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十章 前因後果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十章 前因後果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天下五絕,踏在人族頂峰上的絕世人物,能夠拜入這樣高人的門下,不知是幾世修來的福氣,排隊都能排上幾十里去。

以平家今日的情況,平劍秋提出拜師的請求,完全就是攀龍附鳳,龍雲兒心中暗嘆,溫家哥哥沒可能答應,因為他從以前就不曾收過徒弟,碎星團時期如是,現在也不可能忽然轉性。

溫去病想了想,道;「唔,貧僧一身的本事,確實該考慮有個傳承,收徒這事……也不是不能考慮,令弟良材美質,貧僧一見就欣喜得很埃」

龍雲兒大為驚愕,溫家哥哥這話百分百不可能是認真的,但他為什麼要說場面話?他有虛與委蛇的必要嗎?

最奇怪的是,平劍秋聽到這樣的天大好事,居然沒有任何喜色,反而好像極後悔一樣,愣在當場,過了片刻,才堆滿喜色,表示等平春醒來后,帶他來拜見神僧,跟著便匆匆離去。

看著平劍秋的背影,龍雲兒若有所悟,轉頭望向溫去病,「那個平春……有問題?」

溫去病摸摸下巴,道:「至少不是普通人物,讓平劍秋願意為了他,把整個平家捲入風險中……妳是世家出身,最清楚這代表什麼。」

龍雲兒點點頭,滄溟龍家的人都自視甚高,家族管理也嚴厲,基本沒什麼欺男霸女的事情發生,但若說龍家子孫從不仗勢欺人,那就是搞笑了,畢竟這些人在家族中個個桀傲不遜,誰也不服誰,出了外頭也是一樣倨傲,自己認為沒有盛氣凌人,已經夠放下身段了,外人卻覺得他們仗勢欺人……類似的摩擦,從沒有少過,真不知找誰說理去?

大門派有大門派的驕傲,自家子孫犯事,外人上門討公道,就算能秉公處理,也不會有好臉色,護短多多少少都有,這些無法避免,但有一點,也是龍家子孫都心裡有數的。

護短,這行為只在不牴觸家族根本利益、不危及家族的前提下發生,如果家族成員招惹什麼大禍,為了保全家族的群體利益,必定會犧牲個人,沒有半點人情可講,哪怕被犧牲的那個人全然無辜、平時再得人緣、立下多大貢獻……該為家族犧牲的時候,就非死不可。

……對於這點,自己可以說是深有體會,也正因如此,自己才有家難歸。

從這點來看,平劍秋的行為很不合理,以平家今日的處境,再沒有比家族延續更重要的事了,他卻為了一名晚輩,將本就衰弱的家族捲入狂濤猛浪之中,就算過了眼前這場,保不定後頭就被人上門復仇,賠上整個家族。

「不過……這位說是平劍秋的親弟,本家中的本家,分量自然不能和普通家人相比,為了他,讓家族置於風險,也是情有可原。」

龍雲兒邊思索邊道:「剛剛來的路上,我聽平家人說,自從上代老爺子去世后,這一代就只剩下平劍秋和他弟弟兩個,平劍秋對這個弟弟惜逾性命,偏偏拿他沒辦法,平劍秋一直未有娶親,如若有什麼萬一,能繼承平家的,就只有這個幼弟了……溫家哥哥你覺得什麼地方有問題呢?」

「現在還不確定,只是覺得這傢伙一直想把我的注意力,從他弟弟身上引開,又是主動給設計圖,又是要求拜師,想被我拒絕,好轉開注意力,真聽我說要收,反而被嚇到,又要裝沒事……太不正常而已,讓人想多試他一試。」

溫去病聽著龍雲兒的話,觸摸著玉板,隨口道:「倒是妳,挺包打聽的啊,這麼快就和他們混熟了?」

龍雲兒赧然道:「也沒有,就想說平家是任務核心,多了解一些沒有壞處,情報就是力量。」

溫去病看了龍雲兒一眼,「妳還記得任務?這個世界的基本概況,妳了解了沒有?」

龍雲兒俏美地吐了吐舌頭,還好自己早已有備,猜到會被問這類問題,私下花時間找人探聽過,不然現在就要被溫哥哥當白痴看了。

這個世界的歷史,倉促間不可能了解太多,而且,這個世界的人們,對於幾百年前的事情,基本上也都不關心,所能問到的,大體上都是這五百年內的事。

自千年前人族盛世崩壞,妖魔捲土重來后,人族雖然再難維持大一統的興盛局面,卻也還能偏安半壁,倚賴天險,與妖魔抗爭,維持個平局,真正令這情形被打破,重現妖亂天地的慘況,是九頭妖龍出世以後的事。

