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十六章 婦女救星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六章 婦女救星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香雪的離去太過突然,龍雲兒一時都沒反應過來,真心沒想到她會這麼說走就走,把自己扔在這裡,後頭自己該怎麼離開?

不過,空中雷音還在持續,紫光雷霆落下,打在數裡外某處黃土地上,炸起塵沙漫天,似乎……香雪就在那裡,或者說,剛經過那裡。

「好驚人礙…以前是聽過,成就逆天之事,或逆天之物出世,會招來天譴、天劫,作為考驗,但好像從沒聽過有人能這樣隱匿起來,跑給雷追的?」

喃喃自語,龍雲兒忽覺有異,自己好像正被什麼人注視著,此刻在城樓下,注視著自己的獸人何止數萬,但這道視線卻不是從下方過來,而是在相當遠的地方。

一下轉身,龍雲兒順著直覺看過去,那是數十裡外的一座山嶺,距離頗遠,以自己的目力,已看得不是很清楚,但在命運之眼下,什麼也將無所遁形。

「咦?」

龍雲兒訝異,命運之眼凝視下,那個地方沒有任何光影出現,也不見任何的因果線,只要是有生命的活人,具有因果纏繞,那邊卻不見相關光線,莫非真的沒有人?那自己剛才感受到的視線是……

「……喂1

一聲冷冷的無禮叫喚,從左側不遠處傳來,龍雲兒驚到險些炸毛,才剛以為自己變得強多了,對上敵人能更有自信,結果馬上就被打臉,這人能無聲無息現身城樓,自己渾然無覺,不知又是什麼高人駕臨?起碼也是個地階……

迴轉過頭,龍雲兒看見十步之外,一名紅衣女劍客站在那裡,容顏甚美,望之只似二十年華,神情卻異常冷漠,穿著一襲紅裳紅裙,長發用荊條隨意一束,也不用簪子,衣襟半敞,腰間衣帶也扎得很隨興,給人不修邊幅的印象。

大凡女子都愛俏,著意梳妝,像這麼樣的一個隨興美女,實在少見,龍雲兒甚至有些替她擔心,那隨便扎束的腰帶,會不會她走幾步就鬆了,然後,整個紅裳大敞開來,裡頭……若也隨便穿穿,那豈不是……

剛閃過這念頭,龍雲兒注意到一點異常,這名女子身上有種煞氣,和不加掩飾時的香雪很像,不是那種針對某人所發出的殺氣,是殺過的人太多,長年沾染血腥所累積出的煞氣,換句話說,這女人……是個危險人物。

「妳……閣下是……」

龍雲兒笨拙地抱拳行禮,腦中不住搜索著人名,遍思帝國內有名的女性地階,卻想不出來有誰與眼前形象相合。

突然,龍雲兒意識到一事,自己才剛察覺到有異常視線,轉頭去看,一無所獲,這個女人就出現在城頭,難道……看自己的人,就是她嗎?命運之眼沒看到線索,是因為人早離開,自己當然看不到因果線。

短短一瞬間,就從那麼遠的地方,無聲無息瞬移上城頭,這本事……果然驚人!怎麼現在的地階,有這麼強悍嗎?自己還以為只有天階才能那麼誇張……天階?

越想越是驚疑不定,龍雲兒臉色凝重,甚至不敢開啟命運之眼,生怕被對方看出端倪,如果遇到偏激一點的衛道人士,搞不好還會因為正邪有別,要拿自己開刀。

……問題是,自己才剛用完命運之眼,有氣息殘留,不曉得能否瞞混過去?

顯然是不行!

紅裳女劍客神情依然冷漠,卻在往這看了幾眼后,皺眉道:「冥界屍龍?妳和祂交情不錯?妳滄溟龍家的?」

連拋三個問題,沒有一個是龍雲兒答得出口的,當場嗆到,說不出話來,心裡又驚又錯愕,這人是怎麼一眼就看出自己所有秘密的?這還能算是人嗎?

不幸中的大幸是,她認出了冥界屍龍后,似乎也沒有特別想動手的打算,只是靜靜站在那邊,等著自己回答,而自己半天說不出話后,她好像也不太在乎自己的答案,不在乎什麼屍龍屍虎的,逕自拋出別的問題。

「喂!妳認識賈伯斯不?」

「啊?什麼?誰?」

像只沒頭蒼蠅,龍雲兒又一次被問題給砸暈,那位碎星團長與自己有什麼關係?為什麼會問到自己頭上來?這人……怎麼越看越像是隨便遇到誰就隨便問啊?這也太隨興了吧?

連續兩次問話沒答案,紅裳女劍客的手已按在劍柄上,龍雲兒心下一緊,猜想對方會否要在此動手,但看了半晌,對方的手又提起來,抓了抓頭髮。

……呃,妳只是單純把手放劍柄上,沒別的意思?

