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二章 五絕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二章 五絕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萬古江山震是全力發動的技能,以龍雲兒當前境界,甚至是透支而發,一擊江山震打完,半天眼前發黑,如果不是因為步雲靴自帶力場,穩穩撐住,這一下就直接摔了。

但更大群的蟲海接踵而來,江山震發過一次,無計可施,該如何脫困?龍雲兒心念轉動,打算使用一些溫去病贈與的防身道具,忽然,身後的城池一角,金芒閃動,一道光束髮出,正對著自己而來。

……自己成了攻擊目標?

一下愕然,光束來勢奇快,命中人後,張開成光網,將龍雲兒整個包覆在內,跟著,迅速往回拉扯,還沒給她反應時間,整個人就被拉扯脫離蟲海,進入光幕屏障,落在城頭上。

大批士兵模樣的人物一擁而上,幫龍雲兒拆去身上的光網,更七嘴八舌地同聲發問。

「快!快給女俠解網1

「女俠,妳辛苦了。」

「敢問女俠是何方人士?也是來支持大鑄的義士嗎?」

「幸好有妳拚命相護,馬車才及時入城,否則就壞大事了。」

連聲相問,一下把龍雲兒都給問懵,自己不過是保命求生,意外幫了那馬車一把,全是無心之舉,怎麼搖身一變,就成了義士?他們拉自己進來,就是因為這個嗎?

護城法陣全面開啟,所有縫隙都被封閉,那些魔蟲被擋在光幕外,不得寸進,但有些本來在城外,跑得比較慢的百姓,此時才撤退到附近,看見光幕完全放下,齊聲哀號,一下就被地上的巨蟲群給輾過,幾十條性命,轉眼間屍骨無存。

凄厲的慘叫聲入耳,勾起龍雲兒的少時記憶,心頭一陣陣發怵,側眼瞥向周遭,城頭上的這些守兵,表情悲憤,緊握著手中的槍與刀,卻沒人有太過衝動的動作……

不明究理的人,會以為他們冷漠,但與他們有著相同經驗的自己,卻一眼就能看出,這是經歷過太多類似場面后,所強迫鍛鍊出來的淡然,不能妄動,感情用事只會連累城內的所有人,無數血淋淋的教訓,早已向所有人證明了這點。

這種神情,著實讓龍雲兒內心震動,雖然是異界,但比起現在已經太平安樂的家鄉,這些士兵更讓自己覺得遇見了「老鄉」,有同病相憐的感受……

城頭上,有幾個穿著盔甲,相當威武的大漢,執劍指揮,看來是守城的將軍,從他們的神色來看,就算開啟了護城法陣,戰況也說不上樂觀……

龍雲兒有心相助,但隨即想起自己的身分,似乎……還是先弄清楚當前處境比較好吧?

「這位女俠請了,在下一家適才蒙妳所救,大恩不敢忘,特來致謝。」

一名穿著文士服的中年男子,留有短須,向龍雲兒一揖到地,滿面感激之情,龍雲兒連忙欠身回禮,慶幸這個世界的禮儀和自家差不多,不用手忙腳亂。

「在下陳有龍,身為一介鑄師,請問女俠名諱是……」

「不敢當,我……龍秘書,家鄉距離這裡挺遠,聽說大鑄,特別過來支持的。」

被問到名字時,龍雲兒最初的衝動,是直接回答許久沒用的本名,但轉念一想,第二身分還是早點習慣,別一下東一下西的,易生破綻,就報上了秘書名。

至於後續的回答……連溫家哥哥都不知道,自己雖然少出家門,但妹妹靈兒有時會寄一些話本小說回來,記述異想天開的故事,所以自己對於到另一個世界遊歷這種事,並不是沒有想過,也不是不能適應的。

抓緊先前得到的線索,更進一步,先和對方混熟,不引起懷疑,藉機套取更多的情報,爭取儘早融入當地。

……適應,就是來到異境后的生存重點。

……雖然不知道溫家哥哥去了哪裡,但在再次相逢前,自己要在異境混出點名堂來,讓他臉上有光。

……聽香雪說過,碎星團每到一個新地方,都需要自行調集物資,凡是頭領級人物,都要有籌錢、籌物資的本事,盡量不憑武力或卑劣手段,混得風生水起,四大武神都有這種不合理的非人本事。

