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一章 天上掉下的禮物(周一求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一章 天上掉下的禮物(周一求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早在到來帝京之前,溫去病等人就對這邊的情況有了了解,事實上,哪怕是什麼也不知道的普通人,都曉得這座千年帝京之內,最重要的三個地方,仙帝宮、飛龍寺、龍虎觀。

龍雲兒陪在旁邊,溫去病道:「青武仙帝統治王朝,多年前踏足天階后,據說帶隊獵殺過妖龍,但未獲證實,這些年來苦心修練,境界到什麼程度就不好說了。」

聽見貨真價實的天階,龍雲兒謹慎地點點頭,這換了在自己世界,也是頂尖的武力,必須謹慎看待。

「天君龍虎道人,俠骨熱腸,道法精湛,距離天階只差半步,這幾年裡,在外協助各地軍隊抗魔的,基本都是五斗觀門下。」

這個狀況,龍雲兒也大致知曉,之前也聽獨孤劍說過,她在外抗擊魔軍,主要的合作對象,不是各地官軍,而是這些五斗觀的道門子弟,他們不斷改良奉靈的技術,在抗魔戰爭中提供了有力支持,相較於佛門,他們的努力,是全都看得見的。

龍雲兒道:「青武仙帝、龍虎天君這兩位,我都聽過,但須彌佛子這一位,好像一直聽他在閉關,飛龍寺這幾年也沒什麼動作,好像……挺詭異的。」

話不敢說太大聲,因為已經到了城門口,前後滿滿的都是人,說錯了什麼給人聽見,後頭可不得了,對方可是帝京三巨頭之一,哪是可以妄加批評的?

獨孤劍從旁介面道:「我曾聽天君說過,佛子長期閉關,是為了參悟天機,找尋人族逆轉的機會,並曾在數年前做出一個預言,但預言是什麼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」

「……還有這事?」

溫去病皺眉想了幾秒,隨即面露微笑,對那個虛無縹緲的預言,有了幾成的把握。

……事情明擺著,青武仙帝吃飽沒事幹,花偌大精力舉行大鑄,把這當成救世唯一希望?現實條件明明就配不上,這不是腦子有病,就是另有所恃。

……那個預言,恐怕就是所欠缺的那塊拼圖,讓青武仙帝有了信心,舉辦大鑄,從這情勢看來,那預言恐怕是說,誅滅妖龍需要一把神兵,就是不知預言中有沒有說,這柄神兵是大鑄中打造出來的?

對於預言這種事,自己大多數時候是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,但也不至於盲目相信,因為在碎星團的歷史上,那個人就曾製造虛假預言,弄成大騙局,坑慘了敵人,前車之鑒未遠,自己可不會沒了腦子,犯相同錯誤……

「……表哥,你不下車嗎?」

看著兩旁路上人山人海,龍雲兒都不由得振奮起來。

帝京的百姓,為了歡迎英雄凱旋,蜂湧而出,迎出城外二十多里,列道兩旁,男男女女,扶老攜幼,爭著迎接。

這支隊伍,有匠師,有擔任護衛的武人,有護衛的軍隊、武官,更還有來自各地、各路的英雄俠士,以凱旋之姿,昂首闊步,抬頭挺胸地走著,這是起碼一甲子內都不曾有過的事。

這六十年內,人族軍隊出去,遇著妖龍的魔軍,基本上就是連串敗北,哪怕開頭能得一兩場勝利,最後基本也都是全軍覆沒,早已習慣失望的人們,不敢抱持任何希望,彷彿光看到開頭,就能想像那悲慘的結尾。

但這一回,實實在在的勝利,就像天上的陽光,灑落在人們的臉上,照射在心裡,把他們心裡僅存的希望點燃,讓他們重新抱著美好的憧憬,出城迎接這批英雄。

百姓們不只是出來迎接,他們手中或持著歡迎標語,或拿著鮮花,爭相把花環獻給凱旋英雄;或拿著茶水、糕點,想為英雄們解渴、解餓,盡一切努力想表達心內的感謝。

身為號召匠師們團結起來的核心人物,平劍秋騎著高頭大馬,受各方人馬簇擁著,不住拱手,紅光滿面,一派意氣風發,就連跟著他的平家眾人,都與有榮焉,一併成為目光焦點。

平家既然行情看漲,花花轎子人人抬,一路同行的匠師們,都選擇性地遺忘平春干過的事,絕口不提,一點實而不惠的小善意,避免得罪即將有大發展的平家,更何況,這次戰役中,平春的表現也不錯,**開陣,木龍護平家的手法,令人不能小覷。

當然,所有人都不會忘記,真正在幕後促成這場大功的,仍是病僧、女爵,人們夾道簇擁,爭睹這雙絕高人的風采。

獨孤劍一身戎裝,長發簡單束起,策騎馬上,堅毅的面容,既美麗明艷,又高貴莊重,帝京百姓對這位美麗公主衷心擁戴,也對坐在大車裡,只見身形,不見面容的病僧充滿好奇,連連高呼著聖僧、活佛的名號。

龍雲兒與獨孤劍并行,看著這熟悉又陌生的一幕,感慨良多,在自己的世界,碎星團打退妖魔時,百姓也曾這樣歡迎過他們,後頭會有那樣的結果,是誰也料不到的。

側眼瞥向車廂里的溫去病,龍雲兒暗忖這一幕會否令溫家哥哥觸景生情,心情不佳?

