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玄幻魔法>碎星物語>第四章 僧人俗人.亦幻亦真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四章 僧人俗人.亦幻亦真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魔法

對於預言這種東西,溫去病素來只是參考,不是很信,因為即使是有道行的預言者,所遇見的種種訊息,都有可能被改變。

一切的占卜,無論是卦算、星占、夢見、感應,都有其極限,能被其他手段屏蔽、竄改結果,即使是最無可屏蔽的星辰軌跡,也不是沒可能改變,畢竟未來本就不是固定的,隨時都可能因為某變化,讓未來之流轉向或拆分。

但……那個人曾說過,再不定的未來,也存在著某些固定的節點,在大勢之下,難以改變,這就是命算之數的「可變」與「不變」。

想要捕捉那些難變的命運節點,難度非常高,別說人所難及,就連神魔都不易測算,唯有一些特殊的誓約,才有可能稍稍觸及。

這類誓約全都極為嚴苛,以生命為代價,透視天機,換取一瞬的預見,所得到的結果,歸於一句話,一句話說完,即刻死亡,俗稱「閉口禪」、「閉口訣」

,都是這一類的表現。

閉口禪一發動,得到結果后,就必須閉口不言,等待說出那句話的時機,把秘密交付給最適當的人,這個等待……可能漫漫數十年之久,個中痛苦,外人難以想像。

如果須彌佛子的預言,是基於閉口禪而作,那不只青武仙帝,就連自己也要重視了,但……

「陛下。」溫去病質疑道:「須彌佛子……已不在人世了?」

能夠練上天階,青武仙帝並非蠢人,如果須彌佛子給的預言,不是以閉口禪作出,他絕無可能深信不疑,但若須彌佛子發了閉口禪,天機又已經告訴了青武仙帝,須彌佛子焉有生理?

青武仙帝撫了撫鬍鬚,相當滿意溫去病的這個問題,問到了點子上,證明彼此有足夠的智能相溝通與合作,當即道:「在那之後,佛子便一直閉關,他的狀況很奇怪,並未圓寂,但……」

話中之意,似乎是一種介乎生死之間,非死亦非活的狀態,佛門神通浩瀚如海,有這樣的假死延命之法,也不是太奇怪,溫去病只是想不通,作完了預言,須彌佛子強撐著不坐化圓寂,硬是留在世間,所求為何?

佛家有轉世輪迴之法,視此生為過客、看**為臭皮囊,當中雖然有也貪生怕死之徒,但須彌佛子能練上五絕,還能施閉口禪,肯定不是那種勘不破生死的俗人,執命在此,為何?

世人都相信,帝京有三絕高人坐鎮,憑此有了對妖魔的抵抗信心,可原來三絕高人早去其一,佛門更早就沒了領導人,這消息傳出去,影響肯定不會校

溫去病心念急轉,但有太多的問題還想不通,只是道:「佛子預言,關鍵在大鑄的人與事?有沒有明確說會打造出什麼東西來?」

青武仙帝搖頭道:「越是準確的預言,所能夠得到的訊息越有限,佛子傳給朕的那句話,就只有誅滅妖龍,需打造一柄誅滅妖龍之兵,時間是五年後,隨著誅龍之兵的完成,誅龍者也會一一浮現。」

溫去病摸摸下巴,道:「這預言聽起來……重點固然是兵器本身,但也更在於鑄兵這個動作,所引導出來的人與情勢……誅龍者一一浮現,那就是說,不只一個。」

「而朕相信須彌佛子的預言不錯,現在就已經有了一位。」青武仙帝讚許地看著溫去病,點頭道:「佛子做出預言時,你還未崛起,現在卻戰功赫赫,更把希望帶來帝京,朕益發相信,佛子確實慧眼如炬。」

溫去病打蛇隨棍上,「和尚願為人族拋頭顱、灑熱血,但目前能做的有限,除非能夠得到橫擊仙帝的其他傳承,補完對江山社稷圖或世界奇觀的欠缺,否則最多也就是幫陛下殺幾個魔將,無關大局。」

「這……」

青武仙帝道:「歷代仙帝的遺物、秘傳,基本都在仙帝宮,一個特殊空間內,但……這空間受歷代仙帝所設的禁法保護,唯有仙帝與仙帝親族才能入內。」

「呃。」溫去病詫異道:「歷代仙帝能進去,和尚我可以理解,但歷代仙帝親族也可以進去,這算什麼鬼?」

青武仙帝笑了一下,負手背後,卻不言語,溫去病一看也就明白了,這事怎麼往好解釋,自己還真想不出,但往壞解釋,無疑是歷代仙帝都存著私心,打著肥水不落外人田的主意,大家心裡有數,聰明人就不會問了。

問題是,自己現在要看那些東西,就只能成為仙帝……或仙帝的親族,這兩個選擇聽起來一樣爛,前者是難笑的玩笑,後者……就是拿自己來開玩笑!

