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七章 殺賊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七章 殺賊!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無神鋪內,夜鶯夫人手握彎刀,氣勢懾人,忍住**傷痛,維持一副狀態完好的架勢,壓住面前的眾人。

不老仙身為無神鋪之首,果然極不好鬥,自己這些年來窺探他的破綻,多方研究,也在他面前隱藏實力,讓他對己掉以輕心,做了諸般準備,真打起來,仍難穩操勝券。

這還多虧他運氣不好,在衝擊天階,行功緊要的關頭,不得不分身化影出來辦事,卻倒楣挨了小金剛陣一擊。若不是分身,小金剛陣未必能重創他;若不是小金剛陣,尋常地階也鎖不住他的分身;最重要的,如果不是在那節骨眼上,正常分身被小金剛陣擊破,絕不至於讓他身受重傷,力量跌退。

幾個難得發生的巧合,湊巧都碰在一起,那就是天要亡他了,所以他被創傷后,便躲在閉關洞府里,連面也不敢露,而自己從司徒小書、龍雲兒口中得知大致狀況后,也知道這是取命良機,不趁這機會來殺,後頭哪還有這種好事?

不老仙長年閉關,自己加盟無神鋪那麼久,早趁著職務之便,偷偷在他閉關處做下手腳,原本就有打算趁他閉關,潛入暗算,這回派上用場,自己匆匆穿山趕來,進入飛雲綠洲后,不驚動任何人,循先前伏下的後手,潛入他閉關處玩暗殺。

整個布置還算成功,但還是發生了誤算,沒有想到不老仙這麼多疑的人,居然在不許任何人靠近的閉關處,暗伏了幫手。

那人似乎是不老仙的盟友,與之處於對等關係,兩人正在商量什麼,自己出手奇襲的一擊,固然重創了不老仙,可那個身上氣息銳利如刀劍,表情很冷的灰衣中年人,也在自己與不老仙拚鬥,分不出手的時候,給了自己三刀,其中一刀捅穿了肺葉,險些透心,傷得著實不輕。

如果沒有這個變數,自己是能夠更簡單地取勝,也不會傷得那麼重,那個灰衣人在不老仙被斬廢后,眼見事已無可挽回,就飛身逃走了,自己暫時無暇料理他,但這筆帳……自己不會忘記的。

「不過,在那之前……」

武蒼霓嘴角掛起輕笑,彎刀微揚,指向面前不遠處的那個小老頭,「你該不會以為……我把你給忘了吧?」

不老仙嘴角溢血,身上多處傷口,部份深可見骨,這些還不是最麻煩的部分,有幾道刀氣侵入體內,斬斷經脈,毀壞丹田,將他斬為廢人,如果能活過這一關,不是沒有治療的方法,可……這機會顯然沒有了。

「我、我好後悔……當初不該引狼入室……」

聲音尖細,氣脈被破之後,不老仙的**迅速老化,皺紋布滿全身,只有眼中的怨毒,持續投向身前的那個女人。

武蒼霓冷笑道:「無神鋪的規矩,白吃的午餐,早晚都是要還的,這些年來,你先是靠我的幫忙,驅逐前任總鋪師,又從我手上拿取大量物資,壯大自己派系,真以為是不用代價的嗎?你既勾結托爾斯基殺我,我對你也不用客氣。」

「妳……」不老仙咳了兩口鮮血,陡然雙眼圓瞪,尖聲叫喊,「大家別信這賤人,她就是……」

刀光閃過,血虹乍現,一顆頭顱飛空而起,掉墜在地上,出手的不是別人,是臨時出現的武戰豪,一現身就斬了不老仙的頭,持刀向武蒼霓行軍禮。

「賊已殺,幸不辱命。」

武戰豪並不是獨自出現,這趟武蒼霓潛回飛雲綠洲,挑的全都是高手、精銳,以武戰豪為主,直屬手下的遊騎兵、碎星團舊部,全都帶上,來到飛雲綠洲的地下密道后,武蒼霓獨自刺殺不老仙,其餘人則悄悄去解放那些被監禁的高手。

這一下現身,武戰豪身後多了幾十人,個個不弱,內中還有地階人物,而更多的人則是從四面八方趕過來。

以武蒼霓的統馭力之強,這些年來將大部分心思用在飛雲綠洲,經營出的力量,幾乎可以架空不老仙,絕不是倉促間說拔就拔的,這回先殺不老仙,再登高一呼,風向一倒,夜鶯夫人的支持者登時蜂擁出來。

形勢一成,原屬不老仙派系的人們,看著眼前團團包圍,只有傻眼的份,哪還能夠頑抗?就算有什麼別樣心思,當前也只得按下。

武蒼霓看著滾動到腳邊的蒼老首級,搖了搖頭,純以武道成績而言,不老仙著實不弱,自己與他合作,企圖是有的,卻沒想過要害命,他本來可以有個更好的收場,可惜……他偏要把腦袋送過來……

