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四章 五德之氣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四章 五德之氣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上趟溫去病金身崩潰,血肉解散,事後養了許久,要不是因為肉身架構特殊,能夠剃骨換肉,怎麼都得養上個把月。

這回金身崩解,手邊又沒有適當的工具,龍雲兒正自擔憂,溫家哥哥要在輪椅上坐好一陣子,說不得還要儘快回港市,才能讓他恢復過來,哪知才沒幾天工夫,他前一秒還在輪椅上,后一秒就氣勢十足地站起身來,連輪椅都炸碎了。

前後的反差,龍雲兒真是嚇到了,不過,看溫家哥哥這麼神威凜凜地站起,雖然沒有巨碩的體型,但身上的氣勢卻與山陸陵相仿,就這麼站起身來,霸氣地說要找太一算帳,看在眼裡,龍雲兒說不出的歡喜。

龍雲姨一算帳?溫家哥哥,怎麼算啊?」

雖然氣勢強,但太一是什麼樣的存在?總不會是要去和太一打架吧?這……打得過嗎?

溫去病道:「打什麼架?我手上還有祂四萬多金葉,沒兌換之前,把祂打掛了,我找誰換去?先去把這帳清了吧。」

一邊說話,溫去病感受自身**的狀態,越來越是滿意。

單純的功德之氣,用處有限,但轉化為五德之氣后,上應金木水火土,內對智、信、仁、勇、嚴,演化五行,妙用無窮,其中有符合天道生長,滋養萬物的造化,直接讓自己身上的死肉重現生機,爆裂的筋脈重續,比什麼靈湯妙藥效果更好。

萬里沙海之役后,肉身崩潰,由乙太屍蠱、諸多特異材質建構的**,雖然比正常血肉強化許多,卻終究不是活物,每次受損,難以自然痊癒,只能替換,可五德之氣生造化,竟然讓那些沒有生命的死物,都像是活過來,出現生機,這就不是任何妙手巧匠能夠做到的了。

造化天成,勝過一切人力,就連自己都不能不服,特別是左胸之內的舒適感,都說明這次賭得沒錯。

左邊胸口,一縷暗紅色的血芒,悄然一綻,隨即隱沒,沒有太多的異象,也沒有人知道,自己已經將心臟改造完畢,並且度過最重要的險關。

萬里沙海之戰後重塑的肉身,還屬於原生**的「零件」,只餘下心臟、腦子,但心臟已有一定程度的缺損。

心臟是力量的源頭,如果不修補起來,一輩子也無法將力量提升上去,乙太屍蠱雖然能化形萬物,但耐久度非常要命,根本承受不起力量衝擊,更不能用來當修補心臟的素材。

舉世之間,能夠用來與心肌並存,甚至取代心肌的特殊材質,其實不少,但要用來承受高階以上,地階,甚至天階級數力量衝擊的,那就鳳毛麟角了。

能完全承受地階力量,將之發揮到最高程度的叫寶兵、寶器,天階的叫神兵、神器,以這意義來說,自己起碼也要找一件神器才夠用。

神器哪是這麼好找的?

還必須是能與血肉結合,不生排斥,有相生效果的異物,這種東西……聽就有聽過,看就沒機會了。

直到這次的狼王廟任務,最初自己還不確定貪狼之心是什麼東西,只是聽到「之心」這個詞,不自覺地留意了一下,後來也不怎麼查得到資料,直至看見托爾斯基的運用,才曉得這是給自己送寶來了。

與托爾斯基的一戰,自己沒法留手,將他打得粉碎,連貪狼之心都承受不住,碎裂開來,這或許也是天意,因為這件神器的碎裂,給了自己混水摸魚的空間,那些大的碎塊,自己難以染指,也使用不來,都要上繳給太一。

不過,那些碎塊與粉末,自己就能化用了。在龍雲兒抵達之前,搶先開胸動手術,將這些植入心房,花上幾天的時間去適應,盡量用本身力量去同化,以期能夠發揮出最大效果。

幾天下來,貪狼之心的稜稜角角,被磨得七七八八,但自己的**也基本撐不住了,不得不進入英靈殿,拿香雪贈予的禮物來當後手,運轉五德之氣,推動**生生造化,強行把新生心臟癒合過來。

