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五章 金鷹魔將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五章 金鷹魔將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c_t 突如其來降臨的巨鷹,遮蔽天空,氣勢兇猛,兩翅張開,二十多米的寬度,但比起巨碩體型,牠的妖軀猶如金鐵所鑄,千萬金羽,每根都彷彿一柄利器,整個存在就像是一座劍山,光是看著,就被那股銳氣刺痛眼睛。。 更新好快。

八大魔將之一,金鷹魔將!

當年,九頭妖龍驅使魔軍,攻打道『門』重鎮神虛宮,擊殺守宮真人後,將宮中最大的防護屏障,那隻九霄仙鷹的遺骸,『花』數月時間破壞封印,加以魔化,重新開智,就化成這個金鷹魔將,不但戰力極強,還無視諸多道『門』伏魔手段,自牠出現以來,不知有多少人族高手喪命其下,是魔將中凶名赫赫的存在。

一見牠現身,在場的人族如見死神使者,心驚膽顫,當牠的凶煞如『潮』水般湧來,底下的人更是不濟,那些持有護靈之物的匠師,還勉強撐得住,反倒是那些武者,被凶煞襲來,頭痛『欲』炸,芭一聲,紛紛跪倒地上,耳鼻滲血。

鷹隼之類的魔物,目力極好,金鷹魔將的雙目,赤紅如血,冷冷地掃過下方地面,對那些滾倒的人族,看也不看一眼,注目的對象,只有病僧。

出道才一年多,喪命在他手上的魔將,足足有八個之多,基本他只要出手,必有魔將陣亡,連戰力還高過他的仙帝、天君、『女』爵,都沒有這種戰績。對上這種怪物,就算是魔將,也個個如臨大敵,不敢有絲毫怠慢。

「病僧,受死1

金鷹魔將雙翅一展,滾滾凶煞再次襲來,但同時發動的,更還有一股庚金煞氣。

魔化重生后,遭到祭煉的軀體,為庚金蠱煞所汙染,通體異化為金鐵之質,更得到了特異能力,就是對金屬的絕對駕馭,當這份異能被驅動,範圍內的一切金鐵之物,俱受駕馭。

匠師也罷,武者也好,所持用的兵器,十之**,都是金鐵鑄物,當金鷹雙翅展動,庚金之力引動,手中的戰器、刀劍,劇烈震『盪』起來,紛紛脫手飛出。

個別修為較高的,猛朝自己手中的兵器打法訣,想要把『騷』動平復,儘快控制回來,但不管怎麼做,兵器就是徹底失控,發出巨力,震裂虎口,在此起彼落的驚呼聲中,帶血飛飆出去,直飛上天。

無數刀劍、兵器,彙集如『浪』濤,在半空中環繞著金鷹轉動,化成一片金雲,蔚為奇觀,受庚金之氣催化,這些金鐵兵器大放光明,散著耀眼金芒,銳氣噴吐,破風、切雲。

金鷹的血目,一直鎖著溫去病,沒有半刻移開,蓄滿的庚金銳氣,就要朝他發去,哪知就在這當口,溫去病竟然消失不見了。

……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硬生生不見了!

……什麼時候發生的事?

明明沒有分毫閃神,居然看丟了目標,這是金鷹記憶中,從來也沒有發生過的事,瞬息間的震驚,金鷹心頭大駭。

心靈出現空隙的一瞬,一道儷影拔地而起,踩踏著其他的高大妖魔為墊腳,一下高躍上半空,直擊向金鷹魔將。

金鷹血目一凝,看見那是個有著碧綠長發,額前一抹血紅的絕『色』麗人,漂亮的程度,在人族中出類拔萃,躍空揮拳來擊,衣袂飄揚的嬌美『艷』『色』,讓時間彷彿也在這一瞬停頓,底下的人們更頻頻驚呼。

儷影如箭飆空,迅速『逼』近,金鷹的銳目緊縮,注意到的不是『艷』『色』,而是這名『女』子雙腕上的護圈,牠感受到這雙護腕潛在的威脅。

最詭異的是,庚金駕馭之力不但沒能『操』控那雙護腕,甚至連牽引都未能做到,雖然成功吸引到了,可連續發勁幾次想拉,那一雙護腕,竟像是兩座巍峨參天的大山,屹立不動,還險些把牠反拉過去。

這麼詭異的事,金鷹魔將從來就沒有遇過,心下為之駭然,冒出來的念頭就只有一個。

……神、神器?

……傳說中的神器?在這個大美『女』的身上?

……怎麼可能會有?

閃過腦中的念頭,差點讓牠從半空中嚇到摔下來,瞬間將龍雲兒看成比病僧還危險的勁敵,兩翅一展,凶煞迫發,庚金銳氣瀰漫,被吸上天空的大量刀劍,化作滾滾『浪』濤,往龍雲兒直襲而去。

刀濤劍『浪』尚未近身,龍雲兒遠遠地便知道厲害,那並不是尋常的刀劍兵器刺砍,每一件都是匠師們的得意作品,都是上品的利器,甚至是帶有屬『性』的戰器,所有自帶的異能全數被『激』發,狂『亂』轟襲下來,彷彿每一柄兵器的後頭,都有一名相應的高手在駕馭。

馭兵之能,竟能做到這樣的程度……

龍雲兒短暫驚嘆,便迅速恢復冷靜,管他什麼千刀萬劍,自己只相信金剛身與這雙拳頭!

