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四章 我想念你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四章 我想念你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c_t 月煌灘上,眾多獸王按耐著內心的焦躁,等待著表演的開始,絕大多數的獸王,耐心都不怎麼樣,為了面子與形象,這回強充素質,等了老半天,火氣都上來了,更隱隱有鼓噪之聲。。更多最新章節訪問:ww. 。

就在他們的耐心崩潰之前,一個美妙的倩影,出現在城頭上,懷裡抱著一張五絃古琴,綠裳素衣,身軀穠纖合度,氣質淡雅溫嫻,彷彿一朵開在初秋的綠菊,盈盈綻在一眾獸王的眼前。

只看身段,已經是一等一的美人,而那容貌……眼若秋水,眉似柳葉,小口櫻『唇』,這些高度文字形象的比喻,忽然間全都生動起來,有了實際意義,眾多獸王瞪大眼睛,個個如飲醇酒的表情,凝視著這個綠裳美人緩步走出來。

「……不得不承認,『女』人還是人族的好啊1

「那是,不過這個肯定比普通的人族美『女』更漂亮,我以前買回族裡的人族美『女』,就從沒有這麼美的,看看那腰、那『腿』,唉唷,老子心饞死了!獅王真有一套。」

「你們……口水口水,收斂一點!這是來觀摩文化,不是看『女』人,別暴『露』你們的真實素質,我們還要臉呢1

「……這妞的腰『腿』好『誘』人,俺……肚子餓了,可以吃嗎?」

「你也收斂!把口水擦了1

還未奏琴,獸王群中的『騷』動就不可抑制,龍雲兒站在高處看了,心情著實緊張,打去到港市后,自己已許久不曾擦去易容,以真面目示人,剛剛回歸本來面目后,在鏡中一看,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此刻,『胸』中這份緊張,小半是因為面對一群地階獸王,真正令自己畏懼的,還是在人前彈琴這件事的本身。

姊姊是很擅長音律的,跳的舞更是一絕,完全遺傳了母親的美好資質,到自己身上就差得多了,只是耳濡目染,學了一點皮『毛』。

但家裡在這方面約束很嚴,尤其是姐姐不在之後,父親更是不喜見自己姊妹再學舞習樂,覺得『女』子賣『弄』,徒惹禍事,哪怕學得再好,也只能在日後夫君面前展『露』,否則便不是好事。

自己一向重視父親的想法,特別是在那次偷偷向司馬冰心學琴,為他所知后,雖然未有責罵,但臉上沉痛的表情,讓自己難過了許久,從那之後,就將名琴贈人,管簫深鎖,再也沒碰過。

今日,不但要重沾琴絃,還要在一眾獸王面前演奏,就像打開禁忌的蓋子,直面內心的恐懼,這緊張……可真不是一點半點……

好不容易抱著琴坐好,擺正姿勢,無視底下的獸王群,深深吸一口氣,卻驚覺背後冷汗涔涔,早已溼透衣衫,一顆心也怦然狂跳,跳到氣喘難靜的程度。

……原來,自己是這麼害怕……

……不要怕!不要怕!要不斷這麼讓自己相信!

……這一關,對溫家哥哥很重要的,自己既然坐在這裡了,就絕對不能失敗,只許成功!

龍雲兒深吸一口氣,抑制住緊張心情,屏除雜念,腦里最後所剩下的,就是許久前司馬冰心說過的訣竅。

「……其實,彈琴就像『交』談,不知道怎麼彈的話,把妳想對人說的話,『交』給琴聲替妳說,尤其是會讓妳心動的人。」

會讓自己心動的人?那就是……

錚!

龍雲兒雪白的手指一動,琴絃發聲,不是很大的琴聲,因為全場瞬時的寂靜,而顯得清楚,隨著後頭的音符連接流泄,彷彿一條蜿蜒清澈的小溪,緩緩自青山綠樹中悄然流出。

這並不是那種讓人非常驚『艷』,一聽就有如雷震的樂聲,但只要靜下心去聆聽,就能感受到在這看似生澀的曲調中,蘊藏著生機與熱情,那細膩的情感伴隨音符,在調中極盡曲折,聽入耳里,好像一條小溪從心頭流淌,並不震撼,可流過的地方,卻讓人一陣輕鬆。

「……哇喔1

躲在角落旁聽的香雪,本來閉目養『精』蓄銳,根本不理龍雲兒彈得怎麼樣,但聽完一小節后,已經睜開眼睛,坐直身體,訝異地望向龍雲兒。

這琴……彈得不能算很好,尤其是生疏的指法,別說曲調生硬,最開始的時候,甚至還彈錯了幾個音,委實讓人皺眉頭。

不過……最初的生澀過後,那澄澈到近乎透明的音『色』,就讓自己相當『激』賞,這是顆有才能、有天份的種子,而且無疑懂得為曲子賦予靈魂,把情感透過樂聲傳達出來。

這是音樂的核心與基本,卻有很多人一輩子也作不好、作不到,這丫頭說是多年沒練習,還能彈出這種音『色』,如果不是有資質,就是心機婊!

