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三十三章 病僧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三章 病僧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兩人的交談,龍雲兒在旁一字不漏地聽著,想要儘可能多了解這個世界的資訊。

他們提到五絕就喜形於色,顯然這五位大人物的名頭,在此方世界人盡皆知,很可能是顛峰武力這樣的存在,不曉得力量修為到了什麼層次?與自己的世界孰高孰低?

天君、女爵、病僧……這些名字,確實聽起來就很有高人的范,但杜華城勢危如累卵,真不曉得什麼樣的逆天手段,才能在這片魔潮下,守護城內蒼生?

龍雲兒一下出神,就看見底下城門打開,一批士兵沖了出去,卻沒有立刻沖向蟲海,而是靠著光幕的掩護,迅速列隊展開,十指結印,神情肅穆,不曉得在做些什麼?

這應該是此方世界的戰鬥方式,龍雲兒目不轉睛地注視,想了解這是什麼樣的情況,就只見隨著士兵們的結英運功,一個個氣血翻湧,流瀉出的氣息,讓龍雲兒異常熟悉。

……血脈的力量?

……這方世界,同樣使用血脈覺醒的技術?

血脈覺醒之後,力量翻乘,那也不過中階左右,連高階的都不多,這樣衝出去,還不夠巨蟲一口吞的,而且,血脈力量要發動就發動了,為何還要在那邊結印半天?這個世界的血脈力量運用,看來還落後自己世界甚多……

才剛這樣想,就看那些士兵的身後,浮現一道道影像,全都是各種獸形,有擎天神牛,有蓋世猛虎,更有吞日魔狼、拜月靈蛇……各種異獸顯現,散發出來的凶煞,有若潮水,讓遠在城頭上的龍雲兒心頭劇震。

……血脈力量能以具體形象顯現身後,這是……法相!

……這裡的武者,能提前凝出法相?

在自己世界,凝結法相是地階武者的特徵,這裡竟能提前做到?這些士兵才不過中低階,這麼早就能使用法相力量了?

龍雲兒震驚之餘,發現這些士兵身後法相雖然凶煞磅,可他們本身的力量並沒有太大提升,全然不似自己所熟知的地階武者,法相現,力量也瘋狂提升,那提前凝出法相,有何意義?

「奉靈1

「降神1

類似的兩聲大喝,在士兵群中此起彼落響起,暴喝聲中,他們身上電芒竄閃,籠罩在強光之中,而他們身後顯現的法相,也一下凝縮,降入他們體內,與本身肉體結合。

龍雲兒眼珠快凸出來,法相與本身肉身結合,即為成就法身,在自己世界中,這就是邁往天階的那一步,這些士兵不但能凝聚法身,還踏上天階了?有這種荒唐事?

法相與肉身一結合,士兵們體內的力量瘋狂提升,雖然遠沒有天階那麼誇張,卻也都有地階層次,考慮到他們之前的戰力,這已經夠不可思議了,前後只是頃刻間,一支百餘人的地階隊伍,就這麼毫無徵兆地出現了。

「殺1

城頭上的將軍一聲令下,底下隊伍如猛虎出閘,悍勇無匹地衝殺出去,那場面……是令龍雲兒心驚肉跳的景象。

一百多名地階武者,像一道潰堤而發的洪流,宣洩而出,那些巨碩的魔蟲,在這道無可阻擋的奔流之前,瞬間就被暴力斬開。

正在衝擊城壁的魔蟲們,無論是身軀堅硬,或是力大無窮,或是噴發奇毒,都難以威脅到底下的士兵,法相凝於肉身,構成近似法身存在的他們,力量雖只是地階初段,卻有對應各自血脈的神通,銳勁破堅軀,機變降大力,氣罩阻毒氛,承受住魔蟲的攻勢並反擊,將魔蟲迅速殺斃、粉碎,摧枯拉朽,快速清出一片空間來。

前一刻還情勢危急的城池,戰局瞬息逆轉,沒幾下功夫,這支小隊就突進數百米,這數百米內,全是各種支離破碎的蟲屍,不光是地上爬的,就連飛在天上的蟲海,也被密集罡氣掃射,大片大片地掉落下來,清出好大一片空間。

一支完全由地階組成的百人隊,實際出現在戰場上,就是這麼威不可擋,在龍雲兒的認知中,百名地階,足夠囊括西北大戰中,人族高手、禪師、南北獸王,要這麼多敵我勢力拚在一起,才能湊足,而在這個世界……一座城池的普通兵將加總,就抵滿這數了。

龍雲兒站在原地,倒抽著涼氣,本來還在暗自估量,這個世界與自己世界的武力差距,或許自己僥倖到一個低武世界,憑著高階修為,還能當個女俠威風一把,沒想到才幾下子就被打臉。

這邊隨便就用小兵湊了一支地階隊伍出來,橫壓自己那世界不是一點半點,龍雲兒覺得腦里轟隆隆作響,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進去,這擺明是個高武世界,非常的高武,自己想要及早適應,應該把頭壓低低的,而不是充什麼女俠……

但有一點很奇怪,這麼強的武力,橫掃整片蟲海是還有難度,但打通一條出路,卻不是問題,為什麼一早不用?又為什麼附近的將兵都還面有憂色?

