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三十三章 我恨我祖宗的腦洞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三章 我恨我祖宗的腦洞!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巨大的狼魔形象,高聳如峰,手撐巨塔,腳定山河,周身血雲繚繞,每一下動作,都伴隨著體內世界宣洩的力量,那是足以輕易輾殺地階的強大力量,如果不是被無量周天塔、江山社稷圖給鎖住,哪怕只是放出一絲,都會把這裡瘋狂破壞。

嘎古著實震驚,這個病容青年不但掌握了江山社稷圖,手上更持有無量周天塔這樣的道器,這恐怕是遮日那王在背後整備的結果,但兩件異寶雖然厲害,對上天階,卻只能短暫壓制,嘎古奮起了全力,估計只要半分鐘,就能徹底脫困。

然而,這判斷很快就出現問題,無量周天塔中,釋放出的一絲威煞,直透神魂而來,無關乎修為,產生本源性的壓制,嘎古瞬息間天旋地轉,即使出盡全力去控制,穩住神魂,也徒勞無功。

這種狀況,嘎古還是清楚的,如果以術數簽訂了命契,神魂懸於人手,命契發動時,就會生出這樣的現象,即便是天階也難以抗衡。

嘎古這輩子從未沒了腦子,與人簽訂這樣的契約,但在獸族歷史上,卻有這樣要命的東西傳下,昔日一百零八獸族會盟,以魂靈許下的聖契,存於契約之器上,凡獸族之血,皆得順從。

這樣的契約之物,就只有一個……獸王爪!

打從一開始,嘎古就不住提防遮日那王手裡的這件大殺器,如果一早看到,肯定深自提防,卻想不到卻是在無量周天塔的鎮壓中,感受到獸王爪的威煞,貫頂而來。

其中道理,嘎古一想便通,定是獸王爪的神元被導引而出,灌入無量周天塔,以傷損道器為代價,在關鍵時刻作致命一擊。

獸王命契鎮魂,無量周天塔蓋頂,江山社稷圖封鎖,三方夾攻,嘎古終於露出了懼色。

看起來草率、荒唐,但無可置疑,這就是一個能危及自己性命的殺局,有效時間不足一分鐘,但這一分鐘撐不過,便會殞落當場,如此鬼神莫測的手段,站在敵對的角度,委實不寒而慄。

「……人類,想殺獸尊,你還不夠格1

年老的獸尊雙目怒瞪,狂嘯一聲,一身術力源源而發,巨大的狼魔形象,燃起了熊熊血焰,像是將神魂內蘊存的精元,一口氣全逼發出來。

燃燒神魂,這是天階強人戰鬥的最後手段,形同玉石俱焚的拚命,無論是無量周天塔、江山社稷圖,都還不足以將嘎古逼至如此,可要對抗源自祖系血脈的命契壓制,就只能用上這個手段。

這還是因為血脈傳承而來的命契,已經被大幅削弱,進入天階后,神魂特別淬鍊,也進一步抵銷了命契的影響,如果是親身親下命契,就算練上天階九重,也沒有絲毫反抗餘地。

……燃燒神魂以抗命契,持續時間不用太久,無量周天塔已經出現龜裂,呈現諸多不穩徵兆,最多半分鐘,無量周天塔就會崩毀,自己只要能支撐到那時,雖然燃燒神魂會大幅縮短壽命,但能逃過這一劫,就上上大吉,否則若動用留存於神壇內的後手,化血重生,傷損恐怕更大……

豁命力撐,嘎古已顧不得別的事,冷汗狂流,就想撐過這最後的半分鐘,但在這關鍵時刻,他看見那個病容青年又笑了,那種笑容……彷彿站在岸上,看著溺水之人想要攀爬,就要舉腳踢下……

「獸尊大人真是賣力,都這樣了還死死撐著1

溫去病手中光華變幻,笑著將光團投擲了出去,光團並不是很亮,也不特別顯眼,但正處於內外交逼的嘎古,卻生出極度的恐怖感,分神不得,眼睜睜看著光團砸來。

光團看似沒有殺傷力,也不是針對嘎古本身擲來,是直襲他燃燒中的神魂,那個巨大的狼魔元神,兩邊一接觸,千刀萬刃難破的狼魔元神,赫然像被澆了一桶酸液,迅速蝕化。

出乎預期的嘎古,發出慘烈痛嚎,凄厲似鬼,腦里滿滿的疑問,如果是倚仗裝備也就算了,但普天下有什麼神功秘法,能夠給一個連地階都未滿的普通人,橫擊天階元神的能力?

如此匪夷所思的技法,嘎古不知出處,卻本能地想起了一群專門創造奇、打破常理的人族,自己當下的遭遇,太像他們的風格,不由得抖顫出聲。

「你……你是……」

「是啊1

溫去病微笑點頭,很滿足於自己打出的這記殺著。

六道封靈鎖印.封魔印!

