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六章 專業手段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六章 專業手段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獨孤劍與兩名魔將惡戰,急於回氣,暗自提防不測之變的她,不敢把所有力量用於眼前戰鬥,和兩名魔將有攻有守,難分軒輊。

當底下狀況生變,女爵暗叫不好,卻不是太意外,既然知道可能有人形化身參戰,這種程度的變局,就在意料之內,沒什麼好吃驚的,只是看龍雲兒左支右絀,在底下亂戰中慌了手腳,獨孤劍心中同樣焦急。

之前對戰魔將,還有那詭秘莫測的人形化身,不怕對方強橫,卻非常困擾於牠們諸多卑鄙手段,往往讓自己因此增多負累,受了不該有的創傷,這回特別放下堅持,與病僧等人同行,所為的……就是看病僧此人足智多謀,在類似場合中,或許能彌補自己的不足,能夠應對。

可惜,從這情況看,自己的期望沒機會實現了,面對這類場面,龍雲兒也是手足無措,而病僧仍隱藏不出,似乎對這些人的死活全不在乎,這……不是自己想看到的東西。

不能再讓情況惡劣下去,獨孤劍預備急提真氣,再發鎏金劍氣,速戰速決,好去底下幫手,哪知被圍困的龍雲兒,卻忽然捏爆兩顆圓珠,跟著,兩張朱網便飛射出去。

朱網覆蓋的面積極大,延展性極好,又沾又黏,一下放射出來,把前方的人全網在裡頭,滾倒撞跌,幾下就成了一個大球,被朱網捆縛、收束,很快便動彈不得。

這是出人意料的一著,而且龍雲兒手上的網,不只一張,連著六七張發出去,把周圍左右都網了一遍,正瘋狂進攻的人們,全被網在裡頭,雖然都在拚命掙扎,卻越動越纏,你擠我,我擠你,沒有脫困的機會。

轉眼間,場面就被控制住,前後的變化,不但仍在打空戰的獨孤劍看傻,連發出這些網的龍雲兒都為之驚訝,腦中閃過之前溫去病的交代。

『什麼脅持人質這種小事,我們碎星者以前根本沒在怕的,三天兩頭都會遇到,那些妖魔總愛拿人質來噁心我們,我們為此專門開發了一整套處理流程,包括搶先一步幹掉人質、擒住牠們的夥伴來反要脅、還有……咳咳,會血流成河的方法先不提了,總之,最後我們發現,繩、網之類的道具,應用這種場面很有效。』

說到裝備,溫去病就來了精神,很振奮地介紹,要如何選擇材質,才能製成適合的網,既要輕薄易攜帶,又要耐拉、強力沾黏,儘可能把更多的目標封鎖在裡頭,又要避免他們受到傷害。

『碰到那種打不得、傷不得的目標,要小心他們掙扎太大力,反而被弄傷,最早的時候,不知是哪個白痴向我提議,用奇金煉網,延展性是超棒的,但拉細了之後,網繩也夠鋒利的,他們拚命掙扎,從捆綁變成了切割……然後就死掉了,唔,那真是一場悲劇。』

記取教訓,溫去病後來開發出的縛網,就有效解決了這問題,不但複合性材質是精心調配,上頭還塗抹麻藥,一沾了上去,肢體麻痹,不能動彈,對這些身不由己的受害者,堪稱是最好的保護。

龍雲兒連著幾張網放出去,有效擺平了大多數的暴亂者,勉強鬆了口氣,卻也還說不上放心,因為潛伏暗中的敵人仍隱而未現,那個人形化身,到底是如何讓這些匠師、護衛們失神的?如果不弄清楚,萬一自己也中招,那就麻煩大了。

暗自戒備,龍雲兒手結金剛印,卻悄悄運起了金剛禪定,拂拭心神,諸邪不侵。

金剛禪定甫護住神魂,龍雲兒驟覺有一絲不妥,一種不舒服的輕微感覺,迅速離體,睜眼一看,一道有若微塵的流螢光點,由體內飛出,迅速消失空中。

「這是……魔頭?」

龍雲兒雙目圓睜,記得聽人說過,所謂魔頭,就是帶有魔意的念頭,入侵人體后,惑亂人心,破人修為,走上魔道,不同的魔頭,引導往不同的方向,防不勝防。

自己什麼時候被魔頭入侵了?這東西無形無影,若不是自己運起金剛禪定,拂拭身心,湊巧將魔頭逐出,再過一會兒,待魔頭生根、發作,自己不就為其所趁?所謂的人形化身,就是玩這手的?

心驚肉跳,龍雲兒不敢怠慢,全神戒備,提防著已確知在附近,卻隱形未隆

相同的警戒,也出現在獨孤劍的身上,打一開始,她就全神提防著那名人形化身,不敢全力動手,現在看到龍雲兒那邊的狀況,更是戒備,就怕心靈生出破綻,被魔頭趁隙而入。

底下的匠師、護衛,被龍雲兒連續七八張網放出去,綁了一票人,但也只不過是全員中的一小部分,此時,著魔失控的狀況,就如野火蔓延,越來越多人雙目赤紅,狂態盡現,向周圍撕打。

龍雲兒心驚肉跳,普通運使能力,總有個極限,這名人形化身操控目標,難道沒有數量上限?

