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二十三章 青武仙帝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三章 青武仙帝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大荒西朝,由仙帝坐鎮,統御臣民,以帝京為中心,千年來在妖亂大地的情況下,仍護住境內人族平安。

仙帝宮,千年來,經歷多位仙帝傳承,在二十多年前,傳到現今的青武仙帝手裡,保境護民。

曾經,仙帝具有無比神通,能夠成就仙帝,唯有大神通者,必然踏足天階,但如今人族氣數崩落,仙帝也隨之黯淡,上一任仙帝修為僅有地階,青武仙帝是兩百年內最出類拔萃的人族,號稱已踏上天階,但實情如何,沒有人確認。

面對極度強勢的九頭妖龍,單單僅靠仙帝,別說屏護人族,就算要護住帝京,都有大問題,必須要靠其他強人、勢力齊心合力。

帝京中除了仙帝宮,兩個最輝煌的所在,則是飛龍寺、五斗觀,作為本方天地佛門、道門首位,由佛子、天君統帥,與仙帝合力,共護蒼生。

此次青武仙帝號召天下匠師,進行大鑄,帝京中人潮熙熙攘攘,迎接各方人士的湧入,處處擁擠,卻也充滿旺盛的生氣,已是不知多久不曾出現過的熱鬧。

仙帝宮中,青武仙帝不在殿,不在堂,而是站在一所高台上,憑高眺望著帝京的景象,輕撫短須,面露微笑,眉頭卻一直深鎖,有著難以化散的憂鬱。

他今年已經五十多歲了,容貌才不過三四十,鬚髮皆黑,看來春秋鼎盛,正是一身功力登峰造極的時候,但面對妖亂大地的危勢,沉重的壓力卻讓他覺得心很累。

「陛下,劍公主的行蹤已經確定,她為了您的大鑄,親自出馬,護扶拔山劍庄人馬入京,受到妖魔狙擊,途中碰到病僧,正聯合朝帝京前進。」

一名金甲武將,向仙帝報告剛收到的軍情,青武仙帝微微頷首,直到他報告完,才道:「劍丫頭做得很好,病僧近年來聲名鵲起,戰功耀眼,朕也早盼望一會了,但……妖魔會坐視嗎?」

與九頭妖龍交戰多年,彼此的作風與思維,都再清楚不過了,五絕高人這級數的存在,無論走到哪裡,都會引起妖魔的注意與行動,勢必追殺,更別說兩名五絕高人碰在一起,妖魔們會沒有動作,那才有鬼!

金甲武將尷尬道:「據最新的情報,已有多位魔將開始活動,率領麾下魔軍,開始阻截劍公主回京,魔軍數目很多,引來的魔將起碼三名……」

越說越慚愧,因為既然劍公主遇險,帝京又已得到消息,自然就該派兵接應,高手齊出,兵對兵、將對將,充分給予支持,讓劍公主能夠平安回來。

但眼前的事實卻是,即使知道這些,帝京的守軍也做不了任何事。

大鑄在即,為了大鑄而蒐集來的各種珍稀材料,都庫存在帝京,每處地方都要嚴加把守,否則,失竊事小,但這些材料中有不少本身都是危險物質,一下不小心,為有心人所趁,還不用等大鑄舉行,帝京就要釀成巨災,在這前提下,守城的部隊根本沒法離開。

唯一能做的,只有派出少量的精銳,組高手團前去相助,但對面那邊已經是天下兩絕在列,如果這樣都被阻住,這邊又要派出什麼等級的精銳,才能形成有效助力?人可以派出去,但要說有多少效果,連他們自己也不抱指望。

「……且盡人事吧。」

青武仙帝仰望蒼天,嘆道:「大勢傾危,各人都難顧各人了,劍丫頭能否過這一關,還需得看她自己的造化……唔,是了,你把這件事宣揚出去,務必在最短時間內,讓天下皆知。」

金甲武將一怔,「陛下這是何意?」

青武仙帝道:「天下間盡有能人虎藏龍,我們鞭長莫及,未必其他人也不行,把消息放出去,讓有志之士有個使力的方向,或能幫劍丫頭解此之危……」

金甲武將遲疑道:「這豈不是讓劍公主……」

青武仙帝道:「你還是一樣派人出去接應,但目標是其他的重點鑄派,務必將他們平安接入帝京,懂嗎?」

金甲武將說不出話了,一下明白過來,這是趁著劍公主一行吸引住魔軍注意,施瞞天過海的計策,讓其他幾路備受期待的鑄派隊伍平安入京。

「妖龍勢大,此次大鑄是我人族最後機會,絕對不許有失。」青武仙帝撫須道:「當前所有的一切,都需以此為優先,只要能完成大鑄,造出神兵,誅滅妖龍,扭轉妖亂大地的局勢,開我人族新天,什麼代價都是值得。」

