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三章 連打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三章 連打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站在托爾斯基的對面,與之對視,溫去病要花很大的力氣,才能抑制住想把對方撕碎的滿腔怒火,表現得淡然,睥睨一切。

天幸自己來得及時,將武蒼霓給救了下來,只差一步,就要鑄成無可挽回的遺憾,如果自己沒有趕來,如果自己不是事先換了月光寶盒的劣化版,這個傻妞就要喪命在托爾斯基手下……媽八羔子,居然當著自己面,傷害自己的親友,活剁碎了你!

怒氣源源而發,抑制不住的情緒,幾乎氣到手腳也發抖,切換成變身模式后,尤其控制不住心內七情,容易緊張、過激,必須要把這些全數克制住,維持無喜無悲、恨怒自在的狀態,才能發揮這狀態的最強威力。

被那個人多次修改,早已強化得面目全非的寶相金身,既含人皇氣運之道,也兼修心魔大法一類的邪能,只不過通通改頭換面,沒人認得出原貌而已。

這兩種技術,包括原本的佛門金剛法相,都是以勢凌人,能不戰屈人的精神類殺器,過往山陸陵縱橫於戰場,威猛無比,很多強敵尚未交鋒,心下已經怯了,一身實力無法發揮,就這麼被毀天霹靂爆頭、碎體,其中不乏天階妖魔。

傳送隧道中,自己身軀崩潰,發不出勁來,憑著一聲暴吼,讓龍虯髯、武通天雙雙受創,更跌落境界,就是靠這方面的優勢。

要亂敵人的神魂,自己的心就必須靜,如果不夠靜,亂神的效果隨時反噬自身,偏生變身狀態下,情緒特別容易激動,不是自己訓練有素,怎麼都沒法駕馭得祝

……時間剩下不多了!

溫去病微瞥了一眼天空,雖然十方陣內,時空亂離,計時意義不大,但屈指算來,蒼涼山上的生命烙英血怨之氣,都快要到了。

托爾斯基得自嘎古又青出於藍的九幽穢氣,與血怨之氣極為合拍,又是天階之體,十萬血怨之氣若來,他恐怕可以直接吞化掉大半,屆時就再難壓制,必須要在那之前,把這傢伙給解決了。

獸王爪加上毀天霹靂,並沒有十足的致勝把握,更何況,身為修復者的自己,雖能破例使用獸王爪,卻說不上發揮完整威力,想要幹掉托爾斯基,只能出奇制勝!

「……不可能!你連天階都沒有,怎麼可能給我這樣的壓迫?」

對自己的裹足不前感到憤怒,托爾斯基一聲大喝,「這一定是詭術!我不會上你當的!今天我要摘下你腦袋,慰我獸族英魂1

漸漸完整的天階神魂,能被壓制一時,終究不能長久,托爾斯基吼嘯聲中,全身黑紅穢氣繚繞,清除精神受的壓制,鬥志重揚,吼嘯著衝殺出去。

爆發性的速度,快得不可思議,一下飆至巨漢的面前,晶石之軀爆出一團閃光,斷碎的那隻手臂重新長出,連同另外三隻手臂,鼓動龍捲氣旋,自四方籠罩住巨漢,封退路、斷呼吸、收割人命。

溫去病冷眼凝視一切,對這看似奇襲的變化,沒有多少意外,既能憑空長出本來沒有的手臂來,那斷臂重生,甚至連長十七八隻手臂,也沒什麼好奇怪的,一早就已料到了。

對於托爾斯基的攻擊,溫去病的應對只有一爪,獸王爪中宮直進,強襲敵人心口。

「還想故技重施1

托爾斯基暴吼出聲,前方雙臂同出,擊向溫去病手腕,已經吃過了一次虧,再次交鋒當然有準備,天階的神魂凝鍊,屏蔽感知,橫豎時空亂流中,感知範圍不遠,索性自我封閉,藉此將獸王爪的影響降至最低。

減弱了神魂壓制之效,獸王爪再非不可抵擋,雙方一下勁力相撞,溫去病的力量遜了一籌,戴著獸王爪的右腕立即骨折,承受兩股氣勁衝擊的獸王爪,離腕飛出,噴上半空。

「好1

托爾斯基目閃奇光,一爪轟向溫去病,威力倒海翻江,卻意不在殺傷,只是以攻代守,要先迫退敵人,不讓他阻自己奪取獸王爪。

這件異寶,幾乎就是獸族的王者之證,對自己的誘惑實在太大,以自己如今之能,若再得到獸王爪,力壓另兩名獸尊,絕對不是夢想,取得這血限異寶,自己縱然模樣丑怪,也能保障今後的康庄大道……

當托爾斯基的眼中,滿是興奮之色,長身而起,要去搶獸王爪,漠視右腕痛楚的溫去病,暗暗鬆了口氣。

……上鉤了!

……獸王爪的用法,可不一定要套在手上啊!

