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二章 月好美,請去死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二章 月好美,請去死!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十二章月好美,請去死!

生命遇到危險時,此生種種,會像跑馬燈般在眼前走一遍,這種事在武蒼霓的生命中,並不是第一次遭遇,當前也無暇再去想什麼,退路既已被封死,就只有奮力去殺出一條路來。

一直所避免的,就是以地階力量正面硬撼天階,這基本是毫無懸念的必敗行為,但已被逼至絕境,退無可退,就只能去拚這一記,至不濟,也要儘可能去創傷對方,拖延他的腳步。

震動的心神,剎那間歸於平靜,武蒼霓目光中閃現厲芒,身後法相變動,劍齒巨虎長身咆哮,龍翼伸展,浩瀚巨力集於體內,先組成金甲禁絕,既提升軀體抗擊力,又壓迫體內氣脈,將最強的爆發力給催逼出來。

當這些準備在瞬間完成,劍齒龍虎的法相瞬息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長、一短,兩道紫紅光焰,交織成滔滔暴流,打崩空間,直向前方吞涌泄去。

七絕合一之刀.末日霓凰!

紫色的凰焰,飛噬向敵人,出刀的一瞬,武蒼霓把一切生死、勝敗都忘記,只想著把這一式的威力催至最強,斬出此生的巔峰。

盡封武蒼霓四周空間的托爾斯基,四臂齊動,揮舞之間,生出莫名異力,彷彿掌握某種虛無的法則,所打出來的,是天階對底下階級的強行封鎖。

飆狼族與風的聯繫,千百倍強化,範圍內的大氣,一瞬被封凍起來,武蒼霓無法動作,硬生生被截停在半空,連呼吸都被切斷,無法吸到任何空氣,但手中的紫焰之刀,到底是發了出去。

托爾斯基妖軀之上,黑紅穢氣繚繞,似潰堤一樣傾瀉出來,湧向武蒼霓,與紫焰相遇,兩方不住燒灼、污化彼此,短短兩秒后,紫焰便被汪洋般的黑紅穢氣蝕盡,罩向不能動彈的武蒼霓。

剎時間,武蒼霓覺得彷彿墜入滾燙的酸液池,天與地的差距,金甲禁絕瞬息被破,**被蝕爛的劇烈痛楚,她幾乎張口就要嚎叫,只是一股寧死不示弱的意志,強自壓下了嚎叫衝動。

超越**的堅強意志,讓精神無比昂揚,崩碎的法相,逆吸回體,與神魂融為一體,抵抗著刺腦的劇痛。

黑紅穢氣罩身,托爾斯基眼中閃過殘忍的興奮,卻不料一道微弱的紫焰,在己大獲全勝時,破黑紅穢氣而出,猝不及防地斬在他的晶石胸口。

紫焰微弱,卻是仁者不屈的具現,仁者可敗、可死、不可屈,寧死也不會死得全無價值,這不起眼的一擊,恰如一把小而無比鋒銳的短刀,聚集著末日霓凰的鋒尖,狠狠將托爾斯基的胸膛斬開,不見血,劇痛卻令他瘋狂嚎叫起來。

「嗚哇哇哇哇哇」

聽見這聲痛嚎,武蒼霓露出一下無力的笑容,至少,自己不是那麼失敗,與天階一拚,敗的是自己,慘叫的卻是他……

睜開眼睛,想在敵人補下最後死手之前,再多看一眼天光,作為對這人世最終的紀念。

……這月色,真美!

日頭未落,為什麼會有這麼美麗月光的?

淡淡的疑問,在意識朦朧的腦海中生出,眼中所見,是托爾斯基怒恨交集的眼神,還有那穢氣深深的一爪撕下。

……這是……此生的最後一眼了嗎?

「砰1

一聲巨響,伴隨劇烈震波,出現在眼前的,是另一條橫伸過來的巨臂,與托爾斯基撕來的一爪交勾而過,硬生生將這爪截停住,無法再進分毫。

強勢截住天階的一爪,這條手臂……出手的是誰?手臂……看來好熟悉!手腕的位置像戴了什麼,獸王爪?是遮日那?他為何會……

「喝1

一聲怒吼,崩天震地,這條巨臂箍鎖住晶體狼臂后,一箝、一夾,臂上肌肉如老樹盤根,肌肉虯起,硬生生在托爾斯基的痛嚎中,將晶體狼臂折斷、迫碎。

毀天霹靂!

熟到不能再熟的戰技,武蒼霓朦朧的神智,一下被徹底驚醒過來,雙眼圓睜,只見在身前不遠處,一個魁梧厚實,有若花崗岩般的巨碩背影,屹立在那裡,彷彿萬古不曾移。

像是從這些年來徘回的夢中走出,心心念念牽挂的那個男人,此刻就站在眼前,武蒼霓只覺得全身血液,都沖向頭頂,激動得無法自己。

哪怕他不曾回頭,自己也曉得就是他在那裡,因為這些年來,自己就是這麼在後頭看著他的背影,一路追趕過來的。

……山大哥,你……真的還在,你……還好嗎?這些年,你是怎麼熬過來的?

