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二章 出家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章 出家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溫去病點頭道:「一早知道了,平家起源於西海濱,鑄術大大有名,尤其擅於跨材質焊接,貧僧今次就是為此,一路追趕過來……幸好趕上,險些就誤了大事,不過這些現在都不重要,重點是……」

龍雲兒心頭一顫,不自覺地退了小半步,這不是因為自己的貢獻未獲認可,而是因為認出了溫去病的眼神。

那眼神,偶爾會在香雪眼中出現,基本就是想宰人的神情,不是有人沒命,就是有人要大出血。

……要倒楣的那個人,不會是自己吧?

「聖僧1

一名似是杜華最高守將的總兵官,在大批手下簇擁下前來,先向溫去病行禮,而後道:「聖僧,石魔被你收伏,不知……」

「切勿大意1

溫去病轉過神色,滿面肅殺之氣,厲聲道:「此魔追隨妖龍已久,怨氣甚深,以貧僧的修為,只能暫時將之壓制,待其脫出,恐怕為禍更烈,難以收拾,屆時,滿城百姓,浩劫臨頭,貧僧也再無能壓制。」

「什麼?」總兵官震駭失色,身旁的部屬也一臉的晴天霹靂,總兵官忙道:「那……那該如何是好?現在便撤離全城百姓嗎?」

「逃不了!茫茫苦海,何處是岸?命中注定,還得回頭,如何能逃?」

溫去病舌綻春雷,簡單一句,傳至眾人耳里,卻如雷霆震動,鎮住了因恐懼而慌亂的心,回望白衣僧人,見他滿面**中,更有慈悲之色,腦後彷彿都要生出光來。

「勿慌1溫肉里有張清單,你儘速把清單上的東西湊齊,交與貧僧,自可煉化此魔。」

總兵官接過單子后,只是一眼,就臉色大變,身邊其他人看了,也是一下就張大了口,想喊又不敢喊出來,就聽溫去病一聲長嘆,「切記!捨不得身外物,就保不住今日平安啊1

龍雲兒沒看見清單上的內容,但光聽這話,也猜得到大概,自己是不贊同這種行為的,可是和溫家哥哥對著干也是不成的,只能悶聲不語。

總兵官臉色難看,急急帶著人離開,臨行前還不忘替溫去病準備所在,供他鎮壓邪祟,念經作法。

溫去病老實不客氣地帶著龍雲兒進駐,一進門,反手打下各種禁制,隔絕內外后,溫去病由芥子環內抖出幾個蒲團來,直接就躺在上頭,一臉慵懶,把剛才的高僧風範扔九霄雲外去了。

「妳來得真是遲……」

溫去病斜眼睨向龍雲兒,搖頭道:「花了那麼多資源在妳身上,那麼多的好裝備,差點就以為用不到了。」

龍雲兒道:「溫家哥哥,你剛才那張清單是……」

溫去病大剌剌道:「保護費啊!他們想活命,我賣苦力,收點服務費難道不應該?就算要得狠一點……誰讓冒生命風險的人是我呢?先幹活,后收帳,我已經很公道了,覺得貴的人,可以自己去賣命啊,我絕對不強迫的。」

清單上所寫的內容,不是實質金錢,是各種藥材與造器素材,總計起來的花費,以杜華城的規模而言,溫去病控制在不用傾家蕩產,但絕對肉痛的地步。

龍雲兒問道:「用這些東西,真能煉製出鎮壓妖物的寶器嗎?」

溫去病搖頭道:「哪的話?這些純粹是我的人工費而已,如果還需要材料錢的話,肯定另外要他們出,羊毛出在羊身上,想保命平安,哪有這麼便宜的?」

龍雲兒奇道:「你不是順便撈一筆?是真斂財?那個石魔真的被你給……」

溫去病笑笑,從芥子環中取出一個袋子,裡頭有七、八顆巴掌大小,晶瑩剔透的五色珠,每一顆顏色各自不同,石魔所化的綠珠正在裡頭,發著幽幽碧光。

龍雲兒睜大眼睛,「這些都……」

溫去病道:「每一顆都是從石魔那等級的魔將身上取下,有些是撿便宜補刀撈的,大多是我自己殺的,總體實力……大概和我們那邊的地階巔峰差不多。」

「騙人1龍雲兒錯愕道:「我也看過地階的,地階哪有這麼強?」

溫去病道:「其實差不多,如果是那些法相大成,爆發法相之力的地階,就和那個魔將差不多。」

龍雲兒聞言,眼中滿滿的不可思議,「溫家哥哥,你身體大好了?殺掉這麼哪物?」

這是前來本方世界的最大心愿,只是想不到,自己遲到了那麼多,沒能參與,溫家哥哥的身體就大好了……

「哪有這麼簡單……」溫去病搖頭道:「妳多少也該感覺到,這個世界的力量運用,與我們不同了吧?」

龍雲兒點頭道:「他們……用的技巧,明顯是血脈覺醒,但又和我們的血脈覺醒差很多,不過,他們好像能用法相結合肉身,建構法身……」

「法身?」溫去病哂道:「狗屁法身,如果法身建構完成,那就是貨真價實的天階了,構成法身的幾件要素,他們全都沒有,別說真正的天階,就算武蒼霓過來,都能一個人掃他們一大票……嗯,我是說他們還在奉靈時間內的狀態,如果時效過了,她一個人可以全滅這些傢伙。」