當初四大武神,分學六道,自己僅得其一,由於寶相金身所凝化的戰體,物理戰所向無匹,卻對那些無形無影的魔頭沒辦法,所以在神鬼妖魔仙佛六道之中,自己選擇修練封魔櫻

獸尊非魔,以屬性而論,較偏妖族一脈,中了封魔印,沒有屬性加成,但這始終是直擊元神的殺技,嘎古受三方鎮壓,被迫燃燒元神,已是危在一線,再挨上這當頭一擊,不信他還能挺祝

果然,封魔印一出,打破了四邊較勁的多角平衡,狼魔元神迅速消蝕,損傷神魂,更連帶造成肉身的崩裂,嘎古大口鮮血噴出,身體出現諸多裂痕,眼中的憤恨幾乎要燒起來,身上則亮起一道白光。

「哦!不愧是天階人物。」溫去病笑道:「居然還留有化血重生的手段?你留下的後手在哪裡?不會那麼沒有創意,就在你家祭壇里吧?太好猜到的地方,很危險耶1

調侃的語句,傳入正要捨棄**,化出元靈的嘎古耳中,堂堂獸尊,驚得魂飛魄散,同時,腦中激烈出現的危機感,也顯現出一幕畫面。

飆狼國師的神宮之內,神聖的祭壇旁邊,倒滿了神官的屍首,全數給人一劍封喉,瞬息斃命,下此毒手的人,站在祭壇前,手持金劍,龍行虎步,氣勢一派雍容。

遮日那王!

怪不得他不在場,發帖邀請,到底還是調虎離山的手段,一面用這個人族大意驕兵好暗算,一面親身闖入神宮,殺掉一眾神官,更要毀滅獸尊所留的後手。

就只見,金毛獅王的魁梧身影傲立,舉起獸王爪,慢慢掃了一圈,祭壇中央登時多了一個紅色亮點,透過獸王爪的感應,藏匿的分靈立時暴露,嘎古甚至看見遮日那王露出微笑,高舉金劍,重重揮下,祭壇上的守護禁法,在皇道金劍之前,不堪一擊,跟著,就是眼前的一片發黑。

「不」

嘎古慘叫聲中,全身由潰裂開始大塊崩散,元神受損之下,更無力抗衡含著命契的無量周天塔,就只見寶塔下擊,將破損的狼魔元神一一吞滅,死亡的恐懼,吞噬身心,嘎古用最後的目光,怒瞪著奪命仇人,發出不甘的嘶吼。

「……我……我怎會死在你這小輩的手裡……我不甘心……」

怒吼入聲,以法訣操控著寶塔的溫去病,只是微笑,「哈,好久沒聽見這話了,尊者,或許你不相信,但你這話,當年龍昆保臨死前也喊過……」

意外的一句話,刺激了嘎古的意識,他忽然覺得,這個病容青年的形象,很像某個人,某個在傳說中並不怎樣,卻似乎殺機深藏的人物。

「原、原來是你……你的真面目……」

「不是吧?這樣你也認得出?以前我們好像不熟啊1

溫去病心頭一震,更多的是好奇,自己形貌大改,以前又和嘎古沒交集,他是如何認出自己真實身分的?

尋思中,只見無量周天塔下壓,將嘎古的元神、破碎肉身,一起輾爆,而嘎古的死亡吼嘯,則在天地間不斷迴響。

「賈伯斯!我做鬼也不放過你」

慘嚎之聲回蕩,溫去病的表情瞬息僵住,好半晌才吐出一句,「靠,你那是什麼眼神……不過這句遺言……讓人有同感啊1

這句感慨,略帶唏噓,而沒等溫去病回過神來,控訣收塔,陡然一股巨爆,連同滾滾熱浪襲來。

「……糟糕1

心神一動,溫去病操控江山社稷圖,幻化世界,層層山巒、河川屏護,空間演化,拉開萬里遙距,將爆炸威力阻擋在遠方。

爆炸威力極強,整座無量周天塔完全爆開,釋放出的衝擊熱浪,將數千里的石峰、木山一一摧毀,大半天空燃成火紅,連天也燒破一個洞來,江山社稷圖崩了一角,但隨即光陰沖刷,空間演化,縫隙迅速被補上,層疊江山一陣起伏后,恢復原狀,天地寂靜。

「……這老鬼!連一點渣都不留給我?」

溫去病跺了跺腳,頗為氣惱,曉得自己雖然擊毀嘎古的肉身,吸其元神,卻仍然失算了他身上的裝備,他不知引爆了什麼,把本已破裂的無量周天塔,從內部直接迫爆,自身固然完蛋,更讓自己無利可圖,既得不到他一身的裝備,也不能折磨元神來拷問情報。

好在,獵寶不是主要目標,自己為防不測,一早打出封魔印,吞食封住他大量靈體,效果雖然差了點,可用來發動盤古開天十方大陣,勉強夠了。

溫去病手打法訣,江山社稷圖消失,自己回到狼王廟遺,三根滿不同星辰的黑色旗幡,迎風朝展,吸收天階元靈后,與另兩處豎立好的幡陣呼應,緩緩起陣。

同時,在平陽城內,攻殺狼王子的斬首戰場上,一聲悲痛至極的咆哮,伴隨著強絕力量,震動全常

「賈伯斯!我操你祖宗十八代」

  • (快捷鍵:←)
  • 碎星物語目錄(快捷鍵:回車)
  • 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