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三十二章 小心提防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三十二章 小心提防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仙帝宮最高的宮樓上,青武仙帝統帥文武百官,正準備歡迎病僧、女爵的到來,照之前的預定,是待他們來到仙帝宮時,青武仙帝才率百官迎接,贈與祝酒,哪知五斗觀的人突然橫插進來,事前也沒打招呼,就上演了這一出。

百官竊語不絕,議論紛紛,雖然飛龍寺、五斗觀超然於朝廷治權之外,不受節制,龍虎道人又是青武仙帝的多年好友,但莫名其妙來這一下,說得難聽些,簡直是故意搶仙帝的面子,真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「呵,這個牛鼻子,還真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,朕也拿他沒有辦法,他這一送禮,朕如果沒什麼禮物,豈不是失禮了?」

青武仙帝撫須而笑,似全然不以為意,有他這樣表態,群臣也安靜下來,不再說什麼,而比較聰明一些的,聽明白仙帝的意思,立刻去準備禮物了。

而在隊伍之中,溫去病也下了馬車,親自來收禮。

自己在馬車中裝神秘,不是為了扮高傲,天君輩分長過自己,又當眾送來大禮,如果自己還待在馬車裡,連現身都不肯,營造出來的形象就很不妥,對往後不利,只得現身出來,而且……自己感覺,這離奇飛來的厚禮,恐怕不是那麼簡單。

龍虎道人的這一著,不在自己的預計內,說不上妙著與昏招,純粹就是一著亂子,讓人不解,既不合法度規矩,可能掃了青武仙帝的面子,又看不出意義何在?

從龍雲兒的手中接過白玉禮單,上頭書寫著四件禮物的明細:龍虎合和丹一瓶、太乙雲霞紫光遁符三張、五行滅神雷四顆,太幻天羅火一道。

丹是治療的上品;紫光遁符在道門遁法中排列靠前,是很有利的逃命法符;五行滅神雷則能流轉五行,只要敵人是金木水火土之屬,都能自動切換屬性,達成強力殺傷;太幻天羅火則是虛火的一種,似實而虛,看得見,燒得著,卻碰觸不到,是鍛造一些無形之物、無形之丹的必需品。

四件厚禮,都送到點子上,溫去病看看禮單,疑惑更濃,想想眼前局面,如果有什麼不尋常之處,肯定不是藏在自己不會當眾打開的禮物上頭,而是這塊必當場交到自己手裡的白玉禮單。

有了這想法,溫去病著意搜索,細看幾眼后,果然在禮單上,察覺一絲幾乎沒有的靈氣,勾連成符櫻

「原來如此……」

溫去病將力量傳輸進去,觸發符印,登時一道強光,從白玉板上放射而出,在空中凝成一道十米高的巨影,白髮高冠,道骨仙風,正是天君龍虎道人。

「好!果然江山代有才人出,能發現老道留藏的小把戲,病僧是有些本事的。」

龍虎道人哈哈長笑,聲音透過虛影傳出,震動小半個帝京,長笑聲中,他忽地一甩袖,打出一道劍光,直取溫去玻

驟臨驚變,溫去病心裡猛罵娘,這些所謂的高人,怎麼和江湖草莽一樣,見了面就要試斤兩?這一劍不含殺氣,也沒有惡意,但天君的一劍豈是易與?江山社稷圖不能發動,自己硬扛這一劍,如果接不下或接得不好,神人形象破滅,那不就很糟糕?

幸好,自己路上早就有所準備,避免又被某個魔將來刺殺,自己沒有還擊之力,當場糗掉,眼下對著這一劍,立即伸掌往胸口一拍,咒光發動。

……以自己到處藏東西的習性,這件僧袍看似簡單,本質當然另有玄妙。

……沒人曉得,自己這件僧袍已經很久不敢脫下來了,因為打自己造成以來,它就是自己身上的最後依恃。

咒光閃爍,五彩流轉,雪白僧袍瞬息間變化,成為某種甲胄似的金屬,連臉上也多了一張面具,遮住臉面,型態若龍。

術式武裝.冥界屍龍!

隨著龍雲兒的大幅提升,術式武裝也整個提升上去,溫去病一爪探出,劍光與龍爪氣勁對撞,瞬息隱沒,像落入了一個看不見的無底深洞,歸化於無。

龍虎道人目現驚奇之色,病僧身上忽然套著的龍甲,氣息玄奇,與奉靈之法具異曲同工之妙,卻另有深奧,特別是化消自己劍氣的那一手,用的力量層次很低,連地階都不到,卻把自己的劍光吞掉,委實奇妙。

「謝前輩指點。」

溫去病微微一笑,撤法卸甲,術式武裝解除,龍形甲胄化片片消失,回歸飄逸僧袍,一掌豎立胸口,俊美非凡。

但也在卸甲的同時,一道劍光回射龍虎道人的虛影,速度、勁道更勝先前。

雙極輪.無極返!

