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十四章 天羅魔窖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四章 天羅魔窖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?

幾天的看與聽,龍雲兒比初到這世界時,要鎮定許多。

這方世界的武者,一旦「奉靈」,力量確實激增,武力不只是越級,完全是越階在跳,初次看到時,真是被嚇死。

但奉靈狀態非常短暫,結束之後,境界滑落,變得全無抵抗之力,事後又要好長時間的休養,所以這邊的武者,不到必要時刻,絕不輕易「奉靈」、「降神」,而若不使用這技術,那人族武者的平均水平,就很差強人意了。

高階層次,在這裡絕對是高端武力,至少,放眼望去,幾路人馬之中,竟然沒有一個高階,全是些中階、低階的庸手,想對付妖魔軍隊根本是找死,拔山劍庄退來的人中倒有一個,卻不過是初入高階,比自己還不如。

看出了這點,龍雲鞘貝罅誦磯啵一下場,直闖魔軍陣中,擺出橫衝直撞的勢道,甫一交鋒,就把比自己高得多的兩隻長角牛妖,先掃倒跪下,再一拳打爆。

金剛身,攻防力都高得驚人,本就沒什麼太花俏的東西,一拳一腿,直來直往,看得到卻擋不下,是最堂堂正正的戰技,這點在開始修練金剛五蘊之後,龍雲兒有著越來越深的感觸。

其餘的匠師、護衛們,就看青影一閃,如龍舞動,所過之處,那些魁梧、高大的妖魔紛紛栽倒,竟沒半個能擋住一招,就這麼推骨牌般倒成了一片。

一名雙頭四臂的虎妖,每一臂都持著一條一米多長的狼牙巨棒,揮舞起來,開碑碎石,端的是橫掃千軍,吼嘯著向那道青影迎去,狼牙棒砸下,力沉何止千斤。

青影確實被迫停下,卻化金芒一閃,現出裡頭的麗人倩影,戰袍飛掀,筆直修長的一腿踢出,正中砸下的狼牙巨棒。

那名大美女嬌柔纖弱的模樣,彷彿風吹會倒,沒有人相信,她能硬碰硬地接下這一擊,看著狼牙巨棒砸下的聲勢,就是當場筋斷骨折,被打成兩截都不奇怪,附近的人們見狀,驚呼慘叫,想要援手,卻哪來得及?

「砰1

誰都想像不到的情況發生,那名大美女的一腿,竟蘊涵著難以想像的巨力,彷彿那不是人腿,而是一柄萬斤重鎚,兩邊對碰,妖魔執棒的虎**裂,狼牙巨棒脫手飛出,遠遠掉落出去,還砸死了一名小妖。

全然不合理的畫面,嚇到了在場的人們,也嚇到了虎妖,牠張著口,就看見那名美得出奇的人類女子,扭腰、收腿,曼妙的動作帶著一股仙氣,整個身體轉了小半圈,直直面對著牠,然後,一拳轟出。

平實樸拙的一記正拳,毫無花巧,有的只是力量高度集中,還有如奔流般的釋放。

雙頭虎妖的另外三條棒,還來不及砸下去,甚至還不及喊痛,已經被打飛出去,兩米多高的妖軀,斷線風箏般墜落向遠方,還沒墜地,入體的金剛勁全面爆開,四分五裂。

大量的血雨,激發了其他妖魔的凶性,瘋狂撲衝上來,四面八方,全是各種妖魔前仆後繼地攻擊,龍雲兒才剛把幾個妖魔打飛,就有十倍於此的妖魔衝上來填補,很快就把她圍困在中心,包覆成了一個巨球狀的事物,從外頭完全看不見內部,裡面很快也沒了聲音。

這是妖魔們倚仗數量優勢,開發出的一種殺陣,名為「天羅魔窖」,一旦陷入殺陣,攻擊涵蓋四方六面,彷彿千手千腳同時襲來,人族武者如何能擋?哪怕是幾個人同時陷在裡頭,又能擋個幾輪?不曉得有多少人族高手,都喪命在這殺陣底下。

看龍雲兒陷入魔窖之內,又瞬息沒了聲音,人們都以為她已喪命其中,大為嘆息,但少數幾名匠師,手中持有凝神靜心、增強感應寶物的,卻查覺到一絲異樣氣息。

天羅魔窖之內,散逸出一股佛門的神聖氣息,給予人一股安定的感覺,彷彿在這股氣息內,所有事物都「定」了下來,有了那麼一瞬間的停頓。

部分見識廣博的大匠,更認了出來,佛門中那些高僧結手印施法的時候,氣息就與這頗為類似。

而在極致的靜與定之後,瞬間爆發出來的,就是極致的「動」,一股銳氣,從天羅魔窖之內噴吐而出,雖然最終沒有刺穿魔窖,但原本生機旺盛的天羅魔窖,一下子死氣瀰漫,可以肯定,最裡層的那些妖魔,全都已經失去生命,這……真不知是怎樣做到?

