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二章 郎才女貌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二章 郎才女貌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?仙帝宮的宴會,是大荒西朝非常著名的一道風情,雖然在妖亂大地的末日情境中,歌舞饗宴的昇平景象,顯得異常諷刺,可正因為身在末日,人們更需要一點娛樂來寄託,這才把仙帝宮的宴會,看成重中之重。

青武仙帝極重視此地宴會的意義,只有一年三度的對天大祭,才會舉行,除此外就是每逢與妖魔戰事的喜訊,說不上戰勝,只要劫後有大量百姓倖存,傷害不如預期中重,就是足以擺宴的大喜了。

身而為人,活到這種地步,可以說是非常憋屈了,好在這一回的宴會,是貨真價實的勝利,人人歡天喜地,慶賀這場勝仗,並且祈求後續的大鑄能順利。

宴會的焦點,除了醇酒美食、音樂歌舞,就是美人。

帝京之中,官家無數,容貌上乘的千金閨秀,素來是人們注目的焦點,這些平時不踏出自家大門的官家小姐,唯獨在仙帝宴上,會隨家長出席,藉此建構社交圈子,最終尋覓一段良緣。

趙尚書家的千金、宗將軍的小姐,這位沉魚落雁,那位閉月羞花,個個都通曉琴棋書畫,有不俗的學養或文藝,這些是每次宴會上,諸多達官貴人熱衷談論的話題。

帝京的美人,年歲更替而不同,但要說艷冠群芳,毫無異議地是公主獨孤劍,畢竟在這種時代,什麼學識素養,都比不上一身好武藝,更何況這位公主所擁有的,不只是超卓的武功,更還有出色的美貌與氣質,和普通的官家千金一比,其他人就像是泥塑木偶,更顯得她英姿勃發。

只是,這位公主有一個小遺憾,就是長年忙於抗魔,心無旁鶩,幾乎不在帝京,偶爾回來,也是一身戎裝,風塵僕僕,臉上表情異常冷淡,並不怎麼和人往來,更難得展露女性柔美的一面。

罕見的例外,就是仙帝宴,為了表示對傳統的尊重,縱是從來不分心於社交的女爵,也會配合地換上絲絹禮袍,梳起頭髮,打點妝容,盛裝與會。

也唯有在這種時候,才會看見她華貴如鳳的柔美仙姿,所以每次仙帝宴的最大亮點,就是一睹女爵的絕色。

但這一回,除了獨孤劍之外,仙帝宴上出現了另一個亮點,就是那個隨著病僧一同到來的龍姓美女。

那是一名極其罕見的大美人,出身不明,氣質同樣高貴,而且比起女爵的冷艷高傲,這位長發美人典雅嫻靜,一舉一動,都有出自名門閨秀、累世書香的氣息,當她靜靜地坐在席上,觀賞著席間的歌舞,眼波流轉,抿唇而笑,又非常自斂的合儀舉度,讓人格外注目。

宴席上,其他的達官貴人、王孫公子,都在竊竊私語,話題、目光全繞著她打轉。

「太漂亮了!這是哪裡來的美人?帝京外怎麼有這樣的美女?」

「一下把咱們帝京的美女全比下去了,不過,眉目間怎麼好像有股邪氣?」

「可能和血脈有關,有些特殊的上古凶脈,會影響本身氣質,聽說這位的實力好強,連著兩位魔將都喪命在她手裡,還沒有奉靈。」

「沒有奉靈就連誅兩大魔將?那不是可比五絕?這是五絕高人的層次啊1

類似的話語,化成了驚嘆,在人群中此起彼落,溫去並龍雲兒所用的技術,不同於奉靈血脈源頭,旁人不見徵兆,傳出來自然就是她不曾奉靈的結論。

有與沒有,在實力評估上差得太遠,龍雲兒被抬到媲美五絕高人的程度,看在其他人眼中,分量整個不同,那基本代表了這時代人族的終端武力,背後又有另一名五絕高人病僧支持,如果能把她娶回家去,意義不言而喻。

不過,也就因為戰績太驚人,眾人心動歸心動,卻沒有哪位年輕才俊敢踏出第一步,向這位來歷神秘的美人獻上一杯祝酒,邀其共舞。

正當眾人心情七上八下,為之裹足不前時,一名身穿軍裝的青年將軍,不知從哪冒出來,長發以馬尾洒脫地梳在腦後,俊美異常,手裡持著一個玉盞,來到龍雲兒的面前,向她遞上祝酒。

緊繃的僵持狀況被打破,眾人為之扼腕,卻沒人認得那名青年將軍是誰。

「這貨誰啊?哪冒出來的?」

「是不是這波一起回來的?聽說有些地方軍協助護送,一起入京了,可能是那邊的吧?」

「他遞祝酒了,真不識相,居然在這裡搶鋒頭……人家大美人是有眼光的,不會看上這種繡花枕頭1

話才說,就看到那青年將軍不知說了什麼,坐在那裡的龍雲兒,一下綻放了笑靨,那種如花盛放的笑,令人深深迷醉,而那名青年將軍拉住了龍雲兒伸來的雪白柔荑,兩個人一起離開,往外頭走去。