立下那種禁法屏障,想要通過,估計乾親是不行的,否則以自己的水母身段,剛剛跪都跪了,拜也拜了,現在抱著大腿再喊兩聲義父有什麼問題?依對方需求調整,喊爺爺或乾娘也是可以的。

不過,這類禁法通常綁得很嚴,要說有什麼空子可鑽,大概只剩下「姻親」

這一項了。

「……那事情就很簡單了。」溫去病仰望天空,嘆了口氣,道:「請問我可以娶公主嗎?」

「……啊?」

青武仙帝像是被什麼嗆到,回望向溫去病的眼神,一下像是見了鬼,稍微鎮定之後,滿是質疑的目光,具體表示的意思就是:你這淫僧!

「咳1溫去病輕咳兩聲,道:「出家入家,都在修行路上,僧人俗人,亦幻亦真,只要是為了天下,能夠誅魔,貧僧何計個人毀譽?」

聽到這麼義正詞嚴、滿腔正氣的回答,青武仙帝也為之默然,無聲了十幾秒,這才道:「大師為了天下人而捨身,其志高遠,光風霽月,可……朕沒有女兒啊1

溫去病翻了一下白眼,幾乎就要脫口道:陛下你支持多元成家嗎?沒有公主,王子也可以!

就聽青武仙帝道:「但……劍丫頭尚未出嫁,嗯,大師一表人才,如果還俗了與她婚配,也不失為一樁好姻緣。」

這回,輪到溫去病一副中了劍的表情,眼睛瞪得老大,幾乎沒一句話嗆出來:皇帝!你這下玩我也玩大了,不如我們還是討論一下王子之類的怎樣吧?

雙方目光對視,彼此都沉默了十幾秒,確認彼此都沒有把話收回去的意思,不是在開玩笑后,溫去病面孔抽搐,淡淡道:「既然是為了天下蒼生,也只能從權了,不過,公主殿下未必會答應吧?」

……她答應也沒用,只要把名分確定下來,頂著仙帝親族的光環,能進那封禁空間,把該得到的資料入手就行,最多洞房花燭夜逃婚,留字說看破紅塵,重新出家,反正一早都說了,僧人俗人,亦幻亦真。

……咦?為什麼我的婚姻運強,總有女人要嫁過來,但桃花運卻不怎樣呢?

「放心1

青武仙帝一掌拍在溫去病肩頭,「她和你都是為了天下蒼生,一定會明白的,唉,老雜毛確實也有一手,當年劍丫頭刺殺妖龍后,負傷逃亡路上,被三大魔將圍攻時,他曾起過一課,劍丫頭此役若不死,就能轉危為安,將來還會有一名非僧非俗的奇男子出現婚配,朕本以為那會是一名道門中人,不想卻是你這個可僧可俗的俊才1

溫去病差點一句粗話爆出口,你們這些人成天吃飽沒事幹,占卜占上癮了?

和尚發個閉口禪,老道也不甘示弱,沒事算幾卦來表示功力高強?剛才隨口一句亦幻亦真,結果把自己給坑了?

表面上,當然不能這樣直說,溫去病口誦一聲佛號后,道:「天君道行高深,妙悟天機,說的話就算不是貧僧,想必也是有些道理的,聽聞他與陛下多年相交,怎會……」

疑問的語氣,意指青武仙帝早先的那句耳語,對龍虎天君的提防,這趟兩人來到封天壇上,自己就不信他不想談這事。

青武仙帝嘆道:「老雜毛與朕的交情,幾十年了,朕再沒有第二名好友如他這般情誼深厚,但最近這幾年,他不知為什麼作風大變,從前以五斗觀為首的道門勢力,都是與朕配合,聯手抗魔,再結合飛龍寺的佛門力量,對妖魔的討伐偶能建功,但後來……」

從數年前,須彌佛子施了閉口禪,作下預言而入滅后,龍虎天君一反之前的配合,不但對出兵征伐妖魔、保護其他人族城池的計畫,多所掣肘,更積極介入朝堂,爭取世俗官位,得了位置后,又更進一步活動,明裡暗裡反對青武仙帝的各種詔令。

當著面,龍虎天君就像對這些事一無所知,從來也不提,而在對著外人的時候,兩巨頭更永遠都是至交好友,安定天下民心,可實際上……若說彼此不存芥蒂,起碼……溫去病看青武仙帝的表情,他自己肯定就第一個不信。

「眼下正需眾家齊心,共抗妖龍,你的到來,恰好是個契機。」青武仙帝負手背後,喟嘆道:「就勞你作為朕的使者,去向老雜毛問問,朕是什麼地方有過,讓他這樣與朕對作了?」

p.s

繁體碎星誌四,圖片分享

遺失的封面ww1./mw1024/

狼族的悲情ww2./mw1024/