劍光來勢甚急,龍虎道人在此的只是一道投影,不是真身,甚至連分身都算不上,沒有防禦手段,劍氣回射得太快,瞬間就把他腦袋打穿。

投影不過一道虛像,打穿了也不會有什麼傷害,但在萬眾之前被打穿,那就是大大出醜,全場剎時無聲,不知多少人倒抽一口涼氣,驚愕於兩代強人一遇上就碰出火花來,這對人族可不是好事……

「哈哈哈哈,好!英雄出青年,老道服了1龍虎道人哈哈大笑,沒把當眾出糗當回事,讓在場眾人鬆了口氣,「你禮也收了,可不能白拿,後頭你上五斗觀來,老道要和你親近親近。」

溫去病恭謹彎腰回禮,「前輩吩咐,貧僧敢不從命?」

龍虎道人大笑聲中,消失不見,溫去病姿態有禮,遲遲未直起腰來,尊長敬賢的態度,更贏得人們好感,兩旁不住歡呼,高興見到兩代五絕高人之間,氣氛和睦,更各有神通。

卻沒什麼人看得到,低垂的頭顏下,溫去病的表情短暫凝重,因為剛才自己接的一劍,並不如表面上那樣簡單。

除了自己,恐怕再沒有第二人知道,那一道劍光當中,除了威力不凡,更還暗藏一道意念訊息,正是這道訊息,自己曉得五斗觀為何要來送禮這一出。

……提防青武仙帝!

指名道姓,不留餘地,是示警?還是挑撥?

本以為大荒西朝外患嚴重,人族已齊心抗敵,沒想到一進帝京就遇到這種事,帝京之中的水……很深啊!

但這不正是自己最熟悉的環境嗎?百族大戰時,對抗妖魔,人族也從來就談不上齊心,爭著推人上前兼背後捅刀,這類的場面自己再熟悉不過,現在……應該很快就能進入狀況了……

「諸位,請繼續,陛下正在等候各位。」

龍虎道人消失之後,五斗觀弟子也離去,一名金甲武將率隊迎來,要接病僧、女爵、平劍秋等人直接入宮,避免再節外生枝。

仙帝宮的大門口,青武仙帝親率百官迎接,英武不凡的外表,一身貴氣,穿龍袍、戴帝冠,龍行虎步間,儘是帝者威儀,光是遠遠望見,溫去並龍雲兒都有氣息一窒的感覺。

「諸位!朕衷心歡迎你們,你們是人族最後的希望,因為你們的到來,人族的命運將要逆轉。」

宏亮的聲音,給予人溫暖的感受,青武仙帝的堂堂儀錶、有禮氣度,比過往李家的任何皇帝,更給著龍雲兒英主的感覺,他幾乎沒怎麼擺出帝皇架子,待人親切,在隊伍的前段部分入宮后,他讓屬下斟滿三杯御酒,親自來和三名最大的功臣敬酒。

「……丫頭,妳回來了。」

青武仙帝遞酒給獨孤劍,「妳練成鎏金劍氣了?很好,有志者,事竟成,妳是我們的驕傲。」

同屬皇族血系,獨孤劍是青武仙帝的侄女,但以她外冷內熱的性情,與誰都很難表現得親熱,接了祝酒,一飲而盡,面無表情地道:「謝伯父……陛下。」

獨孤劍飲了酒,剩餘兩杯,青武仙帝望向龍雲兒、溫去病,龍雲兒為著那帝王氣息,心情緊張,溫去病卻思索著這杯酒,自己該不該喝?

尚在考慮,青武仙帝已經舉起酒杯,大笑出聲,在旁人的詫異目光中,自行將兩杯酒一飲而荊

出人意料的動作,又一次把全場百官、萬民弄至鴉雀無聲,就看青武仙帝緩緩放下酒杯,笑道:「些許薄酒,如何能酬謝英雄大功?虧得天君點醒,朕已備妥重禮於宮中,請兩位入宮赴宴,品鑒一二。」

言語雖稱朕,但擺的卻是江湖禮節,意思是放下帝皇身分,純以武人身份相交,儘管彼此年歲有差,不過都屬五絕,這樣的放低身段並不會過分。

溫去病露出微笑,自己也算名聲在外,青武仙帝知道自己習慣,送禮攏絡,這一著倒是很合自己心意,這位仙帝果然不辱英名,是一個人情練達,通曉世務的明主。

「陛下英明,人族幸得陛下主持,定能誅殺孽龍,還我河山1

萬眾之前,病僧朝著仙帝深深一禮,而仙帝急忙上前,將之扶起,雙方一派和睦的景象,再次引起萬民歡呼,天下五絕,齊心合力,誅妖殺龍,指日可待。

然而,這次的重點也在細節中,沒有旁人聽得到,在仙帝扶起病僧的那一瞬,以無上玄功悄悄送入他耳中的低語。

……小和尚,要小心,切忌入京后一切人不可輕信,尤其是提防龍虎天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