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七章 吞噬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七章 吞噬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血光入侵龍雲兒的意識,即將沾染神魂的一瞬,以戰場為中心,方圓數十里的地面開始震動,天空也出現莫名幻光,瑰麗七彩,如同極光。-..-

普通人只感覺得到震動,覺得這一場地震不尋常,但神魂修練有成者,感受到的東西就完全不同,『女』爵在『激』戰中分神一看,確認這數十里天地,生出變化,已經和其他地方分割開來了。

能夠張開數十里領域,在整片天地中,分割出一個**的世界,這若非是天階的絕世強者,就是神器的威能,獨孤劍為此震愕莫名,卻看見一座座石山、木峰,拔地而起,參差錯落,此起彼伏,前後只是十數秒,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。

木石奇景,構築了一個全新的世界,在這個世界中,天空、大地彷彿沒有盡頭地延伸出去,成千上萬的魔兵、魔獸,盡數陷落於這片江山之間,連同那些神智『迷』『亂』的人族,被這串驚變『弄』得目瞪口呆。

從江山社稷圖完全展開的那刻起,入侵龍雲兒神魂的那道灰『色』身影,就加倍催動,要儘速衝破她意念的防守,奪其身心。

速成的金剛禪定,雖有神異,讓龍雲兒能抵擋這許多時,卻終究失之不穩,在內憂外患下,『精』神防禦被破開,那道灰『色』身影飛快入侵,要直入紫府之內,吞侵神魂。

然而,這個看似能手到擒來的勝利,卻在得手前的一刻,出現了大障礙,就在龍雲兒的紫府之外,驟然出現一道無形障壁,渺不可見,卻在牠要快速穿行過去時,硬生生碰撞上去。

碰撞引發劇震,彷彿用腦袋撞上了鐵壁,險些被撞得神魂散化的灰影,大吃一驚,就只看一無所有的前方,莫名出現了一道半透明的障壁,形態近似水晶,因為自己的碰撞,晶壁上出現蛛網般的細裂碎紋。

……人族的神魂內,怎麼會有這種東西?

……這樣的手段,恐怕只存在於傳說中,是那種深不可測的妖魔大能之手筆,以無上魔印,封護神魂,阻絕外力入侵。

……除了妖龍陛下,當世再無第二個存在能有此手段,什麼仙帝佛子的,通通不行!這『女』子……是什麼來頭?

碎紋迅速從晶壁上消失,晶壁重新變得澄澈,不一會兒的功夫,連晶壁也消失不見,再次證明,這確是傳說中的無上手段,只不過……還會被撞出裂紋,就表示不是無隙可趁。棉、花『糖』挾說』

如果有充足的時間,灰影很想嘗試突破,並且有相當把握穿透過這層障壁,但時間無疑是眼下最缺的東西,自己甚至能感應到,外頭的世界不但天地被封鎖,還在生出一些莫名的異化,如果再不迅速離開,就連走的機會都沒了。

不得不放棄,灰影一下閃爍,離了龍雲兒的軀體,本來應該立刻化為無形,不可見、不可察,卻哪知只是瞬息之差,外頭的天地整個變了樣。

石峰、木丘,起落變化間,一道道充滿神聖氣息的光華,猶如一顆不應存在的太陽,自天頂灑落,一縷縷聖芒,化為一道道符印落下,封斷這空間內的每一處,令牠再難遁形藏匿。

一切妖邪,俱難藏身!

灰影想要再遁回龍雲兒體內,卻連龍雲兒都發起光來,神聖氣息瀰漫,斷其後路,更無從往前。

善於攻心的虛體魔物,通常本體都孱弱,連著碰了幾回壁后,已經衰弱不少,處於危險時刻,再不脫出或寄體於物,就有灰飛煙滅之虞。

「這個世界……怎麼變出來的?為何會有這麼強烈的聖氣?」

早知病僧有神妙手段,牠一直不願現身,以麾下魔將作餌,想『逼』出病僧來,卻不料病僧異常沉得住氣,遲遲不動,最終自己不得不動,想搶佔先機未果,反落入這片木石江山之中。

而且,最無法理解的是,為何這片江山中,竟有這麼強烈的聖氣?這聖氣濃烈的程度,就算讓飛龍寺所有僧眾集合禪唱,恐怕也未必能及,病僧再強,也就是一個人,這浩然如陽焰的神聖氣息,到底是怎麼來的?

