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八章 月煌灘的一路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八章 月煌灘的一路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c_t 出平陽城,潛入蒼涼山西出的兩路人馬,若論難度,反倒是香雪這一支。武蒼霓雖然要殺不老仙奪權,但只要帶齊一眾高階,放手殺過去就是,反倒是往月煌灘的那一支,要攜帶大堆重裝構體,還要在一日內趕至月煌灘,這真是談何容易?

如果不在戰時,只要派上幾千兵丁,就能成功將這些裝構體運到月煌灘,但兩軍激戰,就算蒼涼山上的守衛鬆懈,想要送千人隊潛入偷渡,那也是不可能的任務,更別說即使是千人騎兵,也絕對無法在一日內,運輸這許多重物,從平陽城趕到月煌灘。

結果,還是得靠武蒼霓想辦法,如果沒有武蒼霓作保,如果沒有金剛寺的全力支持,就絕不可能在要與獸族大戰的當口,把平陽城中的所有禪師全數抽調,集中運物來月煌灘,更不可能從金剛寺火速借來大量「後天人種袋」,讓這荒唐的任務變成可能。

後天人種袋,是佛門的空間納物之寶,完整狀態下,展大神通,芥子可納須彌,但現今的狀況,傳承殘缺,一個人種袋大概可抵半座軍倉庫房,在地階禪師的身上,一人可以攜帶三四個。

這一仗,為了發動金剛大陣,金剛寺派來三十六位禪師,其中有部分只是高階上師,全靠持有佛寶,開陣時勉強充數抵用,這些在雲崗關爆炸時,先後殞落,到了此刻,還能行動的只剩下二十餘位禪師,武蒼霓大手一揮,全數調來當搬運工,完成月煌灘任務。

命令一下,當時的平陽城立刻炸了鍋,獸族即將攻城,這批禪師是最寶貴的關鍵力量,把他們調走,其他人如何禦敵?這根本是形同自殺的利敵行為!

反彈的力道,如排山倒海,武蒼霓不得不請司馬令公、枯榮禪師密談,把得自溫家的情報,強烈地震的浩劫將來,必須立即鎮壓,否則整個西北都要完蛋的秘密告知,兩位長者登時驚呆,枯榮禪師立即回稟金剛寺,金剛寺施術確認這個事實后,就再沒有什麼問題了。

金剛寺調集所有庫存的後天人種袋,火速送到平陽城,一眾禪師也立即出發,與龍雲兒、香雪一起,第一時間趕赴月煌灘。(

由於這個秘密還不能廣宣於眾,單憑兩名長者的支持,也不能壓下滔天而來的反對、質疑,武蒼霓不得不當眾表態,自己有奇策退敵,若不能做到,事後提頭謝罪,這才把眾人的嘴堵祝

有幸被禪師小隊護送,龍雲兒一路上都不敢開口,周圍左右全是地階,如此輝煌的護衛隊伍,自己生平還真是頭一遭。

香雪倒是處之泰然,甚至太淡然了,一路都被龍雲兒揹在後頭,下巴靠在她肩膀上酣睡,基本全程沒醒過,弄得龍雲兒直至抵達了雲崗關,香雪醒過來,才有機會低聲和她抱怨。

「……當初如果妳沒有那一撕,忍著把銀票帶來這裡再撕,現在就不用那麼費事了。」

「嘿嘿,那妳該怪送銀票的那傢伙,有話不說清楚,讓你們只能用猜的。」香雪聳肩道:「你們該感謝我的,沒有我那一撕,你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銀票里有鬼,還在那邊做夢咧1

這點龍雲兒也無從否認,更對送來銀票的帝**部,益發感到困惑,這個計策碰巧的意味太重,看似不著痕,其實壓根連布局都算不上,甚至沒有補救的後手,讓人想不透幕後黑手的思路,若不是香雪意外撞破,這一著根本就落在空處。

現在,靠著武蒼霓的全力支持,總算把計畫實施到這一步,一群地階全速賓士,快逾奔馬,持續一日夜后,趕到月煌灘,這些禪師粗通術數,多的不好說,起碼照圖紙組構那些模塊,還是做得到的,更別說,以地階武者的力量,放下身段來當建築工,動輒能舉千斤的大力氣,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好。

在比對完具體的築城方位后,近二十位禪師們一起開工,從人種袋中取出各自攜帶的裝構模塊,開始拼組。

正常狀態下,需要許多工人才能進行的組建,靠著這些地階的強人,拋裝千斤重物,如提積木,把本來要花許多時間才能完成的工程,一下完成近半。

看到是這個速度,龍雲兒鬆了口氣,「太好了,如果是這個速度,就能及時完成,不用怕被獸人狙擊了。」

說話的時候,龍雲兒不住望向遠處,視線的盡頭,至多七十裡外,山嶺起伏處,就是獸人領地,從那邊居高朝這邊遠眺,發生什麼一目了然,除非那邊沒有獸人,否則這邊的築城動作,肯定已經落在對方眼中。