混亂場面中,看到平家眾人也陷入危機,發了狂的陳有龍亂叫亂打,但平春手持一張木牌,催動法咒,木牌解裂散開,化為一條成人高的木龍,吼嘯蟠動,將他和平劍秋護在裡頭,暫不受害。

龍雲兒考慮過去幫手,但左側忽然跳出三名雙眼無神的護衛,揮刀斬擊過來,刀勢亂無章法,可只有中低階境界的他們,身後卻忽然幻化凶獸形象,有獅有象有螳螂,都有數米高,光華四射,力量一下拔升到高階。

奉靈!

暴升到高階的力量,狂猛襲來,龍雲兒夷然不懼,自己也同樣在奉靈狀態,對付這三人不成問題,若不是不能下殺手,這三人還不夠自己現在一招秒的。

人不能殺,但也不是沒有辦法,面對三人攻來,龍雲兒主動迎上,舉臂護住頭臉,兩刀一劍,分別砍在手臂與腰側,被金剛身給擋住,只痛無傷,同時,她身形一動,雙爪起揚如龍。

六朝雲龍爪.霧裡穿花!

如靈蝶,若游龍,雙爪幻動,攻得三人眼花撩亂,還不及應變,三柄兵器已被打飛,六隻胳膊都被卸開關節,軟軟垂下,無能再作攻擊了。

一招擺平三敵,只傷不殺,龍雲兒剛鬆了口氣,三名已經沒有攻擊能力的敵人,忽然全身血筋突起,皮肉抽搐,變得極為可怖,眉心更凝聚起一道黑光,噴吐而出。

黑光無形,金剛身也防禦不住,一下被轟中頭部,龍雲兒天旋地轉,陣陣暈眩,但憑藉著金剛禪定,意守玄關,維持住一線清明,沒有被魔頭得逞。

從眼中看出,整個世界像是萬花筒般燦爛、迷亂,人影幢幢,無數的身影朝自己衝來,撞擊著意識,若不是金剛禪定夠穩,一下就會心神失守,這無形魔頭確實厲害。

不能亂動,換了旁人,等同任人宰割,龍雲兒憑著金剛身硬扛,倒是沒有這方面的危機,而上頭獨孤劍看了她遇險,同樣焦急。

原本還希望,能夠藉由龍秘書的奮戰,逼出那個潛伏暗中的人形化身,如今看來卻是不成了,獨孤劍自覺責無旁貸,想搶著從兩大魔將夾擊下衝出,先去支援,但冰炎魔將卻在此時狂喝一聲。

喝聲中不只有狂暴,更帶著痛楚,只見冰炎魔將的兩極妖軀,冰的一邊溫度狂降,燃燒的一邊光焰大盛,比之前陡增一倍威力,直接就把女爵的劍氣迫開,壓在下風。

力量暴增,冰炎魔將卻不見喜意,而是滿滿的驚惶,大吼出聲,「你……你把我們當……」

只喊了這半句,冰炎魔將眼中滿是狂態,本就剩餘不多的理智,完全消失,一聲怒吼,幾乎是以玉石俱焚的攻勢,狂撲向獨孤劍。

與此同時,本在纏鬥獨孤劍的水魔,則是短暫一怔,掉頭就跑,可是才移出兩米,馬上也狂態大發,回頭與獨孤劍死嗑。

魔將的魔核中,都有九首妖龍打下的天生烙印,人形化身執掌權柄,透過烙印操控神魂,牠們根本全無抵抗餘地。

獨孤劍壓力陡增,被逼得再無保留,劍光灑落如火雨,鳳影焚天,將兩大魔將一起擋住,雙方互拚之下,氣勁四射,每過一處,就拉出一長片火焰流星。

上方戰事加劇,底下龍雲兒也承受心魔侵擾,耳邊滿是各種喊殺之聲,似有無數的怨與恨,催著她迷失本心,聽從慾念而行,在這聲聲催迫下,緊守住的一絲清醒,漸有蒙塵之感。

驀地,一聲破碎巨響,來自護住眾人的光罩,隨著匠師們的迷失,維持護罩穩定的人沒有了,光罩力弱,承受不住外頭成千上萬魔兵的攻擊,登時破碎,大量魔軍破罩攻入,張牙舞爪,撲向那些被網住的受害者。

「住手1

龍雲兒心裡焦急,一下出現破綻,對面早料到這情況,攻勢加催,要趁隙突破她的心靈防線,朦朧中,一道灰色人影隱約出現在龍雲兒的意識中,伸出手,彷彿朝她腦部抓取而去。

先斷外援,再用殺戮、緊迫擾心,以破防線,這無疑是對方等待已久的機會,但……善於等待的,並不是只有一個。

「般若波若密,和尚等朋友你很久了,還請放下屠刀,成佛……不,上西天去吧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