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六章 虛張聲勢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六章 虛張聲勢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 與魔將的戰鬥,勾起溫去病很多的回憶,自己所使用的戰術,正是碎星團的基本戰法。8 w=w·w.

世人都說,唯有碎星者,才知道碎星團到底有多麼強大。這話倒真是一點都沒錯,因為唯有碎星者自己才知道……碎星團其實真沒那麼強大。

賈伯斯創立碎星團時,就做過這樣的解釋:想要在短時間內,迅速把一群普通人變得強大,那是很難很難,代價也很高很高的,但如果只是把一群普通人,變得看起來很強大,那就簡單得多了。

「如果打敗敵人意味著打死敵人,那還真是不太好做,但如果打敗敵人和打跑敵人畫等號,其實就沒那麼難,我們可以……嚇跑他們,就像放鞭炮趕野獸一樣,放鞭炮的人比野獸弱,但逃掉的是野獸。」

賈伯斯曾做過這樣的解釋,而如果讓團員們票選,碎星團最拿手的戰術是什麼,出線的肯定不是堂堂正攻,只會是瞞天過海、虛張聲勢、驅虎吞狼和隔岸觀火。

山陸陵的體型,為何要那麼高壯碩大,接近三米的高度?因為這麼高大的體型比較嚇人,因為這麼壯碩的身軀,可以引開敵我兩方的注目,掩藏本身尚不夠強的事實。

碎星團的基本戰術正是如此,每場仗不但要贏,還要贏得宣傳效果十足,哪怕傷到要吐血,表面看來也要絕對高大上,像贏得輕而易舉,贏得滿不在乎,贏得能隨時再贏個十次八次。

遇上這種敵人,誰不會心驚肉跳?一旦心驚肉跳了,幾個人還能發揮十足戰力?碎星團戰鬥的第一原則,就是絕不讓敵人有機會全力上陣,而這也是自己對付那些魔將的大原則。

江山社稷圖,堪比神器,這是不會錯的,但神器與神兵的最大差別,就在於攻擊強度,而社稷圖的強項在演化、幻惑、迷困,並不是攻擊與防禦。>吧>_﹏﹎w-w-w=.-y`a-w-e·n·8·.·c-om

神魂與社稷圖結合后,要用來和敵人正面對著干,那純粹是自找倒霉,最適當的作法還是拿來裝神弄鬼,建構出種種假象,把敵人忽悠得暈頭轉向,覺得雙方天差地遠,無可抵抗,嚇到手酸腳軟,犯下一堆錯誤,最後想不死都不行了。

賈伯斯很強,但也絕對沒有看起來的那麼強大,他只是擅長使用一些大排嘗聲光效果,還有故作神秘,讓敵人浮想翩翩,因為看不透而覺得恐怖。

隨手設計,造成諸界撞擊的毀滅危機,逼得神、魔、妖改弦易轍,急急推動太一來挽救,賈伯斯的手段,看似玩弄祂們於股掌間,但他倘若真這麼大本事,怎麼不隨便伸指頭一按,直接就把神魔妖像螞蟻般捏死就算了,還要那麼麻煩?

因為他性格惡劣,就喜宦淙胂葳澹惶恐掙扎的樣子,所以才故意什麼也不作,直到最後一刻,才出手把一切反轉?

這確實是一個解釋,但一路跟著他學習過來的自己,卻有不同的看法,覺得他之所以如此,恐怕也是沒別的辦法,因為他雖然是個好賭一把的人,卻也是個高度重視風險的人。

正是因為沒有別的辦法,才必須和敵人耍狠、扮瘋狂,必須置諸死地而後生,把敵人嚇回去,如果有得選擇,正常人誰願意去玩命?這一點,過往碎星團的戰爭早已印證過無數次。

手握社稷圖的自己,同樣沒有那麼神,雖然能在魔軍殺來時,搶先打開社稷圖,以縮小範圍為代價,開陣於無形,在這範圍內,出現各種聲光與影像,小規模操作陣內的事物,但也僅此而已。 ﹏8 w=w-w=.·

真正化身天地,在自我領域內叱吒風雲變,隨心所欲,天階是起碼要求,還不是初階的那種,自己當然更加不能,然而,不能不要緊,看起來像就可以了。

以庚金之屬,御天下之兵,這其實是非常霸道的一種能力,以前百族大戰中,碎星團遇過這樣的敵人,把山陸陵、尚蓋勇打得抱頭鼠竄,九死一生,自己可沒興趣讓舊事重演,直接一上場就擺足高位天階的范,把這傻鷹忽悠得一驚一乍,天旋地轉。

要和庚金之氣爭奪百兵控制權,自己真心是做不到,但如果靠著外力,短暫阻斷庚金馭兵之能,就有機會奪取到手,所以,必須要先借引其他匠師們的護符,張開力場,與百兵對撞,削弱金鷹的控制力,這才能得手。

當然,如果那時金鷹再次發動異能回搶,自己可搶不過牠,可牠已被百兵被奪嚇到,又給佛掌納乾坤的神通幻像迷惑,心膽俱顫,哪還有這膽子?最後,自然就被百兵浪濤打得不要不要的!