「可惡!這些妖龍手下的嘍,數目太多了……」

陳有龍緊握著拳頭,滿面憂憤,口中更念念有詞,「時間快到了,該回來了,再不撤的話……」

撤?

不是正勢如破竹,兵鋒強盛,為什麼要撤?

龍雲兒愣然,心頭驀地一緊,命運之眼發熱,望向西北,只見那邊光禿禿的一座石山,別無他物,卻讓自己覺得不妥。

「……那邊,好像藏了什麼。」

低低的一聲,僅身旁的陳有龍能聽見,但這聲出口,卻像驚動了冥冥中的什麼,西北方一下天搖地動,那座光禿禿的小岩崗,驀地變形,捶砸地面,長聲咆嘯,凝化人形,迅速站了起來,赫然變成一個小山高的巨大石人。

「吼吼吼吼吼」

石人將近三十米高,仰首吼嘯,聲驚千軍萬馬,魔蟲們如受鼓舞,不約而同地仰首、抬身呼應,發了狂似的往前沖。

與此相對的,城樓上一片哀嚎慘叫之聲,像見了什麼極為恐怖的末日之物。

「完了,是魔將1

「妖龍麾下八大魔將的石魔1

「除非五絕神人來救,杜華城完了1

那些在魔蟲攻擊下,一直咬牙守城的士兵們,戰意整個崩潰,處處響起悲叫聲,龍雲兒錯愕之餘,也相當不能理解,那個小山般的石魔,固然看來難以戰勝,可這邊那麼多的地階,也不是擺設,有必要這麼崩潰嗎?

目光掃過戰場,情況已經整個倒過來,不知什麼時候起,那些爆發著地階力量的戰士們,力量狂跌,回落至高、中階的層次,舉步維艱,異常疲憊,彷彿把所有氣力都消耗殆盡,甚至有些狀況特別差的,大口嘔血,站不起來了。

龍雲兒一下明白過來,這種結合法相的奇術,顯然有很大的問題,不但維持時間有限,後遺症還非常大,現在他們已經脫力,巨蟲、蟲海重新圍攏上來。

杜華城這邊雖然開動器械,想要把人救回來,但那個巨大的石魔握拳一震,無形震波透發出來,這邊射出的光束還在半空,就全數被消滅,震波餘力掃到護城光幕上,光幕劇烈晃蕩,隨時都會破損。

「吼吼吼」

石魔眼中綻放紅芒,握雙拳發出怒嘯,震波狂襲而來,已經弱化的光幕硬生生被撕裂,城牆多處破損坍塌,不少士兵摔了下去,直接落入蟲海中,幾下慘呼,就成了骨渣。

眼看著周圍一片城破家亡的浩劫光景,龍雲兒再無暇考慮適應問題,滿腦子所想,就是這次慘了,應否立刻去找那個平劍秋,好歹先保住他的命……當然,大前提是也能保住自己的命……

蟲海大片湧來,危城將破,驀地,幾道黃光從天而降,落下途中迅速分化,化為千百碎片,將整座杜華城連同城外數百米,盡數護祝

一座座石峰、木林、竹原,拔地而起,參差錯落,演化出一個奇形世界,將滿城生靈,連同城外的部分魔蟲,一下兜攬在其內,護的護、困的困,攻守兩隔,江山大定。

奇變陡生,龍雲兒一下疵好像在什麼地方,聽什麼人描述過這個場面,卻聽見身邊爆起長串喜悅驚呼,陳有龍站了起來,手指著半空中出現的一道飄逸人影,喜悅狂呼道:「病僧!是病僧神人,我們有救了1

病僧?

大荒西朝五絕神人之一?

感謝老天,總算在絕望之際,有神人來救,但這個一襲雪白僧袍飄揚的年輕和尚,光頭背影為何看來……好像很眼熟?

「般若波若密,照見一切妙法!石魔,今日有貧僧在此,你等休想傷杜華城一人1

穩若磐石的聲音,堅定有力,正氣凜然,來自漂浮在半空中的那名白衣僧人,腳踏一團金色光蓮,遙遙與巨大的石魔相對,石魔吼喝連連,卻明顯有忌憚,不敢妄動。

一人傲對萬千魔海,僧影飄然若出世,氣勢無雙,滿城如聞救世之音,為之歡呼,只有龍雲兒愣在當場,半天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,勉強往旁邊移了幾步,恰好看見病僧斜轉過來的半邊側臉,腦中剎時轟然一聲。

……跨界旅行,首要的重點是適應那方世界。

……溫家哥哥,你……你也未免太能適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