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十九章 橫擊仙帝的遺產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十九章 橫擊仙帝的遺產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頭上纏著繃帶的平劍秋,從袖中掏出的事物,是一張已發黃的紙,雖然還沒看到裡頭內容,溫去病卻有想笑的衝動。

「老平,捲軸之後是玉板,玉板之後還有張紙,你們平家真是好事多為,庫藏多多啊,還有什麼?乾脆一次拿出來算了……」

地處偏僻,周圍沒旁人,溫去病索性賊笑起來,但笑沒兩聲,看清楚紙上的內容,登時一愣。

紙上繪了了一塊牌子,材質無法從圖上看出,但牌上繪有的法陣,自己卻再熟悉不過,正是江山社稷圖的其中一張。

「呃,這是……」

溫去病揚了揚眉,瞥向平春。之前兩人的交流,意外還談得不錯,自己更意外發現,這個看似一無是處的少年,有著一些令人意外的長處,他對機關學的期望與志向,不是等ざ已,至少,作為基礎,他的數算能力不錯。

在自己的世界,一名成功的大匠真不是那麼簡單,特別是在九龍寨中能混到大匠的位置,基本都是一名博通多個科系的學者,機關學未必個個都會,可算學、博物學這兩項,只要修得稍差一點,大匠一天都干不下去。

可在大荒西朝,一切都水得厲害,大匠無非就是個尊稱,這邊的傑出匠師,也都只是傑出工匠,沒多少大師的原創能力,在自己眼中,就是一群鐵匠,所以看到能認認真真探討算學問題,拿著算籌,屈指計算星斗軌跡的平春,確實有種驚喜。

……雖然,受限於大荒西朝的水準,平春的程度差強人意,他那些自以為別出心裁的算術理論,基本都走上岔路,得出的結論也全錯。

自己沒有閒情逸緻收徒授業,可看他與自己有志一同,卻走上岔路,忍不住指點他一些錯處,結果,這個桀傲不遜,非常硬氣的小子,兩眼放光,像見了神,跪在地上向自己求教。

一番暢談后,考慮到這小子碎了肩骨,自己必須保護他們一家上京,他們全家人又超級靠不住的,為了安全起見,自己特別給了平春一張木牌,作為護符。

那張木牌,是自己這兩年研究江山社稷圖,試圖將殘缺的部分自行補完,所製造出的仿製品,雖然不和原版相比,卻也有相當的守護效果,金鷹魔將襲擊時,平春就持著那張木牌,使用自己傳授的法訣,變化為護罩來自保。

自己並不擔心,有人能從這張木牌中看出什麼端倪,大荒西朝的技術還沒到那程度,或者該說,如果真有人能看穿木牌上的法陣,自己求之不得,就有個對象一起切磋、研究了。

一開始看到平劍秋遞來的那張紙,溫去病沒理解過來,好奇平劍秋是什麼意思?臨摹了自己給平春的那張牌上法陣,拿來給自己看。

可再看一眼,這張紙不只是發黃,上頭的特徵怎麼看都相當古老,起碼有三四百年了。

「咦?」

再看一眼,確認狀況,溫去病益發覺得事情不簡單,轉看向平春,就看他也一臉的莫名其妙,道:「學生剛才用了老師你給的護符,他們看到……就……就這樣了,棍子落下來,也沒留意到,頭就給打破了……」

……老師?不要打蛇隨棍上!小鬼,我發過誓,這輩子不收帥哥當弟子的。

溫去病腹謗幾句,顯然,平春也不知道是什麼狀況,他皺眉想了兩秒,最後決定,道:「這事與我無關,我相助這裡的匠師入京,也不是只有你們一家,雖然我有我的目的,不用告訴你們,但與你們基本是沒關係的,也沒想過一定要從你們身上得到什麼。」

這個解釋,溫去病自己想想都覺得欠說服力,但平劍秋卻像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物,愣在當常

平春道:「老師是可以信任的人,對我平家沒有惡意,無論什麼事情,都可以告訴他的。」

少年的話,對平劍秋的影響不小,他沉吟片刻后,望向溫去病,卻不言語,溫去病會意,朝四周打了封禁,幾個人登時被一層黑光所籠罩,沒人能看透。

堂堂的匠師世家之後,卻連這一手都做不到,平劍秋不勝唏噓,道:「在下無能,令平家列祖列宗蒙羞……神僧,你盯上我家,難道不是佛門的意志?不是須彌佛子讓你來的?」

溫去病眉頭微皺,平家實力不怎樣,牽扯倒還不少,不但有道門淵源,居然還和佛門有恩怨?

