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二十三章 無量功德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三章 無量功德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「那是為了……我們。」

溫去病話到嘴邊,變成一縷苦笑,依自己的個性,「為了我」這話真心講不出口,只能說「我們」。

「我們?」

龍雲兒納悶起來,留手不殺,還可以說是為了顧慮自己兩人的感受,可她花了那麼多力氣,保住那些人的性命,就只是為了照顧朋友感受?這太不像香雪的個性。

溫三不是留手,是留了一份禮物給我……我們。」

「禮物?」

龍雲兒越聽,越是難以明了此中玄虛,困惑不解中,溫去病身上忽然冒出一縷金光。

「咦?」

龍雲兒驚奇一聲,見到溫去病身上的金芒,漸漸凝於頂上,於腦門透出,凝成一座寶塔形像,塔分七重,形像古樸,卻發著一種莫名氣勢,讓人生出敬畏,卻又有親厚之感。

這種感覺,與之前從武者身上感受到的氣息不同,如果是命運之眼有成以前,自己還分辨不出,可成就命運之眼后,所見所得層次提升,就分得出來,這氣息與遮日那王身上的那柄金劍,似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「……知道嗎?香雪對妳真是下夠本了,妳的運氣也好,能遇著她,有膽量、夠本事從冥界屍龍口裡奪食的人,可真心不多埃」

溫蠕然也是因為隔了一個次元,冥界屍龍無法跨界發揮,但如果不是她分割自我元靈,補了妳被蝕損的那一塊,堵了冥界屍龍的牙……妳剩下的時間還沒有封神台長咧。」

龍雲兒早就有所猜測,聽了這麼一說,更是震驚,凡是涉及神魂的東西,必然代價深重,更別說分割神魂給人,這種事情做起來,肯定比割肉、割心要傷很多吧?

溫去病道:「涉及神魂的技術,是進入天階以後的神通,還沒進天階就玩這套,代價自然是不會小的,她……很看得起妳啊1

龍雲兒又是欣喜,又是慚愧,「我……我都不知道她為什麼對我這麼好,其實我……我沒機會為她做過什麼。」

溫去病沉默無言,自己之前把龍雲兒託付給香雪,是看中她身上的一些特質,既然香雪念著她對自己的特殊意義,不會對她下殺手,那讓她待在香雪身邊,或許能對香雪有些影響。

香雪當然也察覺到自己的用意,沒有拒絕,很認真地引龍雲兒入門,傳她金剛身,一路帶著她走過來,最後為她大大付出,再把人推了回來,個中意義……是表示她拒絕改變,不願意接受自己的「推薦」。

最關鍵的一點,還是在太一以命契相逼,自己與她分別露出這幾年深藏的底牌后,她讓自己見到血影神功,也見到自己秘練五德之氣,這對她是個不小的刺激,激得她做出決定,儘早完成血影神功的小成修練。

雲崗關驚天一爆,這一步踏出后,很多事情都不能再回復如初了……

溫去病無言一嘆,抬頭望天,七重寶塔金芒閃耀,英靈殿的上空驟然生變,一條虛幻的江河,橫貫整個天空,江河中有金芒點點,在流經兩人頂上時,繽墜而下。

「記住,不要開妳的命運之眼。」溫去病正色道:「否則腦袋爆了,沒人救得了妳。」

「啊?」

龍雲兒一怔,卻見滿天金色光點如雨,充滿祥和的氣息。

墜落下來的金色光點,為七重寶塔所吸引,大量朝這邊集中灑落,卻也有少部分,落在龍雲兒身上,一接近兩人半米範圍,金芒立時綻開,化為一朵朵的金色蓮花。

剎時間,兩人身邊如花海燦開,金黃色的蓮海,照得龍雲兒快睜不開眼,只覺得這些金色蓮花不光好看,更有種說不出的神聖感,讓人心生崇敬,最奇怪的是,這些金蓮與身體觸碰后,就化作一道道暖流,直透四肢百骸,滲入神魂。

「這是……」

龍雲兒大為詫異,如今的自己也算有了了解,知道高階踏入地階的關鍵,所謂的法相,就是元神的鍛煉,而天階開始,更一路都是神魂的鍛煉,只要是涉及神魂的東西,都很不得了……

「……功德!天地氣運所化,能為人身吸收,遇道家法門,則為無上道德金雲;遇佛門之法,則化功德金蓮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妳主修的功法是金剛身,演化出來的就是功德金蓮,如果妳當初選擇雙極輪的話……」

話未完,龍雲兒額頂一亮,不自覺地一仰頭,頂上雲氣凝結,出現一朵三彩祥雲,雖然還很小,也不甚亮眼,卻實實在在地成形了。

「……倒是忘了,妳有九陰玉簡的底子,看來這些日子以來,妳練功練得也很勤啊1

開口讚歎,溫去病心裡卻有很多驚奇,自古修練,走佛道同流路子的人不少,基本都是半調子,即使少數有成者,也沒聽說有人能同時凝結功德金蓮、無上道德金雲的前例,龍雲兒這狀況委實奇怪,或者說……怎麼會那麼好運啊?

