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一章 強迫合作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一章 強迫合作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弔頸嶺,位於帝國境內,滄溟龍家的地盤,當年曾經是人妖激戰之地,爆發過幾場極為慘烈的大戰。

「……弔頸嶺?」

嘎古沒打算被人族小子牽著鼻走,卻很自然地被這個地名勾動了記憶。

百族大戰時候的很多史事,除了專門研究相關史料的人,其他能清楚記憶的並不多,因為戰爭開打的頻率太高,又是多種族大亂斗,光弔頸嶺一地,大戰兩三次,小戰十餘次,有人妖戰,也有妖魔戰,還有人魔妖的混戰,如果光說一句「弔頸嶺之戰」,鬼才曉得是指哪一場?

這還不包括那些打完之後,整個城市被打爛,重建后連名字也改掉的地方,雖然距離現在不過十幾年、不滿十年,卻足夠令旁人記不清楚了。

也多虧嘎古當年曾聽前輩提過,否則真不會對這個與自身全無關聯的地方有印象。

「……弔頸嶺最後一役……那群可恨的碎星殺賊1

嘎古咬牙切齒,只要是獸族,提到碎星團,基本都是這個反應,「山陸陵得龍家之助,凈瓶洗金鐘,萬古江山一聲吼,震殺多名妖王,褒麗妲、尚蓋勇聯手襲殺妖尊,逆轉戰局,助龍家斬將奪勝……哼,好威風,好得意,但如今又是什麼下場?」

「哈哈,難為您老居然知道,不過換個立場,那原本是一場很壯烈的崛起戰役呢。」

溫去病手拿摺扇,扇了扇風,倍顯瀟洒,笑道:「當時,碎星團剛入手神器江山鍾,殘損太過,根本無法使用,但為了完成弔頸嶺一戰的布局,不得不向龍家商借四海玉凈瓶,由龍昆保尊者親自主持,以瓶中的至凈水精,洗滌江山鐘上的血怨,這才得以改造完成,成為關鍵力量,運轉陣法,擊殺妖王……我知道您老對這無感,不過那一戰,很多人族都津津樂道……以前啦。」

「人類,你想死嗎?」

嘎古神色轉冷,道:「老夫來這裡,可不是來聽你一通廢話的,你若想保住命,最好能說點讓老夫感興趣的東西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理解,我與獅王一見如故,蒙他看得起,讓我負責在這裡的探測工作,不是我自誇,在這方面,我其實有點小天份啦,那個地震預測就是我弄出來的喔,不過……現在遇到了麻煩,那個裂縫深處,有一層氣罩,不知是封印還是什麼的,我看不透底下的東西,尊者法眼如炬,可否助我?」

嘎古皺眉,可還沒說話,那個明顯話多的病容男子就搶著開口,「尊者堂堂天階,難道還怕我一個小小螻蟻嗎?我就算裝神弄鬼,又豈能騙得過尊者?」

道理正是嘎古心中所想,可被對方這麼明擺著說了,反而感覺到不妥,嘎古道:「一個人族,夸夸其談,我如何信你?」

溫去病笑道:「尊者此來,本是為了確認地下的秘密,來了又沒膽子看,為何要來?如果看都不敢看,那也別廢話了,直接領了便當走路吧。」

「哼1

嘎古動了殺念,但對方技術人員的身分,讓他一時不敢下殺手,決定先看完地縫中的狀況再說。

來到地縫旁邊,往下一看,異常深邃的地洞底,閃爍著灰色的奇光,以他的眼光,很快就看出來,這層灰色的怪光,並非術式形成,是過多的能量衝擊在一起,彼此危險平衡下呈現的「混沌」。

要看透這層混沌,普通的道具或術者,絕對不行,確實只有神念突破凡軀,修成法身的天階人物,才能凝法眼,一目看透。

嘎古目光閃動,凝法眼,往下看去,穿透灰色光幕,看見了底下的虛像結構,層層透視后,臉色大變。

「這……不可能!這……」

獸尊是當前獸族最頂峰的存在,嘎古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土著,但這一眼所見,堂堂獸尊面如土色,彷彿見到浩劫來臨,末日接近,一下法眼閉上,抬起頭時已滿額冷汗。

「獸尊,發生何事?底下到底是什麼狀況?」

溫去病的叫喚,讓嘎古鎮定下來,就個人情緒,他連和這人類多說一句都不願,但這裡沒有別的選擇,而剛剛看到的東西過於駭人,讓他急切想找個對象說話,哪怕是個非常討厭的人族。

