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第六章 橫擊仙帝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六章 橫擊仙帝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殘破的人族城池外,無數妖兵、魔軍有如潮水,瘋狂湧入,血色、怨氣衝天而起,城內的幾十萬百姓,都在魔軍進襲中滅絕。

這不同於人族的兩軍交戰,瘋狂一點的賊軍入城后殺戮洗劫,妖魔完全就是不同的生物,進了城之後,掠取的首要重心就是生人血肉,什麼能吃能嚼的,半點不放過,更沒有留手的可能,直接就奔著滅絕種族而去。

無數哭號之聲,無數的殘肢碎肉,化成衝天血光怨氣,瀰漫著整座城的上方,卻讓攻入城中的大批妖魔如沐甘霖,歡欣鼓舞,還有包圍在城牆之外,有若潮水,密密麻麻的百萬妖魔,一同狂喜歡呼。

「……上華城滅了1

一名千年古樹所化的魔將,淡淡說道。在妖魔大軍的正後方,三名魔將漂浮半空,遙看著己方的勝利,三魔形態各異,有形如古樹,有冰炎化身,還有角犀鱷體,身上都散發著令人驚懼的邪氣。

冰炎魔將望向西方,眼神遙遙鎖著千里之外的某處,「石魔也被鎮壓了……沒用的東西,白白浪費了主上為他開智,這麼快就完蛋在人族手裡,墮我們的威風。」

鱷魔的聲音極為沙啞,「那個方向……好像是杜華城,莫非是病僧?」

樹魔冷哼一聲,「哼!又是那個錢僧,這傢伙總是死不去……」

沒有魔將願意承認,但又不得不認,這名位列五絕的新秀,已經成為他們最頭痛的一個人物,招引他們殺意的程度,遠在五絕中最強的仙帝、抗魔意志最堅的女爵之上。

一年前,病僧剛崛起時,表現出來的戰力並不強,更多是防禦、阻敵、惑敵的手段,像是一隻難咬的鐵烏龜,讓眾魔將不想處理,卻不覺得有什麼威脅。

……但這隻鐵烏龜卻狠狡猾!

魔將們很快就發現,不能將病僧當成烏龜看待,因為他除了防禦手段強,機動力更強,東跑西跑,還有一次護住整座城的佛門手段,詭奇多變,不是那種只會躲著挨打的笨腳色。

更討人厭的一點,是這個和尚非常陰險,守的時候像烏龜,攻擊的時候,完全就是一條毒蛇,專打悶棍,總在魔將們最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,避開那些老牌的魔將,專打那些新進晉陞,根基未穩的魔將,一擊必中,打完就跑。

短短一年的時間,被他所殺、被他助殺的魔將數目,超過其他四絕高人的總和,到了後來,魔將們都有種感覺,對上其他的人族高手,哪怕是動起手來最為勇悍的女爵,都是比武,可對上病僧,那就是作戰。

這和尚不求勝,不講究原則,什麼手段都能用,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殺敵,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就是魔將殞落。

近幾個月來,為了對付他,素來各自為政,彼此看不過眼的八大魔將,難得地聯起手來,卻還是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
過去的人族高手,牽絆很多,很好設套,尤其是那些矢志守護百姓的,一個屠城威脅,就可以把人綁住,死戰到最後,但這傢伙……根本不把威脅放眼裡,想幹啥照樣幹啥,最無恥的是,他最初還故意讓己方以為……他很在乎。

結果,在魔軍們屠城屠得不亦樂乎時,卻連接收到其他魔將被鎮壓、伏殺的消息,這和尚簡直是在外頭趕業績,只那一次,就有三名魔將殞落。

魔將基本都是妖龍陛下吐氣所化,開智之後,寄體成形,照說是無窮無盡,但折損太多,寄體之物供應不上,妖氣再多也沒用。

那個賊和尚……簡直就是魔將收割器,自從妖龍陛下肆虐以來,魔兵魔將從沒有怕過誰,可這一年……如今魔將們已經在商議,不要再單獨行動,必須要合兵共進退,以防不測……在石魔完蛋之後,這提案看來是必須執行了。

三魔都不想提這個人,提起來的感覺就憋屈,堂堂魔軍,縱橫當世,卻被一個人族鬧得縮手縮腳,別說沒對他造成有效打擊,甚至讓他難受都沒做到,他逍遙,己方苦悶,千軍萬馬任人家來去自如……唉,想起來就是一個「冏」字。