補了心,配合九陰玉簡中的易脈法,戰力雖然還不能恢復舊觀,卻比之前要好上太多,後頭和人打肉搏戰又多了幾分底氣。

……自己的身體,靠自己修,數年來的宿願,終於得到實現,接下來若是能想辦法修補元氣,壽元也能相應延長。

溫去病拍了拍胸口,和龍雲兒一起再入神魔空間,太一像是早已等候在那裡,兩人一進入,悠遠而浩瀚的聲音便從四面八方響起。

「兌換物品?或接受任務?」

「我……」

溫去病還沒說話,龍雲兒一步搶在前頭,朗聲道:「我要使用錦囊,提交問題1

話甫落,一道彩光從龍雲兒身上閃現,琅環錦囊漂浮半空,耀發強芒。

「哇!妳沒從我身上學到教訓嗎?」溫去病吃了一驚,「這傢伙的答案根本是耍賴,一定難度以上的問題,祂直接一句不知道,問題就白白浪費了。」

龍雲兒點頭道:「我曉得,但我相信,太一還是要維持格調與規矩的,不會明明故意知道,卻說不知,只要是祂知曉真正答案的問題,祂還是會答的,況且……有個問題,我想問很久了,只有祂能告訴我答案。」

「什麼問題?妳懷疑妳不是妳爹親生的?這倒是很有可能。」

溫去病搖了搖頭,看看那已經大放豪光的錦囊,現在就是想把錦囊收回也來不及了,唯有讓龍雲兒問出她想問的話,畢竟,這本就是她的權利……

「太一!我想知道,到底用什麼方法,能讓溫家哥哥的身體康復如初?」

這個問題,龍雲兒暗自琢磨很久了,有了溫去病的失敗經驗在前,她甚至不敢把「身心」狀態全包含進康復的範圍,怕要求得太多,被太一反坑了,僅僅是要求一個身體康復的小願望。

溫去病聽了這話,都不禁啞然失笑,這傻丫頭提問之前,居然沒先與自己商量,如果能先打個招呼,自己就能把這問題縮限得更精準,實現性更高。

但不可否認,聽這丫頭那麼問,心頭確實生出一股暖意,向太一提問的機會,無比珍貴,幾乎可以解決世上九成九九的疑難,除了關乎那個人的事,恐怕再沒什麼別的能難倒太一,如果龍雲兒把這機會留作自用,說不定連冥界屍龍的隱患都能搞定,可她卻打一開始就認定目標,就是要問這件事。

這個問題,恐怕已經在她心裡盤旋好幾天了,估計是從上次太一宣布任務起,她就心心念念,反覆思量著這件事,只是剛剛沒逮著機會搶先提出,這才讓自己先用了錦囊。

察覺到這份心意,溫去病難得地笑了笑,向龍雲兒投以讚許的目光。

原本還以為自作主張會挨罵的龍雲兒,心頭一塊大石落了地,滿是一種甜甜的感覺,不過,眼前最重要的,還是太一的答覆。

無垠星辰之中,某一顆幽暗難明的星星,驟放光明,化成一支木簽,自九天墜落,飄降到兩人上方,化為太一的聲音。

「烏雲掩日終難久,神兵鋒芒破九天1

「大荒西朝,九頭妖龍肆虐,青武仙帝為誅妖龍,廣邀天下鑄器名匠,打造神器誅妖,當代名鑄劍師平劍秋,攜一家老小趕赴京師,精忠報國,鑄神器,滅妖龍,定天下1

「主線任務一:保護平劍秋入京,助其神兵出世,任務完成,獎勵金葉兩千。」

「主線任務二:待主線任務一完成後宣告。」

一連串話說完,溫去並龍雲兒面面相覷,這好像不是在逼自己作任務,而且自己兩人也沒打算要繼續作任務,更別說什麼大荒西朝,這聽來好像是要去別的國度,甚至別的世界,去保護並幫助那個匠師完成神兵。

這件事與自己半點不相干,可看太一的態度,莫非……治療身體的方法,就在這任務中?

「……這也能算答案?」溫去病揚揚眉,道:「我怎麼覺得這是個坑啊,挖坑給我,告訴我答案在坑底,讓我跳下去……我如果就這麼跳了的話,那不是很蠢?妳怎麼看?」

最後一句,是問向龍雲兒,龍雲兒與有榮焉,這還是第一次,溫家哥哥在大事上主動徵詢自己意見,當自己像個夥伴一樣,這真是天大的榮幸,而自己更不會浪費這份重視。

「我想……太一雖然沒下限,但基本還是說話算話的,大荒西朝確實藏著能讓溫家哥哥恢復的物件或訊息,為此冒一次險,是值得的。」

「哦……」

溫去病看著龍雲兒,曉得她不願讓自己碰觸到任何危險,卻還是建議自己接受這任務,本身抱持的,是一種積極面對問題的態度,而不是逃避,光只這一點,就勝過許多豪傑人物,值得讚許。

從自身經驗來看,太一的任務可不好接,再結合自己超級背的天運,往往機內藏機,變外生變,以為輕而易舉的任務,結果卻搞得九死一生,得不償失。

該不該接下這任務的關鍵點,在於另一個問題……

「太一,我問你,我的同伴香雪,她也接了任務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