金甲武將汊條計策他也想過,只是不敢提起,畢竟劍公主是仙帝陛下血親,料不到他竟然如此有決斷。

「哈哈哈哈青武小子真是好決心。」

朗聲長笑,來自空中,一名道人自白鶴背上躍下,凌虛踏空,緩步踱來高台,身上八卦鶴氅飄飛,頭戴高冠,手持拂塵,滿頭白髮,目光卻蒼勁有力,望之儼如陸地神仙,踏上高台時,與青武仙帝相望,氣勢分毫不弱。

金甲武將卻不敢在這位面前站著,連同高台之下,數百名把守高台的御林軍,見狀都第一時間跪下,高聲拜謁。

「參見天君1

本代道門領袖,五斗觀之主,「天君」龍虎道人,這是一位足以與仙帝並列的高人,成名猶在本代仙帝之前,雙方相交數十年,互為好友,每次進入皇宮,從來不用通報,直直登堂入室。

見到友人,青武仙帝面露微笑,「老道你出關了?」

「自然!你這大鑄搞得聲勢浩大,我怎麼還坐得住?」龍虎道人年紀雖老,聲音卻極為洪亮,「但你的情報好像遲了些,若你知道劍丫頭那邊的情況,肯定不會有這個念頭。」

青武仙帝皺眉道:「她處境艱辛,朕自然知曉,但普天之下,誰不是活得艱難?她身為皇族,就更有肩扛憂患,舍己為先的覺悟,若必須得取捨,朕看的肯定是人族大利。」

龍虎道人笑道:「正是為了人族大利,你才更需要對她另眼相看,在那支隊伍里,有個平劍秋,正號召隊上所有匠師,聯手打造不明物件。」

「平劍秋?」

青武仙帝沉思片刻,一臉茫然,平家不過是四五流的存在,以他所知的鑄器名家,基本排不上,而有點名氣的鑄家中,雖然好像有家姓平的,卻不可能記得叫什麼名字。

龍虎道人道:「也難怪你記不起,平家不過是個九流鑄派,若不是一直試圖送禮巴結,想捧老道我的臭腳,我也不會有印象。」

青武仙帝奇道:「他一個九流門派,如何號召得動各路匠師?朕若沒記錯,拔山劍庄的隊伍也在那邊,這些匠師個個有脾氣,哪會聽從他的號令?」

龍虎道人道:「不錯,但這次情況不同,有老道的徒子徒孫傳訊過來,眾匠師之所以聽他號召,一是因為他背後有病僧支持,二是因為他號召眾人製造的東西,確有神奇之處,眾匠師都無法參透,有人問這是什麼,那個平劍秋的答案,肯定讓你大吃一驚。」

「是什麼?」

青武仙帝不喜歡猜謎語,但已經有預感,聽到的東西恐怕會讓自己嚇一跳。

龍虎道人收起微笑表情,看了腳下這座高台一眼,正色道:「和我們現在所踏的這座封天壇一樣的東西……世界奇觀1

青武仙帝聞言,臉色驟變,一下揮手,讓金甲武將叩首拜退,把所有人都帶下高台去,確定了再無旁人,這才道:「老道你沒弄錯?真是世界奇觀?能彙集人族榮光,具現氣運,最終以人道統天、逆天的世界奇觀?那豈不是……」

龍虎道人點點頭,慎重道:「如果此事為真,那……就是橫擊仙帝的道統重現於世,你很清楚這代表什麼,傳說中,他以世界奇觀加諸江山社稷圖中,鎮殺億萬妖魔,扭轉天運百年,因此傷損太過,英年早薨,世界奇觀的建構法因此不傳。」

青武仙帝猶未從震驚中平復,目光望向西方,在大片建築物之後,那座巍峨聳立的寶剎寺院,片刻后才轉回視線,「若真是橫擊仙帝的傳承再現……伏魔有望,菩提佛子做出預言以來,朕是首次覺得有望實現。」

「那小子……當初捨命參悟天機,說什麼誅滅妖龍的唯一契機,在於滅龍神兵,必須要打造出滅龍之器,才有希望誅滅九首,逆轉天命,你更因此舉辦了大鑄。」

龍虎道人嘆道:「老道本來不相信這預言,但現在……或者冥冥中真有天意,上天垂憐,與我人族一線生機。」

青武仙帝一震,道:「既然他們身系關鍵,朕立刻派人出去接應,務必要讓他們……」

「免啦,你這邊一堆繁瑣手續,哪有老道來得快?剛剛老道來此前,已經派人去接應了,但……」龍虎道人嘆息道:「從帝京過去,再快也要三天,不知他們能否撐到那時候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