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碎星物語>三十章 聖德勝得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章 聖德勝得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

在馬車中,溫去病盤膝而坐,閉目沉思,為自己的修鍊狀況做整理,自從得到貪狼之心后,破損的心房有了飛躍性強化,配合乙太屍蠱所建構的身軀,強度談不上,韌度卻比從前有過之。

問題在於,貪狼之心本身並不是什麼好東西……

它的本身,是一個蹊蹺物件,不是神器,卻能把血肉之軀短暫化為神兵,勉強要說,應該是一種具有天地法則,遇上頂級匠師,可以打造成神器的素材,卻因為所遇非人,成了這麼樣的一個尷尬事物。

當然,也幸虧它是這麼上不上,下不下的一件東西,如果真被人造成了神器、神兵,自己便無法拿來補心了。

貪狼之心的屬性,是野心!貪慾不止,神物的法則運作就益發強大,用在托爾斯基身上,簡直是絕配,他的野心支撐著神物異能,把原屬地階初段,還略遜於王思退的他,一再提升,最後到了承接獸尊元靈,半入天階的地步。

相較之下,自己並非無欲之人,可胸中能稱之為野心的東西,著實不是那麼強烈,倘若貪狼之心的屬性,是執著、執念,那倒與自己完全合拍,可現在,就比較尷尬了。

神兵、神器的打造素材,最貴重的,就是內中所蘊含的天地法則,如果將之磨滅或封斷,神物也靈性盡失,不能再用,倒楣的話,暴殄天物還會招來天譴雷劫,莫名其妙挨上一陣劫雷,那就爽透了。

因此,貪狼之心目前於己是能用、可用,卻用得不是太理想,只能慢慢尋找改良方案,與**進一步結合,催發更好的效果。

而讓**中這些不同組件、元素,彼此協調,融為一體的,就是自己持續修練的五德之氣。

步入天階之後,是人走向神的開始,用那個人的話來說,也就是三維肉身,邁向多次元存在的開始,修練單純力量、元素法門者,在調用天地之力,強化本身這點上,能得到直接助益,看似強大,但這類人往往在天階之路中走不遠,一生徘徊在初段、中段。

想要把路走遠,目標就必須放遠,而那往往就是一些玄之又玄,莫可名狀的事物,或時間,或空間,或生死陰陽,或氣運。

百族大戰時,自己整日廝殺,看得到的只有眼前,其實沒心思考慮太遠的事物,但聽那個人說得多了,也會開始偶爾遠望,思索未來的方向。

或許是因為整日受傷的關係,自己一直很嚮往諸天神魔中的鳳凰,欣羨他們每次涅槃后,完美重生的能力。

鳳凰一族,並沒有在百族大戰中出現,對於他們的敘述,都是從其他神魔部族處得來,所知有限,據說他們分裂成數支,在神界、魔界、妖界都有血裔流傳,或朱雀,或朱鸞,或不死鬼車,還有的甚至脫離天外,不知去了哪個世界?

而鳳凰一族最拿手的本事,除了那近乎完美重生的涅槃技術,就是先天五德之氣。

五德者,聖德、功德、陰德、福德、道德,是天地間的五種德運,必須辛辛苦苦,蒐集五德,加以培育,方能有成。

鳳凰是天地間最適合承受五德之氣的載體,身具五德之紋,振翅則大道現,得天獨厚,但五德之氣卻不是鳳凰所獨享,天地間……有德者,皆能居之。

自己修練寶相金身,又處在為人族而戰的最前鋒,因緣際會,積了不少功德之氣,因此動了念,蒐集相關法門,最初的本意只是閱讀了解,增廣見識,沒想過要練,也不以為自己能練,直至金身破碎,自己心念一轉,趁勢修練起這玄妙法門。

五德之氣中,功德的成形,是對人族有功,有拯救、護生之德,一但修練有成,功德罩體,則雷劫不加身。

陰德是造福於陰魂、鬼物,普渡黃泉幽冥,使魈魅魍魎解脫怨毒,超脫苦海,便能得到陰德,從此不受諸般邪祟侵擾。

福德之為物,是先天生成,每個生靈都有,或多或少,多就是多,少就是少,無法靠後天努力來增減,也無法修練,著實令人傻眼。

剩餘兩門,聖德與道德,具體的情形,自己也說不上,一直在琢磨,這麼些年來都沒有長進,沒把握到關竅,只能用功德之氣虛擬頂替,勉強運使。

本以為參透箇中玄機還要很多年,甚至此生無望,哪知就在剛剛,聖德之氣忽然有了些許增長,數量不多,但確確實實是增長了。

這可是比得到十個、百個魔將靈核,更讓自己驚喜的天大好事,畢竟什麼別的好處都是外物,不同於直接作用於本身的實力,這才是真正的好處。

但……為什麼忽然得到聖德呢?

