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三章 國王的新衣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章 國王的新衣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月煌灘上,一座簡陋卻嶄新的城樓,矗立在沙地上,頗具氣勢,雖然從諸位獸王的眼睛來看,這怎麼看都是軍事建築,不過,遮日那王事先已經解釋過。

『我們從南方遠道而來,辛苦一場,又沒撈到什麼好處,所以我特別從飛雲綠洲請到一位歌藝大家,為大家獻藝解悶,她將帶來最炫、最新潮的技藝,不光是歌,從服裝到舞台,全都是第一流的水準,我希望大家不要大驚小怪,而是藉這機會學習,別讓人總以為我們獸族沒文化。』

語重心長的提點,遮日那王安排的這次勞軍活動,顯然不是那麼簡單,而是一次文化觀摩,希望南方各家獸王藉此機會,開開眼界,並且學習,回去後用以建設自家部族。

這類的事,遮日那王在南方從沒少干,各部獸王倒也習慣了,所以雖然看這城樓看得猛皺眉,卻誰也不願開口質問,因為……聽說演藝人員標新立異,這一位歌唱大家又是特別會搞怪的那種,連舞台都標榜最先進,擺個形似軍事設施的舞台,說不定就是戲劇效果,貿然質疑,萬一反被當成土包子,從此不就是南方獸族的笑柄了?

那些金剛寺的地階,也是眾多獸王不想妄動的理由,倒不是因為忌憚衝突,而是遮日那王也說過,人族認為南北有別,大戰時不想兩邊開戰,司馬家希望能對南方獸王示好,金剛寺更派出大批禪師來搭建舞台,配合勞軍,表達對雙方友好的重視。

『作為獸族,我們能這麼輕易就被人族收買,背叛同胞嗎?不能!哥,不答應!但這會妨礙到我們兩邊收好處嗎?不會!兄弟認為不會!我們就拿人族耍耍猴,後頭怎麼作,還是我們自己說了算,但記得千萬別被人族給小看了。』

遮日那王這麼交代過,所以一票夠分量的地階禪師,在那邊當建造民工,也就沒什麼奇怪,特別是,他們造這舞台時,個個面無表情,似乎不覺得這舞台有什麼古怪,更對這邊一票獸王視若無睹,沒當這邊是威脅,讓南方獸王們心中更是忐忑。

……對方如此淡定,己方如果不能表現得高深莫測,而是大驚小怪,敵意明顯,那豈不讓人小看?

……被人族小看也還罷了,最怕是回南方后,被其餘獸王傳為笑柄,那還怎麼立足?

……連和尚都對舞台不以為意,干著苦工,自己難道要像個鄉巴佬一樣,指指點點,被其他獸王看破沒見過世面嗎?

出於諸多顧忌,在那個漂亮得出奇的女童經紀人安排下,南方眾獸王一字排開,正襟危坐,神閑氣定,只是彼此交談,沒顯示出半點疑問與心虛,靜待表演的開始。

「這舞台造型有點新意,不過還算不了什麼,我聽過更**的。」

「哈哈,人族派地階來當搭建工,這誠意算夠,幸好這些和尚沒大驚小怪,不然就太掉價了。」

「對了,獅王不是主辦嗎?怎麼沒看他來?」

「我問過他,他說這就叫虛虛實實,有些人來,有些人不來,可能接受善意,也可能說打就打,不讓人族摸清我們的真實想法,他們才會生出敬畏之心。」

「高明!太高明了!像我這麼聰明的獸王,一時都沒想透,更別說那些大光頭了。」

獸王們相互誇讚,充分發揮「花花轎子人抬人」的精神,一番互抬之後,自信、底氣十足,外加自我感覺無比良好,而他們的態度,也影響到大後方,獸族領地內的飆狼族守兵。

大前頭蓋出了一個軍事建築,是人都看得見,只要腦子沒壞,便該敲響警報,發動攻擊,不讓那東西蓋起來,但守軍卻被告知,那是勞軍活動,看起來像城樓的東西,不過是舞台。

「舞台……長這樣?你當我們傻啊?」

「這是人族的時尚,你們別少見多怪,讓人家以為我們獸族全是鄉下土包子,人族的舞台花樣多了去,別說長得像城樓,連長得像天堂、地獄,甚至弄一片墳場來當舞台的都有。」

「……不是吧?真有?」

「就說你們沒見過世面吧?得了,一群土鱉!其實我也不是很懂,但不懂就別讓人看出來,鄉巴佬可不好聽啊1

飆狼族的士兵不是毫無疑問,地震搖得那麼厲害,還去外頭看什麼歌舞?這不是失心瘋也是缺心眼!

然而,那邊一票獸王排開,等著看歌舞表演,這邊難道還能去阻止喊停,把「舞台」給拆了?至於會否有什麼風險……那麼多的獸王,真要打起來,也是他們頂在前頭,哪輪到自己這些小兵擔心?

