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二十九章 感恩戴德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二十九章 感恩戴德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c_t 從社稷圖內被轉移出來,所有人都生出驚疑、錯『亂』的感覺,在全無預兆之下,被轉移到一個莫名其妙的世界,又被忽然拋扔出來,是誰都不會適應。。更多最新章節訪問:ww. 。

不過,在短暫驚愣后,剛才親眼所見、親身所歷的事,一下下回涌到腦海,當清楚意識到發生了什麼,瘋狂的歡呼聲,一下爆響在山林中,匠師們、武者們『激』動相擁,又跳又叫,陷入喪失理智的狂喜中。

「勝利了1

「我們勝利了1

「我們滅了魔將!還滅了妖龍的分身1b r /

在這個世代,人族只能在妖魔的攻勢下苟延殘喘,所謂的抵抗,無非是襲擊一些落單的魔兵、魔獸,但一遇到有魔將坐鎮的團體襲擊,人族這邊就只有連串敗仗。

哪怕有五絕高人這樣的存在參戰,病僧基本的節奏是打帶跑,否則就會被打跑;『女』爵則是場場慘烈苦戰,每戰功成,都有百姓萬骨枯,這種的……實在不能說是光榮勝利。

但這一回,人族方面沒什麼傷亡,妖魔的手段都被成功壓制,三名魔將被誅殺,連妖龍的化身都被消滅,如此一面倒的勝利,恐怕已數十年不曾有過。

人族終於揚眉吐氣,怎不由得他們欣喜若狂?怎不由得他們又跳又叫,像個忘了形的孩子?

就連獨孤劍,都在被轉移出來后,怔怔地看著自己手中的鳳首劍,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。

「……太容易了。」

「嗯?有什麼問題嗎?」

龍雲兒愕然不解,就看獨孤劍搖了搖頭,道:「這不是魔將的應有實力,冰炎我會過多次,牠雖不及我,也是地階中的高位,豁命爆發時,有著地階頂峰的攻擊力。」

「呃?有嗎?」龍雲兒回憶整場戰鬥,冰炎魔將的力量,最多不過是地階的中段,哪怕後來遭到奪神,力量瘋狂催迫,好像也沒維持太久,就迅速回落。

「還有那個人形化身……化為龍軀后,戰力應該接近妖龍真身,有部分天階異能,特別是妖族的神通變化,哪怕處於絕境,也斷不至於束手待斃。」

獨孤劍尋思道:「以前我和牠『交』手,牠不斷發動意念攻擊,『亂』我心神,就算我豁命出擊,牠也能從容遁走,更隨意血祭附近的妖魔,化為本身攻擊力,但今次牠做了什麼?沒有!什麼都沒有做。,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,全文字的沒有廣告。」

龍雲兒點點頭,那條妖龍雖然厲害,攻擊模式卻很呆板,尤其是挨了自己一記萬古江山震后,就像整個發了呆一樣,獨孤劍再補一劍,牠就傻傻地慘叫,然後爆掉,要不是看牠魂魄離體,自己還以為牠故意示弱,有什麼『奸』計呢?

勝利來得太容易,感覺就像假,這是可以理解的,但龍雲兒思索片刻,就有了結論。

……這裡是異界,沒人知道底細,稍微解釋一下,也不怕泄底的。

龍雲兒低聲道:「這些都不是問題,我表哥他這一派干架的時候,第一件事乾的,就是讓敵人發揮不出真正實力,每次敵人完蛋的時候,都總在喊什麼不甘心、不服氣、勝之不武的……哎呀,這種遺言我都聽厭了。」

獨孤劍眼中『精』芒一閃,隨即平復,道:「原來如此,那倒是可以理解,不過,令表兄呢?為何不見他?」

龍雲兒往周圍看一眼,看到了平家眾人,唯獨就是沒有看見溫去病,眉頭微皺,也擔心有個什麼事,但只能強笑道:「可能正在忙吧,我記得他對拷問什麼的,也很有心得。」

獨孤劍肅然道:「尊兄妹深藏不『露』,令我大開眼界,病僧手段通神,可比仙帝,而妳……剛才擊殺魔將,眼光奇准,後頭與我殺妖龍的那一擊,威力強絕,連我也挨不起,這一式……令我拜服。」