匠師們不明龍雲兒的底細,訝異於她的驚人手段,但遠處的溫去病,卻將這一切都用「心」看見,暗自讚歎龍雲兒的吸收之快。

金剛五蘊,是既高度實用,又有成長空間的絕學,前三蘊更有上手極快,易學難精的特性,特別龍雲兒是在金剛禪定有基礎的前提下,回過頭來修練金剛擊、金剛指、金剛印三蘊,簡直就是水到渠成,現學就現用了。

陷入天羅魔窖之中,尋常武者撐沒幾下就會完蛋,但練有金剛身的龍雲兒,配合極意袍,能撐得更久,而只是這點時間差,就夠龍雲兒應變了。

金剛印,是結合內息與外氣的關鍵技,原本屬於地階,龍雲兒卻已能越階使用,還使得不錯,一經施用,雖只有短短數秒,可範圍內的那些妖魔,全數不能動彈,千手千腿的攻擊,全數被鎮祝

要在短短數秒內,儘可能地造成殺傷,金剛擊顯得不太足夠,這時就要用上更為集中爆發的金剛指,龍雲兒初學乍練,還未能將指勁延伸為劍,卻已極為不凡,數秒之內,連出了幾十指,每一指都如戳進豆腐般,輕易刺穿一個妖魔的要害。

妖魔有各種形態,特別是已經生成魔核的,只是腦門或心臟被破,都不會致命,想要在倉促間認準要害,逐一去攻,別說高階,就算地階高手也做不到,可這一點,卻難不倒龍雲兒。

命運之眼!

青眼開,因果現,區區要害所在,根本不在話下,龍雲兒輕易就能看見,一指一個,誅魔如割草,搶在這些妖魔恢復行動前,就把牠們全數誅滅了。

能組天羅魔窖的妖魔,身軀都極為厚實堅硬,身死之後,硬化得更厲害,能把裡頭的人活活困死,這是天羅魔窖一個棘手之處,但溫去病相信,龍雲兒仍能輕易度過這關,因為……

隆隆轟響,有若風雷,自天羅魔窖內隱約傳出,外頭的人們心驚肉跳,聽著那聲音越來越大,最終,一隻秀氣的拳頭,強行轟穿了天羅魔窖,組成天羅的那些妖魔,被無匹拳勁所激,不是當場爆碎,就是給打出幾十米。

整個天羅魔窖土崩瓦解,什麼也沒剩下,破窖而出的龍雲兒,戰袍飄飄,昂首踏行,無雙的美色,更添一分凜然之威,目光一轉,瞥向了剩餘的妖魔。

眾人早先看龍雲兒與病僧同行,都知道她不簡單,又聽平家人說,她在杜華城外斬妖,曉得她大概是高階武者,年紀輕輕,未曾奉靈就已練上高階,確實厲害得很,但此時親眼目睹,全都目瞪口呆,尋常的高階哪有這麼兇猛?

「病僧不愧為天下五絕,連個表妹都不簡單。」

「她的血脈之源不知是什麼?沒奉靈就那麼猛,如果奉靈,不就能拚……不,能斬魔將了?」

「若能斬魔將,就是逼近五絕級數的高端戰力了,出現這種高手,是我人族之福啊1

看龍雲兒表現英武,群魔莫敵,無論是匠師或是他們的護衛,都緩過一口氣來,有了議論的空閑,這能否算人族之福,其實他們也不是很關心,但至少眼前最直接的,自己能夠獲救脫險,那就上上大吉了。

然而,在眾多的匠師中,也有幾名目光特別銳利的,看出了一點特異之處。

一名白鬍子老匠師奇道:「她的力量……好像不是純出自身,那一雙護腕有古怪1

這些匠師們的力量未必高,眼力卻都有獨到之處,被這麼一點醒,仔細觀察,都看出些門道,但胸中困惑也更增。

「怪了,確實是透過護腕在增幅力量,但增加的幅度……怎麼會那麼多?」

「增力型的寶器我也見過不少,可能把出力提那麼高的就沒有了,護腕外表看來很樸素……變造過的?」

幾句言談中,參與討論的匠師們,都生出一個令他們大為震驚的念頭:超越寶器層次的出力,這雙護腕……該不會是神器或神兵吧?

應該是不可能的!已經不知道多少年,不曾有神兵問世了,現存世上的唯一一件,為青武仙帝所持,哪可能平白冒出來?如果真有,那才是人族大幸。

這邊的交談,龍雲兒並不在意,一道新出現的危險氣息,引起了她的注意,那是與杜華城外的魔將,非常相似的氣息,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碰上這層次的對手了。

一股近似鷹隼的氣息,忽然降臨全場,壓得所有人氣息不暢,抬眼望去,一隻巨鷹臨空而降,發出尖嘯。

「病僧!今日你是死定了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