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四章 天上掉下來的大禮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四章 天上掉下來的大禮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溫去病所送來的這個「大禮」,砸暈了武蒼霓,雖然說是禮,實際卻是個大麻煩。

若是之前,雙方南北有隔,武蒼霓對此人了解有限,勉強當個普通獸王來處理,自己逕自也鎮得住,但有過先前那番交鋒,知道金毛的獅王雖然年輕,卻是日後可能凌駕整個獸族之上的霸王,那就不能等閑視之。

更要命的,是這個將來的獸人王,手握皇道金劍,看那柄劍上的帝者天威,大勢似乎已成,恐怕連同樣修練皇道之路的李家天子,都未必有這逼人的氣息。

皇道之術,是人族獨有的技術,別開蹊徑,既受萬民願力寄託,又承命於天,幾乎沒有願力崩潰的隱患,修練至大成后,甚至能點人封神,個中神妙之處,匪夷所思,外人難以盡知,是人族在魔、妖、獸相逼下,仍能延續的重要底氣。

修練皇道之術,要滿足極其繁複的條件,所受的約束也極大,而在各種記錄中,至少萬年之內,從未有其他種族能修練這門技術,更別說在獸族出現,是以當初看見那柄獅皇金劍,自己眼珠子都快突出來。

若有得選擇,為了全體人族,應該立刻用盡手段,幹掉這個獅子王,否則等到日後他聲勢大成,別說十座雲崗關,就算百座、千座,都無法與其頭顱的價值相比。

偏偏……眼前沒得選擇,這位獅王透過溫家,主動找上門來,令武蒼霓異常頭痛,哪怕眼下需要這位的合作,但等此事了結,風聲外泄,自己可能就會揹上「勾結獸酋,圖謀不軌」的罪名,至少也是個罵名。

為策萬全,這種事最好拉上司馬令公、枯榮禪師,由他們在場參與、見證,這才穩妥一些,甚至即使有他們,也還嫌有些扛不住,最好能上報帝國,由官方使臣下來主持,才無後顧之憂。

不過這種事想都知道不可能,人族、獸族的合作,就算不是禁忌,也是個忌諱,遮日那王秘密聯繫,自己卻要搞出一堆人在場,這種腦殘行為,對方肯定連恥笑都懶得說,直接拂袖而去。

如果不為了這附近的百萬軍民,自己真心不想淌這渾水,一個不慎,甚至牽連武家,可眼前騎虎難下,推拖也只會失了氣勢,不是談判之道,唯有先聽聽對方說什麼。

於是,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,成了雙方會談的開端,遮日那王簡單地表達聯手剷除托爾斯基,共謀雙邊和平的意圖,條件是人族這邊必須出力,彌平一場巨禍。

「武帥在蒼涼山好一場大鬧,卻給我們添了不小的麻煩,因為妳的緣故,狼王廟崩毀,底下有個封印被打破,牽連周遭地脈……」

遮日那王道:「說起來很複雜,簡單的情形就是,若不設法將情況穩住,將有很多人喪命,這不光是我們的同胞,也包括了你們人族……」

說話同時,地面開始搖晃,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,襲擊了平陽城,晃動不算太劇烈,持續時間卻頗久,窗外傳來人馬嘶鳴,動亂之聲,令武蒼霓皺起眉頭。

同樣的震動,也出現在遮日那王一邊,只是他似乎早已料到,不驚不乍,鎮定微笑,「這只是個開端,類似這樣的地震,在今後數日內將密集發生,震度一次強過一次,最終……武帥可以想像。」

一場地震的涉及範圍與強度成正比,能同時震晃獸族與平陽城的地動,哪怕眼下的震動不算強,如果真如預告那樣密集發生,代表的意義也非同小可,肯定是一場大災變的預兆。

更有甚者,武蒼霓想到了封神台上的異狀,如果那道裂縫擴大,次元禁斷被破,整個空間出現異變,那以連串地震作為表現,也沒什麼不合理,而這所代表的東西,比單純兩軍開戰嚴重多了。