又聽了幾段,香雪面『露』詭異微笑。

聽樂知人,可以理解這丫頭在想些什麼了,一首祝願遠方親人平安的古雅詩曲「催天雨」,被她彈得……好像從頭到尾都在反覆兩句話:我擔心你……我想念你……我擔心你……我想念你……

……居然在一票獸王面前彈這個,這妞還真不怕『肉』麻的……不過,充滿情感的樂聲,總是讓人心動,哪怕是獸人也一樣……

香雪的目光投向底下獸王,雖然大部分的獸王似懂非懂,有些還面『露』不耐之『色』,但確實也有幾名獸王,閉上眼睛,指頭敲著拍子,獸頭微微搖晃,聽得出神,甚至還有一名豹王,敲著拍子,不自覺地流下兩行清淚。

……靠,你們幾個也太誇張,共鳴到這種程度,不是情傷深深,就是這輩子沒被愛過,心裡一定很孤獨吧?

不過,託了這幾個「知音獸」的福,那些對音樂鈍感的獸王,也深自小心,不敢『露』出不耐煩的表情,免得後頭被人譏笑是蠻獸,好在,自己推上台的是大美人,『胸』『挺』腰細『腿』子長,光是看她在那邊俯身,前傾彈琴,就夠值回票價了。

……倒是底下那個獐子頭,剛才喊肚子餓,現在還衝著那丫頭身體直流口水的,越看越討厭,不如等會兒找個機會,把他『弄』死算了!

目光掃動,香雪將底下整個情況,盡收眼底,看整個情況都在控制中,她悄然閉上眼睛,十指結印,『操』控著已經發動起來的幡陣。

術力透出,三面黑『色』星晨旗幡無風飄揚,微微發亮,周圍的空間出現漣漪水『波』紋,往外蔓延,無聲無息間,影響周天十方。

普通人無可察覺的『波』動,勾連三處幡陣,不只傳到飛雲綠洲,也傳到更近的狼王廟,『操』控本地幡陣中的溫去病,正準備逆『亂』十方,藉由天變,改易時間,開啟自己腳底地下的元氣鎖。

「……等不及用日蝕來開鎖了,只要能變動時間,加快時光流轉,時間一到,元氣鎖就會開啟,打開后入手元命心火,托爾斯基要生要死就不是他說了算的。」

喃喃自語,溫去病默控法陣,從中接收到其他陣角的回傳訊息,心中大定。

與香雪合作早不是第一次了,四大武神中,自己雖和老尚是革命情感,肝膽相照,但合作得最順手的肯定是香雪,自己通術數陣法,她也熟於此道,兩人合作,互輔的作用最大,今次多個陣點要兼顧,還好配合的人是香雪,若否,談笑用兵基本是沒可能了。

然而,碎星四大武神,每個人出任務都有不同的缺點,自己是吃虧在天運太糟,意外變數太多,香雪的要命問題,卻是在她『私』心、玩心太重,總會在公務里夾『私』貨,順道完成自身目的,有時甚至為了一己之『私』,不顧大局……

雲崗關之變,香雪夾『私』貨的可能『性』相當高,至於眼下,除了陣法『波』動,還有些畫面傳來,那是……

讀了香雪所傳過來的畫面,溫去病先是微笑,龍雲兒曲中情韻,自己一聽就能明白,實在沒想到,在最兵凶戰危的時候,會聽到這樣的曲子。

畫面中,龍雲兒還歸本來面目,綠裳綠裙,披著一條素白緞帶,說不出的淡雅好看,碧發披垂,長長的睫『毛』輕眨動,全神貫注地彈琴,琴聲頗有些未盡理想處,可內中所滿溢的情感,卻是再清晰也不過。

……溫家哥哥,你可平安?我想念你,我牽挂你,雲兒祝願哥哥平安……

反覆不斷的情韻,隨著琴音流轉,傳遞過來,自己聽了都想立刻取笛來應答一曲,告訴她:沒事啦,不用擔心啦,回去再和妳算帳啦,洗乾淨屁股等著我踹啦……

想到這一節,溫去病不禁莞爾,但想到香雪為何送來這段畫面,這個笑登時多了幾分苦意,希望……一切盡在掌控,不要再有什麼變化了……

旗幡飄揚,十方大陣的逆『亂』效果飛快蔓延,籠罩大片範圍,雖沒有太多的異象,但術數高手和一等一的強人都能察覺。

手握騶牙,從空間隧道中走出的武蒼霓,先是抬頭仰望,確認術力的延展,跟著就注意到濃烈的血腥味。

嘎古『花』大力開闢出的這條空間隧道,連通飆狼族與飛雲綠洲,在飆狼族這邊,有獸兵把守,自己本打算出來時免不得大戰一場,但目中所見,死傷狼藉,本來在這裡的獸兵,全都被殘忍地殺害,一眼看去,竟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屍海

「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遮日那王作了什麼?」武蒼霓姣好的眉頭微蹙,想到了另一個可能,「有人先我一步來?是誰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