這點讓自己百思不得其解,恐怕也關乎聖德之氣的本質,自己本來想說會不會是聖人之德、聖者之德,所以趁著此次來到大荒西朝,化身聖僧,到處裝逼顯聖,聊做實驗,結果毫不意外地一無所獲。

……看來,聖人必須是貨真價實,由內而外,不是單單裝個聖人模樣,就可以累積聖德了,這結果本就在意料中,是關天地氣運,不是那麼好唬弄的,就是騙得了別人,又如何能騙過自己?騙過萬眾民心?

這是自己一年多來得到的結論,本來差不多都定案了,但就在剛剛,聖德之氣涌動,把自己所做的結論全部推翻。

……到底,聖德之氣的本質是什麼?自己做了什麼之前沒做的事,觸發了聖德?

裝神弄鬼兼顯聖?

這種事情自己之前也沒少干,可以說是一路干過來的,何以之前全無效果,今次卻有效了?要說這是因為累積,而今次是壓垮駱駝的最後稻草,恐怕太一廂情願,應該還是有點更實際的理由……

……勉強要說這次與之前的差別,恐怕就是這次玩得更過火,他們喊的不是神僧,連活佛兩字都嚷出來了。

……莫非,聖德的聖字,所指的並不是聖人、聖賢,而是從這基礎上再進一層,踏入神佛領域,以神只的高度,接受萬民崇拜,進而構化聖德?

溫去病琢磨著這些問題,覺得倒有六七成的可能,至於到底是不是,還需要驗證,而驗證法自然是穩固活佛形像,讓人們對自己多多吹捧、膜拜。

「……不知不覺就玩成這樣子了?感覺還真是好複雜埃」

溫去病搖搖頭,覺得自己修練的這門技藝,委實不好掌握。

功德本身已是難得;陰德不冒險下陰曹地府,很難大量獲取,一不小心就先把命送在裡頭;聖德等若要求身成神只,吸收願力;道德之為物,到底是什麼,自己也還弄不清楚。

最麻煩的還是福德,與生俱來,屬於先天,量多量少,一早註定,無法透過後天修行影響,這真是令人傻眼,如果先天福德量少的,直接就給判了死刑。

「難怪五德之氣雖非鳳凰獨有,但最後提起五德,人們都只想起鳳凰。」

溫去病感嘆鳳凰的得天獨厚,生為太平靈物,恐怕是生而具有渾厚福德,鳳翼一展,翩翔於諸界,進入冥府不是問題,鳳凰火焰具有各種神異,凈化是拿手好戲,獲取陰德、功德易如反掌,本身素來被當成神物,與神靈相同,千萬年來受其他種族與人族敬仰如神,聖德在握。

「也許該去太一那邊想想辦法,找點鳳凰遺骸或是相關物件,有助感悟……嘖,還是算了,真有這種好東西,肯定十幾萬到幾十萬金葉起跳。」

溫去病搖搖頭,伸了個懶腰,打開車窗,讓外頭的空氣傳進來。

此刻外頭的情況已經不同於早前了,自己這一行人前往帝都,引來的不止是魔軍阻截,更還有大荒西朝各地人族的目光,在與魔軍交戰的路上,也有不少仁人志士來支持,與魔軍發生零星戰鬥,有些人機敏游斗,有些人猶如撲火的飛蛾般壯烈犧牲。

死亡是很悲傷的事,不過他們撲火般的犧牲,確實起到了在黑暗中點燃一道火光的效果,激勵了人們的血性。

當然,如果這支隊伍上京的行為,最終以覆滅告終,他們所燃起的火光就沒有意義,只會隨著人心意志消沉,被迅速淡忘。

然而,這一仗打贏了,勝得漂亮,他們的奮戰成績,獲得了肯定,星星之火頓成燎原勢,把低靡許久的人族志氣給點燃。

獨孤劍先前察覺到的小股戰鬥,就是趕來援手的俠士、豪傑,與小股的魔兵戰鬥中,隨著她的現身相助,魔軍盡滅,那批豪俠也會合過來,慷慨激昂地說要共護隊伍上京。

這樣的場面,在往後數日,連接發生,特別是當這一戰的結果,傳遍天下,海內義士紛紛來會,共襄盛舉,想要痛擊魔軍,有一番作為,眾志成城之下,魔軍雖然試圖阻擋,頻頻發動襲擊,卻都被殺退,拋下了大量的屍海

而今,當這支隊伍終於抵達帝京,來到城門外,開始魚貫入城的,已經不是一支匠師隊伍,而是一支可以稱之為軍隊的東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