金鷹的妖軀極為強悍,遠非石魔那一類的可比,除非自己真的參透社稷圖奧妙,練出光陰刀一類的技巧,否則壓制牠容易,要強力一擊殺牠,實是力有未逮,不過,這個問題也隨著龍雲兒的到來而解決,當其斗心、戰意全被瓦解,剩下的一擊,就由龍雲兒補上。

這註定不會是普通的一擊,龍雲兒練習多時,終於掌握到將神魂凝聚於腕上,寄託神器之中,兩者結合,形如奉靈、降神,發出遠超本身力量的一擊。

剎時間,龍雲兒身後浮現一座巨鐘形象,造型古樸,上頭篆刻的花紋,隱約若合天地大道,巍峨之鎮,如山如岳,鐘鳴,江山震。

「當1

一聲鐘鳴,周圍整個空間都在劇震下,生出震蕩漣漪,與此同時,龍雲兒的一拳,結結實實打在金鷹魔將的胸口。

半分神的意識,被劇痛所驚醒,金鷹親眼看見那個頗秀氣的拳頭,打在自己高強度金屬的妖軀上,一股又一股的震波傳透進來,瘋狂破壞體內的一切,粉碎所有的生機,牠還沒能試圖抵禦,已出現道道裂痕的身軀,就遠遠飛了出去,直墜數百米外。

事情變化太快,底下的人們才剛驚於魔將出現,邪威蓋天,就看見病僧展現神通,一掌鎮壓邪祟,被鎮壓住的金鷹魔將,像被剝奪了所有力量,徒具空洞妖軀,跟著,龍雲兒一擊,直接把金鷹魔將打得裂軀橫飛。

自魔將現身,到遠遠被打飛出去,狀似殞落,不過短短几分鐘時間,在場的人們目不暇給,既驚喜病僧的絕世神通,更詫異於龍雲兒的橫霸強拳,那一拳,彷彿打得整個世界都在晃動……

「……成了1

溫去病一拂袖,收回展開在周邊區域的江山社稷圖,自身投影隨之消去,隱匿藏起的真身重新顯現。

神念與江山社稷圖結合,消耗體力甚鉅,剛剛一輪登場表演,雖然沒有實際戰鬥,可又放投影,又調用圖內法則,和庚金之氣奪取百兵操作權,著實很累,要不是吸納貪狼之心后,**強度陡增,這兩年來,又刻意鍛煉神魂,現在估計就沒法繼續裝瀟洒了……

但瀟洒是用來裝的,不能當真,太瀟洒的人,最後的下場就是叫化子,所以,須得爭所必爭。

「溫……表哥1龍雲兒一擊得手,看見溫去病顯現身影,興高采烈,踩著步雲靴,就要趕過來,卻見溫去病負手背後,意態優雅,表情卻非常混亂,短短數秒內,又是擠眼,又是皺嘴,面部大痙攣,把她嚇了一大跳。

溫去病抬頭看著半空的龍雲兒,暗罵這丫頭該聰明的時候不聰明,因為要裝高雅,戰利品什麼的,剛才沒能順勢收起,現在總不好再眼巴巴地跑去撿寶,可金鷹那傢伙周身是寶,如果放過,豈非血本無歸白做工?

……這種不高人的事,妳不去代我解決,難道非要我親自跑過去嗎?那豈非很沒高人的樣?

不讓別人看見,溫去病擠眼弄眉,幾乎快把臉弄得抽了筋,總算讓龍雲兒明白過來,不由分說,急急朝金鷹魔將墜落的那個方向趕去。

雖然只打中一拳,龍雲兒卻非常有信心,那是完全激發了神器威能的一擊,殺傷力之強,還在自己發動萬古江山震之上,金鷹魔將被自己打中時,鬥志、防衛意識俱失,剩餘的力量恐怕不足正常三成,基本都快成一具徒剩力量的空殼。

這樣子被自己打中,拳力透入體內,什麼內部構造都毀乾淨了,管他是生靈還是死物,俱無幸理,自己想去屍旁撿寶,應該是問題不大……

半空跑出幾步,居高臨下,已經看到金鷹魔將的屍骸,倒落地上,自己的預想確實沒錯,那一拳已成功把敵人幹掉,現在所剩的就只是……

「小心1

龍雲兒正凌空沖向金鷹魔將的屍骸,忽然聽見來自正下方的一聲警示,心頭一愣,想說溫家哥哥叫的這一聲示警是何意思?自己並沒有魯莽大意,眼睛一直都還盯著那具屍骸,就怕牠詐屍還生,偷襲自己一下,這聲提醒未免多餘。

一絲警兆閃過心頭,龍雲兒猛然抬頭,驚見一道劍光,猶如疾電,自天上朝這邊迎頭斬落。

……好快的劍!

這是龍雲兒腦中最後閃過的念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