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二章 莫名其妙的大人(周一求紅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二章 莫名其妙的大人(周一求紅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對於別人說什麼看得起、看不起,溫去病基本都不怎麼在乎,在港市時,別人的看法自己基本都是當放屁,但為了這理由被人看不起,還真是頭一遭,聽完理由后,他只有滿滿的啼笑皆非感。

……看老子身邊有美女卻不吃,就瞧不起人了?老子在港市裡夜夜笙歌,天天醇酒美人的荒淫生活,難道也要逢人就說嗎?真是熊孩子!

不過,龍丫頭的眼神……傷腦筋,事情走到這一步,這並不是自己當初的目的啊,雖然……自己好像也沒有為了避免這情形出現,特別做些什麼就是了……

微覺懊惱,就和這小毛孩子有一搭,沒一搭地閑扯起來,說些什麼自己也沒在乎,無非是順口亂扯,趁機整理心情而已,但聊了一陣后,發現這傢伙確實不是單純的色鬼。

他似乎是……把這當成是歌頌生命的一種方法,反正在九頭妖龍帶來的末日氛圍下,人族惶惶不可終日,與其每天一睜眼,就想自己時日無多,不如拋開一切,盡情享受……為此放浪形骸,只顧眼前美好的人著實不少,平春的作為也不算太奇怪。

「……我一不靠騙,二不用強,三不使卑劣手段,什麼也是你情我願,有什麼問題?」

平春認真道:「那婦人……明明是她向我訴苦,說她丈夫粗魯無文,不體貼她,總將她冷落在一旁,只顧著家族事業,她空虛寂寞,我勸她及時行樂,把什麼煩惱都忘掉,她樂呵呵的……我做的是好事,是你們這些大人莫名其妙1

溫去病哭笑不得,自己在港市也有許多荒唐的紈褲朋友,說的話那才真叫禽獸不如,和他們相比,平春的想法不過就是開放了些,但為何自己聽了,會超想一巴掌打下去呢?

難道……自己也拿著年紀來看人,因為他年紀小,他說胡話自己就一巴掌,而那些紈褲闊少、幫派混混,欺男霸女,為非作歹,自己卻與他們酒到杯乾,當沒聽到?

自己也不過二十來歲,別說年輕,在一些前輩眼中,根本就是乳臭未乾的小鬼,怎麼才一轉眼,自己也用大人的立場來壓年輕人了?

只要想到這裡,想揮出去的那巴掌,就打不下去,只能苦笑著冒出一句,「或許吧,但記得將來哪一天,有個長得比你更帥的小子,不用騙、不用強、不用卑劣手段,和你老婆一起及時行樂……那時候,你千萬不要也變成莫名其妙的大人啊1

隨手一掌,拍在少年未受傷的那個肩膀上,一下把他拍得呆了,似乎他從沒想過有這種可能……

溫去病看了出來,笑道:「什麼道理都是一樣,說別人容易,自己要做就難了,小鬼,大人也不是那麼好當的。」

平春懊惱地低下頭,沉默了幾秒,才又抬起頭,道:「和尚,你是好人。」

溫去病莞爾道:「怎麼?沒看不起我了?」自己還真成了青年輔導師了……

平春道:「你……你是第一個沒擺長輩架子,聽我好好說話,也和我平等說話的人,其他人都只會一巴掌呼過來……」

溫去病腹謗,自己同樣也想呼那一巴掌,只不過忍住了而已,如果你這毛孩子繼續說下去,自己未必能忍得下……

平春直視溫去病,道:「你是好人,我就直接對你說吧!不用盯著我家的傳承了,什麼道門淵源,我很清楚,根本就沒這事。」

「哦?」溫去病揚揚眉,有些意外,卻也沒想否認,「你知道?」

平春點頭道:「從我小時候到現在,就很多人來試探,還有人抓我家人去拷打,不相信我們什麼都不知道,總懷疑傳說里的道尊賜下什麼寶貝給我家……其實,那都不知道是我多少代祖上的事了,可能根本就是謠傳,如果我們真有那麼強大的後台……」

苦笑一下,平春緊握起拳頭,恨聲道:「今天我們家又怎會是這樣?若我家有道門做後盾,那還不是想殺誰就殺誰?那些欺侮我家的人,我……」

溫去病察言觀色,確認少年沒有說謊,說的是真話,但卻未必是事實。

平家的傳承,最有可能知道一切的,當然是平劍秋,平春說沒有,可能只是他不知情,不能做准。

但人情也好,賜下寶貝也罷,平家今日的處境,顯然沒從這上頭得到什麼好處,反而懷璧其罪,受累不少,以此觀之,這段與道門的淵源,要嘛是根本子虛烏有,要嘛就是早已用掉,現在沒用了,要不然,平家人為什麼能強忍下這許多年,硬是不動?