太清楚封神台崩毀的嚴重後果,武蒼霓心下尋思,以眼下情況,來個人願意幫忙修補空間,阻止這場浩劫,自己固然求之不得,但這種好事,未免也來得太輕易了……

「獅王也未免太好心了。」武蒼霓道:「以你的立場,立刻率眾離開,放任災難發生,坐看人族與西北獸族遭災,最符合你的利益,不是嗎?」

「哈哈哈,武帥哪的話?難道在妳眼中,只有你們人族才有悲天憫人的聖者,我們獸族就個個都是血腥殘暴,好殺嗜命的生物?」

遮日那王語出嘲弄,令旁聽的龍雲兒臉紅,但武蒼霓臉上冷清未變,只是道:「你說呢?」

一句話,顯示鋼鐵意志,不會輕易動搖的姿態,讓遮日那王必須更「認真」地面對。

「好吧,我也明說,人族安危不關我的事,但西北同胞的願力,於我皇道修行非常重要,是更上層樓的關鍵,所以,我希望能與武帥聯手,給予他們庇護,完成我的修行。」

「你若成為獸皇,對我人族危害更大,我為什麼要助你?」

「哈哈,妳也可以拒絕啊,犧牲百萬人性命,就為了阻我修行,這種事情你們人族向來擅長,最終也無非稍稍拖慢幾步,我無所謂啊1

遮日那王豪邁大笑,武蒼霓無奈也無語,就因為自己知道得比對方多,所以壓力也更重,倘若把次元禁斷將破,神魔重臨的消息抖出來,這個狂妄的獅王搞不好被嚇得屁滾尿流,搶著過來合作,但偏偏……這個消息,自己誰也不能說。

武蒼霓自己清楚,背負著這個秘密,自己其實沒有拒絕的餘地,如果談判破裂,遮日那王掉頭走,自己還得追上去,降價求售,當前遮日那王的態度,已經是出奇坦誠,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及時大禮了。

……但正因為事情好過頭,自己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,這個金毛獅王肯定有什麼其他理由,或許他比自己更急著想完成雙方合作,這不是身為將帥的判斷,而是一個女人的直覺!

……基於這直覺,或許能爭取一點更好的條件,但直覺全無根據,如果要求得過分了,就怕對方翻臉,談判破裂,自己得不償失。

「……這麼吧,我和武帥初次合作,不能讓武帥太吃虧,合作之前,我會先釋放司馬冰心,以示誠意,如果合作能成,我再替武帥幹掉托爾斯基和老頭子,如何?」

遮日那王用不是很在意的口氣說話,武蒼霓這一驚非同小可,本來關注於司馬冰心的心神,完全被後面那句話給引過去。

托爾斯基已是意外之喜,畢竟於情於理,對方該讓托爾斯基與自己拚個兩敗俱傷,才最符合利益,主動幹掉托爾斯基,於他有何好處?這簡直是賠本大放送了。

至於那一聲「老頭子」,武蒼霓不知自己該怎麼理解,能和托爾斯基並列的老頭子,獸族當中只有兩個。

幹掉病弱的狼族老王,全無意義,也只會惹人訕笑,遮日那王沒理由提出,可若說是要幹掉嘎古……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?遮日那王雖強,不過地階,就算糾集上其他獸王,難道就能殺天階了?

連這種大禮都能送,就算接下來遮日那王說要舉手投降,自己大概也不會被嚇到了……

掩住內心的困惑,武蒼霓鎮定了一下,道:「這份禮未免太大,受之有愧,據我所知,戕害同族,勾結外族,在貴方也是重罪,獅王要修練皇道,就不怕惹出什麼不良後果嗎?」

「武帥會這麼想,只因不明皇道之術,皇者為君,君要臣死,臣不死不忠,只要為臣為民,就沒有什麼問題。」

遮日那王微笑道:「武帥且拭目以待。」

對方把話說到這個份上,武蒼霓也沒有退縮的理由,雙方簡單議定配合的要點后,就此切斷聯繫。

武蒼霓看了一眼香雪、龍雲兒,點了點頭,跟著就在仍未停歇的地震中,踏出門去,下達命令。

「傳我號令,立刻撤離平陽城中所有非戰鬥員的普通百姓1

只是這一聲,平陽城中炸了鍋,無數人馬驚動,而在切斷通訊的另一頭,看著黯淡下去的傳影陣,遮日那王抬起頭,看向始終坐在對面,旁觀會議內容的那個男人。

「兄長,你這也未免太大放送了……」

遮日那王的豪情消失,換上不以為然的苦笑,「不是我愛說,女人如衣服,兄長你為了這箇舊情人這麼犧牲,會否……」

正在喝蔘茶的溫去病,一口險些嗆到,咳了兩聲后,茫然抬頭,「什麼舊情人?別胡說,我與她清清白白,最多就是扁過她幾次,其他連手都沒牽過,你別散播不實的謠言啊1

「是嗎?但我聽大姊說,以前你是大隊長,她是副隊長,你們兩個整天眉來眼去,說沒有姦情,全團人都不會信啊1

「荒唐!我是那種人嗎?如果我與她真是一對,她又怎麼會嫁給別人呢?」

溫去病對謠言不屑一顧,遮日那王卻一本正經地說道:「大姊說,是你玩完不認,始亂終棄,她帶著孩子嫁人,後來孩子流掉,她才氣得斬了你一刀……」

「……什麼跟什麼啊?」溫去病拍桌道:「這麼扯的話,你還當真啊?」

「那可不好說,畢竟她是大姊,而且……」遮日那王攤手道:「兄長你別看我豪邁帥氣,王者威儀,本質上,其實我很八卦的……」

溫去病真心傻眼,想要發作,但始作俑者不在這邊,氣也沒用,只能搖搖頭,道:「好像有哪裡不妥,再和我去狼王廟走一趟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