「底下……不是單純的能量衝突,不是空間類的法則碰撞,是……更實際、更具體的實物……」

「是大地板塊嗎?我以前在書上讀過,地震的原因,是地下的板塊移動碰撞,天階法眼入微,尊者是否看到了那……」

「不是!比那更強烈得多,底下的能量,比尋常板塊碰撞強上億萬倍,不是大地與大地的碰撞,像是……世界對世界,多方天地的對碰……」

嘎古審慎用詞,頗有些失了獸尊的威儀,但剛才一眼所見的事物,太過匪夷所思,超過了所有的常理,無可解釋,在心神俱震之下,他也顧不上失態了。

而嘎古的話,同樣也讓溫去病心中一沉,之前探測所蒐集到的數據,無不指向同一個事實,自己最初還有些許懷疑,但現在透過嘎古的法眼,已基本肯定了這駭人的猜測。

狼王廟天地災變的源頭,現在已經很清楚,背後是兩方勢力的衝突,一方是急著打破次元禁斷的神魔妖,另一方只有一人,卻是始終掌握主動權的賈伯斯。

為了穩固封印,賈伯斯在狼王廟做下布置,而諸神、諸魔透過太一,發布任務引導,讓自己一行人到此,摧毀賈伯斯留下的封禁,賈伯斯則可能隱身在帝都,透過軍部,發下任務,藉自己一行人的手,把挽救危局的最後希望帶到。

截至目前為止,神魔一方大獲全勝,封印解除,賈伯斯預留的後手全被破解,只能靠一個極難完成的起龍脈大陣,全不靠譜地試圖力挽狂瀾。

但……真是這樣嗎?

在溫去病的印象中,那個人的後手一向很多,而且總是想得極為周全,務必做到無論發生什麼變數,都能有相應的後手頂上。區區封印被破這種事,他不該沒有料到,也不該沒有任何準備。

這一點,一直令自己生疑,結果答案終於顯現,嘎古所見的東西,旁人多半不懂,連嘎古自己都不曉得該怎麼說,但溫去病卻一下子明白過來,甚至有一種仰天狂笑的衝動。

賈伯斯,你的絕戶計……太毒太毒!

天神兵與六道封靈鎖印的鎮壓,穩住封印,直至封神台正常崩毀,但如果遭遇外力拆解,就會引發後手。

……不是等不及嗎?不是想早點打破次元封禁,與人間接軌嗎?

……碎星者一向予人方便,你們不顧一切敢要,我就敢給!

在異界,正等待次元封斷被打破的神、魔、妖,恐怕萬分錯愕地發現,封印被打破后,重新接軌上的不只是空間、境界,更包括實際的天地。

人界、神界、妖界、魔界,即將對接,不是簡單的相連,而是劇烈的相互對撞!天地與天地、世界與世界的碰撞,不管是多偉大的存在,當這些碰撞一連串地完成後,結果就是轟的一聲,諸界毀滅,天地不存!

這種事情,說出來沒人肯信,就連嘎古都沒法置信,但也唯有這麼荒唐的事,才能讓諸神、諸魔、群妖都亂了方寸,急急達成協議,聯合軀動太一,不惜一切,阻止滅世浩劫。

若非如此,太一不會打破萬古以來的立場,主動違反諸多戒條,推動局勢演變,發生那一連串反常的變化,這就是賈伯斯的思維與手段。

……你們搞壞的東西,為什麼要我來補?世道公平,我就要你們親手補上!

這樣的思維與作風,正是那個人的風格,而現在,自己就在這計畫最關鍵的位置上。

「……其實呢,獸尊,關於弔頸嶺的往事,有一點誤傳,外界不太清楚,因為不太好給外界知道。」

溫饒海玉凈瓶發動,能洗滌萬古江山鐘上的血怨之氣,但玉凈瓶這件神器,必須由天階持用,還限定是龍家血脈,才能起到最大效果……龍家實在不很厚道啊,幫著他們打仗,他們還獅子大開口,堅持索要血脈蘇醒的完整技術,才願意配合協助,否則,寧願讓妖魔多肆虐滄溟五十年……嘿,連這麼混帳的話都說出口,真她老母的1

嘎古皺眉,覺得溫去病的態度忽變,相當囂張,必有後續動作,卻不知他底氣何來?

「你和我說這些做什麼?有何目的?」

「沒啦,只是想說獸尊你也快要動手殺我了,想趁最後機會解釋一下,我年輕時候呢,和龍家有點過節,所以那個人開發了一種技術,專門處理一些……需要天階人物合作,偏偏人家不願配合的時候,最終,他宰了龍昆保,燃燒他的元神發動玉凈瓶。」

溫去病舉止優雅,笑道:「獸尊,請教一下,獸族將遭大劫,你願意為族人捨身,以消巨禍嗎?」

嘎古怒道:「你瘋了不成?胡言亂語,真急著送死?」

溫去病聳聳肩,「真遺憾,談判崩了,那……請領便當吧,你喜歡排骨口味嗎?不瞞您老說,我以前常被餵雞腿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