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二十五章 鎏金劍氣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五章 鎏金劍氣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鳳首劍的一擊,半空凝化虛影,顯現一頭五彩鳳凰,周身燃燒凰焰,呼嘯下擊。

凰火焚木,劍還未至,滾滾熱浪,已迫得下方樹枝全燒起來,但樹魔就像一個千手千足的高手,心念一動,無數分枝蔓延過來,拉出一片枝幹屏障,先擋凰火,更擋劍擊。

「獨孤劍,妳這手下敗將,還敢來送死?今天要妳再死一次1

樹魔厲聲吼喝,而獨孤劍對此的回答,則是舉手就一劍,又一道鳳凰影出現,卻沒有任何彩光與火焰,而是閃爍暗青色的金屬光澤,襲向木障,威力比之前陡強數倍,一舉把厚厚木障給破開。

「鎏金劍氣!妳練成了鎏金劍氣1

樹魔駭然叫出聲,鎏金劍氣是傳聞中劍道至高修為,只有全心全意,以身心事劍者方能參悟,而且,大荒西朝史上,凡是練成鎏金劍氣的,最終無一例外地成就仙帝。

鎏金劍氣,傳聞中分為黃金、白銀、青銅、黑鐵、赤錫五個境界,由高至低,各有玄妙,之前,女爵被三魔將圍攻至瀕死時,並沒有練成這門絕學,復出后也不曾展露過,誰知她竟不聲不響地練到黑鐵境界,就快要練上青銅了。

只是這一下失算,樹魔就置於險地,鎏金劍氣勢不可擋,堅逾金鐵的數十層樹障,被一劍破開,直劈向樹魔主幹。

「嘩啦1

潑水般的脆響聲中,樹魔的十米軀體,被砍得支離破碎,每一個碎塊,沒有超過拇指大小的。

驚人的威力,震絕當場,但樹魔的身軀才崩碎,劍氣已盡,兩道魔影卻破土而出,聲勢強強霸地打向獨孤劍,一個沒有固定軀體,形態如水幻動;一個冰火同燃,威煞懾人,兩大魔將同時殺來。

「練成鎏金劍氣又如何?今天妳還是要死1

「看妳這次如何還有僥倖1

水魔形影變幻,攻擊以纏、卷、拖為主,軀體遭遇攻擊便破散,隨即又聚合,不畏打擊;冰炎魔則是散發著煞氣,每道攻擊不是烈焰高溫,就是奇凍冰封,非但難擋,更形成溫差破壞。

兩大魔將聯手壓制,女爵一時落在下風,只能揮劍守御,無法搶攻,兩大魔將見狀,更是篤定,女爵的鎏金劍氣顯然未能完全駕馭,猛力一劍之後,就難以為繼,正是將她壓倒的最好機會。

地面上,一道樹枝緩緩伸展出來,迅速交織組成十米軀體,兇惡的氣息瀰漫開來,樹魔抬頭仰望戰局,登時有幾分后怕。

「好厲害的鎏金劍氣,險些陰溝裡翻船1

對於人族的爆發力、成長性,樹魔著實又開了眼界,但相較於人族,妖魔的詭變難殺,在實戰中絕對更佔優勢,以自己來說,只要身體與大地相連,能得地氣源源供應,就能不住分身散化,形同不死之身。

鎏金劍氣,要敗自己容易,想殺自己就千難萬難,所以才由自己打前鋒,替兩大魔將製造機會,而當獨孤劍失了先機,三名魔將聯手夾擊,她更只得死路一條。

樹魔枝幹延伸,目光掃望向躲到周圍去的人族,獨孤劍和兩大魔將躍空交戰,這地點對不適合離地的自己不利,但攻擊前早就商量好,遭遇到類似場面時,直接分工,他們夾擊,自己屠殺人族,分女爵的心。

「只能怪你們自己運氣不好了,什麼不好當,偏偏生而為人……」

樹魔枝幹橫生,地上赫然又多生出九個樹魔,十個看來一模一樣,根本沒法分辨出來,同時朝周圍的人類衝殺過去。

「通通死吧1

樹魔怒喊出聲,一聲很不協調的裂木之音,同時響起。

與獨孤劍聯手的那名人族女子,樹魔一早下了殺手,先困再殺,層層十餘道木障,交織成一個大球,把人困在裡頭,無數帶刺的硬枝交錯橫插,猶如千刀萬劍,早把人切割得支離破碎,千瘡百孔,哪知就在此時,明明必死之人,竟然破樹球而出。

身上閃著淡金色的光芒,金剛體催迫,龍雲兒不揮拳、不出指,雙手各自結印,整個人連同法印一起轟來。

凌厲攻勢,樹魔不敢大意,但腦中儘是錯愕。

……妖樹絞殺陣,竟然對她無效,還一點傷也沒有?這身體是什麼做的?

……十個樹魔,等同心臟的魔核雖只有一個,卻在十具魔軀中不斷流轉,她如何得知此刻魔核就在這一具,準確攻來?僅是碰巧?