龍雲兒微微點頭,從氣息判斷,那些戰士在集體力量暴增又回落後,甚至連最初的實力都保不住,有些嚴重的可能還跌落境界,整體加起來,還不夠一個地階單手掃的。

不過,為什麼兩個世界的力量,會生出那麼大的不同?難道就因為兩個世界不一樣嗎?

「先別想太多,有個基本理解就好,這方世界和我們的相比,什麼都快得多,戰鬥都傾向速戰速決,短暫激增,不勝則亡,不中即走的路子,所以這邊的人,都是短暫實力強,久斗就不行,而且因為什麼都速成,根底很虛,實戰力比不上我們那邊同境界的。」

溫去病搖頭道:「連帶這邊的高手也輪替極快,那個什麼五大高人,每年都會死一個,今年已經死兩個了,根本不值錢,那個什麼八大魔將也是……對了,妳來到這世界后,晃了多久?這時才來?」

龍雲兒尷尬道:「才剛到,不足半日,溫哥哥你呢?不會已經一年了吧?」

溫去病道:「一年十個月!這死太一,我傳送過來不見妳,找了幾天沒見人後,我就猜妳我過來的時間軸會有差……還好,總算來了。」

龍雲兒問道:「你怎麼會變成和尚的?」

溫去病笑了笑,不見尷尬,只有輕鬆瀟洒,「那就說來話長了……」

當初結束傳送,恢復意識后,自己所在的地方,是一個處處妖獸的森林,別說找個人來問話,了解狀況,光是逃避妖獸的追殺,就弄到屁滾尿流,狼狽到不行,差點就以為太一設了個殺局給自己。

好不容易才從森林中殺出來,傷痕纍纍,也把小半個森林摧毀成白地,出現在自己眼前的,是一所破落寺院。

那個寺院……第一眼看見,就給著自己一股特殊的感覺,明明是和金剛寺一樣的佛門傳承,自己卻在還沒入內看清楚時,就能感覺到兩者之間的差距。

寺院已經破落,沒什麼人煙,但與金剛寺那種紅牆、琉璃瓦的典型佛寺不同,這座寺廟完全以石材建造,古老純樸,處處是荒草青苔,沒有金剛寺的華麗**,卻另有一種嫻雅意象。

這與自己知道的佛門感覺……不太一樣,明明不在禪定狀態,這座佛寺卻給著自己一種異樣的寧靜感,讓心境自然平和,更吸引著自己往裡頭走去。

……有危險的可能,但……沒有危險的感覺,奇怪……

寺廟不知已多久沒人打理了,甚至連一張供桌都沒看到,只有一座殘破佛像,斜倚著牆壁。

石佛以坐姿呈現,雕刻的人明顯不是專業石工,這石佛別說具體形象,連輪廓都只是粗備,另用鈍器在身上畫出些線條,勾勒出衣袍、手印,如果此地不是佛寺,自己還真看不出這團半成型的石頭是啥玩意兒。

「……手工真不是普通爛的,還不如我自己來親手刻咧1

牢騷歸牢騷,但這座沒有面目的佛像,卻讓自己對著它,靜靜坐了下來。

只是它,不是祂,這僅是一尊沒有面目的佛像,卻沒有神靈的氣息……或許正因如此,自己才沒有生出警覺,靜靜地坐在它面前,與之對望。

空山寂寂,荒寺無僧,夜幕低垂時,無燭無燈,如此空寂,是爾所願?你留在這裡,是為了什麼?我坐在這裡,是想問你什麼?太一把我送到這裡,是為了你嗎?

一夜無話,日升又日落,自己就像著了魔一樣,怔怔坐在這座石寺之中,連著幾天,也不知想什麼去了,直到數日後,才被身後的腳步聲驚醒過來。

……是莫名力量牽引?還是自己真有那麼大的心障,化為心魔來擾?

迴轉過頭,見到一名面黃肌瘦,衣衫襤褸的老和尚,滿面錯愕地看過來,「這位施主,你因何至此啊?」

驚疑不定的語氣,好像還在擔心遭遇強盜,讓本來打算要解釋的自己,忽然改變了主意。

「大師,我想出家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