樹魔道:「他也蹦跳不了多久了,現在不是一年前,人族的國度正被我們逐個消滅,領地被我們佔據,包圍圈逐步縮小,病僧再會跑,被我們逼到角落只是時間問題。」

冰炎魔冷笑道:「他們也感覺到了,所以青武老兒召集人手入京,要打造針對主上的兵器……哼,痴人說夢。」

鱷魔搖頭道:「青武老賊多半是得到風聲,這才看準主上暫停活動,要凝結妖丹的此刻,想有所行動……他怎麼妄想是一回事,我們可沒理由要讓他稱心如意。」

交談中,三魔體內發光,一陣陣光暈,自體內化漣漪發出,片刻之後,亮光消失。

鱷魔道:「主上傳令,要我們全力截殺參與大鑄的各路人馬,不能讓他們成事,還會派出他的人形化身來協助我們……」

分身和製造魔將不同,耗損力量更為劇烈,但威能也強了不只一倍、兩倍,妖龍陛下正值元氣大量消耗的緊要當口,卻毅然化出分身,展露的決心不可謂不小,看在三魔眼中,也有許多的不解。

「……主上為何……人族不過跳樑小丑,在那邊妄想胡為,又成得了什麼事?我們來處理也就是了,哪需要……」

三魔都生出一個大不敬的念頭,莫非……妖龍陛下顧慮,青武仙帝想進行的大鑄,真能造出威脅它的東西?人族真有這能力?

這念頭想想可以,訴諸於口,那就是對妖龍陛下的不敬,三魔縱使心中存疑,也只能先按耐下自身想法,調兵遣將,準備執行任務。

「……咦?」樹魔動作一頓,「你們有沒有發現,那個賊和尚與一個人很像?」

「像?」

冰炎魔、鱷魔低頭苦思,尋找那一絲熟悉感的源頭,不久,冰炎魔開口道:「你是說……千年前的那個人?橫擊仙帝?」

一句出口,三魔神色登時肅然。

放眼當代,妖龍陛下固然是橫壓一世,無可頗至高存在,莫說妖魔之中沒人可比,就算放到人族,什麼五絕高人聯手起來,都不能與妖龍陛下抗衡。

不過,回溯歷史,橫擊仙帝的存在,卻是曠古絕今的一聲驚響。

千年前,同樣是妖亂大地的時代,當時的人族高手輩出,比今日還要強盛得多,而妖魔一方同樣不弱,雙方激戰已經數百年,死傷均重,人才卻層出不窮,直到橫擊仙帝出世。

最初,在群英閃爍的大時代里,那個年輕人並不特別出色,但他迅速地成長,所跨出來的每一步,都踩踏著滿滿的屍體與血路。

神擋殺神,魔阻滅魔,所有膽敢擋道者,盡數殞滅的超卓人物,不管哪個時代都所在多有,可相較起那些人物,橫擊仙帝就很異常,沒人知道他的道要走向何方,雖然身為人族,卻對人族並不親厚,一路走來,左打人族,右誅妖魔,還專門打悶棍,明明實力遠勝,就喜歡驅虎吞狼,挑撥離間,簡直是心魔降世,就是不相干他的事,也常常跳過來橫插一腳。

「橫擊」這個稱號,正是得自他的行為,無視敵我,不問情由,出來就是橫打一記,打誰倒誰,事了拂衣去,只留下滿場吹妹靼仔,根本就是來亂的!

大地上的人與妖魔看他就像看怪物一樣,這人不想拯救蒼生,也無意稱霸天下,基本就是到處攪亂,沒事見樹也踢三腳,當他一路走到最後,回過頭來,大地上已經沒有能與他相抗的存在了,就這麼讓他身與道合,成就仙帝之位。

妖亂大地的局面,被他打破,所有妖魔都被逐出大地,只能龜縮在地縫或海溝,不敢出來見人,開創了萬年未有的人族空前盛世,但終究因為之前他把人族高手也殺得太多,人才匱乏,隨著他成就仙帝后薨逝,這盛世不足十年,就被捲土重來的妖魔打破,大地重新陷入混亂。

之後千年,大地上再沒出現這樣的「怪物」,人族百姓偶爾會懷念,那千年前曾一度橫壓當代的千古一帝,妖魔也畏懼這個怪物的強大,但到最後,他們都選擇將這當成一段黑歷史,不願想起。

而今,病僧的行事作風,竟與千年前的橫擊仙帝有幾分相似,雖然他不可能成長到那樣的高度,但這個想法,仍讓三魔感到一絲驚悚。

……或許,該把病僧列為首要針對目標,不顧一切地將他除掉,杜絕這種可能。

……兵發杜華城,刻不容緩!

三魔開始動作,而在千里之外,幾輛馬車剛剛將瘟神送離了杜華城,車中乘坐著一眾鑄匠們,包括平劍秋與其家人,都在馬車裡。

溫去病身穿僧袍,與龍雲兒並騎而行,卻沒怎麼專心,不住屈指計算,口中也念念有詞。

「能演化四象的通明犀角,以應龍木燃光明火焚之,鑄煉三日三夜……」

溫去病笑道:「要嘛我瘋了,要嘛老天瘋了,這種方法最後如果能鑄煉出神器來,那就見鬼了。」

龍雲兒奇道:「他們的設計有誤?」

溫去病看了龍雲兒一眼,「除了這可能外,他們給假的設計圖,是不是更合理得多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