「……還好,那邊好像沒有被驚動的跡象,說不定,那邊的守兵沒看到……在偷睡覺?」

龍雲兒自己也知道這想法太過鄉愿,但眼下也只能這樣想了,香雪卻哂道:「開什麼玩笑,這個簡易城又沒有結界護罩,就算趴趴趴蓋起來了,獸人攻來也擋不住,妳以為他們蓋得快,後頭獸人就不來打了嗎?」

「啊!那怎麼辦?」

龍雲兒一驚,想到狀況嚴重,登時不願袖手旁觀,連忙挽起袖子,想要下場去幫忙,卻被香雪一把拉祝

「妳別攔我啊,現在該是人人盡一份力的時候。」

「沒攔妳,只是要妳替我帶一句話給他們。」

香雪把手中酒壺裡的美酒,一口飲盡,跟著把空酒壺遠遠扔出去,「告訴他們,如果等一下看到獸人,就當作沒看見,繼續幹活,該怎樣就怎樣,然後,幹完活以後,有多遠就跑多遠,否則……後果自負。」

這邊一大票地階,香雪就算沒特別大聲,這些話所有禪師還是都聽見了,人人都驚訝得無以復加,不知這個小女孩何以如此大口氣?

龍雲兒更被驚呆,獸人殺過來,讓這些禪師們當沒看到,不用出手抵禦,那誰去擋?香雪連酒壺都扔了,一副要放手大幹的樣子,難道……她要親自出手?這怎麼可能?她打算豁出一切,不惜暴露身分了?

這可不是開玩笑的,碎星四大武神中的褒麗妲,將在今日重現大地,公開身分?

姑且不論日後的影響,單論眼前,褒麗妲又要如何擋住獸人大軍?尤其是,只要想到她賴以成名的手段,堂堂金山毒霸,放手大幹起來,掃光獸軍不是沒有可能的,但……身分暴露之後,這些禪師又豈會坐視?他們可都是……地階強人啊!

龍雲兒心中忐忑,卻見香雪稚軀忽然一震,那些禪師也像察覺到什麼,集體望向西方,自己跟著看過去,只見西方煙塵揚起,有一支獸人隊伍朝這邊靠近,速度好快,裡頭……有獸王!為數不少!

從平陽城來此的一路上,都是這些金剛寺的禪師,提點輕身飛縱之術,一路提攜,偶爾還借力搭上一陣,所以自己很清楚地階武者的速度與移動模式,現在更能一眼看出,高速迫近的那支獸人隊伍,內中不但有獸王,數目還有十幾個之多。

這支隊伍,不是從數十裡外的獸人領地中飆出,出發點最多只有二十餘里,又有那麼多的獸王在陣,怎麼看都是一開始就曉得己方的到來,專門等候的。

……被打埋伏了!

……敵人為何會預先知道?莫非情報外泄?會否……遮日那王出賣了人族?

剎時間,龍雲兒思潮如涌,閃過許多念頭,感覺到附近的那些禪師們,全都停下動作,高度警戒,而沒等他們有動作,香雪已經邁開小小的步子,主動朝獸軍迎去,看起來像是慢慢走,移動速度卻快到異常,沒過幾秒,就已走出好遠。

……她真要以一人之力,大展神威,擋下獸人大軍?

……昔日全盛狀態時,還不好說,現在力量未復,離巔峰甚遠,就憑這樣的情況,可以嗎?那裡光是獸王就有十多位!

心中不安,龍雲兒跟著香雪的背後,沖趕過去,要與她並肩一擋獸人大軍。

同時,獸族領地之內,狼王廟遺中,溫去病正在更衣,看著連通大地裂縫的洞穴,散出幽幽的紫光,點了點頭。

「香雪已經到了,我感受得到她的氣息,現在應該也和獸人對上了……希望他們能平安完成任務。」

溫去病仰望天空,在平陽城的方向,似乎見到了某些東西,「武蒼霓不是無智衝動之人,肯定在平陽城裡留下了後手,她把所有禪師調來,城內防守力量大幅削弱,仗會打得很辛苦,但……哀兵之姿,同樣也可以成為驕兵之始……」

遮日那王一怔,立即會意,「武蒼霓詐傷引誘,令托爾斯基大意,誘他入局,想要趁機反斬首?好智計,好……辣的女人1

「這當然,從以前她就很難攪,對她掉以輕心的男人,沒幾個能善終呢!但這戰術要成功,有個難處……托爾斯基背後是嘎古,有天階術者支持,我才不信他身上沒點救命後手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所以,是時候幫她一把了,別愣著,去替我把帖子送了吧!獸尊大人肯定很餓了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