……很遺憾,其他的人並沒有這種能力,這種不合理的要求,導致了碎星團的墮落,但自己想要試試看,如果自己也能作到,就能更往他們接近一步。

「大鑄關係深重,我在老家接到消息,就急急趕過來,想盡一份力,陳師父,不曉得有什麼忙是我能幫的?」

一心想要適應這個新環境,龍雲兒面不改色,卻異常心虛地說著謊。

自己對於大鑄是什麼,完全不知,不過,太一給的任務介紹,確實讓自己有所聯想。

這個世界有妖龍活動,這裡的人對此束手無策,要找名鑄匠來打造兵器,誅殺妖龍,大鑄可能指的就是這件事,那自己眼前所見的這幕,就是這些鑄匠要趕往帝都,卻被妖魔狙擊。

先示好應該沒錯,反正已經被誤以為是支持他們入京城的義士,順勢表現出對此事支持希望,也算順理成章,不會引起懷疑。

龍雲兒正色道:「前路兇險,多一個人守護,就多一份安全,我希望能為大鑄盡一份心力,對了……陳師父身為鑄匠,可曾聽過一位叫平劍秋的大匠?」

陳有龍聞言,訝異道:「女俠怎麼識得我平師兄?」

龍雲兒一怔,道:「平師兄?平劍秋是你同門?」

事情居然有這樣的巧法?得來全不費工夫,不用滿世界去亂找,直接就把關係人送到自己面前來?太一的任務還真是輕鬆……

陳有龍面露懷疑,後退了小半步,「我平師兄少出族門,在江湖上名聲不顯,近幾年更奉我師父命令閉關,日前才出關,知道他的基本都是……女俠妳從何處得知他的名字?找他意欲何為?」

說到最後一句,已經帶著明顯的警戒意味,陳有龍手按在腰間,似乎隨時都能發動某種器械,龍雲兒暗叫不好,這個平劍秋,居然還是個宅到爆的棘手人物,整天閉關不出,外界無人知曉,弄到自己一問就被人懷疑。

不過,整天閉關的人,本事都不小,或許也就是這種頂尖人才,才有辦法打造出絕世神兵,誅殺妖龍吧?

人看來是找著了,還可能就在剛才的兩輛馬車中,幸好自己誤打誤撞,幫助他們入了城,否則萬一被妖魔給全滅,這任務直接就宣告失敗,那就糗大了……

慶幸是很慶幸,但眼下……最重要的工作,還是先讓對方釋疑……

「這個……那個……」龍雲兒正色道:「其實我受人所託,老家有親戚交代,如果此行見到平劍秋,就帶一句話給他……」

……才講完就後悔了,自己真不是說謊的料,這麼扯理由,萬一對方問是哪句話,該怎麼回答?

陳有龍皺眉道:「女俠妳自遠方來,我平師兄這幾年不出宗門,怎麼妳會有親戚識得他?貴親是甚麼人?」

「這個……那個……我親戚叫太一……」

龍雲兒超想落淚,枉費自己一直努力想要適應環境,但怎麼越走越錯,快被自己挖出的坑給埋了呢?

驀地,一陣山座城樓都在搖晃,陳有龍差點一跤跌坐地上,幸虧龍雲兒援手拉住,這才沒有當場出醜。

城樓上,大批兵丁到處亂跑,忙著就所屬的防守陣位,操作城防器械,而在城牆之下,大批巨蟲來到光幕之外,萬蟲奔騰,用馬車般大的蟲軀,不住撞擊光幕,雖然沒能撞出裂痕,但震力不住傳入,城樓頻頻搖晃,土石簌簌落下。

「不好了1

「這波魔潮比平常猛得多啊1

「法障的能量快速消耗,這麼下去,很快就撐不下去了。」

「法障破,城就守不下去了,無論如何都要撐住1

急惶的叫聲,此起彼落,伴隨著城樓上益發劇烈的搖晃,龍雲兒也知大事不妙,而一名軍官模樣的人物,急急忙忙跑來,先向陳有龍一禮,再打量龍雲兒兩眼,道:「兩位,本城法障支撐時間有限,稍後我們會組織衝殺,希望能擊潰魔潮,至不濟,也要開出一條道來,護送各位大匠師平安離開。」

……衝殺?

龍雲兒相當讚許這裡的將官,大敵當前,認真應對,未失其志,還想著主動攻擊,這雖然是軍人本分,但自己以前可見過太多不本分的軍人,怯懦畏死,出賣所護的民眾以逃生……

但勇氣是一回事,眼前現實無比嚴苛,巨蟲群摧山犁原而來,數目之多,衝勁之猛,別說是普通士兵,就算十個八個地階高手,組精銳隊伍去衝殺,也是有去無回,據自己來看,城頭上這些將官、士兵的武力,大概也就中低階層次,這樣去沖,和送死有什麼分別?

陳有龍緊張道:「附近幾座城池能否來援?只靠杜華一城,如何能守?」

軍官搖頭道:「魔潮洶湧,他們未必能來,我們已經發出求救煙花,聽說有五絕中人正在附近,若是哪位大人物能來,杜華就有生機。」

陳有龍喜道:「五絕?是天君?女爵?還是病僧?只要他們其中之一能來,那就有希望了1

p.s預定,十六號開始上架,下下周一,請各位積極訂閱。

  • (快捷鍵:←)
  • 碎星物語目錄(快捷鍵:回車)
  • 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