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十一章 道門淵源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一章 道門淵源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溫去病表示願意指點,平劍秋託辭等平春傷好,就帶他來拜見聖僧,事後當然是有多遠躲多遠,就當這話從來沒有說過,溫去病也不急,直接就把這消息放出去,平家登時成為目光焦點。

病僧是公認的高人,過去的一年裡,人族對抗妖魔的主要戰績,基本都由他和女爵包辦了,能拜在這等高人門下,不知是幾生修來的福份?他有意指點平家後輩的消息傳出來,整團人都炸了,平家一下被推到風口浪尖上,羨慕者有之,妒恨者有之,更還有人主動跑來磕頭,希望也能追隨病僧大師,拜入門下。

「佛家講究緣法,有緣則度,無緣則不入……」溫去病雙掌合十,笑容一派悠然,「貧僧與那孩子……有緣啊1

話中許多未盡之意,讓人浮想翩翩,聽的人前腳出門,後腳……各種想像力十足的流言就傳了開去。

當初病僧出面,點化楊猛,這是一段緣法,但度惡需盡,聖僧自然不願平家輕薄小子再危害他人,所以要教化於他,了結這段因果。佛家因果之說,冥冥中牽涉極多,如果再往前推想,天知道前世今生,病僧大師又與這少年有過什麼?

話越傳越玄,人人談論之餘,也都扼腕這等好事為何不落在自己頭上,平家家道早已中落,現在不過憑著祖上的一些名頭,裝模作樣,接一些訂單,哄一些不知情的外人,其實他們現有的技術,早已算不上獨門,只要是內行人,完全可以用更便宜的價錢,在其他商戶打造出近似的東西。

此回大鑄,平家響應上京,說是共襄盛舉,打造誅魔之兵,途中各路匠師頗為禮敬,其實心裡各自雪亮,平家無非是個陪榜湊數的,別說神兵,就連寶兵未必……不,是肯定打不出來,全無威脅,看在他們祖宗的面上,客氣些無妨。

各種傳聞,引起人們的興趣,隨著議論,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也漸漸浮上面,大家都是同一個業界,平家的事,外人不知,同行卻看得清清楚楚,在一輪又一輪的討論后,終於被導往另一個方向。

「……說來也奇怪,這裡那麼多人,就算只看年輕一輩的,底子好、品性純良的優質美材不知有多少,神僧要收徒,為什麼會是平家那個小淫棍?」

一名年輕的學徒,恨恨望向平家的隊伍,旁邊還有同伴提出疑問,「真奇怪,神僧為何看上平家?難道姓平的小子前世真和佛門有因果?還是……平家曾與什麼佛門大人物有淵源?」

「這倒沒聽說。」一個白鬍子老匠師道:「平家現在這鳥樣,還能和什麼大人物有淵源?不過,我倒是聽前輩說過,平家與道門是有點關係的。」

「哦?什麼關係?」

「前輩說,不曉得多少年以前,平家祖上曾救過一位道門天尊於危難,得他承諾報答,結下了淵源。」

眾人聞言,倒吸了一口涼氣,道門天尊耶!雖不知道是哪個世代的,但能為列天尊,那就是遠遠超過現任天君的大人物,平家能得他承諾報答,怎麼今日還會落魄如斯?

果然,旁邊另有一名打鐵匠似的粗壯漢子,聞言搖頭道:「那都是謠傳罷了,十年前帝京碧天觀甄選兵器商時,平家被當眾斥責離開,失了今後參加甄選的資格,如果真有那段淵源,又怎會被掃地出門?」

身旁的人紛紛點頭稱是,而當這個謠傳被傳來傳去,最終傳到平劍秋耳中,這個中年匠師險些連滾帶爬地去求見病僧,希望能得他庇護,否則成為注目焦點,卻沒有相應自護能力的平家,很可能沒命上京。

溫去病笑道:「平大匠來得真遲……不過,平春小兄弟呢?」

提到平春,平劍秋尷尬道:「他……我也不知跑到哪去了……大家休息的時候,他就跑沒影了這孩子頑劣得很,頑劣得很……還請神僧多多指教。」

同樣是說請指教,這次的口吻就老實得多,溫去病笑了笑,既然是團隊上路,就不怕這小子跑天上去,只是看這神情,應該不是平劍秋故意把人藏起來的。

正說著,龍雲兒已皺著眉頭,似乎不太愉快地回來了,她剛剛說要打水,短暫離開,這時卻一副不高興的表情,肯定有了什麼事。

出身名門,教養極好,龍雲兒的情商之高,在溫去病所識的眾人中,只有韋士筆能比,要讓她發火可不是一件容易事,而她看平劍秋的眼神也頗怪,連他告辭離去時都沒向他打聲招呼,這個異常表現,溫去病一下鎖定了目標,再排除幾個可能性后,他表情也怪起來。

「……妳又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?或者……妳被調戲了?」

溫去病揚揚眉,還真不相信在這方圓十里內,有什麼人夠本事調戲這位大美人?