「不老仙已死,從今之後,無神鋪我說了算!凡屬不老仙旗下的,俱是我無神鋪同僚,凡歸順我者,既往不咎,我當天立誓,若違此諾,教我不得善終。」

武蒼霓的聲音遠遠傳出去,進一步動搖那些正忐忑不安的敵對份子,而她在這聲宣告后,更直接舉手,將遮臉的面紗一摘,露出底下國色天香的真面目。

「我是帝國遊騎兵武蒼霓!有誰對我看不過眼的,現在就站出來1

無神鋪內,知道武蒼霓身分的人不多,裡頭有不少還都已被清洗亡故,現在這麼當眾自揭身分,先是那張傾城麗容,讓一眾左道強人眼前發亮,暗贊一聲,跟著就被那個名字,如雷貫耳,震得呆若木雞。

「天南武鳳」武蒼霓!

西北第一人!

單憑名氣,未必能服眾,可親眼見她斬殺不老仙在前,數年積威之下,哪還有人敢出來找死?更何況,既往不咎,大家一切當沒事,這也不失為一個好結果,過往夜鶯夫人的行事作風,無神鋪內都還是心服的。

無神鋪的大局就此底定,武蒼霓下令,開啟大陣,屏護住飛雲綠洲,提防可能的獸軍來襲,同時,司馬路平等人也將一桿漆黑的大旗扛了進來,就豎立在無神鋪大陣的核心。

「……這邊搞定了。」

換回一身白衣白甲,武蒼霓將一頭長長的黑髮,綁起了馬尾巴,也包紮好了傷口,明艷英媚,望之令人心悅誠服。

司馬路平拖著傷軀,來向長官報告,「大旗豎起,餘下就看另兩路人馬了,老實說……許久沒有這種感覺了,好像回到從前,各組人馬分隊行事的感覺。」

言談中,司馬路平摸著下巴,覺得自己想得太多,武蒼霓一手插腰,朱唇不語,心裡卻有類似的感覺,打從碎星團崩毀,自己雖貴為統帥,也經歷戰爭,卻再沒有在碎星團中,那種團隊合作完成任務的感覺,反倒這一回……

「大勢已定,這邊先交給你們,我去另外兩邊幫手。」

武蒼霓整理了雙刀,騶牙、冷月分別掛腰,馬尾一甩,忽然皺起眉頭,輕摀著胸口,但隨即面色如常,像什麼都沒發生,只是這一幕,卻沒能瞞過在他身邊的武戰豪、司馬路平。

武戰豪擔憂道:「阿姊,妳的傷……」

同胞姊弟,武戰豪清楚這個姊姊的倔強,特別是在戰場上打磨過後,受的傷再重再痛,都能行若無事,不露跡象,她胸口那一劍,幾乎是擦心而過,相當危險,連護身的金甲禁絕都沒扛住,如果不是她以絕頂修為險險避過,當場就斃命了,下手者的武功不是普通高,所持用的也是厲害寶兵,現在的她……很不適合繼續戰鬥。

但作為一路追隨的部屬,司馬路平更清楚,這是一個不會聽勸的長官,至少不能用她個人的安危來勸。

「無神鋪初定,算不上穩,妳在這時候離開,不妥吧?這邊還需要妳坐鎮的1

「我知道。」武蒼霓道:「但三角任務,只有我這邊完成,並無意義,而另外兩角……我很擔心,月煌灘集中了金剛寺的大批禪師,還有點底氣,但狼王廟那邊……還有平陽城,如果能順利格殺托爾斯基,麻煩起碼少了一半。」

司馬路平皺眉道:「妳想兼顧這幾個地方?雖然妳修為絕頂,但受的這個傷未免……」

武蒼霓道:「相信我吧,我出去活動,比固守在這裡,更能對整體大局有好處。」

主帥堅持若此,其他人也無法再說什麼,好在這邊只要把大陣開啟,哪怕十萬獸軍齊來,也能撐上幾天,而聽命於武蒼霓的夜鶯一系高手,都已恢復自由,足夠控制局面,武蒼霓做出這個判斷,也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紫色的光幕,無聲無息落下,籠罩住整個飛雲綠洲,武蒼霓則化作一道白電,瞬息消失在黃土地的盡頭。

「……那個方向,有靈波。」

遙遠的距離外,香雪睜開眼睛,「飛雲綠洲應該搞定了,旗幡豎起,武蒼霓得手了。」

「拜託別說閑話好嗎?這邊很需要幫忙啊1

龍雲兒用近乎哀求的口氣,對著香雪說話,周圍的沙地一望無邊,平坦的地面,沒有分毫遮蔽,這裡是月煌灘,而大量的方形、錐形、三角塊體,散落周邊地上,就等著進行拼組。

近二十餘名禪師,齊心合力,卻笨手笨腳地照著藍圖,開始拚起這一大片的裝構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