一眾官家子弟,眼睜睜地看著這幕發生,個個捶胸頓足,惱火兼悔恨,就氣自己晚了一步動作,居然讓一個莫名小子捷足先登,錯失了最好的機會。

看看那兩個人,男的俊秀英挺,女的嬌柔美麗,並肩走在一起,確實一副珠聯璧合的相配樣,尤其是龍雲兒笑得燦然,更添嬌艷,讓這些官家公子又羨又妒,恨不得上去把那青年給踢開。

只是,搶人這種事,想想還可以,真要做是不可能的,姑且不論這裡是仙帝宮,大庭廣眾之前,不容造次,那青年將軍又可能是戰爭英雄,碰都碰不得,即使都不考慮這些,龍雲兒本身可不是弱女子,當著她面前搶人,萬一直接被她打成殘廢,誰敢承擔?

垂頭喪氣,一眾官家子弟收拾心情,忽然想起仙帝宴上的另一道傳統亮點。

「……對了,不是還有劍公主嗎?」

「是啊!劍公主也是大美人,錯過這個,還有劍公主可以……看啊1

「劍公主的裙裝,那才是真美啊,比這個不知哪來的鄉下妹好看多了。」

「你、你想死啊!人家是五絕級數的,你這樣說話,當人家聽不見嗎?」

慌忙摀住對方的嘴巴,不敢讓他把話說出去,這名官家公子轉目一看,已沒見到龍雲兒和青年將軍的身影,但再一看,也遲遲不見獨孤劍走出來,不由得分外錯愕。

「奇怪了……劍公主怎麼……一直沒出來啊?也玩失蹤?」

類似的困惑,正在席間的很多人心中發酵,都不曉得獨孤劍為什麼遲遲不現身,難道……也和青武仙帝、病僧一起,進行什麼外人不知的秘密談話嗎?

最清楚這問題答案的,則是正離開宴會間,來到外頭庭院涼亭的龍雲兒。

「……殿下真是愛開玩笑,裡頭不知道多少人等著正等著妳盛裝出場呢。」

「我現在也是盛裝,穿這麼一身還比較習慣。」

穿著男款軍裝,獨孤劍的挺拔身形,在月色下更顯修長,配著白色的軍服,像是一隻仙鶴般卓然。

「可惜了……以殿下的美麗,如果卸甲穿裙,加上梳妝,肯定好看得讓什麼人都看呆。」

龍雲兒心下惋惜,因為就連自己也非常想看,一睹獨孤劍的女裝,她刻意作男裝打扮,都能這樣帥到沒邊,如果好好梳妝,換上華服,頭帶玉釵,不曉得會是怎樣的一個俏模樣?

「別提了,我不擅長穿那些不好走路的東西。」獨孤劍苦笑道:「每次穿成那樣,我都覺得自己變成別人,一點都不像我了,更何況……國難當前,不思如何殺妖,還把心思花在這上頭,太不知所謂了。」

龍雲兒笑道:「我家表哥說,就算在末日劫難,只要今天還活著,日子就是要過下去,人不能一直緊繃著過活,打扮得漂漂亮亮,自己心情好,對其他人也有激勵作用埃」

「還有這種說法……」

獨孤劍再次苦笑,搖了搖頭,顯然不能接受,「令表兄倒是一個奇怪的人,我其實還有些問題想與他討論,本來想趁今晚問問他,沒想到……晚宴一開始他就跑得不見人了。」

龍雲兒點頭,道:「好像是仙帝陛下招了他去,不曉得他們去了哪裡?」

獨孤劍道:「還能是哪裡?肯定是那個地方。」

言談中,獨孤劍望向高聳的封天壇,在那座高台的頂上,正有兩個人漫步於其上,居高臨下,俯覽整座帝京。

「……封天壇確實氣派,這座高台祭壇真是當初橫擊仙帝所建?」

一上封天壇,溫去病不浪費時間,直接挑明說話,而青武仙帝也相當開門見山。

「不錯,史書上確有明載,橫擊仙帝召集十萬民夫,展大神通,造出封天壇,但其作用、其奧妙不傳,你是橫擊仙帝的傳人,這座高壇你知道多少?」

這個問題,直接把「你是不是橫擊仙帝的傳人」跳過,打成肯定,溫去病暗自一笑,道:「不多,我只是得到一些殘本、殘件,研究出一些心得,耍耍那些魔將還可以,但要對付妖龍,還遠不夠,至少……我需要陛下你的幫助,當初橫擊仙帝的資料,現今還保留最多的,應該就在陛下你手上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