「和尚我孤家寡人一個,背後沒窗也沒門,至於須彌佛子,嘿嘿,人家是當今佛門領袖,貧僧倒是認識他,可他就不認識和尚了。」

「難道神僧你不是為了橫擊仙帝的遺密而來?」

「橫擊仙帝?那個到處去亂的?」溫去病揚揚眉,「居然和麻煩人物扯上關係,你們真倒楣。」

平劍秋一直遮遮掩掩,早知他身上有鬼,卻沒想到忽然冒出這麼個大鬼來,橫擊仙帝是一千年前擊退妖魔,建立人族大盛世的英雄,橫壓一整個時代,就連自己這個穿越來的外來客,都聽過他的名聲,知道這個人的厲害。

歷史上所有厲害人物,死後所留下的一切,都會吸引人們瘋狂追逐,這位五百年……甚至可能數千年裡的第一人,自然不會例外,不知有多少人都在追尋他的傳承,希望能夠得到一招半式,重現當日橫擊仙帝的威能。

不過,可能就是因為一堆人搶得太狠了,人魔妖都來搶,最後橫擊仙帝的傳承消失在歷史中,隨著妖亂大地,別說沒人繼承到,甚至連橫擊仙帝到底有什麼神通、憑什麼絕學橫掃天下,都沒人曉得了。

一千年的時間過去,到了今日,橫擊仙帝的功績沒什麼人提起,但橫擊仙帝的傳承、遺產,倒是經常被提及,只不過沒人認真,基本都成了街頭騙子的謀生素材,反正沒人知道橫擊仙帝的神通是什麼,那說什麼就是什麼了。

溫去病本想調笑兩句,挺好奇以平家的眼力,會不會被人給耍了,拿了一件不知所謂的東西,當成是仙帝遺寶?但想到平劍秋拿出來的圖,溫去病覺得平家可能不是在胡扯。

「老平,你是說……這張牌,是橫擊仙帝的遺產?」

越想越奇怪,江山社稷圖,是自家世界的秘寶,是當初青木妖聖推演古代絕陣衍生,來歷什麼的,都是清清楚楚,有來有據,怎麼忽然就穿到這個世界,變成橫擊仙帝的遺產?這是怎麼回事?

平劍秋搖頭道:「我平家祖上,在一千年前,曾有幸追隨仙帝征伐,機緣巧合,受仙帝陛下指點,為他打造器物,過程中,祖先留下了一些作品……」

「慢!我怎麼越聽越不對呢?」溫去病笑道:「接了僱主的委託,受僱主指點來打造東西,怎麼還會有東西留下?就算是練手的試作,事後也會被回收銷毀吧?你祖上是怎麼留東西下來的?」

正因為是同行,所以格外清楚裡頭的禁忌,匠師造器之後,把剩餘材料收歸己有,這是業界不成文行規,沒有什麼,但偷留一份設計圖,那就挺犯忌諱的了,更別說還事後私自重造,甚至一早偷藏下部分成品,這別說犯禁,是肯定會招來殺身之禍的。

……對於平家人的職業操守,溫去病著實無言,連這種事都幹得出來,平家沒給人一早滅門,真是非常走運了。

平劍秋臉上一紅,道:「先祖是因為此物神妙,與諸般法器製造之理背道而馳,不是神器,卻更勝神器,為之入迷,想要鑽研,這才保留其中部分……但也因為事關重大,不得不躲入民間,遠走他方。」

「然後呢?」溫去病道:「應該沒有走漏風聲吧?如果讓人知道你們和仙帝遺產有關,焉能容你們活到今日?」

平劍秋搖了搖頭,道:「先祖只是為了鑽研那幾件神物,並沒有什麼其他的野心,後來遇上妖亂大地,家業傳到兒孫手上,有一次,遇到一名僧人被妖魔追殺,當時的家主忍不住出手相助……」

幫助的結果,那名僧人在幾件神物的護持下,保住性命,可平家也因此捲入爭端中,被妖魔殘殺大半,幾乎滅門。

僧人過意不去,負傷離開之前留下一個承諾,更留下一件信物,只要日後恩人一家持這信物上門求助,他無論如何也會完成這要求,哪怕他已不在,他的弟子門人也會代為盡責。

溫去病邊聽邊想,道:「原來傳說有誤,與你們家有關係的不是道門尊者,而是佛門高人,難怪道門沒給你們好臉色了……嗯?你為什麼以為我是須彌佛子那邊的?數百年前的那個和尚,是飛龍寺的?」

飛龍寺,是大荒西朝佛門勢力之首,平家能得那邊的報恩承諾,比得到什麼寶貝都更珍貴,照說有此淵源,平家當吃香喝辣,受用不盡,怎麼今天會弄到這副光景?

平劍秋尷尬道:「那位高僧離開兩天後,家中失竊,幾件神物全部沒了。」

溫去病一怔,忍不住笑道:「懂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