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八章 人族榮耀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八章 人族榮耀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劍氣襲身,最初只覺一股大力湧來,如浪如濤,及身時,卻如千百尖針狂刺,痛不可當,縱有一身龍鱗硬甲扛住,妖龍仍有種痛到飆汗的感受。

只是痛,只是傷,卻也僅只如此,先前對上魔將時,鎏金劍氣幾乎能一擊殺的威力,終於在撞上妖龍分身時失效了。

「吼1

龍嘯之中,冰炎妖軀擺盪,打碎十數座山峰,硬扛著劍氣,掃向女爵,打中了獨孤劍,她被這股崩山巨力打得飛了出去,可沒摔出多遠,就背後一亮,出現一對彩光羽翼,振翅一飛,便脫離摔墜的慣性,傷得並不嚴重。

妖軀上,凍氣、火焰大作,將被打出無數小孔的傷損掩蓋,看似傷勢盡愈,卻讓妖龍疼到齜牙裂嘴,暗忖獨孤劍這手絕活確實厲害。

……之前刺殺妖龍陛下時,她可沒有這本事,看劍氣黑中帶青,才只是從黑鐵到青銅的過度階段,就已經如此厲害,如果給她時間真正練上青銅,甚至之後的白銀境界,那還了得?

獨孤劍展動光翼,飄在半空,鳳首劍上黑光流轉,直對妖龍,「只待青銅階段圓功,我便可一劍殺你,換了是你本體在此,卻又如何?」

妖龍高聲狂笑,「一點微末劍氣,一點可憐的力量,就讓妳忘記上次的慘敗了嗎?女人,妳實在太不自量力1

一面長笑,妖龍猛地張口,噴吐出一口含著冰霜的奇毒龍焰,急襲獨孤劍,同時尾巴一掃,拍向已看準的幾座石峰,在那裡……有很多的人族匠師、護衛。

……噴火后直接襲擊獨孤劍,對方戰鬥經驗豐富,這種奇襲難以得手,但大批人族死亡,她心神一亂,便能同步攻她神魂,內外同時遇襲,定能奏效。

……情報說,病僧支持平劍秋,號召數百匠師聯手造物,如果病僧是橫擊仙帝的傳承,無論他們造的是什麼,經手打造的這些人絕不可留!

這一掃,既要亂敵,也是要滅口,但就在將要得手前,一隻小蒼蠅攔截在巨尾之前,正是龍雲兒。

金剛身的輕功不行,跳躍能力也差強人意,龍雲兒發動步雲靴異能,踩踏登空,本來想要攻擊妖龍,這時卻攔在比自己整個人還大得多的巨尾前。

灰影子與魔將之軀結合后,完全妖龍化,每一擊都來到地階頂峰的出力,金剛身的防禦力雖強,龍雲兒也不敢說能穩扛,幸虧自己還有一式超越金剛印的攻招。

「喝1

龍雲兒勁貫雙腕,在奉靈狀態下催運起來的力量,毫無保留地回輸入萬古江山鍾里,跟著,蓄滿力量的雙鍾,震蕩起來。

妖龍本擬一尾巴將這小蒼蠅給掃出去,哪知忽然間,這隻小蒼蠅的身上,發出莫名震動,往外散出漣漪,更驚人的是,這震蕩不只是搖晃著她本身,也不只是震蕩空氣,是連周邊空間也一起在搖晃。

「……道之波紋?」

妖龍幾乎連眼珠子都瞪得突出去,這些女人一個比一個恐怖,獨孤劍能打出鎏金劍氣,這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女人,一動手連道之波紋都跑了出來。

道之波紋,牽涉到這方天地的法則,能夠讓其震蕩顯形,起碼得要突破地階,再不然,就是手中有神器,還與神器高度契合,兩個條件中,後者的難度還在前者之上!

……今次主要目標是病僧,哪知還沒試出病僧虛實,這兩個女人就讓己方連踢到鐵板!真不知是倒了什麼血楣!

驚愕中,道之波紋驟然大亮,無聲的波動,朝六面八方狂震出去,撼擊整個空間,扭曲破壞這空間內的一切。

萬古江山震!

先前龍雲兒進入奉靈狀態,所擊發的極限攻招,僅是單純的與江山鍾神識結合,打出鐘鳴,但此刻社稷圖中風雲變幻,與江山鍾結合的神識,受到莫名牽引、提升,真正打出萬古江山震來。

巨龍掃擊過來的尾巴,與無聲漣漪一撞,萬斤巨力登時受阻,難以前進分毫,隨著一道道漣漪掃來,連龍尾都發生扭曲、破裂,龍鱗破散,龍骨折斷。

妖龍還不及發出嚎叫,目光所及,女爵展開光翼,鳳首劍拉出長焰,一道鎏金劍氣,直破開襲來的龍焰,余勢不止,直直朝著牠的面門打來。

首尾受敵,妖龍之危迫在眉睫,牠同時發動多個手段,一方面,要引爆同在這空間內的萬千魔兵、魔獸,以牠們的血肉為能量,發動攻擊;一方面,榨取這具龍軀的精華,瘋狂催迫力量。

這是作拚命一擊的準備,但作為人形化身,就是戰敗,也有其他手段可以應變,彙集眾多血氣后,神魂大壯,足可破開這個空間所施加的封鎖,進可攻擊兩名強敵的精神,退可脫出這片天地,回到正常空間,把這一戰的訊息傳給妖龍陛下。

可攻可守,能戰能走,手段千般萬變,這是人形化身比之尋常魔將的優勢,哪怕情勢不利,手上還是大把本錢可翻盤,然而,就在牠千般手段將發動時,牠忽然發現……自己什麼也做不了!

