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四章 舍利饗宴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四章 舍利饗宴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龍雲兒錯愕道:「那座佛寺被摧毀了?溫哥哥你來得及取傳承嗎?你當時就遇上魔軍了,打得贏嗎?」

看溫去病剛才隨手降魔的風采,些許魔軍根本不在話下,最合理的解釋,恐怕就是他在寺廟中得到了什麼,治好了肉身問題,強大起來,但事情這麼順利,聽起來不像是太一的手筆,祂把自己二人送到這裡來,可不是來度假兼撿寶的。

「沒這麼好運啦,老和尚告訴我,這裡的佛門傳承也是有缺,大概上萬年前,是佛門大興的時代,後來隨著妖魔禍起,毀道滅佛,各種傳承斷絕,現在只有一些殘缺法門,還散諸幾處大寺,敝帚自珍,不讓外人有機會接觸。」

溫去病搖頭道:「說沒幾句,那個老和尚就被幹掉了,我還以為他是什麼高人老爺爺咧,嘿,弄到我被魔軍追得連褲子都來不及穿,連滾帶爬地逃命,結果在寺廟後院找到一座舍利塔……」

龍雲兒表情一陣古怪,舍利塔中自然有舍利子,是高僧圓寂火化后所得,也是佛門傳承的重寶,但既然是重寶,在此方佛門傳承有缺的大前提下,東西早該被掠奪乾淨,哪會留著讓溫去病撿寶?

溫去病笑了笑,「不同的世界果然有差別,我至那時方知……這個世界,沒有化納舍利之法,舍利子對本地僧侶全無用處……他母親的,難怪傳承會支離破碎。」

說著,溫去病忍不住大笑起來,舍利子是金剛寺重要的傳承物,畢竟有些佛門絕學過於高深,就是寫成秘笈,時間一久,隨著佛法解釋歧義,往往就會走樣,遠沒有透過舍利,真意傳承這樣安全,本方世界少了這法門,就像做學問缺了紙筆,難怪傳承破碎。

龍雲兒聞言瞪大了眼睛,不是驚訝於兩個世界的差別,而是意識到,在技術獨佔之下會有什麼結果?

「難道……這兩年你……」

「猜對了!這兩年我隱姓埋名,白天扮高僧,到了晚上……」溫去病摸著下巴,怡然道:「我挖墳掘墓,乾的就是盜墓賊,只要有舍利子的地方,我逐個去造訪,就連天下六大寺院我都去了三家……」

那著實不是易事,六大寺院戒備森嚴,相當於本來世界金剛寺、玉虛宮那樣的龍潭虎穴,自己孤身一人,如何能進?說不得只好驅虎吞狼,趁著或直接引來魔軍攻城,兵荒馬亂之際下手。

縱使遭戰亂,六大寺院仍將經書、法器一類的重物,嚴密看守,難越雷池,但又有誰料得到,竊賊的目標不是傳承重寶,而是毫無用處的舍利子?加上有心算無心,就給自己輕易得手。

後來,佛門也算被逼入絕境,一年前的法華寺攻防戰,五絕高人之一的頑石和尚殞落,法華寺將破,僧眾窮途末路,竟然把舍利子碾碎成粉,當成避邪聖灰那樣揮霍使用,正在竊物的自己,看得是心痛如絞,再也顧不得危險,跳出來阻止,阻退魔軍,獲得滿寺僧眾感謝,就這麼成了五絕高人之一。

反正,妖魔勢大,什麼人族頂峰的名號,輪替太快,毫不值錢,就算是自己這樣不太把名氣當回事的,上位后也只覺得諷刺,沒什麼榮耀感……

「……我還是來得晚了些,舍利子都是最近千年內的,傳承已殘缺,我化納了三五十個,最終所得的訊息,是一些以羅漢、觀音為名的功法,出自傳聞中的佛門典籍,塵妄沙典。」

溫肉方世界的佛門……比我們那邊多出了很多神明,明王、韋馱、羅漢、菩薩、如來……」

龍雲兒訝異道:「這些都是什麼啊?這個世界的佛門神只嗎?怎麼……從來沒聽過的?」

溫去病道:「恐怕不只是此方世界的佛門神只,而是諸天萬界所共通,只是在我們那裡缺了……每一種神只的背後,都是不同的法門成就,我們那邊……只有金剛……缺了那麼多,難怪金剛寺往前無路……」

如果能把這些法們都帶回去,金剛寺肯定把自己當神拜,不過,太一顯然不打算給自己那麼好的便宜占,舍利中所得到的,基本都是武學功法,而不是佛門神通,不是直接可以拿回去傳法的東西。