就這樣,「在敵人眼皮子底下築城」這件不可能的任務,被忽悠完成了,身為這計畫的執行人之一,龍雲兒一直有哭笑不得的感覺。

只要稍微用理性去想,就會曉得這情況有多荒唐,偏偏那些獸王、獸兵一派怡然自得,全沒發覺自己上當了。

「……海外有個故事,叫國王的新衣,非常有趣,一件事,大家都隱約猜得到真相,但為了面子或好處,誰也不說破,就是這麼搞笑的狀態。」

香雪的話,龍雲兒仍覺得難以置信,「他們真的相信?」

「我之前也告訴他們,這座舞台附帶鎮壓地震的效果,現在這邊地沒震沒裂,他們就沒話說了。」

站在城樓上,香雪立好三根旗杆,拍拍手,道:「行了,妳上吧1

「我、我上?」

龍雲兒一下沒反應過來,過了半晌,這才明白香雪的意思,是讓自己上城頭,對著一眾獸王獻藝,這一驚可嚇得不輕,連連搖手,臉色蒼白。

「不、不、不行啊,我……我不行的1

「幹什麼這麼緊張?」香雪奇道:「又不是要妳下去和那些獸王單挑,至於腿軟嗎?」

龍雲兒急道:「我寧願單挑啊1

「真不識相!好吧,換個說法,又不是要妳下去被那些獸王亂搞,至於腿軟嗎?怎樣,這回不說話了吧?」

香雪雙手插腰,一派得意的模樣,龍雲兒委實無言,不理解同為女性,為什麼她能為了在這方面佔上風而洋洋得意?但眼前最要緊的不是這個,而是將落到自己頭上的要命任務。

「怎麼會是我去?不、不是說妳要去的嗎?」

「開什麼玩笑?我童工耶!當經紀人也就算了,上台唱歌是違法行為,妳都不怕犯罪的嗎?」

「妳平常犯罪根本都沒在怕的吧1

「我平常演唱會門票賣那麼貴,這些獸人不付錢就想白看,沒門!姊,不答應1

香雪拍著胸口,一派大馬金刀的豪氣,指著龍雲兒道:「別嗦了,就妳上,難道妳不想為妳的溫家哥哥盡點力嗎?」

……想,但更怕力有未逮,儘力不成反壞事。

龍雲兒想推辭拒絕,但城樓之下,獸王們的聲音越來越大,雖然仍坐在那邊,可似乎已經開始不耐煩。

……香雪耍起性子來,向來不管大局,自己真沒有本錢和她耗!

「可……我不會跳舞啊,唱歌也不會……我,我沒唱過歌的。」

兩個都不會,龍雲兒無地自容,覺得自己真是無能,但確實打小就內向靦腆,唱歌跳舞這類「不端莊」的技巧,既沒機會學,學了也不敢在人前表露,倒是持家、算帳之類的管理,是自己的強項……

「真不行?奇怪,浮萍居賣我的情報,說妳母親和姊姊的歌舞艷絕當代,會跳什麼失傳的仙舞,**炸天了,我還想見識一下咧,妳與她們沒血緣關係?妳不是妳媽生的?算了……妳媽跟誰生妳,這關我屁事?」

說著令人惱火的發言,香雪一揮手,道:「不會唱歌跳舞也成,不是說妳和司馬冰心學過琴嗎?替妳準備了,抱著琴上1

龍雲兒硬著頭皮道:「只是學了點粗淺琴藝,自娛自樂,登不了大雅之堂的,我可以試試,但最好妳也……」

「沒什麼試試,要做就要有覺悟,那些和尚都已經走光了,這裡就只剩妳與我,妳的琴要是頂不住,就脫衣服跳艷舞吧,那些獸人可能比較想看這個。」

香雪拍手道:「就這麼定了,妳擦把臉,抱琴上去,說好了,如果底下開始鬧場,妳就準備脫衣服吧!反正別指望我,我上場就是去剝妳衣服的1

一手插腰,香雪蠻不講理的模樣,看在龍雲兒眼裡,真是像個青樓的老鴇,讓她無話可說。

然而,站在香雪的角度,她確實也有些話沒有說。

……盤古開天十方大陣,需要人主持,憑自己的能為,開陣倒是不用全神,但老溫轉職火槍手成功后,運氣屬性完全是負數,由他主持的戰局,說不會有意外,自己是打死都不信。

……養精蓄銳,保留餘力,如果有什麼意外,才有應變的餘裕,自己可不會那麼天真,相信和老溫聯手會一切平順……

插在城樓上的三根黑色旗幡,迎風展動,術力呼應流轉,無聲無息地開陣,同時,附近的地層之下,正帶著司馬冰心,高速位移中的玉虛大弟子王思退,土遁的動作剎時一頓。

「……是什麼人在發動法陣?這法陣……氣息幽深,涉及時空,起碼是六重天階以上的層次。」

手拿羅盤,王思退驚愕回望,「獸族在做什麼?這不是傳統的獸族術數,有其他天階級的高人出世了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