……這也太容易讓人誤會了吧?

龍雲ι啵卻看對方又皺了皺眉,道:「喂,妳……是女人不?」

「什、什麼?我……姑娘,妳這個問題,也太失禮了吧。」龍雲兒哭笑不得,「看我的樣子,難道不像女人嗎?」

「……不好說,沒脫褲子,事無絕對。」

紅裳女劍客眉頭深鎖,很認真地說著,看那架勢,龍雲兒懷疑對方可能真動了脫褲子的念頭,暗叫不妙,自己怎麼總遇到這種腦子少根筋的怪人?

幸好,她沉吟片刻后,好像又覺得這也不重要,不打算在這件事上多做糾纏,揮了揮手,道:「既然是女人,那就算了,以後好好做人吧。」

語罷,紅裳女劍客轉頭欲離開,一直情緒緊繃的龍雲兒忍不住開口,「就這樣?妳……」

話出口,龍雲兒就知道自己傻了,難得這少根筋的瘟神要主動離開,自己居然還要纏著問她為啥放過自己,有什麼比這更腦殘的?

「……妳身上帶著冥界屍龍的氣,如果是個男的,早就被我斬了,但既然是女人,那就不是問題了,反正妳又不認識賈伯斯,不用死……」

紅裳女劍客抓了抓頭髮,道:「好好做人吧,這世道……好好做人不易,做個好女人更不易,後頭若遇到什麼困難,就拿我信物,到天斗劍閣來找我吧,我不會讓女性同胞被欺負的。」

「姑……前輩妳是天斗劍閣的人?」

龍雲兒改了口,天斗劍閣中過半都是女性,自己原本也猜她可能是天斗劍閣出身,但她最後幾句話,卻讓自己想起了一個天斗劍閣的名人,一個多年來被視為婦女保護神的傳說人物……

……不會真是她吧?

龍雲兒訝然看著對方伸手在身上掏掏摸摸,動作之大,真是替她擔心,該不會那條鬆鬆的衣帶就這麼脫落,紅裳敞了開來,不過,一輪搜索后,她似乎想到了什麼,悻然停手。

「想起來了,出門太急,我沒帶什麼信物,沒得給妳。」

紅裳女劍客皺眉道:「也沒差,真有什麼事,妳就到天斗劍閣來,報我名字就是了,自己好好做人,女人……要活得光彩1

說完,她的身影消失不見,這回龍雲兒運足目力緊盯,總算捕捉到一絲殘影,她一消失,再出現,已經是在東方數裡外,千餘米的高空,驚鴻一閃,又消失不見。

龍雲兒喃喃道:「妳……好像從頭到尾都沒報過名字,卻要人報妳名字……」

……真是她!

……天斗劍閣閣主,燕無雙!

……普通一個地階高手出來,都還要擺半天排場,儀隊出迎,怎麼這些天階的大人物,都流行這麼一聲不吭地突然現身?

龍雲兒無言以對,忽然,心頭生出一股莫名感應,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呼喚,她一下轉過頭,朝西北望去。

「溫家哥哥?」

特殊的感應,是構結術式武裝的結果,兩個人可以相互感應,只是有距離限制,現在溫去病傳來感應,就是讓自己循著過去會合。

「也好,香雪不見了,總不可能讓我一個人摸路回平陽吧……」

龍雲兒抱起了琴,站在城頭上,對著下方的數萬獸人彎腰一鞠躬,為這場演唱會深深謝幕,跟著,她迅速套上易容道具,從城樓的暗道繞路離開,消失在一片人海當中。

這天的演唱會,後來成了傳說。

大批飆狼族的獸人,只記得前一刻自己正在收拾家當撤離,準備避難,有些則是響應徵召,要為飆狼族犧牲赴死,但天上一陣紅雨下來,就全失去了意識,再清醒過來,已經身在這座城樓下,渾身脫力,看著這座新堆起的孤城,還有整個似熟悉,又全然陌生的山嶺地形,相顧失色。

不過,大多數的他們,在驚愕過後,萬分狂喜地相擁而泣,不管怎麼說,那恐怖的地震停息了,他們全家人的性命保住,飆狼族也得救了,還有什麼比這還值得高興嗎?

除此之外,他們確實也還記得,在神智狂亂中,曾經看見了女神,尤其越是力量強大的獸人,記得越清楚,在強烈的光影中,女神在台上的歌舞艷姿,那是他們從未見過的美,回憶中的一切,回想起來,無疑就是極樂天堂。

如果有機會重新回到天堂,再次進入那忘我的嘶喊、起舞,他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,哪怕是那些南方的獸王,對此也是同樣心聲。

「真……真是絕色美人啊1

一名南方的獸王色授魂與,讚歎道:「獅王真是有辦法,居然能請到這樣的美人,將來我定要讓他在南方也辦一抄…不,幾常」

這天之後……傳說遠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