自己金剛身的根柢已廢,所以才能轉修雙極輪,但寶相金身的根基,卻透過五德之氣的修練,保留於神魂,演化出來的,就是功德金蓮,可明明自己也練了雙極輪,怎麼就沒得到無上道德金雲?

難道……因為自己生活太不道德?或者,自己練的雙極輪,是走捷徑而成的三流……不,改良版?又或者,這傻丫頭得天眷顧,運氣值爆表,而自己選錯了職業,火槍手的運氣值是負號?好事沒自己的份?

溫去病一副「豈有此理」的表情,龍雲兒沉浸在喜悅中,沒有察覺,只是道:「這金蓮和金雲有什麼作用呢?」

「道德垂落,千刀萬劍不傷;功德覆體,雷劫不加身。這兩件練得好,以後在防禦上很佔便宜,至於其他方面的妙用,那都是踏足天階以後的事了。」

說到這點,溫去病又是一陣腹謗,總之就是當肉盾的苦鱉命,兩樣都得到,那就是雙重肉盾,是肉盾中的肉盾,說穿了,還是肉盾!

龍雲兒沒想到那麼多,問道:「為、為什麼我們會得到這些?因為我們救了那些獸人嗎?」

溫去病搖頭道:「不是那麼簡單的,做善事、積善德,是能累積功德,但這是累積在命數中,隨輪迴帶往來生,或是影響氣運,如果想強行提取出來,就要透過特殊的法陣、儀式,限制很多,導得出也未必收得到,多數時候都白白浪費了。」

「那……」

「這回是運氣好,妳們當舞台的城樓,本身就是多重術式複合體,香雪對這類咒法又玩得轉,她把乙太屍蠱全面鋪開,構築外圍法陣,一面搶救人命,一面就把累積起來的大量功德導出,她當時在台上……同時操作多個不同術式。」

想到那時的情況,溫去病益發慨嘆友人的咬牙堅持,這些全都不是計劃內的事物。

功德的本質,是氣運的一環,這東西玄之又玄,雖真實存在,卻不可見也不可觸,存於因果與輪迴之中,想將之導出使用,那是奪天造化,實在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香雪使用的技術,是碎星團摸索出來的不成熟結果,雖能導出,但必須滿足特定條件,才能接收。

首先,未種因者不得果,必須是有「功」者,方得「德」,不能轉給未建尺寸之功之人,甚至轉出的比例、額份,也是照立功的程度來分,半點勉強不得,絕不是想轉給誰就轉給誰。

再者,必須要有一件氣運之寶,作為導引,才能夠接收轉出來的功德,若否,功德只會流散,還諸天地。而氣運之寶的難得,還在神兵之上,當前帝國內流傳的神兵、神器起碼百餘件,但大成的氣運之寶,歷史上有沒有十件都難說。

武蒼霓加持不殺之誡的騶牙刀,是一件未成形的氣運之寶,勉強沾邊;遮日那王的獅皇金劍就比較夠分量了,卻遠遠還沒到大成。大成的氣運之寶,據說能抗衡天神兵,是自己都沒見過的逸品。

自己身上自然沒有這種東西,但五德之氣顯化神物,對功德尤其敏感,勉強可以用來充數,但當前修為未足,普通的環境下施展不出,只能在太一的神魔空間,或者至少英靈殿這樣的地方,才能以五德之氣顯化神物,完成接收。

大量的功德之氣,不住從虛幻江河中傾出,與滲入肉身,與神魂結合,說不出的歡喜暢快。

龍雲兒仰望上方,那道虛幻的江河,不住給自己強烈的感覺,眼部為此灼痛,像在呼喚著自己張開命運之眼,但想到溫去病早先的警告,硬生生把這衝動壓下去。

「那是命數之河,也是因果之河,如果妳後頭修為到了,俯視它,參悟天地大道,這可是不世奇緣,但對現在的妳,它的信息量太大,開命運之眼去看,小心爆頭。」

溫去病簡單解釋完,長呼了口氣,「差不多了……」

一語出口,強猛氣勁自體內透出,包裹全身的繃帶,寸寸碎斷,氣息宣洩出來,連座下的輪椅都炸得粉碎,龍雲兒退了兩步,又驚又喜地看見自家少爺穩穩地站起身來。

「走吧,找太一算帳去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