數百年前,九頭妖龍出世,對於它的來歷,一直也眾說紛紜,連妖魔自己都搞不太清楚,有些說是天地穢氣所聚,有些說是上古妖神的遺骸,累積靈氣后,重生開智,獲得新生,也有些說是大妖雜交的後代……各種說法,莫衷一是。

唯一可以確定的,它非常的強大,九個龍頭各具不同威能,有高度智能,妖軀金鋼不壞,無懈可擊,在它開始肆虐后,無論人或妖魔,從未出過真正能威脅到它的對象。

九頭妖龍的強,不僅限於自身,更在於開智之後,它收服其他的妖魔,納入麾下,建立體制,組成一支席捲天地的魔軍,到後來,它甚至主動製造強悍的妖魔,化為魔將,幫著它統御軍隊,征戰四方。

人類最初還沒有太深刻的感覺,但隨著**的妖魔勢力,一一被滅,素來散亂為政的妖魔,納於統一的指揮下,征伐的腳步終於踏到人族家園,而且一來就是洪水猛獸之勢。

單純比較人族、妖魔的戰力,其實並沒有那麼大的差別,但多了九頭妖龍這個太過巨大的存在,勝負的天平就從沒有平衡過。

人族之中,並不全是苟且偏安,看不到將來危機之士,在九頭妖龍逐步收服魔軍勢力時,就有人意識到未來的浩劫,而進行種種準備,或是調查弱點,或是挑撥其他妖魔對付它,或是進行刺殺……各種努力,數以百計,雖然爭取到了點時間,但終究在九頭妖龍的壓倒性實力下,這些努力全都破碎,讓浩劫到來。

如今,妖魔大軍席捲天地,步步進逼,人族城池一座座被吞下,裡頭的生民都成了妖魔口中肉,到了危急存亡的關頭。

人族這邊的頂尖高手,最出色的就是「仙帝」、「天君」、「佛子」、「女爵」、「病僧」,是人族抗衡妖魔的希望。

五絕之中,除了病僧新晉未久,女爵獨來獨往,剩下三名,都是有家有派的領袖人物。

青武仙帝是當今人族的帝皇,身為五絕之首,繼位以來兢兢業業,滿心所系,就是誅滅妖龍;須彌佛子、龍虎天君,則是天下佛門、道宗的領袖,目前都在帝京,把力量團結於一處,與仙帝共商大計。

十年之前,當時佛道兩派的首領,「天師」、「佛尊」有感妖龍勢大,不惜燃收壽元,聯手推算天機,得一機緣,兩人將這結果告知仙帝后,拚著殘命,前去刺殺妖龍,雙雙殞落。

青武仙帝琢磨多載后,終於參透,進行籌畫,更廣告天下,進行大鑄,邀集各方名匠,齊心打造誅魔之器,以齊扭轉乾坤,拯人族於危亡。

「……人們說,青武仙帝所參透的那個玄機,就是這次大鑄,會出現一柄神兵,是妖龍的剋星,這是人族最後的希望。」

龍雲庖埠吞一給我們的任務相同,溫哥哥你怎麼看呢?」

溫去病笑道:「我看夠懸,這方世界的造器水平,沒有高段到能夠穩定製造神器的地步,能不能打造出來,都還是未定之天,就算真打出來了……九頭妖龍如果是天階那一級,我看不出隨便拿把神兵去它面前晃,除了送寶,還有什麼意義?」

神兵,是能夠負荷天階力量,讓天階高手發揮十足戰力的兵器,雖然很了不起,但也僅是如此,並不是隨便拿把神兵,就能誅殺天階存在,哪怕是已生出靈智的神兵也一樣。

即便是一名天階手持神兵,都未必能穩殺另一名天階,想要純靠兵器來殺天階,起碼得要是絕世神兵的等級,至於青武仙帝的大鑄,能不能打造出絕世神兵來?這種事溫去病連想都不敢想。

龍雲兒道:「其實比起任務,溫哥哥你不會把本來目的給忘了吧?我們之所以到這裡來,是因為這裡有治療你身體的法門……真的有嗎?」

溫去病沉吟片刻,道:「或許有吧,這兩年之中,我也不是什麼都沒想,佛門那邊好像有點線索,這次入帝京,我首要目標就是玉佛寺……如果說有什麼可能鑄造神兵,我想就是那邊了。」

說完,溫去病把玉板放下,笑道:「平家的這個設計,真是異想天開,構想是沒錯的,但我不信以平家現在的技術,能夠完成,甚至我懷疑這也不是平家人的設計。」

龍雲兒奇道:「有什麼問題嗎?是有旁人代筆?還是……抄襲?」

溫去病搖頭道:「說不上抄襲,這玉板年代久遠,應該是平家先人,從道門那邊得到的,看來傳言非虛,平家以前曾與道門淵源密切……這麼一來,事情成功又多幾分把握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