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五章 狹路相逢龜者生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五章 狹路相逢龜者生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第五章狹路相逢龜者生

在獸族之內,司馬冰心看到王思退時,就心下大定,這位大師兄可不是普通人物,雖與自己同輩,但早在江湖上名聲響亮,未滿三十就踏入地階,實力和那些教御相等,最重要的,是他長於遁術、卜算,一身氣甲橫練,更是了得。

玉虛真宗每次要搜救、保護什麼人,只要出動他,比一些教御前輩更好使,他個性又溫和謙良,人緣極佳,幾乎就快變成一個好好先生,更與自己相處極好,有他在此,自己底氣就足了。

對於小師妹的看法,王思退從來就是苦笑,如果以正常情形而言,未滿三十就踏足地階,堪比教御,在競爭嚴苛的星榜穩踏前三,這當然是了不起的成就。

問題是,以歲數算,自己這一輩當中還有武蒼霓這樣的變態,距天階只余半步,有這個例子在頭上,自己這地階還在星榜打混,簡直沒臉見人,哪還有驕傲自衿的資本?

王家易學,講究謙沖內斂,自己練了幾十年的易學神功,又在玉虛宮中修身養性,如果還真把眼前這麼點微末修為當回事,像些毛頭小子一樣妄自尊大,就真枉費這些年的修練了。

「獸族之中高手無數,還有獸尊坐鎮,必須要立刻送妳離開,妳是令公的孫女,司馬樵峰的妹妹,落在獸族手裡,他們平白得了大籌碼,會對戰局造成什麼危害很難說。」

王思退道:「先把妳送走,妳的那個朋友,我稍後再回來找,儘力幫妳救回吧。」

天府王家子弟,話不說滿,連承諾都不輕易說死,以獸族的危險程度,王思退能承諾到這程度,已經非常講道義了,司馬冰心感激師兄的幫助,不敢要求更多,配合著離開。

整個蒼涼山都被獸族佔領,中間地帶都有獸軍移動,想平安回去,絕不是那麼簡單,王思退擅長遁術,卻也沒辦法一口氣遁那麼遠,司馬冰心靈機一動,想起了進入獸族時候的空間通道。

走這條通道,可以減去老大一段路,雖然不曉得通道具體位置,但有同門之中,這位卦算得最精的大師兄在,找出大致方位不是問題,為一所慮者,就是那條通道似是獸族專屬,別在那裡碰上獸族大軍就行。

「這問題不大,如果是普通的獸兵,數量再多,遁法加障眼法就能避過,如果隧道長度不長,就是獸王也能避過,只要別撞上獸尊就好。」

王思退對獸族建的那條空間隧道,興趣不是一般的高,聽見有這麼一條通道,獸族獨享,人族卻不知,急急忙忙取出銅錢,佔了一卦,測算方位。

想直接算出通道位置,別說地階,就算天階之中,也要較高段的術者才能施為,但凡是空間通道,都會因為次元差距,造成空間震波,只要側個大概方位,到附近感應波動,就能抓個七七八八,對王思退這類遁術高手,不是問題。

司馬冰心問道:「他們說雲崗關被破了,是真的嗎?這怎麼可能的?」

王思退搖頭道:「雲崗關確實已被夷為平地,詳情我不清楚,我一接到教御們的命令,馬上就出發了,為了避免觸動天機,引起天階人物的警覺,一路上什麼也不接觸,不清楚那邊最新的狀況。」

司馬冰心頓足道:「師兄,你武功那麼高,怎麼和縮頭烏龜一樣,畏畏縮縮的?」

王思退哂道:「這不是畏縮,是專業人員處理專案的講究,天階人物比妳想像中的要難對付,不是這麼步步為營,我還沒進飆狼族就給發現,哪能在裡頭逛大街?」

司馬冰心想想也是這個理,但就是擔心,雲崗關破,平陽城直接面對獸軍衝擊,現在不曉得是什麼狀況了?

王思退祭起一塊龜甲,龜甲在兩人頂上旋轉、碎裂,卻撒下一片清光,清光過處,兩人氣息盡被遮斷,他再發動土遁,兩人身化遁光,在地下飛快移動,照著司馬冰心所指的方位,沒幾下功夫就到了附近。