溫去病獨坐馬車內,壓根沒機會沉溺於傷感,滿心所想,只是可惜,

難得這麼大的場面,如果自己準備妥當,表演點什麼神跡,以當前的氣氛,完全可以唬得這些百姓把自己當神拜,進一步驗證蒐集聖德的可行性。

不過,自己之所以能夠顯聖忽悠,全憑江山社稷圖,目前自己仍未從上次的耗損中恢復過來,無法再與社稷圖奉靈。

再者,江山社稷圖每次擺出來,動靜極大,涵蓋的範圍也廣,自己初到帝京,如果立刻就拿這東西出來耀武揚威,那不叫試探,叫下馬威,會惹來什麼後果就很難說了,多半……不會有好事。

沒法裝神弄鬼,只好躲起來裝神秘了,起碼給人維持一點新鮮感,否則如果自己平易近人,就這麼騎馬、走路入城,被看個清清楚楚,下回想要扮神仙就難了。

但兩旁歡迎的群眾中,有些正擺開香案,持香在拜的,這些引起了自己的注意,每每從這些人身旁經過,神識內稀薄的聖德之氣,就一陣翻動,自己對聖德的判斷,也許是正確的……

一行人的隊伍緩緩進入帝京,穿過異常氣派的城門,就是一長條幾乎筆直的青石板大路,在路的盡頭,巍峨古雅的仙帝宮,佔盡地勢,聳立於斯,五彩仙光環繞頂上,讓人生出崇敬之心。

但真正宏偉高聳的,還不是仙帝宮的主體建築,而是旁邊的一座高台,造型與仙帝宮的古雅全然不同,完全以巨石堆疊,拔地矗立,與天比高,沒有任何的裝飾,卻有一種古老、荒涼的氣息,從台上透出。

「……哦。」龍雲兒仰望高台,脫口問道:「這座檯子是什麼?」

獨孤劍道:「封天壇是久遠以前的古物了,由千年前的某位仙帝所建,具體功用不明,說是護持人族榮光……也不知是怎麼護持法,總之我沒見過有效。」

龍雲兒點點頭,不熟悉大荒西朝歷史的她,對此沒有特殊的想法,但在履溫去病,目光瞬間變得銳利,直直盯向那座封天壇。

……千年前,時間對得上,是橫擊仙帝時期的建物嗎?

……氣勢非凡,但與其說是荒涼,似乎更接近於荒廢,這是某種已經壞掉,無法發揮正常功能的設備?

……根據平家的陣紋,還原的世界奇觀中,其中就有一座,模樣與這座封天台極為相仿,自己不覺得這是單純的巧合。

……封天壇是橫擊仙帝留下的世界奇觀之一?實際建在現世,具體化的世界奇觀,用以……弘揚人道之光,護佑人族?那為什麼壞了?

溫去病思潮如涌,但一時間也不適合多做表態,安坐車內,不再有什麼動作,隊伍行了一段路后,列在前方的不再是百姓,而是披甲持械的御林軍,他們眼中閃著敬重,同樣歡迎這支隊伍的到來。

為首的一名戰將,手持金色號角,眼見隊伍靠近,就要吹響號角,列隊變陣,將英雄們迎入仙帝宮,接受表揚,但在他吹響號角之前,一聲高呼,卻先行響起。

「無量壽佛1

一聲清亮的長吟,如乘風破浪般送至每個人耳內,壓下了全場喧囂,一隊身著八卦袍的道士們,手捧烏木盤,上頭盛著白玉匣,著實名貴,就這麼排眾而出,直直來到病僧的馬車前。

剎時,全場一片寂靜,萬眾無聲,目光都集中到這九名道士的身上,就看為首一人,恭恭敬敬地向賂隼瘢高聲喊話。

「五斗觀龍虎道人,賀病僧、女爵大捷,耀我人族光輝,聊備薄禮,神人共慶。」

話喊完,九人一字排開,為首者送上兩份禮單,龍雲兒急忙下馬接過,八件禮物中,病僧、女爵分致贈四件,都是頗為實用且貴重的道門符印或素材。

甫到帝京,天君就遣門下送禮,當眾給足了面子,龍雲兒替溫去病感到榮耀,正要將禮單遞交給他,卻見車門打開,溫去病主動下車而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