倒是那些佛經、佛典,自己囫圇吞棗地看了幾十部,記下了不少,原來是想用來扮高僧,增加點氣質,但讀到後來,卻覺得內中有些玄妙,恐怕要整個讀通,有所領悟,才能澈悟,只是如此一來,花耗的時間精力也太大了,不合目前的需要。

龍雲兒道:「那……溫哥哥你就是靠化納舍利子,現在才變得那麼強的?」

溫去病搖頭道:「沒有的事,舍利子化納,我是讀取裡面的傳承功法,剩下的,頂多就是很補身體,至於變強什麼的……妳想太多。」

龍雲兒訝異道:「舍利子不能增長修為?那你是怎麼變得這麼強的?」

溫去病詭異笑道:「還用說?當然靠作弊啊,堂堂正正與人交手,那還能算是碎星者嗎?這也正是我要告訴妳的東西……」

與這個世界接觸不久后,自己就從他們小兵也能打出近乎地階之力的震驚中平復過來,進而看透背後的玄機。

「這世界的戰鬥主流,和我們截然相反,不是以本身駕馭血脈,而是完全把自己奉獻給血脈之源,換取短暫而強大的力量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換了是妳,用這種方式戰鬥,立刻就玩完了,冥界屍龍直接奪舍,吞噬妳神魂后連聲謝謝也不會說。」

龍雲兒聞言氣餒,本來還想說自己能否借鑒,哪知道直接就碰上這個檻?

不過,這裡的修行法門確實兇險,血脈覺醒的力量非常強大,所有人打從接觸的那天起,就小心翼翼學著駕馭,一旦失控,基本就是走火入魔,而這裡的人竟不畏走火,搶著把自身交給血脈操控,爭著附魔……既然是魔道,那難怪力量強橫如斯,卻又短暫了。

想通這節,龍雲兒又往溫去病多看一眼,敢肯定溫去病的變化與此無關,因為,打從碎星團時期開始,第一武神山陸陵的血脈真相,就是個謎團,他似乎從來沒用過血脈之力,而還原為溫去病之後,更是連提都沒有提過。

自己對此自然好奇,但想也想得到,這種牽涉到力量真相的底牌問題,必是不容觸碰的絕秘,自己可不會如此不長眼,專挑不該問的話題去問……

溫去病道:「我的情況比較特殊,自從發現了他們的力量運使方法后,我就試著分拆,找尋他們所沒發現的東西,最後在一個舍利子的古老傳承中,發現了他們曾經進行的一個研究。」

舍利子不能用於傳承,無法讀取,這點自然是可惜的,過去的高僧竭力找尋可能之法,最後,生出一個奇想。

使用血脈力量,是要將本身神魂,與血脈之源結合,如同奉請血脈之源的魔獸、妖獸降臨,發揮短暫的強大力量,但如果結合的對象並非妖獸、魔獸,而是在舍利子中留下神念的古代高僧,結果又會如何?

同為人族,又同是佛門修行者,兩相結合,怎麼都比以身飼妖魔安全吧?基於這個理念,那個時期的僧人們進行不少研究,只是最後都以失敗告終。

他們所遭遇的難題,在自己這邊很好解決,利用那個人與金剛寺合作開發的舍利技術,再開幾個煉成陣,直接就擺平了,問題是……自己有那麼沒腦子,搶著把本身神魂,交給某個根本不知道是誰的古代僧侶依附嗎?

這種搶著把命奉獻給人的事,自己可真是作不出來,就算自己願意,實行上也很有難度。

自己的肉身雖然殘損,神魂卻在持續鍛煉下,遠遠超出現有的肉身水平,距離天階只剩半步,能夠穩穩承接住自己神魂的對象,這裡可實在不多……自己壓根沒遇著天階級數的舍利子,就是有也不敢碰,省得一不小心,被人奪舍重生。

舍利子不能用,那能否改別的東西依附,來勾連此方世界的天地法則?

最理想的依附對象,莫過於神器,但神器往往都生成器靈,貿然依附過去,同樣危險,更別說……茫茫天地,自己從哪裡去找件神器來?

苦惱之時,忽然想到,自己身上就有類似物件,江山社稷圖是神器的仿製品,不是神器,部分妙用猶勝神器,最重要的是,江山社稷圖是數算一道的極致,道路與尋常的神器、神兵不同,也不會生成元靈,正是最好的依憑對象。

溫去病道:「……江山社稷圖,本身帶有許多時空類的演化異能,幾乎自成世界,神元與之結合,化為半個器靈的狀態,再配合一些裝高人的忽悠手段,唬唬那些魔將正好埃」

龍雲兒道:「只能對付那些魔將?不能打魔王?那條妖龍恐怕……」

「所以我等妳很久了。」

溫去病微笑著,瞥向龍雲兒手上的護腕,「江山社稷圖守御沒問題,要攻就挺要命,畢竟不是真正的神器,但……萬古江山鍾就不同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