聖氣覆蓋下,神智錯『亂』的人們,漸漸恢復清醒,兩名魔將遭到壓制,力量大幅衰弱,至於那些被分割隔開在各峰、各嶺間的妖魔,更是不堪,全都無法再進,癱瘓在原處芭。

「土鱉!前路已盡,你還逃得掉嗎?」

清朗一聲,猶如『春』雷乍綻,震動整片江山,在東首最高的一座山上,石峰頂綻開一朵木蓮,一名出塵僧人,腳踏蓮『花』,白袍飄飄,好像隨時都會踏雲而去,絕世的風範,一下把同位階的『女』爵給比下去。

太過強烈的畫面,給予灰影重重的刺『激』,作為人形化身之一,牠擁有妖龍的記憶與見識,遠非這些魔將可比,單純木石山水、神聖氣息,還未能讓牠找到線索,但再加上那樣一個瀟洒如謫仙的男子,牠登時想起一段遙遠的古事。

那是一個早已被塵封埋起,沒有妖魔願意再想起,卻又沒有妖魔能夠真正忘記的禁忌之名……

「……橫擊仙帝?」

在這名字出口的瞬間,灰影像明白了什麼,往周圍再看一眼,這片無比獨特的木石山水,普天之下,恐怕再無第二家分號。

「橫擊仙帝的江山社稷圖?沒可能!你是仙帝傳人?」

太過震驚的顫聲,灰影一下黯淡幾分,不是試圖隱遁,而是驚駭之下,『精』神『波』反噬,險些破滅小半神魂。

……滅盡妖魔、掃平人族的橫擊仙帝,傳承再現?

……這個訊息無論如何都要傳出去,若讓此人活著成長,普天下妖魔哪裡還能活?

灰影妖魂仰首一嘯,發出一下無聲的嘶喊,念『波』在天地間回『盪』,與滿空聖氣一碰觸,立刻被融蝕不見,傳不出去。

踏著蓮『花』,峰頂雲端的白衣僧微微一笑,隨手從背後一拿,一個很沒氣質的擴音器現在掌中,跟著就叫出來。

「整片天地都被我封鎖,你嚷嚷的東西要是能傳給那妖龍,和尚我拜你當師父又如何?」

拿著大聲公喊話,文雅氣質轉化為睥睨狂態,聽在耳里,尤其使妖也氣炸了肺,灰影不再嚎嘯,身影一幻,竟燃燒了起來,通體覆蓋上一層青『色』火焰,熾烈焚燒。

溫去病失笑道:「哇!你看看你這妖,幾句講不過人就**,至於嗎?氣度咧1

正自反壓住兩名魔將狠打的獨孤劍,遠遠見到這一幕,急呼道:「不可大意!牠這是燃燒神魂,爆發力量的禁法,快下手,別節外生枝1

話甫落,燃燒中的灰影驟然化成一片青火,無視滿空聖氣阻隔,破空而去,目標不是已被完全隔斷的外界,而是正被『女』爵壓著猛打的兩大魔將。

獨孤劍驚見狀況生變,劍勁再催,凰火烈烈,要把已被砍得滅去大半身體,嚴重受損的冰炎魔將一劍了結,但同樣也被削弱的水魔,卻在此時身體大幅擴張,拉長了三五倍,像一張大網般覆蓋下來,登時將她一口吞噬。

「公主殿下1

已經恢復清醒的龍雲兒,見『女』爵遇險,大吃一驚,才剛喊了一聲,那道青焰已燒上冰炎魔將的身軀,冰炎魔將發出一聲千刀萬剮般的嚎叫,在極度的痛楚中,身軀迅速扭曲、膨脹,從本來火焰、凍氣所凝的虛體妖軀,變成半實在的血『肉』之軀。

一道暗青『色』劍芒乍吐!

鎏金劍氣橫掃,破水膜而出,將整顆潺潺滾動的水球從內部破開,跟著十面爆發,炸開來的暗青『色』劍芒,將水球『射』得千瘡百孔,劍威所及,附近的水液一一焚盡,只餘一聲絕命悲嚎。

遠處山峰上,聽見這聲慘呼,溫去病心中一痛,如同刀割,知道水魔殞落在『女』爵劍下了,握著大聲公的手不由一緊。

……這個殺千刀的敗家貨,就只會殺,一個人如果只會用殺戮來解決問題,人生還能剩下什麼?什麼也沒有!連戰利品都沒有啊!

「病僧1

憤怒的狂吼,再次充塞天地,出現在眾人眼前的,是一條身長超過百丈,頭角崢嶸,雙目閃著冰火之芒的妖龍,揚爪摘日月,妖軀鎮大地,滾滾龍煞之威,猶勝洪濤,四面八方瀰漫出去。

「九、九頭妖龍1

「妖龍1

龍煞侵襲,底下的人族個個顫抖,發自內心深處的本能恐懼,讓他們雙『腿』猛抖,紛紛跪倒在地,甚至當場失禁。

九頭妖龍的威煞,懾服萬獸,乃至人族,哪怕在這裡的妖龍只有一首,這道龍煞也沒有半分減弱。

「禿驢1

冰炎妖龍一記怒吼,長逾百丈,看似笨重碩大的妖軀,瞬息展動,快得像是一條閃電鞭子,揮擊出去,勁道強得怕人,連連打碎多座石峰、木山,直直來到溫去病眼前,看著這快到極點的一拍,他瞳孔驟然緊縮。

超乎想像的大力,無可抵禦,石峰、木蓮、白衣僧在龍尾沉沉一擊下,整個被拍碎,崩散成無數細屑灑落。

「……得手了?」

輕易殺敵,連妖龍自己都嚇了一大跳,但還沒來得及細想,暗青『色』的劍芒便破空飆來。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