嘴角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,溫去病雙掌翻飛,完好的左手、骨折的右手,交錯旋繞,兩邊力量有落差,正合陰陽太極之象,旋繞著攀上了托爾斯基擊出的一爪。

只為迫退敵人而出的一爪,縱然力量強大,卻不是全神在茲,主力又在奪取獸王爪上,整個攻防運勁,破綻大露,自己輕易就能突破進來。

雙極輪.陰陽化!

與幸換髦力的天下卸不同,陰陽化重在化勁,至於化去多少、保留多少,全憑自己意願,看似雞肋,對悟通三絕的高手,卻是施用連招的最妙著。

將可能承受不住的巨力,化消至本身能夠容納、操作的範圍,接著……

雙極虛輪.無極返!

承接下來的敵勁,加倍反擊回去,形同以本身力量回擊,幾乎是在全無防禦的情形下,被自己打了一記,托爾斯基正在長身取物,內勁、姿勢全透著破綻,被這一下回擊得夠嗆。

晶鐵之軀,承受外部擊力固然佔盡便宜,但面對內爆,那就差勁得很了,胸膛一下炸開,雖不致命,破綻卻顯露得更多。

越級擊殺天階絕不容易,第一守則就是不能拖戰,時間一長,必死無疑,一旦出手,就算做不到一擊必殺,也得要速戰速決,花費相當代價,引敵入圈套后,決勝於一瞬。

毀天霹靂.連打!

溫去病周身爆閃出強光,整個巨碩身軀,彷彿化身一尊金剛,這不是自身法相,是寶相金身全力發動的現象。

毀滅性的重拳擊出,正處於虛弱、破綻大露的晶鐵妖軀,完全承受不住,每一記重拳轟過,就是大片晶鐵爆碎,硬生生掃走一大塊妖軀,四隻妖臂縱使掌握法則,還未曾發動,就迅雷不及掩耳地被一一掃斷。

已知中計的托爾斯基,再顧不得搶奪獸王爪,全力回防,卻為時已晚,那集中了爆發性力量的猛拳,理應可一不可再,但溫去病一輪連打,竟沒有分毫回氣,連擊之間幾乎不存空隙,如海嘯暴潮,崩天而來。

晶鐵妖軀雖然巨碩,但在連擊的毀天霹靂之下,也只有被摧枯拉朽的份,五拳掃過,不但四臂盡碎,整個妖軀從中攔腰截斷,凄慘地一分為二。

天階妖軀的生命力驚人,如果能得空隙,這樣的重傷仍不是必死,溫去病很清楚這點,五拳連擊斷軀后,接著的第六擊,就是轟向托爾斯基的首級。

毀天霹靂的一拳,將要命中之前,只見托爾斯基無比怨憤、不甘的怨毒眼神,吐出恨聲囈語。

「我敗得不甘!若我發揮實力,你定慘……」

敗字未吐,重肘轟中頭顱,曾滿載著吞食天地野心的狼首,如玻璃般爆碎成粉塵,點滴不存。

「你娘的!了無新意的遺言……」

溫去病吐出一口濁氣,連出六記毀天霹靂的拳頭,痛到幾乎要爆開,這麼豁命去打的戰術,已不知多久沒用過,但安全起見,不管什麼後果,也要再補上第七擊。

毀天霹靂.陰打!

無形震波掃出,專克神魂,天階的妖尊神魂已成,肉身縱滅,還是有可能靠著神魂變異再生,這一擊就是徹底斷其生機。

震波掃過,碎裂墜地的晶渣中,亮起了一團紅光,前半部被無形震波掃著,立即熄滅,後半部卻主動分裂,趁隙脫出,瞬息飆向天空。

……媽的!棋差一著,防不到已經融合的雙靈,還能重新分裂,嘎古這條老狗真狠,推託爾斯基的殘魂在前擋災,己身趁機溜跑,不擇手段地求生。

如果不是剛發完七擊連打,如果不是戰前犧牲了一腕來布局,嘎古的殘魂絕無遁走可能,但現在卻只能眼巴巴地看著,動不了手。

「……這老狗……死都死得不幹凈,所以最討厭那些整天玩死靈的術者,這本來應該是褒麗妲的處理範圍……」

溫去病發著牢騷,當下還有太多事要處理,雖然把托爾斯基這個大誤算給清掉了,但自己還得趕回去主持陣法,歸還獸王爪,也得確認武蒼霓傷勢,免得她傷重昏迷不治,更得避免被她看見自己……自己可沒打算與她來個感人的涌淚相擁礙…

一堆事情擺在眼前要處理,溫去病剛用神念確認了獸王爪的位置,忽然一絲心怵,察覺自己遭到鎖定,在時空亂流中,有人遙遙鎖定自己的位置。

「山陸陵1

斬裂天地的一道劍氣,遠勝於先前的托爾斯基,劈星斬月而來。

只看見那道劍芒,溫去病就知道危險,更不由自主地爆喝出聲。

「燕.無.雙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