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十八章 把你們的老婆通通帶上來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八章 把你們的老婆通通帶上來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回到額前紅髮模式的龍雲兒,進入飆狼族后,著實有些頭皮發麻,再怎麼說,這裡都是獸族領地,周圍左右的全是獸人,自己一個人類跑到裡頭,就和拿著火把跳油鍋差不多。

金剛身攻防力超卓,但在輕身功夫和隱匿蹤跡上,就是天下有名的倒數了,上了戰場,入了敵境,除了橫衝直撞,真沒第二條路可走。

當初溫家哥哥的金剛身練到封頂,配合寶相金身,山陸陵在金剛身上的高度,迄今金剛寺中無人能及,但他經脈全毀,廢功重修后,毫不猶垣極輪來練,這多少就是過去吃了太多橫衝直撞的苦頭,這回只想能推就推、能卸就卸,能化就化。

寰宇咒武分四部,基本練了一部就不能練其他部,除非整個廢掉重來,而從溫家哥哥死命練了雙極輪的動作看來,香雪說,可以想像他戰場生涯累積下來的心裡陰影面積……

「……練了雙極輪,事情來了卻不懂得閃,這有什麼用?玉虛真宗的那些仙人,可沒見他們猛把事情往身上攬啊1

龍雲兒心情頗為複雜,一方面,心疼溫家哥哥承受的壓力,另一方面,又覺得為他驕傲,這樣勇於赴難,當天下先,這正是英雄好漢的行為,司馬家中一堆人自負剛烈忠義,卻又有哪個及得上我的溫家哥哥?

想著到自豪,龍雲兒不禁露出笑容,但這份光榮,似乎無助於自己潛入飆狼族,總不成真的殺進去找人?這也未免太囂張了?

正想得出神,一道魁梧身影忽然從前方過來,威武霸氣,卻有幾分眼熟,是曾在傳影中見過的金毛獅王。

「……龍秘書嗎?等妳一陣子了。」

遮日那王上下打量了龍雲兒幾眼,道:「兄……溫老闆說妳會來,我特別在這裡等,怕有什麼意外……跟我走吧。」

獅王的話,著實讓龍雲兒詫異,想不通溫去病到底是怎麼套的交情,居然能讓堂堂獅王親自出來接自己?這位獅王可不是普通獸王,自己區區一個貼身小秘書,哪值得他紆尊降貴,專程候迎?

雖然覺得事情挺怪,但獅王親自在此,看來也不像詭計,龍雲兒跟了上去,問道:「敢問獅王,我家少爺……他還好嗎?」

「……不太好,正確來說,很不好。」

遮日那王斜看了龍雲兒一眼,道:「溫老闆腰纏萬貫,風度翩翩,條件太好,來了飆狼族沒多久,就讓各族獸王為了款待他,起了爭執,大打出手,惹出了事,讓他受了點傷。」

「……怎麼會?不會吧?」

「北地的獸族,熱情好客,有以妻妾事客的古禮,溫老闆風流倜儻,才華出眾,可比千年前的大商人亞梵提拉德爾,各族的美女為了得他青睞,搶他到手,這幾日踏破了牢門,他也受了連累。」

「有、有這麼受歡迎喔?」龍雲兒錯愕道:「獸族不是敵視人類嗎?怎麼會這麼熱情?這……這也太詭異了吧?」

「……還不止,後來那個武蒼霓也來了,聽說她和兄……溫老闆有過一段秘密舊情,連孩子都有過,也從飛雲綠洲來搶他,唉,打得亂七八糟,溫老闆一個人怎麼夠她們搶啊?」

「……真的太扯了1

龍雲兒瞠目結舌,從理性判斷,怎麼也不可能是真的,但這位獅王是以後有望成為大獸人皇的人物,總不會如此八卦,吃飽飯沒事幹,跑到自己面前來扮三姑六婆吧?

走沒多久,便到了一處大帳,還沒進去,就聽見溫去病的大笑聲。

「……好好好,難得大家這麼熱情,小弟卻之不恭,就在這裡多待幾日,接受大家的款待,保證一個個看過大家的老婆,哇哈哈哈」

不知是否錯覺,龍雲兒總覺得那個「看」字,語氣特別重,聽起來好像變成了另一個字。

……不可能!一定是自己聽錯,溫家哥哥不可能說這種話,是自己想錯了。

龍雲兒掀開帳簾,進到大帳裡頭,見到了久違的溫去病,他的情況果然不妙,全身纏滿層層繃帶,裹得像個大粽子一樣,除了那張臉孔,其餘就連根手指都沒露在外頭。

如果不明內情,肯定會訝異溫去病怎麼如此傷重?或是以為他根本沒傷,只是在裝腔作勢,但有過經驗的龍雲兒卻立刻明白,對於能夠剃肉換骨的溫去病,會讓他搞到這樣的傷勢,唯有寶相金身崩潰所造成的血肉潰離。

