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九章 好美的月光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九章 好美的月光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見到眼前白衣白甲的長馬尾麗人,已經失了理智的妖物,生出一股憤怒、怨恨,不待她把話說完,就直接一拳轟了出去。

打托爾斯基現身,這還是首次認真攻擊,一拳打出,風壓已經撕裂大氣,狂飆而去,雖然距離地面有十多米高,卻把地面都剷出長長的坑,污穢的黑紅邪氣,更是纏卷而去。

只是單純一擊,尋常地階就難以接下,但同為地階,武蒼霓卻很不尋常,不僅一身修為已踏在地階頂峰,同境界內幾乎橫壓,更重要的是,她打天階戰的經驗豐富,更曾橫斬天階,對上托爾斯基,她沒有分毫怯常

一見這記攻擊,武蒼霓心下大定,力量雖然強大,遠勝於己,卻未能完美駕馭,集中爆發出最強的殺傷力,有不少空子可以鑽,然而,動輒撕裂大氣,構成真空旋風,沾之削鐵如泥,威脅極大,這該是狼族血脈中的風系發揮,必須謹慎提防……

躡影形絕乍動,武蒼霓身影分化,撕空爪破楓而來,將她的殘影撕成粉碎,而真身卻趁勢飄退,更還帶著王思退,一同飄遠。

「用蒼天**的換日訣續氣,穩住傷勢1

一聲低喝,武蒼霓一記紫度神掌,拍在王思退右胸傷口,電勁伴隨掌力貫入,幫助止血,強化生機,做好緊急處理,跟著掌勁一吐。

「走1

武蒼霓一掌送走王思退,相信以他的功力基礎,配合玉虛真宗的道門神功,經過緊急處理后,可以恢復行動力,聯手別想,逃離卻是沒問題,只要送走了他與冰心,自己就心無旁騖……

整個動作,說來似乎很多,卻在短暫兩秒內完成,一掌推飛王思退,武蒼霓正待回身,一道黑影彷彿罩頂烏雲,出現在極近處,邪惡的血紅眼,瞪視而來。

……好快!

武蒼霓心下一凜,托爾斯基重拳擊出,這次不再只有風壓,而是實拳重擊,並在近距離壓迫下,轟頂襲來。

哪怕未能集中爆發,妥善駕馭,這股狂暴的力量,在近距離之下,也壓得躡影形絕無法分化,像被巨大岩石壓在身上,呼吸困難,動作都變得吃力。

這甚至不是神念鎮壓,只是在力量過大差距之下,形成的壓制,眼看重拳將要打中,驟然,凄冷的月虹一閃。

冷月橫過,將壓制狀態斬破,更反斬回去,那隻晶石化的拳頭,首次被砍破,卻未有滴落鮮血,只是掉下一些怪異的碎屑。

兩股力量對撞,這邊拳頭被砍破,那邊鏘然一聲,冷月寶刀從中破碎,像是破裂開的冰塊,紛墜落下。

武蒼霓不感意外,極銳易折,自己當初在無神鋪眾多寶兵之中,挑上這柄冷月寶刀,就是因為它夠鋒銳,殺人不沾血,雖然也因此導致刀刃易折、易碎,但這寶刀的異能之一,正是重生,只要花點時間,就能重新痊癒回去。

冷月粉碎,武蒼霓這手收刀,另一手已經拔出騶牙,仁刀一斬,就劈在適才冷月砍開的傷口上。

加持不殺之誡的騶牙,每次揮出,氣力翻倍加乘,千斤、萬斤地翻乘上去,最適合砸、捶之類的攻擊,重擊之下,大塊晶體崩碎,雖非血肉,托爾斯基似乎也感痛楚,嚎叫一聲,黑紅穢氣自傷處噴涌而出。

污穢深重的黑紅氣,沾之則被感染,身不由主陷入混亂、軟弱、恐懼的情緒中,肉身更會被腐蝕,剛才王思退的玄武氣甲被一擊而破,就是受這穢氣沾染,但這一回,卻碰上了對手。

騶牙刀上閃現一片金芒,神聖平和,仁刀之光,清除邪祟,黑紅之氣不侵,這片仁光一現,托爾斯基眼神閃出厭怒情緒,虎吼著重擊回去。

仁光能抗邪祟,刀身卻未必能扛下天階的力量衝擊,清楚這點的武蒼霓豈會硬碰,身後驟現巨大影像,頂天立地的劍齒猛虎,生著翼龍一般的翅膀,凶威赫赫,睥睨眾生。

法相一現,武蒼霓的速度陡增,身如飆影,從托爾斯基的攻擊圈中脫出,暗自慶幸這頭東西的神識有虧,未能充分發揮天階之能,只要不被正面打中,自己不是沒有周旋游斗的餘地。

抬頭仰望天空,雲象受周邊能量變化而大亂,大地又開始新一波的震動,被黑紅穢氣蝕成腐土的地面,被撕裂開來,出現多道大縫,朝地平線的那端延伸,這一切都顯示,遮日那王他們鎮壓大地騷動的法陣,正在發動,而且恐怕到了關鍵時刻……