整具妖軀,不但像是掉進膠水裡,連一根指頭也動不了,甚至就連妖軀本身,都像變成一座牢籠,禁錮著神魂,無法脫體離去,神念也沒法離開體外。

……怎、怎麼回事?

什麼都沒法動,妖龍僅能拚命轉動眼珠,試圖去尋找理由,而眼中所見,除了越來越近的暗青色劍氣,就是在女爵後方的千里江山。

木峰、石山中,既有人族,也有萬千妖兵魔獸,雙方數目懸殊,妖兵魔獸受到聖氣鎮壓,仍試圖遵從殺戮**,去攻擊那些人族,但江山不住演化,雙方之間的距離,似是咫尺,卻有天涯之遠,每接近一尺,就又多了數米的距離,望之如在眼前,偏偏怎麼跑都近不了。

妖龍明白過來,這片社稷圖內,病僧不但能切斷與外界的所有關聯,更能進一步掌握空間法則,造出咫尺天涯的神異。

這麼強大的法則駕馭,不可能沒有代價,但千年前的橫擊仙帝,基本就是一個沒法用道理去形容、約束的人物,而且,充塞於這世界的聖氣……

妖龍目光忽地緊縮在一處,就在群山圍繞間,點點金芒異常耀眼,濃烈得異乎尋常的聖氣,似乎就是整片空間聖氣的源頭,那是……

構成點點金芒的物質,是一面面方形的板子,是這場混戰一開始,這些匠師們所拋出去的護符,由這些護符所組成的光罩,一度護住了他們的平安,但此刻,這些護符重新組合,凝聚成了……一些奇怪的建物。

不同的山谷間,亮起了相同的金芒,卻又建構成不同的形象。

有奇妙的尖塔,高高尖尖,如劍插天,頂端一個大大的十字,樸實無華,卻給予人神聖不可侵犯的感受。

有奇妙的方城,體方頂圓,四邊的角柱上,有著同樣的圓頂,壁體厚實,窗戶都開成幾何圖形,內中散出的聖氣,帶有肅殺之氣,卻同樣不可侵犯。

有華麗的佛寺,殿堂**,浮屠並立,雲霓圍繞,禪唱佛音不住交響,一道道金虹漣漪,震動大氣,往外一**散開,雖然神聖,卻給予人歡喜悅樂之感。

有形態模糊的高台,似堆疊起來的圓環,隱於層層雲霞之中,上頭似乎一無所有,但云霞交錯間,又彷彿有無數人影,時而跪伏叩頭,時而結陣歌舞,祭天、祭神、祭祖魂,間歇的嗩吶鼓聲鳴響,每一下響震,就是一波聖芒直衝雲霄。

類似的建築物,還有許多,有些形態清晰,有些就如天壇這樣時隱時現,還有些則是隱在金霞之內,渺不可見,但毫無例外的是,散發出的聖氣之濃烈,不但有若實質,還幾乎是噴涌而出。

這些……到底都是什麼東西?為什麼能噴發出甚至超越佛門聖地飛龍寺的濃烈聖氣?

妖龍錯愕,無法理解,就看金芒一下大盛,鋪天蓋地而來,整片江山驟動,山峰一一離地,原處則生出巨大的氣旋,將附近的妖兵、魔獸一一捲入,山峰重新落下,一座座山峰,將萬千魔軍全數震壓在底下。

進入社稷圖的魔軍,一口氣被消滅了,同時,萬古江山震的殺傷力,由尾端逐一爆開龍軀,往首部延伸,而催迫到顛峰的鎏金劍氣,也擊中龍首,一雙龍目直接被劍氣摧爆,龍首也跟著炸開。

首尾相應,妖龍之軀迅速被完全粉碎,一道極為黯淡的灰光,搖搖晃晃,想趁最後機會飛空遁走,但一隻淡金色的大手,從天頂伸下,將灰光一把抓住,緩緩收回天頂。

獨孤劍本想追殺灰影,但大手來得太快,搶在她之前,將妖魂降伏,而後,沒給她反應的時間,一下天旋地轉,整片江山激轉,再度回神后,已經回到外頭的正常空間了。

被踢出江山社稷圖的,不止是獨孤劍,還包括被吸入裡頭的所有人,眾人頭暈腦脹之後,看著空蕩蕩的山林,明白過來,爆出連串歡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