平春道:「就算傳說是真,那又如何?得自外人的好處,永遠都是虛的,只有自己的創意與實力,那才是真的。」

「哦?」溫去病暗自發笑,還真想不到,這看來非常無腦兼中二的小子,竟能說出這麼一番堂堂正正的大氣話,倒讓自己頗刮目相看,「話有點志氣,但你又能做些什麼了?」

……平家如今是四五流的位置,但怎麼說也是鑄造世家,可不是以泡妞、搭訕為特長的。

平春搖頭道:「你不知道,我覺得祖宗他們的那一套不行了,繼續走下去,也只是死胡同一條,平家要生存,就得走些新路子。」

「哈。」溫去病更覺有趣,臭小子的口氣不是一般大,這年紀的孩子就是好,敢做白日夢,不過,普通世家出身的孩子,很少敢這麼直說自家祖宗不行的,他確實是口沒遮攔。

「你不信嗎?」平春正色道:「你既然是五絕高人,那我問你,你覺得大鑄能成功嗎?集合這麼多匠師,打得出神器來?就算能造出神器,真能殺掉九頭妖龍?」

溫去病的表情嚴肅了些,第一次承認這臭小子不是只會異想天開,亂髮議論,有幾分眼光。

神器可不是堆資源、累積人力就能打造出來的,除非青武仙帝手中,有已存著天地法則的素材,否則,就算彙集天下匠師,這場大鑄也註定失敗。但如果青武仙帝手上真有此物,哪還用得著大張旗鼓,只要秘密找兩三個大匠師來合作,打造出神器的把握就在六成以上。

所以,這次的大鑄,自己真心是越看越懸……

最重要的一點,不知道是沒人看出來,還是沒人敢去想,居然所有人都一廂情願,覺得好像造出神器,就能殺掉妖龍,好像那神器自己有靈,造好之後直接發一道雷電,就能把妖龍幹掉。

事情有那麼簡單嗎?

做夢去吧!

即使打造出神器、神兵,一開始就生出靈識的,也極其罕有,而哪怕是帶有靈識的神兵,持此神物,只不過是有向天階叫版的資格,距離拿了就穩殺,還差個十萬八千里。

現在周圍的人們,都好像以為造出了神兵,九頭妖龍就必死無疑,自己都不知他們是哪來的自信,這快變成一種集體妄想了……

溫去病哂道:「一個追求及時行樂的小傢伙,居然有這份清醒,也算不容易,但問題人人會挑,你知道怎麼解決嗎?」

平春道:「至少我們已經知道,現在的這些方法走不通,至於別的方法……你聽過機關術嗎?」

溫去病好笑道:「機關術?你是說……造些什麼木偶、飛鳥之類的小玩意兒,騙小孩的東西?」

平春一臉「你也不過如此」的表情,道:「機關術不是那麼簡單,我家祖先曾有人醉心於此,留下一套圖譜,我試著做了一些,覺得這些東西有很大潛力,如果能夠重視,深研下去,最終成果不會在任何鑄煉技術之下。」

溫去病微微一笑,似不置可否,心裡卻異常震撼,因為相同的話,自己也曾這麼對人說過。

碎星團能夠盡逐妖魔,立下豐功偉業,除了本身的勇猛肯拚,各種裝備、武器的巧妙運用,也是關鍵。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在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武器、裝備中,就有不少是開前人所未見,踏入機關術的範圍,而掌握這些技巧的,就是九龍寨。

百族大戰時的九龍寨,不如今日這樣處境尷尬,被列成九外道的邪門外派,卻也遠不如今日的顯赫,裡頭的核心份子,就是一些研究機關術入了迷的匠師,而罕有人知的是……自己的一部分師承,就與他們關係密切,是九龍寨傳承一脈相沿。

碎星團成立后,經常與他們合作,開發出不少厲害武器,其中既有結合自然元素的鑄煉之物,也有不少機關裝構物,隨著碎星團一次次戰爭勝利,九龍寨也水漲船高,終於在戰後,碎星團垮台,九龍寨也淪為外道,一起黑了。

但九龍寨所鑽研的機關術,其價值不容否認,更在對戰妖魔時,起到非常重的作用,此方世界面對妖魔時,大有借鑒之處,自己原本感嘆在這裡,沒有重視這門學術價值的人,卻想不到……居然會是這麼個小鬼。

溫去病笑了笑,「大話人人會說,沒什麼了不起,你要是真有本事,不妨說說看,你會造什麼機關?你覺得機關術發展到極致,會是什麼樣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