『女』爵是當世高手,能夠讓她這麼說,龍雲兒著實興奮,但仍維持住態度,忙稱不敢。

說話中,獨孤劍察覺遠處似有氣機對撞,似有戰鬥進行,只是規模不大,便負責前去查探,龍雲兒則是心繫溫去病,留下來找尋。

尋覓半晌,最後才看到溫去病微笑著走過來,贊道:「打得不錯,那一震打出了神韻,值得誇獎,咦?那個搶生意的哪去了?」

龍雲兒本『欲』回答,但意外和溫去病掌心一碰,驚覺他手掌冰得嚇人,心頭一震,猛抬頭想要問,卻在與溫去病目光相觸后,問題按了下來,只低低問了一句,「沒事吧?」

「沒事啊!能有什麼事?我們大獲全勝呢1

滿不在乎的一句說完,看龍雲兒眼中憂慮,無奈搖頭,補了一句,「搞的陣仗太大,有點頭暈,如此而已,不傷身,沒有透支壽命,戰果大賺了一票,沒有虧損,所以笑一下行嗎?」

龍雲兒知道自己該笑出來,這樣才能讓他安心,但咬了兩秒嘴『唇』,還是忍不住道:「對我來說,除了表哥你的身體能好,其他的一切全都說不上賺。」

溫去病笑了笑,伸手『摸』了『摸』龍雲兒的頭,像『摸』個小妹妹一樣,讓她安心。

……奉靈、入神,原本都是燃燒神魂,透支實力的技術,就算自己找到漏『洞』鑽,將神魂降於江山社稷圖內,充份發揮其神異,那也不是沒有代價與風險的。

不管是什麼外掛,如果開得太過火,都會引來意料之外的風險,以神魂相合社稷圖,隨著演算的越來越複雜,神魂與之結合度也會直線上升,如果不及時收手,最後就會整個被神器同化,成為器靈。

剛剛為了壓制人形化身與魔將,大幅削減他們的力量,並且提高己方的戰力,傷神太過,超過了使用時間上限,又為了要捕捉逃逸的妖魂,豁力而為,險些搞到神魂溶解,真是險之又險。

十日以內,江山社稷圖不能再用第二次,如果遭遇戰鬥,恐怕要被迫泄底,還好龍雲兒已經來了,有她在,術式武裝可以運作,手上怎麼都多了點資本。

九頭妖龍能源源不斷再生妖魔,這是非常棘手的強敵,不過,連帶石魔、金鷹在內,十幾天內,八大魔將一下殞命其五,照自己這兩年的觀察,正常情況下,九頭妖龍想補完這個空缺,起碼得半年到九個月,更別說這次連分身都折在自己手裡。

妖龍必會尋機報復,但……十天後自己早入了帝京,還怕牠個鳥?而自己使用江山社稷圖、重建世界奇觀的種種手段,也會透過這些匠師的口傳開,運氣若好,一進入帝京,就會被高高捧起,有了和此地頂峰人物『交』易的本錢。

……當然,最壞的情況,他們真以為這些都是平劍秋的功勞,被高高抬起的人是他,不是自己,那就真的搞笑了!

「病僧大師1

叫喚聲傳來,卻是平劍秋快步而來,背後跟著一大堆匠師,來到跟前,二話不說,跪地就拜。

「多謝您帶領我們打贏了妖龍!您何止是神僧,簡直是活佛!是活佛啊1

平劍秋著實是配合一流的好夥伴,叫喊得七情上面,鼻涕眼淚什麼的都上來了,叩起頭來如搗蒜,別的匠師看他感動成這樣,也被觸發,跟著一起磕頭下跪,像拜神一樣。

「各位請起!這樣折煞我們了,快快請起。」

態度如此謙和的,自然是龍雲兒,她連連扶起這些叩拜中的匠師,心裡著實歡喜。

之前跟著溫去病在一起,所得到的勝利,都因為形像尷尬,或是暗中成事,不能光明正大地享受勝利果實,但這一回,終於能堂堂正正接受人們的感謝,不是那種明明出了力,卻必須隱身於黑暗中的感覺。

西北一戰,活躍在幕後,掃平野心家,在避免傷亡擴大的前提下,拯救了人族、獸族千萬之眾的人,就是溫家哥哥。比起武蒼霓或司馬令公,他才是真正的救世大英雄,受多少榮譽加身都不為過的,卻什麼也沒能享有,甚至沒人知道他的功勞,這些事……自己看在眼中,替他心疼在『胸』口。

每次作戰,他不但功勞最大,每份功勞也都是血汗換來,為此造成的傷損、暗創,都在事後折磨著身體,但別說沒人向他報恩,就連表示感謝的都少之又少,這何其不公?

這一回,他終於可以站到檯面來,接受人們的感謝,雖然他自己可能不在乎,雖然「聖僧」、「活佛」的身分,聽來有點尷尬,但自己真的滿心替他歡喜。

「溫……表哥,有什麼問題嗎?」

側眼望去,溫去病若有所思,不知在想些什麼,龍雲兒心中忐忑,就怕是自己一廂情願,會錯了意。

「沒事,妳讓他們都起來吧。」

溫去病揮手示意,心思卻浮動起來,就在剛剛,眾人跪拜,高呼活佛時,神魂中的某一部分活躍起來,停滯許久的五德之氣,忽然有了些微增長,把自己嚇了一跳。

莫非,誤打誤撞,剛才那一戰,對五德之氣的修練起到了助益?是哪個部份的影響?五德之氣的增長,可比金剛身練體要麻煩得多,自己有種預感,這將是自己能否更勝從前的關鍵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