不知是哪裡來的氣力,傷重的武蒼霓一下掙紮起身,按摀著胸口的出血,搖搖晃晃地往前走去,不顧一切地想去接觸那個男人。

然而,莫名波動掃過,眼前景物驟然一花,巨漢的身影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,是一群瘋狂衝過的獸兵。

獸兵丟盔卸甲,狼狽至極,在他們身後追趕的,赫然是一隊妖族,領隊者是一個八臂的猿妖王,殺氣騰騰,率隊朝這邊衝來,武蒼霓吃了一驚,想要躲避,傷重之軀動作不及,獸兵、妖王、妖族先後從她身上透體穿過,對她視若無睹。

……幻影?

……剛才的山陸陵也是?

短短時間,無數畫面在眼前掠過,有妖王縱橫,有獸人捕獵,有古老異獸奔走,甚至還看到了無神鋪的駱駝商隊,都是發生在這塊土地上,不同年代的過往景象,在這一瞬交錯而過。

……一切都是幻影?

……多年追尋,終究只是夢一場,夢醒成空?

極度精神激動后的失意放鬆,加上傷重,武蒼霓壓抑不住腦中的暈眩,一下昏死過去,倒地上,沒能再去確認眼前的幻與真。

十方大陣的影響力正式掃來,將這邊的時空軸打亂,今與昔的景象,在這片土地上反覆生與滅,卻因為沒有足夠的能量推動,單純只是影像重播,沒能真正打破十方分際,錯亂過去與現在,生與死。

已經取回神智,並漸漸適應天階神使基,非常困惑,發現自己的神念探索,被這茫茫天地封鎖,離體超過一尺,就伸手不見五指,眼前各種影像似是夢幻,本質卻是時空亂離,只差沒有能具現了。

這一切的時空亂離,若出自個人之手,那起碼是天階八、九重的高人,如果是大陣所發,那也是非常高位的天階陣圖、異寶,是什麼人有此神通,布下這樣的大陣?

驚愕之餘,托爾斯基重新審慎起來,提高了警戒。

有那麼短暫的一瞬,自己以為這一切只是時空亂離的幻象,可斷掉的手臂與力量衝擊,都提醒著自己,剛剛發生的事並非幻覺,那個突然出現的巨漢,爆發出驚人的力量,粉碎了自己一臂。

……奇怪的男人,是誰?

……那個形象,似曾相識?

托爾斯基縱目環顧,身前身後,景物再變,一群古老的獸兵、妖族,穿戴著幾千年前的服色,激烈廝殺著,雖然只是時空幻象,卻無比真實,自己釋放的神念,模糊能感應到他們的形體,卻伸展不出一尺外。

天階的神念,尚且受阻,更別說耳目感官,明明知道武蒼霓近在尺尺,卻捉摸不到具體位置,不能追擊,煮熟的鴨子就要這麼飛了,托爾斯基怒火中燒。

本來可以無視幻象,直接無差別廣域攻擊,把在附近的武蒼霓幹掉,但這裡有一名強敵在側,又無法確認位置,就不敢胡亂攻擊,否則露出破綻,被強敵趁隙攻擊,後果難料。

那個巨漢……手上戴著獸王爪,這個大幅度克制所有獸族的殺器,很大程度上讓自己也受制,這才為他所箝制,然而,他爆發出來,粉碎自己晶臂的一擊,那力量……似乎只有地階……

以地階之力,粉碎天階的手臂,這是什麼力量?這是什麼變態的力量?更別說晶臂之堅,遠勝尋常血肉,經過天階之力加乘后,竟然扛不住他的一擊?

這哪裡還是個人?簡直是一件專門為了殺神而打造的兵器,較諸身化神兵的自己,那巨漢才是真正的人形兵器!

如此人物,當前世上不存,但百族戰時確實有一個,那個男人的名字是……

托爾斯基的血紅雙目,驀然劇瞪,看著在前方激烈廝殺的妖族、獸兵中,一個魁梧如妖的巨碩身影,緩緩踏步而來,像是在怒潮大海中航行的巨舟,平穩地破開波濤,直直向這邊過來。

靠得近了,這漢子踏出的每一步,都像敲擊在大地上的戰鼓,令己膽顫魂搖,感到不應有的懼意,彷彿他才是天階強人,而自己只不過是普通的嘍,連抵抗一擊的能耐都沒有。

托爾斯基瞪大眼睛,**般叫出了那個記憶中的名字,「山陸陵……你真的還在世上……」

巨漢停下腳步,沒有乘著氣勢,一鼓作氣地衝殺過來,反而抬起頭,看著那灑滿身上的月光,還有那因為時空錯亂,提早出現的日蝕,與……高高懸挂天上的三個月亮。

「……好美的……月亮啊1巨漢咧著嘴,露出白牙地笑了,「該有人去死了……過來吧!就一下,不會很痛。」

  • (快捷鍵:←)
  • 碎星物語目錄(快捷鍵:回車)
  • 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