錯愕之中,樹魔驟聞一聲鐘鳴,彷彿響徹萬古,從時間長河的盡頭傳來,震蕩世界,更令牠剎時意識歸空。

鐘聲撼擊大氣,化為衝擊波襲來,無比堅實的奇木之軀,竟承受不住這股衝擊波,由外逐漸粉碎開來,迅速破裂往內部。

……不、不好!要轉移魔核……

心念一動,魔核迅速轉移離體,這是妖魔的保命天賦,幾乎念動即成,極難殺死,但……

樹魔駭然發現,在鐘聲的影響之下,自己思維的速度仍快,但除此以外一切的動作卻都緩慢下來,包括魔核轉移的速度,念頭一動,魔核雖然離體,卻沒能立刻傳到其他魔軀之中,還在腳下的樹脈。

跟著,樹魔就看到,一隻黃金般的拳頭,悍然無匹,打穿地面,直穿向底下,將層層防護瞬間破開,穿破樹脈,一把抓出了魔核,一道佛印立刻打了上去。

魔核離體,佛印封鎖,這就形同把心臟抓出體外,樹魔斃命時,腦里只在不住盤旋著問題……她怎麼知道我魔核位置?她怎麼可能知道……

意識消散之前,樹魔最後看到的,是那女子泛著淡青色幽光的一隻眼睛……

混戰出現了第一名陣亡者,卻是生命力最強,最難殺死,誰都沒想到牠會死的樹魔,而下手之人也並非女帝,是最不起眼的龍雲兒。

「得手了1

龍雲閃絲諂,隨手就把魔核收入芥子還中,照女爵的說法,這樣會令妖魔有一線生機,若是後頭得了機會復生,遺害無窮,但同樣都是說法……溫家哥哥的要求當然比較重要。

和另外兩名魔將比起,樹魔似乎比較容易對付,只是特別難殺,魔核的位置能送出體外,在地下穿行,普通武者難以捕捉,但在命運之眼掃視下,這些都不是問題,果然被自己一擊得手,建了首功。

抬頭仰望,女爵與兩大魔將斗得甚緊,自己已經奉靈,還能再轟兩擊,怎樣都要設法幫手……

使用命運之眼,現在雖然不擔心被吞噬魂魄,卻依舊頗為傷神,不能頻繁濫用,但如果想要儘速拿下這些魔將,自己不用命運之眼是不行的……

龍雲兒睜開命運之眼,想看兩名魔將的破綻所在,可眼睛才睜開,就發現周圍的因果之線一陣顫動,有種汙穢深深的墨色邪氣,沾染過來,她一下訝異,身上多處陡然一痛,已經被攻擊打中。

這些攻擊出奇強勁,不是普通的刀劍、氣勁,而是射擊類的武器,不只是打中,更還爆開、蝕化,要不是極意袍加成金剛身,防禦力了得,在這攻擊之下,肯定已付出代價。

突遭攻擊,龍雲兒錯愕轉身,就看見一大片紅光、白光、黑光,劈頭蓋臉地打來,如似海潮洶湧,逼得她只能雙手結印,加持護身勁,將這一波攻擊擋下。

金剛印加持,金剛身更是難破,但龍雲兒心中連聲叫糟,驚鴻一瞥間,她已看了個清楚,攻擊自己的不是別人,正是那群匠師。

也不知中了什麼邪,這些早先還在齊心抗敵的匠師,這時調轉目標,把武器朝向自己,像面對殺父仇人一樣猛轟,個個表情咬牙切齒,動手毫不容情。

龍雲兒一下被打懵了,很顯然,這些匠師恐怕都心神失常,把自己當成了敵人,但他們為何會失常?是那兩名魔將的手段嗎?

……應該不是,那兩名魔將正與獨孤劍斗得正緊,鳳首劍拉出朱焰長河,將大片天空燒得璀璨,已經漸漸扳平局面,與兩大魔將有攻有守,在這種情勢下,他們根本沒有餘力。

瞬息間,龍雲兒想起女爵說過的話,妖龍有三大人形化身,詭詐多變,防不勝防,威脅性更在魔將之上。

意識到這一點,龍雲兒曉得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敵人,卻不知該怎麼辦,金剛身攻守俱強,命運之眼更能看穿一切破綻,但這兩個強項,一時全無意義,自己難道可以看透他們的破綻,然後把他們全殺掉嗎?

一下遲疑,連那些武裝護衛也全衝上來,有刀的拿刀,有劍的持劍,衝上來就是亂砍,全靠金剛身夠強,極意袍夠猛,才把這些亂擊全數扛下,分毫無傷,但後頭的那些匠師,開動武器,遠遠射擊,雖破不了金剛身,卻把擋在前頭的那些護衛給射殺,血肉爆開,這同樣令龍雲兒心裡難受。

危急時刻,溫去病交代過的一句話,在心頭閃過。

……如果遇到了打不得也傷不得的敵人,妳就使用這個吧,這種狀況我們遇得多了,沒在怕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