驀地,王思退在土中一震,籠罩在兩人身上的龜甲靈光被卸除,兩人氣息泄漏,更一下自土中浮冒出來。

「大師兄?」司馬冰心訝異,雖然不是很懂,但也看得出來,這是被人破了法,解除了術法,「我們被人發現了?」

王思退搖頭道:「不好說,這不是針對性的術法,不是針對我們而發的,是某種陣法的餘波,掃過之後,強行解除了我們的術,這……不是獸族的路數。」

越感覺越是驚訝,王思退是術數行家,分別朝正西、西南、東北望了一眼,確認了這個大陣的三角位點,更為著陣勢籠罩的範圍之廣而駭然。

「……不得了!西從飆狼族,東逾蒼涼山,順地脈蔓延,可能都逼近平陽城了,陣的結構,涉及時空變化,是某種古陣……很古老。」

易學的本質是「算」,陣法更是數算大成的表現,王思退精研易算半生,一察覺是玉虛真宗所未見的古陣,登時如老饕遇美食,震驚之餘,有更多的心癢難耐,反倒是司馬冰心意識到問題,出言提點。

「大師兄,要不……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,那個隧道應該不遠了,我們現在這麼傻站著,如果被獸人看見,你剛才就白遁了。」

一句話將王思退喚醒,稍稍感應了一下空間狀況,判明了方位,要移動之前,多年修練的靈覺,生出一絲不祥之感,王思退一抖手,擲出六枚古錢。

古錢落地,正反分陰陽,憑此成為卦爻,以定吉凶,這個基本原則司馬冰心還是懂的,但六枚古錢落地后,卻像圓珠子一樣,滾動了十幾秒,這才躺平,還全數文字朝天,司馬冰心就看不懂了。

「天機亂離,這一卦沒起成,沒用了……」

王思退嘆息一聲,聲音里增添了幾分警惕,「這個古老大陣影響時空,在這範圍內,天機受到干擾,等閑手法無法窺探,但剛才的本源感應,那條通道大凶,兵凶之象,走不得,得另外覓路了。」

「大凶?兵凶之象?」司馬冰心好奇道:「那邊有戰事?我們的人在那邊攻打?那我們不是更該過去?」

王思退搖頭道:「凶者,避之大吉,我的責任是把你平安帶回司馬家,不去參和別的意外。」

「……大師兄你真的是烏龜個性1

司馬冰心忍不住牢騷小半句,換了個人聽,這就是絕大侮辱,但王思退就只是莞爾一笑,「穩當駛得萬年船,在同輩之中,我不是天資最好的,能夠爬到今日,靠的就是夠穩當礙…小心1

一聲低喝,源自王思退,他右掌一推,掌中陰陽演卦象,八卦正位,出現一面一人高的氣盾,擋在司馬冰心的身前。

看見這一手,司馬冰心就不敢再說什麼烏龜殼技巧,這一式玄武氣盾,脫胎自王家的玄武氣甲,看似簡單,但要練至放諸體外,屏護他人,沒有地階絕對不行,而氣盾看似輕薄,防禦效果卻比別家的氣牆更堅韌得多,是實力的鐵證。

但這聲心中讚歎,還沒開口,就化為烏有,玄武氣盾沒能扛住那一記莫名攻擊,應聲炸碎,卻好在有這一擋,司馬冰心巧運雙極輪,要把穿盾而來的余勁化開。

手掌與敵勁一沾,像是被一塊大鐵陀子狠狠敲中,猛烈的痛楚,司馬冰心立刻知道接不下,這股破盾而來的氣勁,仍猛到不可思議,自己的雙極輪無法卸化,劇痛襲來,可能還要賠上一條臂膀。

一隻手掌及時拍擊在後臂,一拍、接著一轉,使的是道門正宗「拔絲手」,勁道卻是一脈相承的雙極輪,司馬冰心連忙配合,將手臂上所受的勁道,飛快轉傳過去,師兄妹聯手,總算解了這一下碎臂之厄。

勁道盡卸,司馬冰心的手臂仍痛得厲害,心更是像掉道冰水裡。

這一道攻擊,出手者是誰?玄武氣盾都沒能擋住,雙極輪還卸得險象環生,出手之人是什麼程度?是地階中的猛人,還是……

光是想,就覺得膽顫心驚,司馬冰心抬起頭,只見大師兄已經搶著攔在自己身前,示意保護,而一個巨碩的身影,足兩米半高,巨足沒有踩在地上,卻是漂浮半空,居高臨下,斜睨著地上的兩個人,那個扭曲的形體、滿身的血漬、通紅的雙瞳……司馬冰心感覺到陣陣涼氣直冒上來。

「那……那是什麼東西?是……獸人嗎?那還是生物嗎?」

一開口,才發現聲音顫抖,而站在前頭的大師兄,擺出來的架式,如臨大敵,一等一的慎重。

「是生物1王思退聲音沉著,卻是前所未有的慎重,「但實力難以估計,恐怕……不是普通的地階,可是也和天階不同,像是倚仗了什麼神兵器物。」

被這一句點醒,司馬冰心看見半空中的那個東西,舉起了右手,五指直接化為血紅色的利刃,目中邪光,有若實質,不禁驚呼出聲,「是……托爾斯基!他怎麼變成這個樣了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