自己並非樵峰那種悲天憫人的仁者,如果這場天災只發生在獸族,自己大可袖手旁觀,看托爾斯基去和遮日那王拚個兩敗俱傷,用不著以身犯險,損敵不利己,哪怕是震災禍延大半西北,自己也有操作空間,靠著遷移民眾,減少己方傷損,坐看獸族先遭殃。

但事情涉及封神台,自己就不敢賭了,雖然封神計畫是那個人的卑鄙奸謀,可那麼多人為此犧牲了,更保住了人族這些年的平安,效果明擺著,自己沒有權利看它崩潰,讓那麼多人的犧牲毫無意義……

……必須要替遮日那王爭取時間!

……胸口的傷隱隱作痛,如果戰鬥強度維持在這個程度,自己還能撐上十分鐘。

……遮日那王,你們可千萬要把握時間啊!

武蒼霓又看蒼天一眼,眼中閃過毅然決然之色,騶牙揮砸,劍齒龍虎咆哮,與纏繞著黑紅穢氣的巨拳再拚一記。

執著的意念,彷彿透過虛空飄傳,讓身在月煌灘上的人也有所感應,香雪看了天上雲象一眼,淡淡吐出兩個字。

「彈琴。」

「啊?又彈?」

正挽起袖子,扎束起裙襬,準備和敵人動手的龍雲兒,一下傻眼,底下敵人拆的拆,爬的爬,都快要殺上來了,不戰鬥卻去彈琴,這又是哪招?

不過,剛提出的質疑,在與香雪目光交觸的瞬間,就化為烏有,什麼疑問都吞入肚裡。

那不是一雙允許人發問的眼睛,雖然是小女孩子,可那一瞬所閃現的威儀、霸氣,尊貴有若女皇,高高在上,睥睨蒼生,不容質疑與反抗,若否,下一秒就是死亡!

一剎那,龍雲兒所感應到的氣勢就是那麼強,那不是香雪的氣息,而是當年以女皇之姿,君臨百族戰場的「毒霸」褒麗妲之氣勢。

與之相識以來,這還是第一次,服從她的命令不是因為無奈心情,而是膽顫心驚的恐懼。

……如果反抗,真的會被殺掉!

渾渾噩噩,腦里一片空白,龍雲兒恢復意識時,聽見了琴音,發現自己不知何時,已經重新坐了下來,指放琴絃上,不自覺地彈起了琴。

錚錚琴音,乍聽仍然動人,卻少了之前的平靜,龍雲兒察覺到這點,連忙收斂心神,試圖平復心情,而目光往下一掃,看得很清楚,黑壓壓的一大片獸人,數量累積德好快,在他們合力之下,城樓根基損毀,甚至都開始搖晃了。

這……這哪還能撐得下去?

雜念一起,琴音登時亂了,但一道清輝,卻從身後照映過來,雖然是光,卻如冰涼的秋水,無聲無息,傾泄了一地。

……天未黑,為何會有這麼美的月光?

這疑問剛冒出,一個音符入耳,似是歌唱,卻又不像,因為人間不該有這麼美好的音色,入耳瞬間,像被人當頭打了一記悶棍,意識幾乎飄出體外。

已經開始修練的金剛禪定,在這時發揮了效果,龍雲兒極吃力地穩住心神,就看到從身後歌唱開始的那秒起,下方的那些獸人,全都不動了,像承受過大的衝擊,等了幾秒,才紛紛抬頭望向上方。

而自己更看到一幕奇景,灑滿城頭的月光,變得彷彿實質,如同滿溢出來的流水,自城頭傾瀉下去,流速好快,一下子就覆蓋滿了六方城壁,伸展到地面。

或許,那不是月光,因為自己的命運之眼莫名發動,透過這眼可以看到,蔓延「月光」似在蠕動,裡頭好像藏著什麼,蔓延過城壁后,順著獸人的腳下,延伸向四面八方,速度奇快。

轉眼間,方圓一千多米的土地,被月光染成了銀白色,開始蒸騰出霧氣,將這範圍那染成一片白茫茫的,看得見,又不太清楚。

來自城樓上的美妙歌聲,彷彿傳自異界,清清亮亮,高亢入雲,一頓挫、一拔高,聲音越來越高,更與月光之土相呼應。

當聲音拔至高處,銀白土地上,忽然「波」、「波」有聲,成千上萬的綠苗冒出,飛快生長,十幾秒間,大片喊不出名字,卻無比鮮艷的奇花異草,開了滿地,化荒土、沙地為瑰麗花原。

瑰艷奇花有異香,中人慾醉,在這濃郁花香的薰染下,本來狂暴化的獸人們,情緒雖然沒能平復,卻轉化成另一方向,他們不再撕打、破壞,而是順著琴音、歌聲的節拍,搖擺著身體,又跳又叫,忘情地高歌起來。

雷轟、地裂的聲響中,月煌灘上的獸人歌樂之音,震天價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