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三章 萬年不解之惑(周一求紅包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章 萬年不解之惑(周一求紅包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太一的跨界傳送,送到的地點,肯定都有祂的別樣深意,如果說那些林中妖獸,不是其真正目的,那出林之後必然經過的這座石寺,就是其用意所在。

如果是什麼魔窟、仙洞,那也還罷了,但佛寺的存在,確實讓自己想起了一些事來,關係到一度對碎星團傾力支持的金剛寺。

咒武傳承的四大勢力中,玉虛真宗與碎星團是一路勾心鬥角過來的,天斗劍閣、封刀盟與碎星團則是相當親密,天斗劍閣因為燕無雙的關係,被團員們視為「姻親」,司徒無視更對碎星團毫無保留地支持,所以進攻妖都的計畫中,盡量減少這兩派的成員,不想讓他們損失太重。

站在碎星團的立場,已方是特意留手了,但遭受損失的天斗劍閣、封刀盟,可不認為這是善意,後頭碎星團覆滅時,兩派都有參與捕殺,封刀盟也還罷了,天斗劍閣的追殺尤其狠辣,在燕無雙這瘋女人的主導下,幾乎是追殺父仇人那樣死咬著,對比起大戰時,碎星團給天斗劍閣的種種好處,想起真讓人氣炸了肺。

封刀盟也不值得信任,當初司徒無視與四大武神稱兄道弟,交情何等深厚,原以為碎星團遭剿滅,他怎麼也得出來說句話,逃亡中的碎星者曾對此寄予厚望,結果從頭到尾,他不曾現身,對此置若罔聞。

香雪因此對他氣憤不已,自己雖能理解封刀盟的選擇,也猜想內中或許也有幾分無奈,但不可能對他們毫無怨言,至於信任……那是再也休提。

唯獨對金剛寺,自己的感覺挺複雜,愧疚多於其他……

大戰中,金剛寺一路支持著碎星團,雙方合作愉快,自己更因為寶相金身、金剛身之故,與他們多所交流,曉得這群和尚確實是夠意思的人,更因為功法之故,修為越高,性情越趨於樸實耿直,那些思慮複雜,心存奸險的人,大多都被早早淘汰出去,十不存一。

如果有得選擇,妖都之戰時,自己真不想讓金剛寺折損太多,這都是一群好人,但很無奈,因為功法之故,修練金剛身的禪師,堵門、牽制的效果,遠勝其他門派,如果不用金剛寺的僧人,換其他門派,犧牲的人還要增添數倍,可以用幾個禪師就堵住的缺口,要動用天階……就算不吝惜別派人物的死傷,又哪有這麼多人可用?

情勢無奈,妖都一戰到尾聲,金剛寺的傷損最重,一眾天階、地階殞落,戰前本來都快可以排到八門第一的硬實力,一下元氣大傷。

這恐怕也是賈伯斯一開始就預備好的收場,當初在他的引導之下,不但金剛身被修創完成,讓金剛寺全體修練,後頭更在舍利之法上,協助金剛寺有大突破,直接造成的影響,就是寺中的初段天階、地階,雨後春筍般冒出來,高手的總量,幾乎是另外三家的總和。

不是沒有人質疑,這些提升過快的修行法門,練出來的地階、天階初段,會否只是水貨,中看不中用?但在戰場上連打過幾場后,攻擊、防禦俱皆強橫的硬實力,讓人無話可說,反倒開始懷疑,碎星團獨厚金剛寺,背後有否什麼目的?

……當時,所有人被金剛寺眾僧過於出色的攻防力震驚,被引開了目光,相對忽略了,這麼快速提升上來的力量,不但放大了金剛身原本欠缺變化、速度的缺點,更有根基不穩的問題。

這種缺點,各派高手自是一目了然,可這種程度的根基不穩,還在正常範圍內,只要花幾年時間,夯實基礎,隱患自然消失,相較於快速提升上來的好處,這點隱患根本微不足道。

……沒想到,賈伯斯沒留時間給他們。

碎星團創立后,不足十年,就把江山底定,更把這些花費偌大力氣栽培起來的高手,當成可拋的工具,在妖都之戰,一口氣消耗掉,藉以完成封神之戰的最後一步,天地安定。

……凡給予的,必加倍收回,賈伯斯所給予的好處,從來也不白給。

這一戰,是為了天下蒼生……至少從結果來說,確實是這樣,至於賈伯斯的個人心態,了解他的人壓根就不會想去追究,自尋煩惱,更何況大義名分確實在他手上,所以他對自己的行為相當釋然,連帶金剛寺眾僧似乎也對此事頗能看開,雖然頗有追究、討個公道的意味,卻沒有復仇的打算,在碎星團覆滅后,他們基本袖手旁觀,沒有一名禪師參與追剿。