萬里沙海之役后,寶相金身徹底崩潰,後頭溫去病再變身成山陸陵,重啟破碎的金身,全靠乙太屍蠱在滿月下的超常發揮,承受時間有限,一旦金身崩解,就會造成大量血肉裂離,如果沒及時治療,結果將非常危險。

見到溫去病這樣,龍雲兒立刻就想靠近去看,可這時才看見,溫去病周邊圍滿了一大圈獸人,早堵得水泄不通,根本沒法過去,而那些獸人聞聲回過頭來,身上散發的氣息,一個強大過一個,赫然全都是獸王。

這麼一大圈的獸王,為何圍著溫去病,好像當他是什麼大明星一樣?眼中閃爍的神情,雖然算不上諂媚、討好,卻也絕對熱切,像在極力爭取溫去病的好感,他是怎麼做到的?

龍雲兒改易相貌后,已經不是早前登台時的模樣,這些獸王們雖有不少看了她登台彈琴,卻沒能認出來,見她進來,旁邊跟著遮日那王,便不多加留意,繼續轉向溫去病討好。

「溫老闆,都說你是大玩家,我族的美……女別具特色,我老婆更是不得了,請你千萬笑納。」

「胡說!你的老婆有什麼了不起?我的老婆才是一品,溫老闆要挑也是挑我老婆。」

「你們兩個不要爭了,我還不知道你們嗎?全是他媽的爛貨,溫老闆,我不像他們這麼小氣,別的不敢說,老婆我最多,你先來我家挑吧,一次列整條街任你挑。」

「呸!溫老闆怎麼會看上你家的老婆,要也是來我家,溫老闆,我老婆多過那傢伙兩條街,只要你喜歡,我還有妹子也可以拿出來,你隨便挑啊!只要喜歡,隨便拿走沒關係的。」

一眾獸王爭著在獻寶,若不是親眼所見,龍雲兒還真是難以置信,世上有這麼荒淫無恥的事,大庭廣眾下,這些獸王爭著把自己的老婆獻給溫去箔…這不是普通的獸人,個個都是……獸王耶……

聽著獸王的話,龍雲兒耳根發燒,不好意思再待下去,急急忙忙問明了路徑,向遮日那王借了護衛陪同,去幫溫去病打水洗臉。

溫去病看著龍雲兒離去,皺眉想想,「奇怪,她表情怎麼怪怪的?我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?呃!她好像誤會什麼了……」

遮日那王走過來,一陣斥喝,「全部出去!溫老闆需要休息了,你們一個個別擠在這裡,妨礙貴賓休息,我保證,溫老闆肯定一個個看過你們的老婆。」

這個承諾,讓在場的獸王們非常興奮,紛紛站起身來,向溫去病和獅王稱謝后離去,他們前腳走,遮日那王獸王爪一揮,直接設下封禁,把大帳給封閉祝

溫去病別了別嘴,道:「我好像選錯代號了。」

「也不會,自污是兄長你的習慣,用老婆來當貨款的代號,這很有你的風格。」

遮日那王笑道:「我看他們也適應得挺好,本來還幸獾模知道你就是一直供貨給他們的白眼狼主人後,整個態度都變了,削尖腦袋擠進來想和你交易。」

「當然,也不看看這幾年,獸族的高端兵器市場,六成都是我家供的貨。」溫去病哂道:「不來和我合作,他們拿什麼去打仗?拿什麼去搞軍備競賽?」

遮日那王道:「兄長你的貨什麼都好,就是可惜,耐久度實在……一次性用品還賣那麼貴……」

「他們要是覺得不值得,可以不買啊,看看別人拿著這些一次性兵器,殺上他們家的時候,這些一次性兵器值不值得。」

溫去病看了獅王一眼,道:「你要是覺得我東西賣貴了,可以把你那部分的分成扣掉啊,造福同胞,何樂不為?」

遮日那王只是一笑,當然不會放棄這份好處。兄長做生意素來實惠,不會忘記雨露均沾,他走私武器的賣價不便宜,卻還留下了讓自己仲介抽成的空間,成了自己的重要收入,為他辦事也更盡心儘力。

「兄長好像很在意這個秘書?」遮日那王笑道:「要不,我替兄長去澄清誤會?挽回你的形象?」

「免了!我的形象搞不好就是被你丟的,剛剛帶她過來的一路上,你又八卦了對吧?」

溫去病沒好氣地道:「真讓她知道我們在這裡幹什麼,搞不好心裡又要為難這算不算通敵賣國了,還是讓她以為我在搞什麼荒淫宴會吧。」

「通敵賣國嗎?」遮日那王笑道:「我還以為兄長不在乎這種事呢,你的胸襟,是跨越在種族之上的。」

「少胡扯,通敵賣國這種事情,我是萬萬做不出的。」溫去病仰望帳頂,緩緩道:「不過……我的國是哪個?我的敵人……又該是誰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