金剛四蘊加身,神器在手,這可不是說笑的……

見周圍沒了旁人,龍雲兒微微嘟起了紅唇,只有在溫家哥哥的面前,自己不介意稍撒撒嬌,不太過壓抑情緒,偶爾也像個普通女孩一樣。

「我遇見了那小子,他剛被某家的小姐給拒絕,還打了耳光……他看見我,就來問我要不要跟他……跟他……那個,我聽不下去,就……就走了。」

龍雲兒靦腆說著,看見溫去病眼神中的揶揄與不信,只得坦承道:「我走之前,絆了他一腳,他摔了一下……應該不重的。」

邊說著,龍雲兒驕傲地抬起了下巴,現在自己可是有武力了,再不像許都那時,碰上好色登徒子,只能驚惶啼泣,全無抵抗之力,如果再遇到像高家老三那樣的色狼,不必溫家哥哥來救,自己一定把他打成……嗯,火車頭!

溫去病看著龍雲兒自信的表情,再往下看看她無意識高挺起來的胸口,啞然失笑,「他被我揍過才多久?現在都還是豬頭一個吧?這麼快就又動起來?」

龍雲兒氣鼓鼓道:「對,真是可惡,一點都沒有學乖,溫哥哥你下回再教訓他的時候,幫我多插他幾下。」

……還是溫家哥哥厲害,插人眼睛,都可以只痛不瞎的,要是自己動手,恐怕直接就把人打得稀巴爛了。

溫去病道:「不是有沒有學乖的問題……哎,還是我自己走一趟吧。」

就算不論平家隱藏的秘密,平春的言行也頗異常,紈褲子弟、衣冠禽獸,自己可交往得多了,好了傷就忘記教訓,那是再正常也沒有,但傷還沒好就不計教訓,這就不尋常。

飽暖思淫慾,這話絕對是有道理的,思淫慾不會比保暖重要,登徒子往往出身優渥,也比普通人更怕死,傷還沒好,就搶著出來搭訕、調戲,這也太急色了,又不是業務員在趕業績,至於嗎?記得他肩骨粉碎,應該痛得厲害,頂著這樣的痛也要去調戲婦女?這……堪稱一代淫雄啊!

不尋常的狀況,溫去病覺得有異,親自去看看,照龍雲兒提供的線索,一路尋到小溪邊,果然看到那個輕浮少年。

被猛揍一頓,才是前天夜裡的事,瘀腫未消,加上……龍雲兒剛才的描述,說得恐怕輕了點,那一摔,著實很重,頭破血流,他正在那裡拿手絹沾水擦傷。

溫去病沒打算繞彎,老實不客氣地直接現身,坐到那個少年的面前,大剌剌地道:「隊伍已經走了,你還留在這裡,不怕被扔下嗎?」

平春看了溫去病一眼,眼中無敬無畏,似乎這個天下五絕之一的病僧,在他而言就和普通人一樣,搖了搖頭,淡淡吐了一句,「我看不起你。」

「哦?」溫去病笑道:「當著我的面說這話,你不怕後果?」

平春抬著下巴,一臉的硬氣,「除了打死我,你還能威脅我什麼?一個人不能說自己想說的話,與死何異?就是死,你也不能讓我不說話1

……居然碰到了個怪小子,之前只把他當個普通的好色之徒,倒是把人看扁了。

溫去病揚揚眉,道:「我是當世高人,五絕之一,彈指可殺你,滅你平家不過反掌之功,你為什麼看我不起?」

平春一怔,想不到對方沒有動手,卻還和自己討論起這個,這可不是正常人的反應,但既然他沒下殺手,自己就更可說話,「你身邊那個姑娘,是我從來沒見過的美人,書里的天仙也沒她好看……」

「……你看的書太少了,下次換幾本帶彩圖的看看……等等,這關我什麼事?」

「你都沒注意到,她看你的眼神很特別,女人只有真心喜歡一個男人,才會在看他的時候,有那種隨時都像要笑出來的眼神……她很喜歡你1

平春理直氣壯道:「有這麼漂亮的美人,與你同行數日,卻還是處子之身?這樣的美人,全心喜歡著你,你卻出家當和尚?如此暴殄天物,不珍惜生命的美好,還問我為什麼看不起你?有什麼比這還蠢的?不能享受生命,五絕高人又有什麼了不起的?」

溫去病的表情些許扭曲,早知如此……就不問了,自己真碰上了個怪人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