗劍閣本是破落小派,什麼寶刀寶劍,神功秘笈,一概沒有,那個人授予蒼穹閃之後,還親自下場,逐一推演出蒼穹六象交付,更相贈一件神兵,幫天斗劍閣打下了飛黃騰達的底子。

那件神兵,天斗旗劍,可化旗,可凝為布劍,亦剛亦柔,兼具陰陽之變,更能演化大道,著實厲害,燕無雙恃之橫行江湖,幹掉無數神魔,天下無人不知。

溫去病接手過天斗旗劍的維修工作,藉著這工作的進行,趁機感悟劍中奧妙,所得頗多,此刻更一眼便認出,這組陣幡與天斗旗劍實為一體,那個人當初可能就是從這裡取來旗幡。

「……盤古開天十方大陣。」

香雪念著腦里浮現的名稱,更好奇出現在腦里的資料中,不包括詳細功能。

太一這裡的各種物件,點開時都有詳細介紹,敘述功能與典故,可這些旗幡除了名稱外,就一無所有,非常奇怪。

「……比起看介紹,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。」溫去病仔細審視,道:「從道紋與波動看起來,所謂的十方,上天、下地、東、西、南、北、生門、死位、過去、未來,這是時空類的法陣,基本全包了,最簡單的判斷,應該能把時空界線模糊化。」

龍雲兒奇道:「那是什麼狀況?」

溫去病道:「就是……在大陣之內,十方混淆,東南西北不分,過去未來同存,無生也無死,無界線可分,完全混沌……天階越走到後頭,就越是接觸一些形而上的地步,我們還沒走到那一步,也無從想像,但總之就是這個意思。」

龍雲兒轉著腦筋,竭力去想像沒有過去與未來,無生無死,方位也不存的混沌狀態是什麼樣?想得頭暈腦脹,這才放棄,問道:「這個旗陣有什麼用?」

太過形而上的東西,境界不到,真是難懂,更不知如何實用,龍雲兒很怕自己的異能與直覺失准,反而坑了隊友,但香雪立即聳肩,道:「模糊掉的界線,應該可以指向操作,針對時間……也不可能太長,幾天而已就夠了。」

龍雲兒仍是不懂,搖了搖頭。

溫去病道:「配合引龍脈的大陣,十方大陣套在上頭,倒錯十日內的時光,現有的推動能量,不足以對實體事物產生影響,卻能影響氣與能量,那就能把雲崗關毀滅時誕生的死氣,轉化為血祭能量,藉以生成龍脈。」

雲崗關驚天一爆,在場喪命的人族、獸族總和,何止數萬?若再加上之後戰爭的死亡數字,說十萬都還怕估得少了,起龍脈所需要的犧牲數字,直接就滿了,對溫去病來說,這確實解決了最大的難題。

「等等……」

香雪皺眉道:「這東西的兌換數值,八十九萬金葉,老溫,你手上有多少?剛剛不是才拿了十萬?」

龍雲兒驚道:「差這麼遠?那怎麼辦?難道……是我弄錯了?」

回想起剛剛所見的異象,諸般因果之線的連結,這裡是最先斷去的一個,該不會……就是因為天價付不出,所以因果斷絕?

溫去病笑道:「這個倒是不怕,太一這邊的好處,就是什麼東西都有劣化版,坦白說,盤古開天十方大陣,光看兌換值就知道這東西太猛,除了天階頂的那些大能,普通人就是換了也用不了,劣化版對我們正實用。」

香雪道:「這陣聽都沒聽過,哪來的劣化版?你打算去查書嗎?我們可沒這時間。」

溫去病道:「用不著,劣化版有個最簡單的製造方式……太一!這組陣幡的神元分化版,怎麼算錢?」

聲音不用特別大,在這空間之內,就算是竊竊私語,太一也會聽得一清二楚,這話說完后,就看見價目表一下翻動,從八十九萬,直接跳成了八萬九。

天價一下砍去九成,這個優惠力度之大,令人咋舌,但神元分化的版本,基本都威能受限,或是只能發揮原物的部分功能,使用次數最多也就兩次三次,甚至用一次就完蛋,考慮到這點,八萬九也不能說是便宜。

「別人家開店,標榜的是童叟無欺,太一標榜的就是絕不幹賠本生意……但如果是非要到手不可得的東西,也就不存在什麼貴不貴了。」

香雪望向溫去病,「還剩個一萬一,你打算要什麼?好歹是你賣命換回來的,你先挑吧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怎麼不是我全挑嗎?」

香雪沒好氣地道:「幹了不值得鼓勵的鳥事,還讓你挑就不錯了,如果讓你占太多甜頭,你以後上癮了,我們不就頭痛了?」

時間所剩無多,大方向已經定了,溫去病想要一些輔助型的物件,有一樣東西,是自己這些時候盤算良久,翻書找到的,這種時候正好合用。

「太一,我要月光寶盒,開一份給我!神元分化版的那種。」

月光寶盒,開啟之後,放出一輪滿月或弦月,漂浮於天空,化白晝為月夜,僅一次性使用,配合特殊天時,還可能產生一定範圍內的時間暫停效果,時價五萬金葉。

這樣的神物,溫去病入手了也沒得用,但自己真正需要的,不是那麼誇張的東西,只是打開來,能放出一片月華,真實純粹,如此而已,只要劣化版就已足夠了。

一如所料,太一的報價,神元分化版只要五千金葉,仍然是十分之一的價錢,溫去病毫不猶豫就換了一個,正想說剩下的六千金葉要換點什麼,香雪搶先開了口。

「換兩個!我也要一個。」

香雪的要求,龍雲兒著實吃了一驚,溫去病要月光寶盒的理由,自己可以猜想得到,那肯定是為了乙太屍蠱的特性,要為了變身作準備,但香雪要這東西又作什麼?

溫去病略帶困惑的目光掃過,香雪聳聳肩,「龍脈的法陣,關鍵有三個點,狼王廟、飛雲綠洲、月煌灘,你一個人再猛,也顧不到三個點吧?」

這是個出人意料的答案,龍雲兒還不是很懂,溫去病卻已經明白過來,拍了拍老夥伴的肩膀,沒有說謝,卻是彼此都明白的心意。

兌換結束,溫去病手上尚餘一千一百七十金葉,龍雲兒還剩下九百六十二金葉,雙方再對分一下各種藥草與裝備后,即將退出這神魔空間。

香雪道:「還有一個問題要解決,被這樣改動之後,普通的人命獻祭是可以免了,但要確切發動,還需要一名天階,這個誰來負責去找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