作者不介意,受者似釋懷,反倒是身為參與者的自己,對金剛寺有一份歉疚之情,總希望要是有機會,能夠補償他們點什麼,尤其是阻擋香雪對他們動手。

香雪作為賈伯斯的嫡傳,從她眼中看出,可不會對金剛寺有什麼歉疚,雖然覺得「這群大光頭倒是一群厚道人」,但也僅此而已,不會主動針對,可若是有需要,而他們擋在途中,她也絕不會有分毫容情,這是自己希望能避免的……

料想不到,今日自己有另外一個機會,能夠回報這份人情,這是自己來到此方世界后,方才察覺到的東西。

金剛寺的傳承,雖然是把**練得如鐵似鋼,成就金鋼不壞之身,卻又把肉身修行視為末節,重視禪定,也就是精神、心靈上的修行。

這點是正確的,因為步入天階之後,主要都是元神、神魂的鍛煉,肉身的提升空間不是很大,佛門以禪定為正道,正是符合天階之後的無上大道。

然而,也正因如此,金剛寺的處境也異常尷尬,典籍中記載,修行需視**為臭皮囊,一切執著於肉身的貪嗔痴念,均是心魔之所根,可他們所得的各種功法訣竅,又均是肉身鍛煉之道,這……就讓眾僧無語了。

百年修行,朝暮勤拭,最終所成就的,是一個全然不重要,甚至可能有礙大道的無用皮囊,那……修行何意?

這是一個讓人非常哭笑不得的窘境,修練修練又修練,練到最後,如鐵似鋼,金鋼不壞,卻是往前無路,前路唯一的指引,則說之前大半生練的東西,全沒意義,練了也白練。

……那你他媽的倒是傳點有意義的東西下來啊!

金剛寺的歷代高僧,估計練到最後,心裡都有這樣的一聲吼,真是佛都有火,千載萬年前,開創本方佛門,留下金剛寺法門的那位尊者,或許是個個性與賈伯斯相若,專門坑人到坑爹的人物,要不然……就是自己也被人坑了。

就因為這樣的處境,所以當賈伯斯出現在金剛寺,拋出那句話,立即震動金剛寺眾僧,上從閉關的太上長老,下至高階的上師,個個如痴如狂,爭著跳坑。

本方世界的佛門,所傳精要殘缺,只見一隅不見天,並非真解,我有無窮妙諦,能解爾等萬年不解之惑。

這個坑,他們不得不跳,如果不跳,此刻的修行最終也毫無意義,哪怕是陷阱,只要有一線曙光,都好過繼續在這千載萬年哭笑不得的迴圈中轉。

很顯然,直到今日,金剛寺仍沒從賈伯斯手中得到解答,他們對於碎星者的找尋,不是為了報復,或是想得到什麼寶藏,所滋滋在念的,就只有一個答案。

……賈施主,說好的無窮妙諦在哪裡?

……千載萬年,這人世就是個坑,我們何時解脫啊?

那個答案的真相,賈伯斯應該是知道的,只是他也沒有告訴碎星團內任何人,否則,自己一早就轉告金剛寺,作為誠意之禮了。

但如今,自己似乎有這個機會,把那個答案告知金剛寺了。

這座石寺與金剛寺都是佛門,卻明顯有著不一樣的傳承,或許,自己能藉著這次到來的機會,對此方世界的佛門有所了解,比較一下兩邊的不同,然後……

不過,這個念頭顯然有點難度,因為自己才剛表示要出家,那名僧人就一臉錯愕,「施主,你昏了嗎?老和尚身上沒錢的啊,這座寺里也是沒錢啊1

……錢?

……在此方世界里,剃度出家都是為了錢嗎?聽起來好糟糕的感覺。

收起戲謔的表情,正經地提問后,稍稍有了了解,這座寺院曾經興盛,但破落已久,離森林又近,妖獸頻頻騷擾,寺中僧人不是跑光,就是早被吃光。

老和尚是遊方僧人,曾許下宏願,逢廟必拜,聽人說這裡有破落寺廟,就過來參拜一二,見到有個年輕人枯坐,開口便要出家,還以為遇上了強盜要打劫。

這個解釋,讓溫去病啼笑皆非,卻也看得出在此方世界,佛門……甚至整體人族的處境都相當不妙,在以妖龍為首的魔軍攻襲下,這些僧人甚至沒法保障自身安全,過得異常辛苦,種種情境,與自家世界以前的模樣,異常相像。

「……人族真是多災多難的種族啊,不管在哪個世界,好像都活得有夠苦難遭災的……」

彷彿為這句感嘆作註解,才嘆息完未久,忽然殺來的妖魔大軍,就替這座破寺帶來滅頂之災。

  • (快捷鍵:←)
  • 碎星物語目錄(快捷鍵:回車)
  • 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