刀濤劍『浪』狂猛飆來,龍雲兒搶著迎上,兩邊正要碰撞,天上光影忽然生出變化,整片天毫無預兆地黯淡下來,像被什麼急涌而來的烏雲給遮蔽。

金鷹魔將翔於天上,對光影變化感受最敏感,『陰』影遮住日頭,牠第一時間判斷出並非烏雲,順著往上瞥看,所見到的東西……全然沒法置信。

一個無比巨大的白袍僧人,彷彿立於無窮高處,化身萬世古佛,俯覽著整個世界,一雙充滿智能的眼睛,如同化形日月高懸,平淡而不帶情感地看著底下蒼生,目光由遙遠的過去,直透未來。

……這、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?

……他只是一個人,怎麼做得到這種事?

金鷹魔將震駭之餘,滿腦子都是『混』『亂』念頭,超卓視力甚至也注意到,地面上的那些人族,個個目瞪口呆看著半空,顯然自己所看見的東西,他們也一樣看到了,病僧確實在那裡,就在那裡!

如似與這方天地結合,溫去伯露』出一個玄機深藏的微笑,也沒見做了什麼,底下那些匠師、武者身上亮起一道道豪光。

之前金鷹駕馭庚金,牽引一切金鐵之物,他們所持的各種刀兵,全數失控,飛上天去,但這一回,所有非金非鐵之物,他們所暗藏的各種護符、法器,或『玉』或石,或絹或泥,全數離體飛出,高速飆上天去。

這些不屬金鐵的護符、法器,七成都是防禦用途,各具不同神異效能,一下子破空飛起,搶到龍雲兒之前,自行『激』活發動,張開一面面無形護盾,為她擋下滿空的刀濤劍『浪』。

突來的變化,龍雲兒不無訝異,憑著自己的金剛身與江山鍾,有很大可能在這刀劍雨中無傷突破,還給那金屬大老鷹一擊,但這些護符、法器出來替自己擋這一下,則讓自己省下氣力,專註在攻擊上。

意會過這一點,就看見滿空的刀濤劍『浪』,在一輪攻擊無功后,迴繞了一個圈,卻不是發動二次攻擊,而是朝著天上的金鷹魔將,狂飆『射』去。

金鷹魔將整個都快傻眼了,就在剛剛,牠對那些兵器的駕馭感應,全數被切斷,一點也沒剩下,這不是自己的控制失效,而是被人用某種更高明的方式強奪去。

受自己控制、『激』發的那批兵器,在與那堆護符對撞之後,力量消耗掉不少,自己的控制力也出現一瞬空檔,哪知就只是這麼短的一秒,另一股無形之力延伸過來,輕而易舉地奪取了這些兵器的控制權,讓它們反擊向自己……這真不知是如何倒霉的鳥局面。

展開雙翅,金鷹魔將立即高飛,先避再說,在逃遁速度上,羽部出身的牠佔有先天優勢,法翅展動,瞬息百里,化為一道飆風,直接就從原處消失。

……情勢詭異,先避為宜,打不過難道還躲不過?

連續幾下振翅,遁風停下,金鷹魔將自信已飛出千里之外,再接下來,就是召集其他魔將,回頭反殺,避免獨自冒險。

然而,才剛停下,金鷹魔將嘴角的高傲笑意,就一下頓住,牠愕然發現,自己竟還在原處,剛剛全力振翅飛走,足足幾息,沒有飛遁出千里,沒有能離開。

……這是哪『門』子的荒唐事?

金鷹魔將目光轉動,這才發現,自己的正下方,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手掌,平托向天,更托住了自己,自始至終,自己就是在這隻手掌上飛,瞬息百里又百里,竟未能飛出這手掌的範圍!

難以置信的驚愕,金鷹震駭的目光中,出現了溫去病若與天地同化的巨大形相,來自無窮高處,彷彿能看透一切的目光,穿過牠的妖體,巨大的身軀,在底下的這隻手掌中,渺小若微塵,反抗他就是反抗天地。

莫名的恐懼,讓金鷹魔將渾渾噩噩,透不過氣來,錯愕當中,已經被狂襲而來的刀濤劍『浪』,連接打中。

這些刀劍兵器的殺傷力,尤勝之前,對方的『操』控手法顯然更高一籌,雖不是庚金之氣的直接駕馭,卻更巧妙與細緻,要讓只懂得蠻橫『操』作的自己羞愧不如。

……到底……自己惹上了怎樣的一個怪物?為何比起自己,這男人更像是一個妖怪!

連串刀劍銳氣,狠狠撞擊在身上,力道之猛,那些兵器直接爆碎,閃起一團又一團的火『花』,金鷹魔將忽然生出一股熟悉的恐懼,那是上一段生命的末尾出現過,對死亡的恐懼。

……要逃走,不然……

念頭一閃,奇重的一拳打在『胸』口,金鷹魔將慘嚎一聲,遠遠地飛墜出去。

本書來自l/34/3405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